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27、改邪归正后是浩南哥还是隔壁老王(求月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238.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也许站在于德水夫妇的角度来说,真不会在乎女儿好看不好看,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底气,女儿不靠脸来活。

    也许只有穷人家的女儿才会把脸当成最宝贵的财产。

    白浩南得意洋洋的开了那辆保时捷卡宴越野车回去,他以前的卡曼也是保时捷,差不多的操控界面开起来还有点怀念,所以很是在街头转了好几圈,都十点过才心满意足的把车开回购物中心,现在没了其他人,反而规规矩矩的把车开到停车场去停靠,颇有些爱不释手的东摸摸西摸摸各处起码半小时,才依依不舍的走下这辆4.8升涡轮增压的低调猛兽。

    阿达下来脚步有点晕乎,估计被加速刹车测试搞得想吐。

    商场已经清场关门了只有一部留给内部人员的货梯还能到顶楼,所以白浩南走过停车场看见两条从出租车上下来的身影,有点看着灯光全灭的大厦发愣也不吃惊,经过时候顺口:“下班,都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对方如同找到红军:“大兄弟……”

    虽然已经尽量是标准普通话了,可那带着儿化音的尾音变化,让白浩南一下就笑起来,仔细一看是对中年夫妇,还很高大端正的那种:“我去!你们是李琳的家长吧?”

    这下那跟女儿一样高挑的母亲立刻忍不住泣出声来:“可不是咋的!大兄弟,你可救了我的命儿啊!”

    得得得,白浩南还得往后跳一步躲避对方动不动就抓手的习惯:“这边这边,早上就是我给你们打的电话,来得可够快的,有什么事儿见到李琳你们自己问,尽快把这傻不拉几的姑娘给带回去,这外面的社会不适合她,这边走……”

    高大的父亲比较沉稳,但回头看了看那辆夜色中依旧璀璨的猛兽,普通话标准得多:“你就是老王吧……对不起对不起!老王!老王你好!”

    白浩南看看对方的岁数,有点诧异,根本没在意那语病,笑着握手带路,顺便就把传销这事儿前后关系解释了下:“还是个孩子,怕你们责怪,所以不敢回去,你们也别骂,好好说,小事情,运气不错,几万搞传销挤在那里,我都找了俩月才把我哥们儿找到弄出来,搁那就毁了。”

    当妈的又是一叠声的感谢,又伸过来抓手,李琳看来是继承了她母亲的习惯,白浩南抢先一步跳进电梯摁键,结果合上门才反应过来,自己搞了一头花白头发啊!

    怪不得成了老王!

    也懒得解释,跟老李随口普及点传销里面的恶果,提醒那个叫张燕的同学可能还陷在里面。

    果然,哪怕是这位把女儿骗过去火坑的,李家父母第一反应还是赶紧摸电话通知张燕的父母,终于有了孩子的消息,可能这就叫做良善吧,虽然有点蠢萌蠢萌的。

    老李也简单给他解释,他们两口子都是民航系统的,李妈妈就是老早年改革开放的第一批空乘,他是搞后勤维护的,所以得到消息立刻找老同事朋友拿了票过来,这点便利还是很快捷的。

    电梯到了五楼,白浩南带着他们七弯八绕的,看阿达转弯的时候都会小心的嗅嗅甚至滴两滴,忽然想起来这对儿父母好像心也蛮大的,要是自己还是传销的伎俩,把他们骗着到里面,这俩不也上当了?想到这里有点为自己的腹黑无奈笑笑。

    清场以后就会把所有健身中心能到商场的门从外面锁上,这样健身中心就能独立进出了,估计如果于家不是业主也拿不到这种特权,除了消防夜灯,健身中心后门也只亮着一盏小灯,但一站到玻璃门,就看见里面吊挂的健身电视开着好几部,还是不同的频道,然后几位女性几乎是各把守一台看不同的节目电视剧,一直侧身对着这边的小婉立刻跳起身过来开锁:“吃过饭没?还有饺子和面,随时可以煮的。”

    其他姑娘也马上起身过来,白浩南注意到她们脸上都有了点或多或少的生动表情,觉得看电视是个好事情:“你们继续……”

    跟在最后的当然是李琳,眼睛还挂在电视上舍不得离开,现在一转头就看见从白浩南身后挤着站出来的父母,吓得哇呀呀的叫:“王叔!你个坏蛋!说话不算数……”第一反应竟然是使劲双手捂脸!

