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直到天黑前的场景,白浩南终生难忘。

    得原谅他今天有多少次终生难忘了,不光因为这小学都没读好的家伙没多少形容词汇,更主要是确实这些场景在普通生活里一辈子都绝难看见。

    甚至连那个华裔特种兵都把手机拿出来咔咔咔的拍,最后还要过白浩南跟邱泽东的拍照手机,调到拍摄视频然后固定在树枝上全景录制。

    这种数千人横着尽量拉开距离进攻的场面,在正规军也是极为罕见的。

    邱泽东都说了,虽然各邦兵力都在数千到一万左右,但面对飞机大炮重装甲有绝对优势,还有几十万正规部队的政府军,从来都是只能打游击,彻底奉行毛先生的游击战术,十六字要诀用得滚瓜烂熟,当正规军低于三五百人,那就迅速围上来痛打,只要政府军大部队靠近立刻作鸟兽散,藏进山区里,所以好几次政府军都拿下了某个邦首府,也被骚扰打得只能讪讪退出去,始终没法打击各邦武装的主力,从来没找到正面决战机会。

    凡是看见过近千名自治邦武装的政府军人,多半都被歼灭掉了,这样几千人的场面,可能正像邱泽东说的,各邦联军自己都没经历过,肯定会觉得有点膨胀,威风凛凛得天下哪里都去得了!

    这特么还是那个脑子被冲昏了感觉。

    不知道那边的领军者是谁,从刚刚拿下这个首府就搞大规模阅兵也看得出来有点好大喜功,甚至自视甚高。

    现在可能笃定这边没有多少人,毕竟第一轮伏击再怎么,打得再激烈,十几杆枪在山坡上的动静远处也是能看见听见的,作战经验丰富的人听听也能判断大概多少人。

    所以现在拉开阵势朝着这里推进过来。

    这次华裔却没叫白浩南跟邱泽东构筑散兵坑,只是尽量把自己藏在大石头后面就行,所以邱泽东一直躲在白浩南身边给军事白痴解释:“这样的阵型推进,在一战以前很常见,因为没有机枪,这样的阵型才是最容易把所有人控制住的,您知道么,一支军队如果数百人还能控制得往前推进,就已经算很训练有素了,人数过千就必须得保持队形才能推进,更何况这种不同邦的联军,只能这样用人数堆起来推进,但自从法德战争中大量出现机枪扫射已经很少见这样的队形了。”

    白浩南却秒懂:“对,你叫两三个球员保持后卫线地形,特么一打起来就忘得一干二净七零八落的,更不用说一个队十来人,能全场比赛有二十分钟贯彻主教练要求的队形,那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队了,更何况几百人,几千人,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人啊,人多真不一定就好事。”

    华裔远远的看了眼这边,没说话,可能觉得特么两个外行废话个屁。

    邱泽东眯着眼使劲专注的看对方那片密集的阵型:“这是谁呢……这样上来,依旧会造成很大的伤亡,起码上百人,也是他们经受不起的重大损失,只要再靠近些,进入我们的轻武器射程,成片消灭上百人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我们坚守阵地不撤离,在全部被消灭前,拼掉几百人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我们还有迫击炮隐藏着呢。”

    白浩南却远远看华裔了,他觉得对方的胸有成竹不太可能是维系在自己这方的火力储备上。

    结果邱泽东抢先惊讶:“卧槽!开始了!开始了……”

    白浩南都难以相信,眼前的场面画风突变,好像从每个路口,每个树丛,每个建筑墙根出来的军人们突然就化整为零,好比远远看过去黑压压的好像陆老头那个黑乎乎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竹大勺,但现在全都是从大勺里面漏下来的细水流,而且还是滴成水珠的那种!

    因为每个点冲出来的人影都只有一两个,猫着腰快速突进,十几米后扑到任何一个选定的掩体,后面顿一顿,再突然起身冲刺到下一个可以遮挡的东西后面!

    站在高处看下去就是到处都是蚂蚁,但蚂蚁们全都各自分散找掩护自己的位置蹦跳着往前进!

    白浩南不由自主的把手里步枪举起来模拟了一下,就算这个时候要求自己开枪,非常的慌乱,因为任何一个单体目标出现在枪口下的时间只有几秒钟,三五秒,移动、瞄准、射击,恐怕那个目标已经躲到下一个墙体、水沟、土坎背后了!

