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但是书呆子的好处,就是会讲故事,特别是白浩南跟李海舟这样从来不看书的家伙。

    邱泽东自然是讲自己的偶像:“24岁的时候,他还是个学生,什么都没有的学生,放假以后跟同伴一起,步行超过900多里,游历了五个县市,沿途接触了各种城乡社会各阶层的人,从地主到农民,从县长到船工,从老秀才到寺庙方丈,这是他第一次徒步游历,很少有记载,但是后来我看过一本他写的小书,八万多字,就是他到一个县城做的调查,我就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成功。”

    白浩南顿时就感兴趣了,像个爱听故事的孩子,凑到前座:“嗯?为什么?”

    邱泽东给自己的偶像打cALL的时候脸上都在放光:“没有任何他后来的雄才大略、诗词歌赋,就是详实的细节,细节到让人震撼,油盐酱醋茶之类每种都单独列条,种类、价格、什么店铺、什么价格都细致标注。”

    李海舟也在听:“没什么出奇吧,就是记流水账啊,部队里面随便个司务长都会。”

    邱泽东点头:“对,没什么出奇,就是详实,甚至连这个县里面妓院有多少家,名妓有哪些叫什么,嫖妓的都是些什么人,他都写到了。”

    白浩南脸上顿时有些古怪的笑意。

    邱泽东如数家珍:“真正的调查,真正的踏实,就是无论正反,光明的黑暗的,甚至连肮脏龌龊得让人生厌的都要调查,而不是讳疾忌医,不是只歌功颂德的讲那些场面话,只有这样,得出来的结论才是正确而不是偏颇的现实,只有真实的调查才能得到正确的判断,不然就会误导。”

    白浩南深有体会的点头:“嗯,我们那踢球的就是只说上面喜欢听的好话,其他什么都不许说,其实都烂到根子里面去了,搞毛线啊。”

    邱泽东没顺着对话走:“这样的调查其实贯穿了他的一生,他那句经典名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应该就是从这个24岁开始的游历调查形成了雏形,每一个地方的调查后面,都是数十天的实地查看,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访谈交流,以及无数个夜晚的细致梳理、思考、总结成章,我要说的重点就在后面,没错,一个司务长也会记这种流水账,但有几个人能够从这些琐碎繁琐的数据中间慢慢清理出来中国革命的核心在于土地革命呢?”

    一直有点戏谑的白浩南不吭声了,就专心倾听,甚至隐约感觉到这特么不就是复盘么,老和尚也反复给自己提到过这点,自己现在也在逐渐加深运用呢。

    所以邱泽东很满意他的反应:“我在首府跟他们说这些是没人关心的,他们只在乎利益,自己能不能搞一个赌场起来一年收入多少钱,而不会思考这种深层次的东西,所以我也有了很多时间在整个邦,甚至相连的几个邦到处穷游,也学着用步行丈量,因为这样开着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肯定会忽略掉中间很多细节。”

    李海舟都肃然起敬:“怪不得你晒这么黑!”

    邱泽东笑:“这就是我的价值,我清楚这里的一切实际情况,从乱砍滥伐的原始丛林到千疮百孔的翡翠原产地,再到乌烟瘴气的法外之地,多少人把这里当成冒险乐园的时候,只有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华裔才想着怎么能让这里过得好点,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我跟三小姐都赞成庄主席向政府投诚的原因,哪怕是换汤不换药的阳奉阴违,也迈出了正确方向的一步,只有先消除了战乱,才能谈民生,当然这几年有点失望,所以宁愿当个司机更多的到处看看,直到等待出现新的机会。”

    白浩南想了想:“这的确是个好机会,我肯定会把你这种态度跟庄小姐谈谈,不过你要整理下自己的态度,尽量适合她大方向的态度,跟她好好谈一次,争取能成为她身边真正的军师,我跟老李都是临时替补,我们也没这么多文化,你们才是本地人,才是真正为了这里都有理想有梦想的人,但前提是你得稍微学会点别那么轴,女人嘛,得温水慢慢炖,你知道嘛?”

