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回应得更是轻描淡写:“我都不记得那年跟她们在传销团队里面鬼混的样子了,还是那句话,我不是靠这把儿来勾搭她们,是我尊重她们,就像老子在前线培养那些新兵一样,都是我带出来的兵,跟着我走有奔头,能打胜仗!”

    于嘉理忍不住嘲讽:“阿威跟着你也是为了有奔头?”

    白浩南难得尴尬下:“老子把他当兄弟!”

    于嘉理还是把语调放柔些,戳戳中控台上的导航屏幕:“这也是你的兄弟?”

    卡宴越野车正疾驰在高速路上,抓着方向盘的白浩南点点头:“最后一个陪着我回国境线的弟兄,我没想过那到底是个意外还是陷阱,反正是他帮我挡住了回国的最后一劫,我也没兴趣追查这种不可能有结果的东西,但我认为这就是命,他喜欢捣鼓炸药,最终被炸上天,跟佛经上的道理也差不多。”

    于嘉理回头看看后座婴儿座椅里面熟睡的女儿,表情更加温柔的回到白浩南侧脸上肯定:“那是该好好照顾他的家庭……你不会因为这个再去报仇之类吧?”

    白浩南冷笑下:“你看电影电视看傻了吧,找谁报仇?那片地界上到处都在埋雷,就算是某个人想杀我灭口,挖空心思的逼我走那条路,这得是多大的谋划,且不说动机,真有这事,我杀回去那不是傻么?明明可以做我更应该做的事情,还要照顾孩子,还要有人来照顾他的家人,却非要搞得鸡飞蛋打,把所有事情都搞得一团糟,从我十几岁踢球开始我就不做这种头脑发热的傻事了。”

    于嘉理就放心的笑了:“对,这种阴谋论总是有点癔症了,她……还是不会这么对你,你回国对她又没任何害处,这些日子其实我有跟她打过电话……”

    白浩南抬手:“哪怕我另一个弟兄死在她枪下,我也没恨过她,我甚至理解他们之间的争端,这也是他们的命,但这不代表我不难过,我不想提起她,不管她是不是会发神经的想干掉我。”

    于嘉理有点宠溺孩子般的拍他肩膀哄:“好好好,不说不说,高高兴兴一家人出来玩玩的。”

    白浩南也忍不住从后视镜看那熟睡的小家伙,露出点笑意:“她长大要是遇见我这样的王八蛋,我直接把那小子的腿打折!”还强调:“是第三条腿!”

    于嘉理立刻哈哈哈的大笑,大快人心的那种。

    李海舟只给白浩南留下过一个家人的手机号码,白浩南回国以后稍微安顿下来就打过,本来想先问问情况,结果从来都没打通过,最后还得是通过老于那些复杂的两道关系,也花了些时间,才把这个湘南省边界山区县的号码大概锁定曾经使用者的资料,据说这三省交界出湘军湘匪的地方,历来都有点民风剽悍,可能李海舟有点尚武贪杀的脾性也不是没有缘由。

    不过这山地县附近没机场可以直接抵达,相比之下从桂西开车过去高速公路六百多公里还方便些,所以白浩南拿到信息以后,才回国后第一次离开江州,正好看女儿、找人、谈工作几件事情一起做了。

    好像对他来说不因为这样都很难离开球场边,有点不想浪费时间的感觉。

    但于嘉理却觉得是个难得一家三口旅游机会,说起来也有点可怜,经济条件到她这样,反而很难享受到普通家庭的自驾游什么的,更何况于德水和白浩南的审美修养差不多,都没觉得山川海洋美景多有意思,所以平日里忙着工作,还真没这种机会,千方百计的说服了爹妈让她把女儿带出来,还不要其他人打扰。

    可能潜意识里也有想用这种天伦之乐软化白浩南的心思,没准儿从怀上艾儿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

    白浩南也觉得不错,女儿虽然家境优越,但自己能陪伴的时间还是太少了,那就尽量争分夺秒吧。

    不过事实证明带孩子出来显然是个过于理想化的思路,最多两小时以后,睡醒的艾儿就在后座开始闹腾了,一岁多的孩子能指望多享受这种舟车劳顿?哪怕是豪华车也终究是长途跋涉,之前还乐淘淘的于嘉理不得不翻到后面去很不熟练的哄孩子,自从生了孩子以后主要交给保姆和于妈妈照料的后果就是她怎么捣鼓都很难控制艾儿的情绪。

