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73、吹大了气球玩球球(求月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10.html
    不省油的小萝莉还展现出了自己的独特优势来。

    找到那座特别的小山不算很难,毕竟现在有高科技的GPS导航再结合地图,白浩南对路程方位的记忆也是没啥错漏的,这条船也许在山顶别墅的角度看起来就是个小蟑螂一般的存在,慢悠悠漂在海面上跟周围差不多的渔船、旅游观光艇没什么区别。

    白浩南很快就利用那个巴掌大的小望远镜找到了目标,特征其实就是那个临海边的泳池,从海面上仰视过去,看似整齐的树丛忽然到了那个方位就不为人注意的缺了一截,也许只有用望远镜刻意的去瞭望,还得退到一个特定角度,才能发现露出来那么一条游泳池边缘的直线,和比较原生态的树丛植被有点差别,不过也就十来米的长度,对于任何观光者渔民来说,都很难被注意到。

    白浩南再反复确认了几遍方位角度应该都没错以后,选择把小艇靠近观察。

    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对于这三个从小都不是海边长大的内陆人来说,这种海崖的底部其实大多都是内收的,因为千百年来的海水潮起潮落都在不停的冲刷底部,小山朝着海面的这边其实有个内斜面,被海水冲刷侵蚀的内收幅度还不小,白浩南这运动员出身的看了第一眼反应就是:“难道老子还得攀岩上去?这个不擅长啊!”

    如果真要用什么攀岩技术上去,想想那种在反斜面上吊垂的惊险刺激,这可不是拍什么大片儿,干什么都比较崇尚不费力的白浩南有点打退堂鼓了:“还是考虑正面吧,这靠海一面太危险了。”

    数学老师估计是大片儿看多了,再不就是对自己的龙毗有种近乎于茫然的信任崇拜:“越是危险的路,才越不会被人猜测到,越出其不意,你看其实只有下面这十来米高可能是斜面,往上就好爬多了,试试,去试试!”

    从未有过飞檐走壁去偷香窃玉的白浩南专攻下盘啊,什么时候练过上肢力量了?擅长爬的山也是另外一种双头峰,现在有点挠头,不过又不得不承认宋娜说得有道理,所以再把小船靠近些,远远觉得不过是十来米,靠近了那也是四五层楼,再往上确实是正常斜坡有树木植被可以攀爬不那么费力了,也许就是这个天然的屏障才让对方没有那么多防备吧?

    可忽然又觉得有点恐高。

    哎呀,说到底就是欺软怕硬的偷懒鸡贼脾性又发作了,事情难度稍微一大就有点打退堂鼓,要不是大小俩好看妹子这么充满景仰的看着他,估计早就调转船头回去了!

    白浩南就这么个性格,昨晚看见和尚自焚的当时那的确澎湃激动,时过境迁就不为所动。

    绝大部分人其实都这样。

    还好阿依说话了,从提醒了白浩南捡垃圾以后,她一直坐在整条船的中央又陷入那种看似呆呆的状态,多数时候都在看着有机玻璃下清澈的海底世界,偶尔抬头看周围,所以指着一直都在远处翻飞的游艇快艇小声:“去租个那,我就能上去给龙毗放绳子下来!”

    俩只会捡垃圾的成年人转头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本来这一片就是连绵几十公里的海滩海岸,远处那边可能是有个比较舒适的公共游乐海滩,于是有不少的海边游乐设施,其中自然就有快艇飞天之类的项目,也就是让人挂在降落伞下用快艇拖拽就能上天,还有些可能是为了让游客觉得安全慢速点的用了气球!

    一个感觉一两人高的圆气球可能把白浩南这种成年人吊不起来,但只要能产生点向上的力,再用摩托艇拖拽着漂海水上空问题还是不大的,有些人还在用这个来玩滑水。

    吊阿依这样丁点大的小萝莉肯定没问题!

