♂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该死的嬴高,竟敢算计我,我绝不会放过你!”

    从李格的府院回来后,胡亥发了一阵雷霆怒火,,不知砸坏了多少器具,吓得丫鬟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受到牵连成了胡亥的出气筒。

    “公子,中车府令在外求见。”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名太监走进来,在胡亥耳畔低声道。

    “请他到正厅先歇息,我等会就过去见他。”

    胡亥整理仪容之后,当即前往府院正厅与赵高相见。

    “公子。”

    赵高端坐在正厅中,看来胡亥到来,连忙站起身来相迎。

    “你们都退下。”

    胡亥环顾四方,让其他人退下。

    “老师,你来得正好,你可得替我好好出口气!”

    在太监丫鬟退下后,胡亥满脸阴狠地道。

    “公子且放心,那嬴高既敢算计公子,那便是自寻死路,今日我正是为此而来。”

    赵高不慌不忙地道。

    “有什么办法能够除掉他?”

    胡亥眼中浮现一抹杀意,今日李格竟敢算计他,这已然让胡亥动了杀心。

    “要除掉此人也简单,但却不能是我们自己动手,此事就交给我了,公子静等消息即可。”

    在赵高看来要除掉李格很简单,但这事却不能跟他们有一丝牵连,否则根本瞒不过雄才大略的嬴政。

    “那我就静等老师的消息。”

    胡亥满意点头,赵高做事向来谨慎,他对此很放心。

    与胡亥闲聊片刻,赵高便起身告辞。

    当赵高回到甘泉宫,发现嬴政坐在桌案前,神情微微有些沉静,仿佛在思考什么事情。

    “大王,臣有事禀报。”

    赵高低声道。

    “何事?”

    嬴政抬起头来,凝视着赵高。

    “大王,不久前罗网传回消息,韩国九公子韩非,据说已从儒家小圣贤庄回来了,韩非此人神思敏捷,得到了荀子的真传,若是让他在韩国得到了重用,只怕会对陛下的大计不利……”

    嬴政闻言眉头一皱,手指不自觉的敲打着桌案。

    “臣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如我们光明正大的让韩非来秦为质子,想来韩国不会拒绝,另外我秦国最好也派出一个质子过去,与其交换,如此便可以安其心。”

    见嬴政沉吟不语,赵高继续补充道。

    “主意不错!”

    嬴政敲打着桌案的手停了下来,赵高的建议很不错,韩非此人他也略有耳闻,确实是一个人杰,尤其是对法家的理解更是到了集大成的地步。

    至于交换质子,这是春秋战国以来常用的手段,当年秦庄襄王就是赵国的质子,但是派哪位公子过去就有待考虑了。

    “可是你说,该派哪位公子过去呢?”

    嬴政喃喃自语道。

    “臣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臣觉得公子高很合适……”

    赵高欲言又止道。

    “嬴高么?”

    嬴政顿时想起了嬴高,一个赢高换一个韩非,又能够稳住韩国,确实是极为划算。

    “派人通知嬴高,让他做好准备吧。”

    嬴政沉吟片刻后,便下定了决心,韩国在他的一统大业当中处于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绝对不能让韩国有崛起的机会。

    “诺。”

    赵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躬身称诺。

    胡亥是他的弟子,任何挡在胡亥前面的拦路石,他都要除掉,一个小小的赢高,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此去漫漫,异国他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就算嬴高死在半路也不奇怪。

    而且以嬴政的雄才大略,一统六国是迟早的事,日后秦国攻伐韩国时,韩国肯定不会放过嬴高,可以说赵高这一步棋走的极妙,兵不血刃解决了一个麻烦。

    当确定嬴政采纳了自己的计策后,赵高立刻派人把消息告诉了胡亥。

    “老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得到消息后的胡亥,顿时满脸得意之色,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李格接到旨意后的表情。

    要知道并不是什么人都是秦庄襄王,成为质子后还有机会登上王位,可以说李格此去韩国,除非出现天大的意外,否则基本没有可能翻身了。

    “可惜……”

    胡亥突然暗叹一声,可惜的是不能立刻解决李格,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每次想到自己被李格坑惨了的情景,胡亥就忍不住冒出一团怒火。

    李格自然还不知道,赵高已为他布置了一个绝户计,此刻李格和虚若无正在商讨,该如何完成任务之事。

    “公子,阴阳家的东君大人来了……”

    门外突然有太监禀报道。

    “焱妃?”

    阴阳家的东君,李格自然知道是谁,那是仅次于东皇的人物,据说可以直接进宫面见嬴政。

    只是李格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他现在的身份不受嬴政重视,在众公子中地位也不高,阴阳家找他又是为了什么事?

    阴阳家乃是诸子百家之一,目前与秦国合作,在众流派中实力处于顶尖。

    “若无,你是否能猜到阴阳家的目的?”

    李格看向虚若无问道。

    “属下也猜不到,不过不管阴阳家有什么目的,对先生来说都是好事。”

    有价值别人才会搭理你,最怕的就是人家搭理都懒得搭理你,那说明你在人家眼里没有丝毫的价值。

    “请她进来!”

    虽然不知道阴阳家打什么盘算,但李格并不畏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可以碾碎!

    甚至阴阳家不来找他,李格也会主动找上阴阳家。

    阴阳家实力非凡,在秦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对他日后完成任务很有帮助。

    “东君大人,大驾光临,倍感荣幸!”

    当李格带着虚若无和李元霸来到正厅,焱妃已经等候一段时间了。

    焱妃确实称得上国色天香,一袭暗蓝色长裙,长发低束,别一根发簪,另缀暗蓝色宝石首饰,上面点缀着一些三足金乌的纹绣,肌肤如雪,眼眸如水,如同仙子临凡。

    不过李格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仅是扫了一眼就没有再在意。

    “有趣……”

    焱妃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她没想到李格竟能在她的魅力下,没有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这让焱妃有些好奇了起来。

    这个地位低下的公子,似乎与传闻中有所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