    一贯出行靠司机的于总裁又不会开车,感觉耳膜都要被女儿的哭声划破的白浩南只能赶紧找个高速路上的服务区停靠,然后换自己下来抱着女儿哄,说来也神奇,于嘉理充满母性的怀抱都没能让小闺女安生,白浩南这粗枝大叶的臂膀却让艾儿眼角挂着泪珠怔怔的看着了,挺像她妈的眼睛有点小,没有经历过白豆这个年龄段的白浩南跟她对视着,感觉襁褓里的女儿轻飘飘得跟羽毛差不多,也怪不得老于两口子那么大排场照顾外孙女,确实很值得怜爱。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可只要转交给于嘉理抱又会哭,试了好几次都让当爹妈的哭笑不得,总不能白浩南抱着女儿开车吧,所以只好白浩南抱着在停车场玩耍。

    真是被迫放下一切身份和不平凡的传奇,也得做双最普通的父母。

    开始于嘉理还有点着急,甚至后悔不该带着女儿出来的,等看见白浩南抱着丁点大的女儿襁褓很有父爱如山的对比,在那些服务区的小卖部、餐厅甚至修车铺子里到处转悠参观还指手画脚,慢慢的嘴角的笑就忍不住了,就那么靠在越野车后排呆呆的看着,前两天因为小婉等人冒起来的火气就不见了。

    这一切都是自找的。

    自己选择的男人,自己要来的女儿,自己清楚的局面,却……

    反正白浩南给女儿买了支小玩具灯提着回来,看见于嘉理笑眼弯弯,心情很好的样子还有点不解:“刚才还不耐烦呢?”

    于嘉理摇头小声:“挺好,就这样也挺好,对,我忽然有点觉得我是庸人自扰,你本来就喜欢自由自在,我非要把你拴住按照我的思维来走,确实束缚了你,就这样其实已经很好了,我不可能像她们那样能抛掉所有去跟随你,估计是有点嫉妒,心里调整好了,还觉得有点小幸福。”

    白浩南莫名其妙的做个鬼脸把艾儿逗得咯咯咯笑,他只隐约记得好像有哪个姑娘也喜欢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这个时候抱着女儿不多想,以后不鬼混就行了。

    但艾儿这样的情况肯定大幅度拖慢了旅程,原本按照白浩南预计六七个小时就能抵达的目的地,中午饭也只能在服务区解决,说起来都是了不得的两口子,还只能在服务区泡桶面,于嘉理依旧觉得很有趣,说是自己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怎么吃过这个,白浩南却说自己在战区那两年是真把这玩意儿吃得有点想吐了。

    于嘉理对这种充满普通家庭氛围的场面甚至有点沉迷,决定以后每季度都要搞搞类似的活动,被白浩南嗤之以鼻的拒绝了:“少来这套,老子哪有这些神仙时间!做正事!”

    于嘉理看看终于安生点的女儿,脸上还是有少女气:“有恋爱的感觉!”

    白浩南更不屑:“拉倒吧你!你说我会相信谈恋爱这种瞎几把扯的事情?”

    于嘉理不跟这没文化的啰嗦,自己嘿嘿笑着蹲坐在副驾驶享受,晚上更是早早的拉白浩南提前下道去经过的城区酒店办正事,上个月好像没结果,还嘲笑了白浩南的枪法也不是百发百中,但白浩南反过来鄙夷是她那些强调生男生女的玄幻招式影响了中靶。

    反正于嘉理肯定是心满意足的睡得呼呼香甜,反而是警惕性颇高的白浩南来给女儿喂奶换尿片,甚至还不得不三更半夜躲在卫生间打电话给白连军咨询流程,他自己都惊讶自己在面对女儿的时候比白豆儿还耐心,天亮前那一两小时几乎是坐在马桶盖上抱着女儿在打盹,让迷迷糊糊起床准备嘘嘘的于嘉理看见了,使劲抹了抹眼睛清醒些,确认不是做梦以后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拍照。

    快门声又惊醒了白浩南,甩甩头起身,赶紧先把女儿抱着放回床褥中去:“折腾了好几次,怕把你闹醒了。”

    于嘉理靠在卫生间门边看:“现在是大幸福。”

    白浩南回应她一个中指!

