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78、最难消受美人别离恩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15.html
    宋娜强调不一定就是那老板,只要有足够的电脑技术,借助软件都能查到地址,因为现在回想起来关于龙毗的新闻已经很少了,还能够站在他这边说话的就特别刺眼,万一那个被踢断脚的人是个狂热的佛教徒,就是要来干掉这个佛门败类呢?

    说这话的时候,宋娜有点神态奇特,抱紧笔记本包,静静看着前方夜色,和最近动不动喜欢把手放在白浩南身上反差有点大。

    既然已经逃出来,白浩南思考的是如果是这位电信公司老板,宋娜和阿依再留下来是不是有危险:“要不要……跟我一起逃?”

    这仿佛是个改变,宋娜绝对不是白浩南之前女人里最漂亮,也不是最能干,最贤惠,最妖娆,可以说任何方面都不是最好的,但这个时候他知道得照顾好女人,哪怕是露水姻缘。

    宋娜出人意料的又不说话了,继续无声的抱着那电脑包看着外面。

    白浩南没问阿依,这小萝莉要是还俗以后不留在寺庙里,估计就找不到她了吧,自己还是不要问她要不要跟着一起的话题,掌控好车辆那先打电话。

    白浩南丢在床头的手机也被烧掉了,还好这三人手机多,重新开机一部,他拨打了那个记在心头却一直没联络的电话。

    哪怕是后半夜了,接通电话的那边似乎还很喧哗,听了华语和天龙老法师的名号之后传来一把粗壮的沙哑声音:“你在哪里?”

    白浩南警惕防范所有人了:“还在首都南部。”

    那边稍微停顿下:“往北,往北尽量靠近缅奠边境,有个仁松口岸,你能自己过去么?”

    白浩南现在就是在往北啊,顺路!

    所以那边叫他到了打电话,然后一点不带寒暄的挂了电话。

    确定要离开了,车厢里更加安静。

    高速路上开车其实蛮简单的,白浩南斜着靠点车门上,用余光侧眼看左边的俩大小同伴:“折腾这么一大堆事情,终归还是回天龙寺了,我建议这段时间最好到亲戚或者别的地方去躲避下,无论是瑞能还是那位电信老总,都曾经见过你们,如果知道你们这几天陪着我,可能会有危险,要么跟我一起走,但我也保证不了……啊对,可以去中国,这时候我就觉得中国是最安全的,起码看不到这几天街头上那种乌烟瘴气,我有俩朋友……算了,别去找她们,还是去找于老板吧,天龙老和尚知道,我没法在桂西呆下去,但你们可以去避风头,一年半载的就当留学旅游,其实中国蛮漂亮的,发展得又好……”

    这时候就忽然觉得还是国内好,什么都比较稳定。

    宋娜却摇摇头,溙国的方向盘在右边,所有她伸右手过来放到扶手箱上小萝莉的膝盖,抬头看小姑娘和狗子:“我们不会跟你一起继续前进,因为你在修行,我相信龙毗你就要参透了,真的,现在的你跟我刚认识的那个你不一样了,虽然那时候你还在天龙寺出家,但现在您的心才更修行。”

    白浩南不好意思的嘿嘿,这两天确实捡垃圾捡得有点多,如果这也算修行的话。

    宋娜的说法其实也跟阿班当初差不多:“本来我们也准备在这几天就离开首都的,却因为这样离开,这就说明冥冥中佛祖在指引您该抓紧时间上路了,我不应该成为您的负累,哪怕以后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您需要我,我都可以去,但您在前行的时候,我应该放下个人的情绪,回去以后我就回到天龙寺重新做八戒女,感谢您这些天的教导,我也明白了很多道理,需要反思潜修的道理,以前我看到的经书只是经书,跟着您一起经历了这一场也许我一辈子都想不到的变故,好像我也不想再过平凡无奇的一辈子,我会到佛祖面前,到天龙法师面前去寻求答案,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听候您的召唤,重新跟随您弘扬佛法,证明人生的意义。”

    驾驶员有点懵逼的眨巴眼睛,这些天教导了很多么?啪啪得比较多吧,可是看着仪表盘灯光在副驾驶姑娘脸上镀出来的那种光,都有点圣洁的味道了:“你明白了什么?”