    好像捂了脸就能不被父母逮住似的。

    白浩南对这傻子已经习以为常了,笑着招呼陈美娟她们到柜台那边去,从兜里摸出现金来分:“这是小李的父母,把她带回去,我还是那句话,想回去随时都能回去,这里先每人两千生活费,要不要以后从工资里面扣都无所谓,甚至你们想自己去找工作做别的都是,永远是自由的。”

    小婉看着那分成五摞的现金,飞快的咬咬嘴皮:“王总,我不会走的。”

    陈美娟已经能苦笑了:“我们都找过很多亲戚朋友过去,不说了,你是王总也好,建国也好,还是他们叫你的老白,老南,我是一直跟着你了,哪怕当个你跟于老板的保姆什么都行,你真叫我去自由,你说我能干嘛,可能当小姐都没人要,再说我还转不过那个弯儿呢。”

    小曼的价值观好些:“我们有价值,能给王总协助工作!”

    白浩南无所谓的坐到柜台高脚凳上把钱给姑娘们:“随便怎么都行,这里生活还能习惯么?”

    小婉看他坐下就去泡茶了,陈美娟手上把钱用个奇怪手势随便垛整齐:“有点做梦醒了的感觉,还不太相信,兴许弄一下就好了!”

    白浩南哈哈哈:“你啊,回头看上谁,你自己谈恋爱去,我绝不骚扰。”

    陈美娟飞快抬头看他,眼睛示意下那边已经坐到一起的一家三口:“要不要帮你把人支开?”

    白浩南还是忍不住笑:“梦醒了,醒了,就别当那种成天骗人了……嘶,你说我们组队去绕那些踢野球的团队,来来来,我们搞战术演练,我们六个应该怎么分工……”

    其实都有点精神恍惚状态的女传销们立刻抖擞!

    都特么已经条件反射了。

    结果他们在这边热火朝天的又写又画的琢磨协商了一个多小时收工,那边一家三口还坐在一起窃窃私语,但也没抱头痛哭的感觉,白浩南白天去视察过住宿环境,四张高低床,能睡八个人,就不用请人值班了,所以这会儿让姑娘们回去休息,顺路给老李家说一声:“如果不嫌弃懒得下楼,可以到她们宿舍歇一宿,不过老李得跟我到楼上男宿舍睡。”

    老李立刻就起身跟过来了,给白浩南递烟被拒绝后,就自己抽,白浩南真爱跟足球有关的一切,上了天台还提醒:“别把烟灰和烟头丢草坪上。”

    老李赶紧在边角摁熄,白浩南居然能到吧台找个烟灰缸出来重新捡了丢里面。

    一贯吊儿郎当的他,对这块真正属于自己的球场珍惜得像自己孩子。

    水吧里面也吊着电视,牵牛和卡拉正仰着头在看球赛,听到动静都懒得起身:“回来了?这位是……”

    白浩南随口介绍,然后就坐过去也看球赛,他不爱看任何电视节目电视剧,也就爱看个球赛。

    老李挤过来也一起看,这回有人跟他一起抽烟了。

    一群陌生的男人可能最容易融洽到一起的就是看一场球赛,如果不行,那就看两场。

    烟雾滚滚的小水吧里夹杂着东北口音、刚果法语、江州话跟中原话的痛骂跟欢呼,白浩南不得不用使劲喝水来稀释这仨的二手烟袭击,但总归兴致勃勃的看完了一场直播球赛,然后还意犹未尽的开了几盏灯到外面的场地上玩了会儿一对一单挑,老李明显是个看球比踢球在行的,跟牵牛坐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还惊叹自己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踢球技术这么好的。

    所以白浩南也没跟老李有单独交流过什么。

    第二天一早上班,小婉还给白浩南把早餐都准备好了,玉米鲜肉包、玉米大米粥、油黄瓜小菜,肉包和小咸菜看着就舒服,这货也习以为常的饭来张口,正接了嘉正那边行政的电话说两部老款进口雪佛兰子弹头面包车已经送到楼下停车场,请王总派人去交接,就看见李琳带着一脸讨好的美丽笑容蹭过来,张嘴就大碴子味儿的撒娇:“王叔……”