    真是前半夜被当妈的折腾,后半夜让女儿折腾,天亮以后还要开车!

    当男人真的有够辛苦,于嘉理最多坐在副驾驶给他喂点早点,还全程用手机拍照摄像记录:“以后只要想你了,不开心了,看看这些照片准保心里什么疙瘩都能抹平,这份责任本来就是我强加给你的。”

    白浩南还是不屑:“说得好听,你那当老板习惯的控制欲,我都不稀得说你!”

    于嘉理还挑战自己的心理极限:“你的溙国秘书是不是很温柔,什么都顺着你?”

    白浩南嘿嘿笑:“不要被他们的口音给迷惑了,我们主要探讨佛法。”

    没曾想于嘉理读的书比他多,居然能听懂:“啊呸!下流!”

    可过了会儿又自找难受:“大琳子那傻瓜是不是你最喜欢的?”

    白浩南一本正经:“她不是跟个机关单位的处长谈恋爱嘛?”

    于嘉理其实不爱动手,但又有点牙痒痒:“那我电话里还说我结婚了呢!”

    白浩南竟然还是那么不要脸:“你看,我早就给你说过,我这么帅,要对社会负责啊,哪能随便结婚呢?”

    于嘉理的小拳头都能捏住咯吱咯吱的声音来,干脆翻到后面抱着女儿给她科普什么叫渣男,争取把幼教做到从始至终。

    但偏偏这样,车厢里的笑声还是没断过。

    直到白浩南顺着地址和导航显示把豪华越野车驶下高速公路靠近山村。

    在这里他又不得不感叹下,相比溙国的高速公路,还有北部特区那唯一的生命线公路,国内的基础条件真是好到他难以置信,又有点不太理解,这都在高速路边的县城,怎么还是有点穷山恶水的感觉,前职业球员都听说过要想富先修路,这么好的路!

    于嘉理比他更清楚:“有些基层……嗯,官僚作风和经济思维还是很落后的,你以为个个都是父母官?不过是会当官而已,喂,不在县里面住一晚了?”

    白浩南恨恨:“速战速决!老子受不住你们娘儿俩折腾!”

    于嘉理又欢畅的哈哈哈,真的,只要是没有别的女人一起,就是开心。

    白浩南真的没在县城停留,反正按照提供的地址快马加鞭,手机号码是李海舟母亲的,这在查询到的户籍资料里面也确认了,他父亲早亡所以家庭条件一直不算好,但让白浩南比较意外的是李海舟还有个弟弟,虽然小了四五岁,算算李海舟十七八岁入伍两三年以后又瞎混了近十年,这个二十多岁的弟弟难道都不能照顾好母亲?

    从小没妈的白浩南略微想不通。

    于嘉理猜测可能这个弟弟不孝,但白浩南却从没听李海舟谈过家里,就像他也从没提到过白连军一样。

    两人简单说着,白浩南还很有预测性的说万一遇见刁民,针对李海舟无法证明的死讯扯皮的话,那就赶紧先撤到县里把母女俩安顿好,白浩南自己再来。

    但顺着最后一点水泥铺成的乡村道路抵达导航坐标位的时候,白浩南和于嘉理还是有点吃惊,眼前的形势完全是前职业球员和家族企业太子女的生活中完全没看到过的。

    漫山遍野的村民扛着械具在打架!

    距离高速公路,距离县城不过个把小时的距离,感觉距离现代社会也就没有多远的距离,但是偏偏就有这么多村民还跟白浩南经历过的北部特区作战状态一样,相互喊打喊杀!

    哪怕看见中间有不少穿着警服和当地官员模样的人员在竭尽全力的阻挠。

    但这种城里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场面还是打得人仰马翻!

    抱着艾儿的于嘉理都使劲拉着白浩南不许他下车了。

    白浩南好像又忽然想起自己某个前女友最喜欢挂在嘴边的那三个字:“你不懂……”

    是,没经历过这种生活,就真的很难懂有些人的生存艰难。

    白浩南惯常的那句HMP甚至都有点骂不出来了。

    虽然他还是觉得这些人愚昧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