    这里是山地,到处都凹凸不平,随便哪里都有高低落差,公路边还有很多乱七八糟没有规划的民用建筑,而且这边还在高处,等于面前到处都是台阶一样的死角,这些散开的军人只要滚到死角就是安全的,越过山坡前面三四百米的开阔地,哪怕有一小部分冲进密林,那就立刻能对山坡上的阵地构成威胁,阵地稍有动摇往后撤,十几个人少一把枪对下面的威胁就减少百分之十,多得几个人心慌意乱就等于兵败如山倒。

    看似冒险的行为,细化到实施的时候注意技巧,连李海舟都在耳麦里面惊呼:“卧槽!这帮人爬战术的能力很强啊,绝对跟老子同门师兄弟……”

    对,对面肯定有他的师兄弟,要知道李海舟说过他本来就是想来这边的雇佣兵队伍里面找碗饭吃的,据说那几个邦起码有两个营都全是外面来的人,而且好些真正有退伍经历又得到认可的人主要就是在当教官。

    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不在乎政治,不在乎对错,只要给钱打仗就行,但毕竟对面才是华裔为主,这边是政府军为背景,可能李海舟这样走错路的就是凤毛麟角,白浩南忽然心里有点沉甸甸。

    他真不是个铁石心肠,与其说泡妞甩女人那么干净,不如说他是自私得怕被伤害,抢个先还潇洒些。

    面对敌人的死亡都忍不住要念经安心,现在就是有点沉甸甸。

    但又无比清晰,手里的枪扣动扳机的时候还一点都不能留情,因为对方杀过来时也不会在乎自己是谁,这就是游离到国家之外,站在战乱之上的悲剧,没有规则保护你,这里只有孰强孰弱的生存幸运!

    手指再次在保险片上游移了下,最后选择了单发,这才是命中率更高的选择,也是老兵的选择。

    白浩南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

    华裔伸手摁了摁自己的耳麦倾听那边的吩咐,因为远处的火力压制已经开始了!

    高射机枪压制!

    甚至还有一门高射机炮!

    就是人可以坐在那个双联装机器上旋转,左右各坐一个人,坐在皮卡车后车斗里射击的大杀器!

    毫米高射机枪已经是火力大杀器,更不用说三十多毫米的机炮,能打几公里远!

    嘭嘭嘭的声音远远听起来都是沉闷有力的,辅以那些高射机枪,就在城区内发射,完全在这边这点轻武器的火力范围外肆无忌惮的成片压制火力!

    碗口粗的树干,人形大的石头甚至都能直接打碎了!

    每发机炮弹落地会爆炸的!

    简直就是火力清场,火力砍树!

    之前浓密的山坡上树林随着火力压制清晰的在山坡上扫出一大片缺口来!

    连华裔的脸上都有了惧色,接连往后退跳,不知道用缅语在骂什么,但多看了几眼,还是咬咬牙冲出去架起那支没有脚架的机枪开始朝着山脚下的开阔地扣动扳机!

    正因为三人从山坡边缘爬上来的,机炮压制的覆盖范围没有精确到这里,接二连三的近距离爆炸以后观察就能发现,这种火力压制非常吓人,但面对一座山,一大片山坡,如果想全面覆盖,可能这里起码需要五台这种机炮,不然扫射起来,间隙就很大,一发跟一发之间的距离比较远。

    当然这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换谁也不愿意站在山坡上赌两发机炮弹之间的距离都伤害不到自己,所以这山坡上人越多,估计就越会被吓得往后退,别说开枪防守,躲都躲不赢。

    所以明显这个时候下面战术突进的那些军人动作散漫了许多,再没了开始一板一眼的严谨,能不能完全躲住也不是很在乎了,大概就行,而且有些人还偷懒或者抢攻,本来五到十米就该一停顿躲避的,干脆撒丫子直线狂奔,力求趁着火力压制的时候冲到山脚下,尽早靠近密林。

    华裔的机枪就是这个时候响的,也等于是在山坡的侧翼,兹……

    白浩南甚至都想过,作为一个华裔,面对对方大多数都是华裔,甚至还有别的可能,这开枪会不会有心理障碍,但显然那都是闲的蛋疼想多了,站在国外谁特么会在乎是不是华裔,首先那是个根红苗正的缅奠政府军,而且是训练多少年的特种兵,就好比中国人很多都以为新加坡全是华裔,就天生该对中国民心所向,真特么是自作多情,别人首先是个新加坡人,首先保证的是自己的国家立场,如果坑了中国能有好处,那肯定大干特干,这里也一样。

    对面除了雇佣兵就是闹独立的黑户口,起码在山坡上这方看起来就是这样。

    等到这些人冲进密林,山坡上的小队伍就等死吧!

