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咬人的狗都不叫,反正这暴躁的小母狗也不叫!

    眼里还满带着得意!

    感觉终于报仇了。

    原谅了想用刀杀自己的小野狗,白浩南这会儿当然也能原谅面前的,特么的这都什么事儿啊,看看左手掌缘上清晰的带血牙齿印,白浩南想随手抽丫的一巴掌,都忍住了,不是不敢打,上午都打了那么多下,就当是还债吧,最主要还是不想耽搁发出声音,狠狠的用眼睛瞪了这狗子一眼,少女还有得意的挺胸回应,这倒是提醒了白浩南刚才感知到的尺寸蛮不错,跟她妈一个路数的。

    右手握紧那支把手要轻薄些的勇士手枪高举在脑侧,手感真的感觉要好很多,白浩南像个兔子一样快速蹦跶着跳过去,完全无声无息的侧身跳上台阶,这时候有看见那傻女子也学着他的动作蹦跳过来,倒也真的没声音。

    然后顺着台阶慢慢在楼板边倾听,听到两人小声商量的声音在一边,他才把头顺着这边寻了柱头遮挡探出去,然后立刻感觉到一具柔软的身体靠在身后也慢慢升起来,胸口还在他背上蹭,白浩南顿时又有点那啥,特么都老鸟了,看来最近真需要褪褪火。

    但少女听得明显比他认真,还想凑到白浩南身前去探头看,因为脚下是台阶,站柱子那边就矮了,所以又无声的切换到白浩南胸口前踮起脚尖使劲想探头,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被白浩南几乎是本能的一把捞住,一只胳膊抱住了她的胸口,直接举升到楼道口,哪怕这时候他那胳膊几乎全都挤在少女胸口上,两人都没有半点知觉反应!

    因为哪怕白浩南听不太懂那两个男人低声细语什么,但能看见他们从那钓鱼包里竟然翻出来一支带瞄准镜的加长步枪!

    如果白浩南没有在第六军有那么段玩枪的经历,恐怕最多会把这种枪叫阻击步枪,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懂,但现在哪怕叫不出型号,他也知道这支狙击步枪威力不错,而且拿枪的那个男人绝对挺擅长,因为哪怕这里到旁边七楼不算很远,这个男人依旧躲在柱子侧面的半截砖墙角落慢慢用毛巾垫着搭了个射击位,把步枪木头护木摆放在那以后,再反复对照瞄准镜里面看,再看外面。

    也许白浩南被咬都没耽搁,就是因为这个拿枪的男人在磨蹭,那个和庄沉香吵过架的男人一直在旁边催促,他都不紧不慢,光是这种气度,都是标准的狙击手心态。

    白浩南可是经受专业教官的教导,狙击这事儿看着用镜子套住远处的目标就行,其实几百米距离这边稍微一个呼吸波动,就能让子弹偏出去好几米,所以心平气和是狙击手的基本功,教官都表扬白浩南这不爱生气的惫懒性子很适合玩狙击呢。

    而且他现在知道那个狙击手反复磨蹭的就是在标定距离,子弹飞出去是有抛物线的,越远这个抛物线就越要计算,稍有偏差,也能有一个人的身高误差,要是搞错了看似瞄在人身上,结果打在脚下那就尴尬了。

    所以瞄准镜里有种叫标尺的划线,可以大概计算测量目标距离,再适当的调节瞄准镜,就大差不差了,但这种标尺,大多都是以人体作为参照物,也就是通过镜子里看见一个人身高对比划线,就能测算出大概距离,现在那楼窗户,分明就没有人没有参照,所以得用别的办法。

    其实白浩南脑子里想过这些,眼里看到没多会儿,那个狙击手点点头,慎重其事的坐在地上,把步枪顶在肩膀就仰起枪口朝着那边办公楼了,分明就是要对那边做什么,得到点头的黑脸男人急不可耐的举起手里的手机拨打过去:“窗前……我拿了一批货送到这边来,你到窗前看看就知道了……”

    少女也明白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了,急得立马要蹦跶,白浩南左手感觉到她的动静,只是手臂稍微一松,那胳膊就顺着人家小姑娘胸口颠簸着一直滑到头上直接捂住了她的嘴,两人一起探出两步从台阶升起来,单手持枪稳定的面对七八米外的那个坐着的狙击手,扣动扳机!

