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时间转眼过去三天,整个景国国都出奇的安静。

    没有人闹事,没有人喧哗。

    当太阳升起的一刹那,牵动景国国运的殿试正式开始,景国几乎所有的大人物,都统统汇聚文庙之中。

    所谓殿试,大致可分为文试、武试、面圣。

    其中文试和武试在文庙举行,面圣则在景国的皇宫之中。

    文庙乃是景国才气、文运最昌盛的地方,寻常妖族和蛮族甚至难以靠近,否则将会受到恐怖的压制。

    哪怕是妖圣也不敢在文庙枉造杀戮,否则引得诸圣皆动,就算是妖圣也必然殒命。

    在景国初立之时,就曾有妖族在边界杀戮,结果杀到文庙之中,引得荀子显化,直接将妖族大军镇压成了血雾。

    “殿试马上就要举行了,也不知道这一次谁将夺魁?”

    “济县方运,应该有很大几率夺魁!”

    “能够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参加殿试的人,基本没有一个是弱者,方运虽然呼声很高,但未必就真能夺魁!”

    此刻景国的百姓,几乎将文庙围绕的水泄不通,都在讨论这一届的状元郎会是谁。

    “肃静!”

    作为景国的镇国半圣,陈观海自然也到场了。

    “观海半圣,你的伤势……”

    当陈观海出现的瞬间,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众人发现陈观海的伤势似乎好转之后,顿时一个个面露喜色。

    “老夫的伤势已经痊愈!”

    陈观海淡然笑道。

    “太好了,天不亡我景国啊……”

    景国的大儒们顿时大喜,作为景国的定海神针,陈观海的安危几乎关乎到景国的国运。

    陈观海因在第一次两界山之战重伤,并被狼戮一尊妖族半圣偷袭,造成了难以恢复的伤势,眼看陈观海时日无多,景国人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开始吧!”

    伴随着陈观海话落下,整个文庙的气氛顿时肃穆了起来,镇国半圣陈观海、左相柳山和景国皇帝悉数到场。

    诸多举人纷纷进入考场,等到第一场文试的开始。

    景国皇帝一脸笑意,其身旁站着左相柳山,柳山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景国殿试第一场文试,题目为如何应对妖蛮,内容不限,愿诸位儒道天骄,为我景国困局出力!”

    景国皇帝身边的宦官,公鸭嗓声音彻响整个考场。

    “该死,他果然食言了!”

    方运在进入考场后,顿时有些张皇失措,因为直到现在李格依旧没将奇书天地还给他。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方运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奇书天地,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李某向来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你会在殿试之前将奇书天地还给你,那肯定不会食言。”

    然而就在这时,方运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前辈……”

    方运转过身来,看到李格后,连忙恭敬施礼。

    “还给你!”

    李格将奇书天地还给了方运,这东西他研究了几天,发现还真跟他猜测的一样,只有儒道修士能够炼化。

    李格不是儒修,也不会转修儒道,这东西留着也没有用。

    “前辈果然是信人!”

    方运不留痕迹拍了一记马屁。

    “可是刚才李某听到,有人在骂李某食言,难道是李某听错了?”

    李格似笑非笑道。

    “晚辈只是发几句牢骚,希望前辈大人大量,不要跟晚辈计较……”

    方运闻言尴尬一笑,然后直接认怂了。

    这可是杀得妖族妖圣胆寒的凶人,他可不敢轻易得罪。

    “安心考试吧,李某不打扰你了!”

    李格没有在考场多待,直接破空离开了,李格从出现到离开,没有任何人发现,就算陈观海也一样。

    “真是一位奇人!”

    望着李格消失的原地,方运心中感叹道。

    接着方运走到桌案前,目光锐利了起来,但正当他准备拿起笔,在纸上奋笔疾书时,却发现手中的毛笔嗡的一震碎裂了。

    “这就是柳山给我下的绊子么,手段还真是低级!”

    方运轻轻摇了摇头,所幸直接站立而起,口中轻喝一声。

    顿时浑厚的力量,从方运手中喷薄而出,金色的才气犹如大浪澎湃,一支金色的毛笔出现在他手中,方运以此笔凌空挥毫。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一股无比澎湃的煞气在文庙中震动,这是一股剧烈到极致的煞气,其他正在急笔奋书的考生都被震惊了。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方运没有理会其他人,已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而伴随着这一句诗写完,诗句顿时在空中凝形,金色的文字瞬间放射出无尽的血光和煞气。

    “嗡嗡!”

    文庙中才气涌动,似乎要将煞气镇压。

    “方运在干什么?”

    方运闹出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过陈观海等人。

    “这方运还真是放肆!好好的笔墨纸砚不用,却在空中写文,居然还如此的戾气,这不仅是冒犯先贤,更会影响到其他考生,派人去提醒方运,若是还是如此,那就直接取消殿试资格……”

    柳山抓住方运痛脚后,开始借题发挥。

    “左相何必如此心急,不过是方运书写的诗词战意太过浓烈,引动文庙才气而已,还是等他写完后再说吧!”

    陈观海连忙打断了左相的话,他可是答应过李格,要保证方运受到最公平的待遇。

    “那就依半圣大人之言。”

    柳山闻言脸色微变,他在景国虽然位高权重,但半圣就是半圣,就算他身后有圣人世家支持,也必须得敬重。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不两立……”

    方运依旧在挥动手中金笔,一笔一划,勾勒而出,苍劲有力。

    而随着方运不断书写,煞气越来越浓烈,文庙开始震颤起来,天空上隐约有雷云汇聚。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妖蛮,唯杀而已!”

    当最后一行字写完,无尽杀伐之气徒然显现。

    “轰!”

    整个文庙都在震动,无尽才气涌动,突然一只金光大手,从天而降向着那些金色大字摄拿而去。

    原来眼看方运将要遭到文庙反噬镇压,陈观海终于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