    宋娜轻声:“我刚出家的时候,看见的只有经书和寺庙,后来只是个小学教员,看见的只有孩子和学校周围那点环境,并不能完全理解经书上的道理,佛说很多东西都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以前我就想不到,父母让我去寺庙,我就去了,出家六年除了熟读经书其实不知道讲的什么,读书也是别人说什么好,那就怎么好,同伴有去首都,还有去留学看世界的,父母想我在家乡找个普通点的人结婚安于平静生活,我也听了,其实我知道我心里还想多看看这个世界,但我以为那些都很遥远,那些选择都不可能,家里也没那么多钱让我漫无目的的游览,觉得生命也就是这样随波逐浪的嫁个人、生孩子、老去了,所以那天看见你跟阿班出现在运动场看台上,那就是我生命中不寻常的东西,僧人很少会到学校,更不会到运动场边坐那么久的。”

    白浩南也回忆起来那个躬身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女教师,笑起来,嗯一声倾听。

    宋娜就需要他倾听:“龙毗……”真的,溙语,特别是姑娘用那种大舌头又带点含糊的糯声这么喊,那种味道太纯正深情了:“如果一开始我真的只想回报天龙寺对我的抚养长大,看见您踹翻别人抢了摩托车去追阿依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跟炸开一样了,那时候起,您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们的家乡与人为善的普通人很多,但是在面对那样突如其来的危险时候,我的腿都软了,我知道我吓得魂不附体,那些带着枪抢孩子的匪徒,无论男女都是坠入色晴贩卖集团的悲惨遭遇,看似平和美丽的生活中,其实一直都有这样的险恶在身边,每年东南亚被拐卖到欧美国家的孩子都不计其数,他们带着枪和麻醉品,甚至会开枪杀人,除了亲生父母,很少有人会挺身而出的。”

    阿依可能并没听谁说过这些细节,大眼睛熠熠生辉得好像宝石那样闪烁晶莹。

    白浩南诚恳:“我不知道有没有枪,来不及想这么多。”

    宋娜收回手慢慢的合十:“正是不想那么多,下意识的内心反映才是最真实的,您有金子般干净的心,您的选择证明您的内心是光明的,您在医院治疗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您有什么情况,我重新回到寺庙照顾您,但佛祖保佑,您没有大碍,还能一直带着球队,在所有人的怀疑和不认同中坚持走下去,我才慢慢明白,选择,原来都是可以自己做的,没办法去看那么大的世界,那就选择做好手边的小事情,哪怕是带着一群出家人踢球,也能感召那么多人一起来祈福,扩大影响力,原来那么巨大的场面,数万人一起全心全意祈福念经的场面,起点不过是那个坐在小学看台上孤零零的两个和尚……”

    白浩南居然有点内疚:“本来那么好的事情,最后却被我搞砸了。”

    合十的姑娘就算不落发,估计也已经是尼姑的神圣状态,表情平和安静:“不,这就是必然的规律,由小到大,由盛及衰的整个过程,不过是您抓紧时间把这个过程浓缩给我看了,也许很多人要耗费一辈子才能看到的过程,您都展现给我了,阿依,记得佛灭后一百一十年的时候第二次结集,在毗舍离城波利迦国,由阿育王做施主,七百阿罗汉作的结集三藏上记载的故事么?”

    阿依猛睁大眼,深吸一口气,手上的阿达都不顾了,双手合十,然后又闭上眼好像在回思那片经文故事,接着就用溙语开始叽咕,宋娜能跟上应和。

    八戒女和普通尼姑的区别可能就是硕士生跟普通大专生的区别吧,宋娜能在普遍底层命运的姑娘中脱颖而出成为小学教师,其实已经证明她比大多数同龄人优秀了。

    所以一直没开音乐的车厢里,顿时回荡了抑扬顿挫,主要还是有点糯糯的溙语念经,还别说,宋娜的成熟气息和阿依的童音交织着还很悦耳,但纵然是这样,白浩南这不要脸的居然冒出来另一个大胆的念头,无耻得自己都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都没惊醒念经的两位姑娘,再睁开眼,阿依也变得圣洁了,宋娜更是仿佛声音漂在空中:“直到看见那个自焚的出家人,您给我讲的那番话,我想了好几天才明白,只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寻找到生命的闪光,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只要在掌握自己命运的路上,那就没有到不了的地方,龙毗,我会在佛祖面前为您日夜祈福,并且把您的事业延续下去。”

    白浩南还在思索那几句生命闪光点,听了诧异:“什么事业?”