    人生的刺激要不要来得这么快!

    白浩南真是太特么能入乡随俗了,到了传销的地儿能立马变身先进人物,去了溙国当和尚当得差点成了天龙寺的主持,来了金三角马上开始杀人,还接二连三的杀!

    下回去日本拍片好了!

    其实教官教导他用这种手枪,特别是大口径大威力的手枪射击,最好是双手,因为枪管太短,有效距离不过十多二十米的手枪,稍有偏差就很难击中目标,但现在一来近,二来白浩南手臂有力,左手那边一个大活人当配重呢,最重要还是枪好!

    只听两声清脆枪响,白浩南再次感受手掌上的勇士手枪就好像丝滑巧克力的感觉,枪膛套筒轻柔顺畅的滑动,弹壳跳出来都显得慢镜头一般优雅,枪口上扬幅度非常小,两发子弹直接打中那狙击手上半身,直接冲翻在地!

    那拿着手机奸诈不已仰着头,可能看见了庄沉香在窗边身影的男人还在挖陷阱:“对,就在这边窗户,看见了么,我都看见你……”

    咋一听身后的枪响,可能还以为是狙击步枪的声音,先哈哈两声显然是发现那边的女人没有中弹,连玻璃都没有碎,猛转头才看见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同伙,惊诧莫名的把手往后腰去!

    白浩南已经连跳两步扔了左手上的少女,双手握枪站在了楼板上,这次依旧是没什么犹豫,再扣扳机!

    教官说,所有的手枪射击术都强调尽量连打两枪,因为手枪确实太不靠谱,第一枪看落点,再根据落点微调打第二枪,后一枪才是关键。

    昨天夜里面对抢劫的时候,是没法看落点,纯粹朝着人影扣枪,白浩南能冷静成那样一枪一个,真是天赋异禀了,很多人恐怕吓得一股脑就能把子弹全打光,这种大口径手枪弹匣里只有七发子弹!

    结果现在依旧还是两连发,不过白浩南稍微放低点位置,都打在胸腹部!

    这才几次面对人开枪?他已经能主动选择落点了,哪怕等看见对方喷涌出来的鲜血又有点反呕,但还是稳定的端着手枪过去先检查专业狙击手,尽量不看那已经开始流淌出来浸到砂石砾中的红色液体,只摸摸颈动脉确认已经死了才放心。

    这个过程一直把枪口对准这边黑脸男人关注大局的,确认他的手一直难以置信的想捂住腰腹上一个劲冒出来的鲜血,才后到黑脸男人身上乱摸,这个还睁着眼在动嘛,不看伤口白浩南就没什么不适应。

    果然在后腰找到一支精巧的银色小手枪,毫不客气的收缴了,还顺便发现个信封,娴熟的手一掂量,卧槽,一万块钱左右的厚度啊,更揣自己兜里,顿时对搜身有了更热烈的兴趣,再找到串钥匙和钱包,以及一袋儿透明塑料封的那种晶体,才捡起那个掉地上的手机,已经被挂掉了,重新拨打过去,面对那个窗户前再没任何人的方向等待接通时,却听见背后传来脚步声,一回头,那少女冲过来就是一脚猛踢在黑脸男人头上,暴躁的狂骂!

    也好也好,让这个男人当她的沙袋就没自己的事儿:“喂……已经把他搞掉了,你给我什么奖励呢?”

    那边听出来他声音的庄沉香肯定愣了半秒:“你?怎么回事?”