    可能骨子里都有点冒险因子,居然没觉得要是阿依被气球带上天有多危险,眼神交错一看,都觉得这个办法好。

    再回来,就已经是天黑以后了。

    红色的大气球其实真没太大的上升力,白浩南在码头上尝试过自己用点力气就完全能拉住控制气球上下,所以现在拴在船尾飘着过来了。

    宋娜这时候才觉得计划是不是有点荒谬,一直在帮阿依把身上的运动服穿戴紧扎些,白浩南却跟小萝莉强调那绳子拴好点:“我这好歹还是有一两百斤,千万找棵结实点的树来拴啊。”

    小萝莉看来是典型的外表文静木讷,内心狂野,兴奋异常的跃跃欲试,还想把狗子带上!被拒绝以后,又跟白浩南宋娜测试那个集群电话,他们仨除了自己本来带的两部手机,后来在电信公司一共得了六台不同的手机,现在通讯工具相当方便。

    一直顺着夜色偷偷摸摸到了山崖下才打开各自的头灯,相互叮嘱不要随便仰头看,白浩南跟阿依反复演练好几次,确认小萝莉能把人家气球租用提供的小型救生背心从前面脱开,才把她给挂在气球下,求生背心再被扣件固定到气球下,宋娜开始越来越紧张,小学教员的啰嗦谨慎发作,都想叫这边冒险的俩人上岸回酒店了!

    白浩南这时候还是有韧性,或者说开始冒险了,还不太费劲的话,他就是兴致勃勃的,把最后俩挂钩确认下,阿依也表示自己四肢无障碍很稳定以后,白浩南就用自己的体重把绳子固定在腰上慢慢放开8字扣,这都是今天白天玩了差不多一天的气球,学习的技巧。

    宋娜只能使劲抱住有点激动的阿达,坐在船头看着那两条身影逐渐拉开距离。

    耳机里阿依胆子真的大,不停的叫龙毗放快点,白浩南还是要持重些,让宋娜用强光电筒照着点方位,几乎一个手臂一个手臂距离的放出绳索,然后轻而易举的让阿依越过这十来米的悬空山崖,就到了上方,在自己头灯的照顾下反复确认好几回,又升高了几米阿依才能确认自己找到可能能够承受白浩南的树木,把自己从救生背心里面解脱出去,再用细绳把准备好的自制绳梯拉上去。

    步骤很多,白浩南白天很细致的反复考虑过,甚至连阿依大概要挂绳梯的几棵山崖上大树都看好了的,确认阿依已经把绳梯按挂好,接连拉拽几下尝试能受力,才把气球拉下来挂自己腰上,能提供点上升力就提供点,在宋娜的千叮咛万嘱咐下,白浩南摇摇摆摆的爬上绳梯。

    其实悬空的绳梯爬起来很费劲,但也比攀岩强,肯定也比单独爬一根绳子舒坦得多,白浩南的身体运动协调性还是好,主要是有点胆战心惊这上面能不能吃住力,还叫宋娜把小艇稍微让开点抛锚,免得自己掉下来摔船上。

    看来在寺庙里干着粗活,还能独自制作佛牌的小萝莉,比同龄女孩儿真的要能吃苦很多,白浩南颇为提心吊胆的爬上山崖,能够脚踏实地的用穿着橡胶足球鞋的脚底蹬上力以后,忍不住把靠在树干上的阿依使劲抱了抱表示感谢。

    但原本应该这个时候被白浩南用绳子放下去的小萝莉出幺蛾子了:“我不下去,我要跟着你去帮你。”

    白浩南苦口婆心:“你下去跟宋老师在船上等我,万一我被发现你们还能接应我。”

    但女人显然不那么容易讲道理,这点跟年龄无关:“我不下去!除非你把我扔下去,我必须要跟一起去降妖除魔!”

    白浩南难以理解:“我这是偷偷摸摸去做贼,被发现了很危险的,你能帮我做什么?”

    阿依摇头:“现在我能帮你上来,后面有什么情况说不定我也能帮着你,起码我踩在你肩膀上也能帮你翻个围墙什么的。”

    白浩南是觉得自己黑灯瞎火的蹲在这里跟个小萝莉讲道理实在是白费力气,而且阿依说得好像也真有点道理,摇摇头只好把登山绳拴在她的腰上,叮嘱她稍微远离点自己,被自己拉拽着往上走就行。

    老实说,开始攀爬布满树林的海边山崖,对白浩南就不费力了,哪怕还拖拽了个三五十斤的小萝莉,这都比不上健身房里面的负重,他反而在意的是怎么下来,所以一路上得把细绳挨个儿在树枝上系成活结,还要把系在腰上的登山绳挂钩交替挂在树上保证不要失足,只要涉及到运动类的事情,白浩南学起来都不含糊。

    最多四十分钟吧,在宋娜提心吊胆感觉都过了好几个小时,几乎每分钟都在问到哪里的状况下,白浩南已经贼眉鼠眼的到了那个山崖边泳池的下方,先把锁扣挂定在旁边的树干,接着干脆用力把阿依从下面拉上来,就可以把登山绳之类都解脱掉了!

