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轰隆隆!”

    白子画不愧是长留上仙,以一敌众居然还能占据上风,即使单春秋手持拴天链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交出拴天链,饶你不死!”

    白子画冷着脸,居高临下说道。

    “哈哈,要我交出拴天链,你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

    单春秋大笑道。

    “祭!”

    在单春秋全力催动之下,拴天链飞上虚空,化作无数锁链将白子画困在里面。

    “我们走!”

    见白子画被困住,李格当机立断,拉着花千骨就要离去。

    “李师兄,他刚才救了我们,现在他被困住,我们救救他吧!”

    花千骨心里善良,做不到见死不救。

    “也罢!”

    李格倒不是突发善心,而是因为就算他们现在逃,以他们的修为不一定逃的掉,或许搏一搏去救白子画,活下来的几率更高。

    因为李格记得花千骨的血,能够消融拴天链,原剧中花千骨就是这么救出白子画的。

    “将你的手伸出来!”

    听到李格的话,花千骨下意识伸出左手。

    “啊……”

    李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花千骨的手指割开一道口子,一滴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

    李格以法力将鲜血包裹,屈指将鲜血弹向拴天链化作的牢笼。

    “滋滋!”

    当花千骨的鲜血染在拴天链上,拴天链化作的牢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太好了,想不到我的血居然这么有用。”

    花千骨高兴道。

    “上仙,快出来!”

    李格朝白子画大声喊道。

    “运剑成盾!”

    只听白子画一声轻喝,快速祭出断念剑,断念剑化作无数的剑光,朝拴天链被腐蚀的小缺口激射而去。

    由于拴天链已经被花千骨的血给腐蚀一个缺口,所以很快就被断念剑破开一个大洞。

    “这怎么可能!”

    看到拴天链居然被破开,单春秋满脸不敢置信之色。

    要知道拴天链可是上古神器,号称坚不可摧,没想到现在居然被破开了。

    而拴天链在被破开之后,很快就回到了单春秋的手里。

    “你是谁?”

    白子画从拴天链飞出,落在李格和花千骨面前。

    “在下李格,乃是蜀山唯一幸存的弟子。”

    李格不卑不亢地道。

    “哦!”

    白子画不置可否,他可不是花千骨,不会轻信于人。

    “掌教清虚真人临终前,曾将掌教之位传给在下,并嘱咐在下将花千骨收入门下。”

    李格将蜀山掌门宫羽拿了出来。

    “原来如此!”

    看到李格拿出蜀山掌门宫羽,这个时候白子画才相信李格的话,关键是花千骨曾经跟他提过,小时候清虚道长救过她的事。

    “白子画,没想到你居然能破开拴天链。”

    春秋脸色阴沉道。

    “单春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白子画冷哼一声,随即飞上天空,一掌狠狠打在单春秋身上。

    “啊……”

    白子画不愧是长留上仙,仅仅只是一掌,就将单春秋云击飞。

    “单春秋,你自我了断吧,别逼我出手!”

    白子画高高在上俯视着单春秋道。

    “白子画,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单春秋倒是极为硬气。

    “你灭了蜀山满门,若是你自我了断,那我可以饶你七杀殿等人不死。”

    白子画冷冷道。

    “白子画,你自负天下第一又如何,我单春秋偏不信这个邪,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单春秋显然不打算束手待毙,直接朝白子画杀去,打算拼死也要拉白子画垫背。

    白子画面无表情,伸手一挥手,一道光波击打在单春秋的身上。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单春秋再次被击飞了出去。

    “既然不肯定自我了断,那我就知道亲自动手了!”

    就在白子画准备杀了单春秋时,突然天空上飞来一只火凤凰,一阵刺耳的凤鸣声彻响天际。

    只见火凤凰长鸣一声,快速朝着白子画俯冲而去。

    “是他!”

    李格望着虚空之上,站在火凤凰背上的男子,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如果李格没有猜错,那男子就是七杀殿的圣君杀阡陌。

    “哼!”

    白子画冷哼一声,一掌朝着虚空拍去。

    “白子画,许久不见,没想到你也有大开杀戒的一天!”

    火凤凰的背上站着一个俊美异常的男子,正是七杀殿圣君杀阡陌。

    杀阡陌虽然是男子,但却拥有令人忽略性别的绝世美貌,拥有六界第一美男的称号,且爱美成癖。

    只见他嘴角挂着淡然笑意,举手投足之间居然有妩媚之感,手里拿着一把孔雀扇,站在火凤凰背上睥睨天下。

    “他们覆灭蜀山派,杀了清虚道长,死不足惜!”

    白子画冷冷道。

    “他说的是真的?”

    杀阡陌转过头看向单春秋,显然对单春秋覆灭蜀山派的事毫不知情。

    “圣君……”

    单春秋一脸紧张,因为进攻蜀山派,完全是他擅作主张。

    “哼!”

    不等单春秋解释,杀阡陌直接一扇将他拍飞。

    “白子画,我今天把拴天链交给你,这笔账我们就一笔勾销!”

    杀阡陌说道。

    “蜀山数千人命就这么算了?”

    白子画显然不想善罢甘休。

    “那你想怎么样?”

    杀阡陌面色转冷,反问道。

    “把单春秋交出来!”

    白子画说道。

    “单春秋的命是我的,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别想杀他!”

    杀阡陌自然不会将单春秋交出去。

    “将拴天链给他!”

    杀阡陌看向单春秋道。

    “圣君……”

    单春秋脸露不甘之色,拴天链是他好不容易得到,就这样交出去如何能甘心?

    但对杀阡陌的命令,他却也不敢违背,最终只能将拴天链扔给白子画。

    “杀阡陌,管好你的手下,不然小心我哪一天踏平你七杀殿!”

    白子画接过拴天链,将拴天链收入怀中,并且扔下一句狠话。

    “我等着!”

    杀阡陌不甘示弱道。

    “我们走!”

    白子画连忙带着李格和花千骨离开,其实不是白子画不想动手,而是刚刚与单春秋等人激战许久,法力消耗良多,以他现在的状态真动起手来未必是杀阡陌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