    白浩南低声简单描述:“他引诱你到窗前,废大楼上有个狙击手来杀你,结果我正好跟你女儿在这楼上躲着玩儿,还打了他两枪,我必须弄成这样,免得你俩要是又和好了,我就里外不是人……”

    那边庄沉香哈哈哈哈:“你在那边,等着,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白浩南自然是把电话揣自己兜里,他从来都不抠门,但现在俨然有用搜刮战利品的乐趣压制不舒服的感觉,所以顺便把那支狙击步枪也拿了,既然这里没警察法官,那也就不用保留现场什么的,最后还意犹未尽的去狙击手身上摸了摸,结果这次才有收获,竟然摸到一支格洛克手枪,很小巧的那种,感觉都能随便插进靴子里的掌心雷,自然毫不客气的又揣自己身上,这时候能看见下面喧哗起来,接着庄沉香在一大群军人枪手的簇拥下出现在楼梯口,确认是女儿和白浩南在上面,才让其他人不用上来,目光只是快速在白浩南和女儿身上扫过,就落到那个还在痛苦呻吟的男人身上,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窗户,再看旁边坐倒在地的狙击手,白浩南提着那步枪示意下但没摆上去,但以庄沉香的经验可能看一眼也明白那块叠在水泥砖上的毛巾是什么意思。

    眼神重新回到那个男人身上,静静的看了几秒,竟然也是蹲下去搜身!

    当然没有收获了,少女赶紧告状:“他拿了!什么都收去了!”

    白浩南讪笑着从兜里掏出钥匙、钱包、塑料封的小袋子,老实说最后一样他真没打算拿,但就是手快的全收了。

    庄沉香还能笑:“钱包里的钱你留着,钥匙和钱包给我……”

    白浩南没把信封拿出来,现在就不会当面取钱包里的钱,他还没这么抠门,只不过是收取战利品的快感而已,把钱包和钥匙还有小塑料袋都递过去,庄沉香真的从钱包里拿出几张证件和银行卡,然后把厚厚的钱包丢回来,就那么把银行卡在那男人脸上拍两下:“告诉我密码,我就给你个痛快,不然就把你放在这里还给你输神仙水,看你能撑多久,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钱……”

    面如死灰的男人可能还没搞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翻了船,咬牙切齿又浑身颤抖,女老板面沉如水:“我数到三,一,二……”

    那个男人终于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些字眼,庄沉香抬头想了想,转头对白浩南:“麻烦你跑一趟,里面的现金百分之十,是给你的奖金酬劳,也算是你在捣鼓那个事情的资金,990423。”说出来的时候,白浩南居然觉得那眼中有一抹温柔之色闪过。

    不过他不用多想,伸手接过银行卡提着那支装在钓鱼包里的狙击步枪就下楼,少女愣了下竟然没留在楼上,而是跟着白浩南跑下来了。

    所以下楼前,白浩南因为身后的脚步声回望了眼,却看见那个女人正坐到地上的伤员身边,轻柔的低头俯身把额前印到对方黑脸膛上,不像是你死我活的仇敌,更像是……那谁,白浩南隐约听说过什么动物是母的交配以后要把公的杀了还是吃了的。

    因为庄沉香这个动作,露出她的后腰上正好有一把手枪枪把凸出来!

    哪怕自己刚刚开了四枪撂倒俩人,白浩南还是觉得有点不寒而栗,因为自己是正面开枪格杀,这面带温柔笑意的准备等着开枪杀人是什么事儿啊!

    下面的保镖中间就有之前拿步枪给白浩南的那些人,所以少女跟着白浩南这么下来,没有任何人阻拦,白浩南捡了弹匣装进包里都走上街面了,才长出一口气。

    少女默默无声的走在他旁边,靠得很近。

    一起无声并行,白浩南抬头看街面,他当然记得这街面上有唯一的一家自动取款机,据说每天最多只有几万块钱可取,所以被砸了两回取款机以后,以为砸开就能拿到钱的当地人终于消停了,这都是阿瑟逛镇子里时候给他讲的故事。

    找到那个镶嵌在军营大门旁边的自动取款机,电话亭似的单间上面还用醒目的汉语提醒最好是留下同伴在外面看着,并且在取钱过程锁好防弹玻璃门,白浩南哭笑不得的走进去刚要关门,少女也挤进来,狭窄的空间里几乎都不太方便转身了。

    白浩南就当她是代母亲监督自己查询余额,锁上门,确认外面真没谁盯着这里,才把银行卡插进去,却听见少女低声:“我妈妈……应该就是在那栋楼上杀了我爸爸……”

    念念叨叨的白浩南差点把银行密码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