    因为既然能修建泳池,当初肯定有留下可以站人的施工通道之类,小萝莉一身黑色运动衣套头衫只露出点脸蛋来,脚上只是为了攀爬穿的潜水鞋,能够防止礁石岩石割伤的防滑鞋底现在简直就像传说中贼子的贴面快靴,站直了让白浩南把她腰上的绳索挂钩,还有腰胯上的户外安全保护绳都脱了,才轻手轻脚的协助白浩南无声的脱下他的东西。

    这时候确实体现出来有个帮手好多了,白浩南都能把注意力全都放到关注周边了,低声给宋娜通报了好消息,看阿依已经细心的把两人拆下来的东西捆扎好方便走的时候取用,他慢慢的顺着泳池侧面的草丛把头探出去,既然现在知晓这里可能安装了不少摄像头,白浩南就不敢随便探身乱动,很费了点力气爬上来,如果立刻就被发现前功尽弃,那真是哔了狗,所以哪怕阿依的小身子悄悄靠在他背上,白浩南都眯着眼一动不动的从草丛缝隙这么看出去。

    只开了几盏庭院灯的后院,一片安静!

    七八米外的几张躺椅,就是现在风靡溙国全境的放浪和尚**发源地了!

    白浩南不感慨,只是冥思苦想的顺着那躺椅,回忆自己被曝光的照片样式,顺着猜测那摄像头的角度,甚至还把自己兜里那个小望远镜给拿出来。

    果然真的在屋檐下发现一圈巴掌大丝毫不引人注意的红点!

    有了这个发现,白浩南再细致的顺着屋檐角落这样搜寻勘察,结果那美女们涌出来的地方,端着饮料的侧厅、树丛路灯高杆上,白浩南又发现了三处类似的红点圈,可以说这些摄像头安装在不同角度,拍摄了泳池的每个细节,绝对不会有半点错漏。

    白浩南顿时兴奋自己的思路正确了,这些摄像头既然拍下了自己,那就肯定也同时拍下了瑞能那妖僧!

    只要找到那个监控室,不就能顺手牵羊的把这证据拿到手了么?

    白浩南自己是这样想的,哪怕是同归于尽的把两人和一群美女的视频放出去,肯定瑞能大师受到的暴击会比自己严重得多吧?

    做贼的白浩南都差点高兴得吹起口哨来了,阿依紧贴着他呢,似乎感觉到动静,用耳麦细细的:“怎么?”

    白浩南把自己缩回去,蹲在暗黑的角落里把自己的思路反馈给同伴,山崖下的女教师立刻就扫兴了:“我如果是他,一定不会允许自己的视频画面留在那里,他那么狡猾的人,肯定会派专人守着这种证据,删掉对自己不利的销毁……而且你会从监控设备上面下载影像文件么?”

    哎呀,所以女人不能太聪明呢,文盲白浩南顿时挠头,他连电脑都不熟悉,更不用说不认识溙文英文,想象中还是老土的录像带呢!

    正在这个时候,几乎一片鸦雀无声的寂静山顶,忽然响起了汽车由远及近的马达声,白浩南立刻重新在刚才的窥探位眯上眼,这是宋娜在对讲电话里说的,她那小学的监控摄像头都多半有红外功能,也就是人眼之类的在摄像头里夜间特别亮,最好是眯着。

    接着阿依也无声的贴着白浩南趴在身边。

    上到山顶已经起码半小时了,整个山顶好像忽然就活过来,远处的那个侧厅立刻亮起几盏灯,泳池边的建筑灯火通明,接着人声传来,妖娆的身影开始闪现在泳池对面,白浩南已经无声的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打开录像功能靠在一块石头上,接着是宋娜早上给他挑的那台崭新索尼卡片机,再确认下闪光灯和快门声已经关闭,试着无声的用光学变焦拉近了美女打呵欠的脸蛋先拍几张留作纪念!

    这时候应该是从别墅前方那小喷泉下车的人过来了。

    紧靠着的俩大小贼子都有点发抖。

    还是因为不专业,有点心虚紧张,外加兴奋。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