    白浩南差点被鲜肉包噎住,李琳就又想笑又小心翼翼不敢乱动,只能傻笑,各种明媚笑容,所以白浩南使劲给自己灌了几口粥老气横秋:“回去以后,自己长点心眼,不是每次都能跟这回……”他都奇怪最讨厌听大道理的自己为什么面对这姑娘就喜欢瞎比比。

    李琳明显也是强忍着听完,才小声:“爸妈答应我在这里上班了……”

    啥?白浩南再次把嘴里的咸菜噎住,抬头到处看,确实能看见李家夫妇很客气的站在远处。

    再问就是面对一家三口了,白浩南认识不少东北球员,但确实不了解东北普通人,起码眼前这一家三口把东北之外的所有地方统称南方,哪怕李妈还曾经做过空乘,还是把山海关以南统称南方:“其实我们最想就是琳儿能到南方工作,可又舍不得她离开我们,更不知道能找到什么南方靠谱的工作,本来想给她联系个地面空勤工作的,这孩子又缺心眼一个劲向往南方跑,既然大兄弟您这里规模这么大,人又实诚,最主要是有担当,所以我们决定那就让琳儿留在这里工作!”

    没错,李琳是一直给爹妈强调她找到了工作,只是担心父母,老王叔才要叫父母过来看看的,于是老李非常诚恳:“老王兄弟,别的不说,看球看人品,你是个靠谱的人,老卡和老牛小弟都靠谱,琳儿留在这里工作,还有这么多姐妹,那就绝对的安全,也是她能够学着长大看世界的最好地方,真的,呆在我们那儿,慢慢的人就废了,我们两口子焦心了好些年,都后悔从小把她保护得太厉害……”

    李妈妈还快嘴:“我是打死都不愿她再去当空姐,那就是看着光鲜,实际上就是服务员,还尽受气被骚扰,您看大兄弟您这里一个个儿小伙子精气神都好,这城市也漂亮……”

    白浩南艰难:“不,不是,这姑娘缺心眼你们也知道了,我这不是托儿所幼儿园,没有精力每天看着她,她这只要上个街都能被人骗走的智商水平……”

    李琳又施展噘嘴大法,好像这姑娘除了卖萌长得漂亮就一无是处了,但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啊,漂亮即是正义啊,白浩南的语气都软下来:“她这年纪又是成年人,孤身在外你们当爹妈的就不担心?”

    老李嘿嘿笑:“所以我们才准备分头行动,我回去把家里老房子给卖了,直接搬到这边来住,我们老两口有内退退休工资,就当是跟着孩子搬到南方了。”

    白浩南提气正准备还说什么,就看见李琳一脸期待的水汪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纯天然大眼睛,不需要画眼影什么就勾魂的那种,他还能说什么,只能选择答应啊,甚至还是带着一丝窃喜答应,脸上尽量端着:“那行吧……先试着看看,我们不是托儿所,一切工作听指挥啊。”

    李琳已经蹦得八丈高的跳起来:“王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您是好人!”

    唉,就凭这张脸,这笑容,这表情,王叔觉得每个月掏几千块包月来看,都行。

    李妈妈也高兴:“大兄弟!我就知道,看你这浓眉大眼儿的……”

    对这位慈眉善目的妈妈,白浩南能抵抗:“行行行,能不能别动不动带尾音,你这么形容我总感觉我被很多人践踏过了似的!”

    李爸李妈还没反应呢,李琳就扑哧脸红!

    这姑娘绝逼听懂了!

    所以白浩南又觉得自己有点轻浮,赶紧起身招呼远处的小伙子们:“驾照!哪些有驾照的,来两个,先去把下面两部车给开起来,集团公司调了两部车给我们到处去接送顾客……”

    他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觉得轻浮的时候,结果除了断腿的牵牛和另一个球员有驾照之外都没,白浩南正想乘机逃离去当司机,老李小心:“那……我有驾照,我内退前就是专门开机场大巴接送旅客的……”

    白浩南愣着看了他两秒,看着那完全跟女儿如出一辙的讨好善良笑容,哑然失笑的点头:“好好好,如果你想在这边打工也成……”

    就当是给自己找个障碍,总不能当着面儿把老李变成老丈人吧。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自从搞了传销,白浩南这精神境界是越来越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