    邱泽东又得问轴是什么意思,李海舟都能告诉他就是死心眼,这个书呆子咂摸一阵点头:“王先生的大度是我真的平生少见,也许我就是要向您学习鸡贼点。”

    另俩哈哈哈的大笑,邱泽东不笑:“也许是因为我身处的环境就是这样糟糕,所以很难见到王先生这样的人,但相处这么些日子我也有点忠告给二位。”

    白浩南连忙正式点做出认真模样,李海舟反而漫不经心,邱泽东没有直接说:“毛先生第一次游历调查的时候,其实是两个人,当时志同道合的朋友甚至比他更聪明,更灵活,那么穷游的过程中往往是这个朋友能乞讨点钱粮,毛先生始终有点拉不下面子,不到饿得不行不行乞,这么看起来他的朋友更现实,也更能够吃得开,对吧?”

    连李海舟都专心了:“真的假的?这种细节书上都有?小说似的!”

    邱泽东点头:“这份史料回忆录就是这个朋友写的,两年后他俩有过一次彻夜长谈,之后分道扬镳,因为他认为中国已经烂到骨子里,这都是政府腐败无能的错,换谁都一样,宁愿等一千年慢慢进化到无政府主义的状态,那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而毛先生的梦想就是全力以赴,花三十年到四十年时间,去彻底改变这个中国。”

    “这次见面,其实是毛先生前往沪海参加那次著名的第一次会议路过,而后这个朋友一辈子都在全世界流浪,很巧合,他们差不多时间同时逝去时,已经在遥远的南美,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因为吃喝发愁,因为他够聪明够灵活,可他也就只能是小聪明小家子气的一生,而毛先生带来的影响和变革就不用我说了。”

    为了穿插袭击不引人注意,用的都尽量是破烂越野车、皮卡车,自然也就没什么高级音响,呼呼的风噪之外就是正时皮带的摩擦声,车厢里一片安静。

    现在谁都知道三四十年后那个用行乞游历步行的年轻人真的改变了历史,李海舟尽量随意些:“成王败寇,他赢了,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是对的。”

    邱泽东的眼角似乎都没看过开车的人,而是盯着后座,看白浩南的反应,白浩南是眯着眼的,那句中国已经烂到骨子里,仿佛几分钟前自己刚刚说过,中国足球也是烂到根子里了,这话是没错,但自己到底是认为没得救了,还是一直在渴望改变点什么?

    真特么有点超现实,手里握着冰凉的m16步枪,感受着腰间几个弹匣硬邦邦的硌着,谈论的是国家大事、政治领袖,自己脑海里却想的是足球。

    所以慢吞吞睁开眼的白浩南看见邱泽东精亮的眼神,挤出点笑:“那老邱你给我的忠告是什么?”

    邱泽东的表情很真挚:“多读点书,您是个有作为,有头脑的人,如果能够多读点书,一定可以事半功倍的迅速帮您汲取到很多知识。”

    没想到白浩南立刻笑着摇头了:“也许你觉得读书是个好差事,但是我这种家伙看见书就打瞌睡!”

    李海舟赶紧哈哈哈的跟着鼓掌:“就是!”

    邱泽东却没什么失望的表情,还点头:“读书是种习惯,得从小养成,不喜欢就很难了,但我只是建议,如果有遇见自己感兴趣的书,不妨多读读,因为书上记载的大多是前人留下总结出来的经验,后人阅读的时候自然就事半功倍,不用自己再慢慢去摸索总结……前面,前面右转,我记得那里有个废弃村落,我们可以把弹药藏匿一部分在这里,方便以后取用。”

    白浩南回头从后车窗观察跟随的另两部皮卡车:“好,要我遇见感兴趣的书还真是难,小黄书算不算?”

    李海舟手上按照邱泽东的指点转进破烂的杂草丛生废弃道里,嘴上还是哈哈哈:“对!我也看回忆录,*****!”

    白浩南也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点头:“对对对!我们体校也有这本!好书!”

    邱泽东还专心询问什么回忆录,哪几个字,自己回头去找找看。

    白浩南和李海舟诡秘的相视一笑,然后就在这刹那,白浩南忽然脸上变色,猛的一脚踹到车门上直接扑出去,口中惊呼:“敌人!”

