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46、高度不同,所见不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15518.html
    老实说带这种学龄前孩子踢球,真是自讨苦吃。

    都是些好动的孩子,未来也有无限可能性,真不一定都适合踢球,关于足球的天赋绝大部分人之间其实没多少区别,几百个孩子里面要想一眼就看见让人顶礼膜拜的天才,那更是比买彩票还难,最主要还是在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正处在对整个世界都懵懂初识,随时都在测试这个新奇世界反应感受的阶段,逆反心理或者胆怯哭闹比比皆是。

    不可能灌输战术概念,甚至连身体技巧都不敢过多强调,白浩南之前在几处足球培训中屡屡上场的营养水、蛋白粉也不敢随便使用,毕竟这是孩子,扰乱了正常发育那可是断子绝孙的破事,所以只能跟幼儿园阿姨似的成天带着做游戏,打比赛也更像一堆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闹。

    这一个月的免费训练,更像是个夏令营或者幼儿园,除了让孩子们从无到有的熟悉了足球,看似对整个训练营是没什么收获的。

    也亏得从卡拉到猜曼、牵牛都是对白浩南信任无比的搭档,怎么做都行,让教练团队毫无怨言,宋娜和阿威带着的办公这边实际上都淘汰换掉不少员工了,据说有几个女员工还是因为觊觎阿威的美色才留在这家成天忙得不可开交,却没看见多少利润奖金的公司。

    所以眼界视野不同看见的东西就不一样,白浩南自然不会在这个阶段大肆用工资来拴住人吧,更懒得去谈理想,以他现在的心态,索性当成拿几十上百万又来做考察,不光考察自己的创业伙伴,也考察几百个孩子作为样本的学龄前少儿的运动状况。

    所以白华最忙,不停整理收集各种数据,阿依去帮忙以后宋娜还招了两个文员协助,运动医学专家那边也隔三岔五从网上跟白华交流,根据收集到的数据做模型调整,白浩南之前以为这个模型是什么飞机大炮的航模,结果白华给他解释所有数据收集到电脑里面以后,越多越详实,就能够建立起更加准确的判断,这就叫建模,建立数据模型,以前少儿因为跑跳动太多,测试不是很准,现在数据多了,就越来越找到脉络,而且科研单位也能根据这些数据开发出更多测试内容,比如血流速、血氧饱和度、血脂血压甚至骨密度这些数据都在试着测量,科研意义和背后能看见孩子们不同身体状况的区别就大得很了。

    这是用科学手段考察,白浩南用自己的双眼和记忆力考察了整个训练季。

    除了对十多个孩子觉得与众不同,还是有点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白豆的身体素质在同龄人里面算不错的,除了喜欢找黑妹献殷勤发花痴,其他时候特别是面对弟弟们的时候,还有种很兄长的假老练,白浩南跟他老子早就讨论过,白连军猜测还是自己带着长大那几年没事儿也锻炼身体和没有爸妈陪伴的结果,没得到那么多亲密关怀的白豆始终有种很谨慎小心的感觉,有了弟弟就很喜欢扎堆带领。

    这足球训练营里他也是最早开始练习的,两个月时间也能有模有样的拨拉足球、带球做动作了,但比不上最小的弟弟南山,可能是有少数民族混血加成,南山的个头直追白豆,动作更是敏捷凶悍带点野性,跟同龄孩子踢比赛经常都能横冲直撞的好胜。

    但白浩南更关注的是白梦丁,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母亲高学历的结果,个头现在最矮小的他却是学习能力最强的,挂在训练场边的大电视上经常播放球赛,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看到过谁的镜头,反正过不了一两天,就能看见他试着模仿,虽然做出来荒腔走板的让人好笑,但同龄孩子还在艰难停球拿球,他已经试着做假动作,急停急转这些很花哨的东西了,还相当得意的和兄弟们分享。

    最不起眼的反而是陈家三兄弟,按说他们的爹妈才是身体基因最好的,也许一胞三生让基因被冲淡了些,什么都比较平淡,属于跟同龄孩子们的平均水准,但成天嘻嘻哈哈最多的也是这三个,调皮捣蛋总有他们结伴的身影。

    之前白浩南还嘲笑过卡拉跟生猪崽一样一堆孩子,现在一句话原封不动的被打脸回来,而且这帮小兔崽子还都是差不多大的,跟卡拉那种阶梯状的儿女状况完全不同,感觉白浩南在逃出江州的那段真是混乱得都不守原则才造成这种结果。