    所以白浩南跟邱泽东不需要华裔要求,也端枪朝着开阔地射击!

    这一下彻底把下面的三四百米距离上的移动人影给吓着了,到处都在躲避,可能是真没想到会从个边角发出火力,还是这么猛烈的火力。

    主要是那支机枪。

    有人都在转身逃窜了!

    这就是恐惧压过了训练程度,阵型的这个局部溃散了!

    哪怕是个很小的局部,也可能引起大面积的战线崩塌。

    可白浩南刚打完一个弹匣,直接抓第二支枪,华裔转身了,扛起机枪就转身跑:“快换地方!现在我后悔没把那台高射机枪抬上来……换地方,待会儿回来!”

    白浩南还想抓地上那堆步枪和子弹袋的,邱泽东都比他反应快,拉了就跑!

    几乎就是前后脚,铺天盖地带着清晰啸音的高射炮弹还有大口径机枪弹就铺射到这一带来,虽然不精确,但谁特么敢这个时候在这里杵着测试人品?!

    其实后撤不过二三十米,就在山脊另一边趴下的白浩南他们听着前方落地爆炸,还有更多子弹冒过山脊,那种尖利的撕扯空气声音,终于特么明白,自己身体再强壮,在这些动静面前就是一张纸,娇弱得不堪一击!

    华裔还笑:“应该还是我这挺mG3的枪口焰暴露了,这东西在晚上打起来就是个火把!”

    白浩南说不出来话,只觉得自己这打仗的经历来得是不是太陡了点,不是说来拍照么,怎么忽然就变成这种场面。

    机炮!

    谁特么之前说过这里有机炮的?

    刚想到这里,又听见清脆的嘭,那种痰盂砸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邱泽东熟悉:“迫击炮!我们的迫击炮还击了!”

    专心倾听前面枪炮弹声音的华裔,居然嘿嘿嘿的笑着直起身抱了机枪又往前面跑:“我去看我的录像手机被打掉没。”

    果然,对方的高射机枪也不过三四架,配合唯一的双管机炮想全面覆盖整个山坡,就好比拿几根针戳遍一本画报,每一针固然能轻易戳死蚂蚁,但要戳准也没那么容易。

    结果三五百米距离上迫击炮的发射就让下面开阔地的进攻散兵们有点意想不到了!

    每一发六十毫米炮弹可是面杀伤,一巴掌拍下去的感觉,蚂蚁们乱了!

    之前少数人惊慌后撤,现在有成片的后撤,肯定没想到这边有迫击炮。

    而且迫击炮的发射是没有火焰标记的,后方的机炮都捕捉不到这在哪里,只能开始漫无目的的到处乱戳。

    于是山坡上的蚂蚁们开始出来反戳。

    别忘了这些政府军特种兵几乎每人的步枪上都装着榴弹发射器

    那又是个面杀伤的玩意儿,看似散布很大面积的进攻方,突然遭遇面杀伤,猝不及防的散乱起来。

    这下连邱泽东都点头:“时机掌握得好,虽然没估计到高炮出现,但这个时机好,我们能多杀点然后从容撤退……”

    是的,起码这个时候看起来,算打退了一次攻击,但后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前跃进更多的单兵,迫击炮弹能有多少?单兵榴弹能各有几发?

    在绝对的人数优势面前,这点火力反击不过是挣扎,李海舟都在说:“我们用狙击点名!尽量多杀点,他们……卧槽,卧槽……”

    白浩南从耳机里听见的是李海舟周围有欢呼声,接着李海舟也在激动的卧槽。

    十秒不到,白浩南就听见天空中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当职业球员的时候,几乎每周都在飞来飞去打主客场,最大的感受除了勾搭空姐,就是瞄VIp候机厅跟商务舱的女贵宾,很少感受过飞机发动机的轰鸣,特别是这样从头顶飞过的感觉。

    轰鸣声一瞬间由远及近,有小到大,最后看见天上黑影变大的时候白浩南感觉头皮都炸开了一般。

    华裔扔了机枪,抓住白浩南的衣领拽住转身推翻后面愣住的邱泽东,三个男人滚到一起,阿达早就吓得把头钻进草从腐枝败叶堆里,肥屁股在外面抖得要命。

    白浩南最后看见唰唰唰的漫天红光扑向地面!

    这特么才是大杀器!

    太壮观了,是不是一辈子都难以看见嘛?

    连邱泽东都使劲挺直了腰背站在那一动不动像标枪一样紧紧的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