    前座的俩家伙都是机警万分的一直在操练着的,几乎同时看见白浩南脸色就知道不对,相互不顾一切的推开车门往外扑,然后白浩南的叫声立刻被一段短促的枪声压住砰砰砰!

    滚到地面的白浩南疼得差点没叫娘,这看起来全都是茂密枝叶的道旁杂草从显然好久都没人修建,谁知道下面有大块的石头,硌到腰了,幸好兜里还有几个金属弹匣垫了下,但扑下来的动作太猛还是疼得要命!

    前面李海舟的动作就比他好得多,连下车到滚翻,还有后续动作已经把一支折叠枪托的AK步枪端起来朝着那边,却没有盲目的开枪,眼睛警惕的瞄着周围所有的方位,另一边的邱泽东没声音,但显然也能控制自己不要随便射击。

    白浩南话都说不出来的艰难:“圆……圆帽……”

    迄今为止小镇上集结的联军没有往外进发,只是逐步扩大了防守范围,而李海舟带着的行动队从来都是便装,政府军是圆边奔尼帽,对方作乱的军队和各自治邦联军戴的是八角军帽,所以这种只有邦军才戴的小圆帽肯定是从首府战败撤下来的散兵。

    但他这句话已经没啥意义了,话音还没落,后面那辆皮卡车上已经迅猛的窜下几个虽然身着便装,却矫健敏捷的身影,和这边的作战人员大多是挂着胸前子弹袋不同,这几个身穿防弹衣和战术背心的军方特种人员简直只能用兔起鹘落来形容,就是迅速交叉分列在杂草丛生的便道两侧,接着二话不说冲进前方的茂密树丛和残垣断壁之间,连李海舟都目瞪口呆的回眼看着别人从他头上跳过去,然后听见里面传来短促低沉的枪声!

    没错,这些军方特种人员携带的都是装了消音器的一种无托步枪,李海舟说乍一看像中国的,仔细看像以色列的,最后只能说是这个国家自产的,就凭这点,很少讨论政治的李海舟都改变了观念,一个能自产武器的国家绝对能把边上闹腾的自治邦搞定。

    还间或出现过一次爆炸声,里面的枪声都消歇了,白浩南才艰难的坐起来,有些丢脸的用自己那支m16步枪撑住想起身,李海舟小声叫住他:“别动!这个时候无论是还有漏网的,还是他们几个都很紧张,不要随便动!老邱?”

    隐约听见那边也小声:“我没事……这里怎么会有人,最好是有活口!现在最好别动!通知他们都别动!”

    李海舟悄悄抓住对讲机,呼叫了最后一部车,还在路上没有进来的行动队车辆,那上面还有七八个带出来轮换的行动队员,看得出来还是有点经验了,起码前面突然枪声大作,也没跟着乱冲进来。

    只有阿达鼻子抽抽的顺着地面到处嗅嗅的往前进,白浩南刚要叫住狗子,前面草丛后先喊了声:“解决了!是我们……”然后才拨开草丛伸出那无托步枪再探身,满脸傲然的示意。

    这确实是更训练有素,考虑到各种细节的精锐军人,甚至连这边要是过于紧张或者训练不足的贸然开枪都考虑到了。

    地上狼狈不堪的三人才先后起身,得到像上级训斥下属的批评:“为什么突然离开公路不继续按照计划前进?这个废弃居民区有没有事先勘察过,就贸然进入?如果不是我们在维护,你们这就是在自杀!”

    指路的邱泽东黑脸更黑,李海舟都有点皱眉了,他们可是整整半个月都在打这种小规模突袭和遭遇战,经验丰富得很,谁特么要这几个人维护了,可他俩回头一看,白浩南笑得跟弥勒佛一样灿烂,还跟个皇协军似的使劲点头:“对对对!全靠各位英勇强悍,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汲取教训,一定好好听从各位高手的指挥……”

    真是嘴巴两张皮,说话不费力,说得天花乱坠让别人开心点冲前面又没啥坏处,对上老陈说了二十年好话的白浩南鸡贼不是没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