    宋娜理所当然:“足球弘法,回去以后我会跟天龙法师请求让我担任管理,我会尽一切可能的学习,领导这支球队跟各方比赛,促成这种弘法传统的展开!”

    白浩南挠头:“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成了笑柄,是个丑闻了!”

    而且八戒女是出家的女性当中最为严谨,清规戒律最多的那种,可能这真的锤炼了宋娜的性格:“正因为是笑柄,是丑闻,才值得我们去努力扭转,我要把这样的命运给扭转回来,彻底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是陷害,那是您在以身饲虎,我要把足球弘法重新树立起来,树立成一座佛塔一样万人敬仰的丰碑,我会带着其他您的追随者一起把这件事重新脚踏实地的做好。”

    语调平淡无奇,白浩南忽然有点被震撼到,这时阿依也轻声:“我也跟随师姐一起重新出家努力……”

    白浩南瞥了眼已经宝相庄严的小萝莉只能说:“狗子不给你啊。”

    阿依嘴角泛起一点点弧度,白浩南主要精力还是开车,随便瞟见的感觉就是和天龙寺大殿里的菩萨笑容差不多,一切尽在掌握中的那种笃定。

    剩下的路途,就算再加油吃东西什么的,白浩南都不敢随便伸手碰这两位了。

    其实出发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几乎一宿没睡的白浩南上午还是在宽大的车上打了个盹,抵达州府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按照导航上显示的到那个什么边境口岸还有三四百公里,连宋娜都建议颇为疲倦的他还是再休息一晚出发。

    前面拐过弯就是天龙寺,宋娜叫停了车,白浩南本以为是要停在小学校门口,结果宋娜打开电脑包从里面拿出个小小的化妆袋:“我再给你画一次眉毛?”

    那平静的眸子里没有泪眼婆娑,也没有乞求哀怨,甚至连分别的离愁都看不到,白浩南当然想得起于嘉理曾经给他说过的画眉寓意,把越野车熄了火拉上手刹转身:“阿依要不要回避?”

    小萝莉这会儿也平静得很,好像又回到呆呆的模样,低头蹲在后座垫子上轻摸狗头不说话,也绝对没主动下车的意思。

    宋娜还能笑:“好了,别调皮,就这么着……来把头转过来些……”一边说一边顺手打开了前排阅读灯,照亮了白浩南的脸。

    好像很轻松,只是把一只尾指轻轻点在白浩南的脸上做支撑,拿着眉笔就在那应该有了点毛茬子的眉骨上娴熟的划拉,白浩南当然也能把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蛋看得格外清晰。

    现在宋娜已经几乎都是淡妆了,淡淡的眉毛,淡淡的粉底,淡淡的唇彩,没有染发、没有腮红、没有高光,发型更是最简单的束紧在脑后的丸子头,可能是这几天滋润得好,脸蛋上有点吹弹可破的晶莹,就像她的眸子一样清澈透亮,白浩南有瞬间想偷个嘴亲一下的,被姑娘用指尖轻轻挡住,露出小学教师那样的溺爱表情:“好了!以后注意安全,还有往那边走的话,一定要注意防艾滋病,我知道那边比较泛滥的。”

    白浩南难得有点愁绪都给逗笑了:“好好好,待会你们下车我就去买一箱放在车上。”

    宋娜又捏了下他的鼻子算是惩戒小学生:“就知道调皮,给你画个帅帅的眉毛,以后千万多照顾好身体……好了,走吧!”

    可在白浩南看不到的角度,那攥着眉笔的手指指节用力得都在发白了。

    看似轻松的神态动作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