    所以陪着这几兄弟最多的还是卡拉的孩子,除了正常训练时间外,尽是这十来个孩子扎堆在训练营山呼海啸的玩闹,倒也有效分解了白梦丁、南山他们对母亲的想念,卡拉和白浩南都有对他们单独训练,猜曼更是带着佛性的耐心,循循善诱的经常带他们玩耍,一个月的训练营时间下来,肤色有朝着非洲小朋友看齐的趋势,所以整个训练营结束时候打个比较正规的杯赛,白家六子当然就独立成队了,毕竟成年人用的七人场地横着分成两个场地给学龄前孩子打五人制也绰绰有余。

    一个月时间,罗马里奥和小罗跟国内这家青少儿训练营产生新闻的热度已经慢慢褪下去了,期间其实有好几家足校训练机构打来电话甚至来人希望谈合作的,白浩南自然是婉拒了,但平时每天都有不少家长挤在外面陪着孩子看,哪怕走了不少孩子和家长,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哪怕训练营已经不招收孩子,下次请早,还是有很多家长和孩子看得津津有味,每天都有新来看热闹的,很多还是被呼朋唤友的叫过来看这个不一样的训练营,和那些一门心思就为了赚钱的足校大不同。

    所以随着训练营接近尾声,就像毕业展览会试一样,提前一周把宗明杯青少儿足球赛的广告牌横幅之类张挂起来,允许孩子们自由组合队伍并且给球队取名。

    这就热闹了,哪怕是学龄前的孩子,现在也跟白浩南他们那时候四五岁啥都不懂区别很大,动画片、英雄鬼怪人物、玩具甚至家乡地名都会成为队名,有些还明显是家长帮着取的,总之四五十支人数不等的队伍分成学龄前后两个组别在最后一天就展开了浩浩荡荡的比赛。

    虽然不算太久的日子,但也确实能见人心,训练营教导认真耐心,没有唯利是图的态度获得了家长们的一致认可,甚至猜测训练营这么搞到底是什么目的,已经成了外地家长们聊天唠嗑的八卦之一,那些把孩子交给训练营住宿的家长也赶过来接孩子了,再加上训练营设在市区的办公机构一直是本地足球孩童跟父母去得比较多的地方,所以都集中在这一天来参加这个盛会般的比赛日。

    也是白浩南跟卡拉他们从实际训练中总结出来的时间长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是不能过于上强度,上下半场各十分钟的比赛,已经能让孩子们充分体会到比赛的感觉,特别是这么多人围观的感受。

    四块场地八张球场边挤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甚至比当初训练营开营之前还要拥挤,毕竟当时是乱的,到处都散着家长孩子,现在各自家长都在各自的场地边,外面来参观看热闹的家长孩子更好奇热烈,哪怕很快暑假要结束,幼儿园和小学都要恢复开课了,万一又要招收新的训练营呢,这种免费培训锻炼身体的机会,对于望子成龙的父母来说是个值得争取的好事。

    所以这些学龄前儿童球员,还没到过学校,就已经试着在百众、千众瞩目围观的场面下登上球场比赛了。

    看得出来有些孩子还是紧张胆怯的,走出场周围立刻掌声喝彩一片的阵仗吓得有俩孩子掉头就跑回去,再次引发阵阵笑声。

    不过在训练营的变化也是非常明显的,这点从那些成天跟着看孩子训练的家长口中就能得到证实,起码这些绝大多数从来没有正规接触过足球的孩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耳目一新的球衣虽然大多数穿在孩子身上都有点好笑的偏大,但是整齐的服装鞋袜,足球鞋都带着激动的光亮,就像这些孩子的眼睛。

    连续玩了一个月的游戏,而且还是自己取的队名和选择的队友,平时体会到的那些踢球乐趣在这一刻好像终于转化成了对胜利的渴望,几乎每块场地周围都能听见这些孩子扯着稚嫩嗓子叫喊同伴的声音,单凭这点就让其他孩子跟家长羡慕不已。

    好多四五岁的孩子还习惯于撒娇撒泼吧,这些踢球的小不点已经俨然有自己的社交运动了,再看看他们场上的动作,虽然从未传授过战术配合,但打得多了,天天都在专业教练指导下,基本的站位分工已经成了本能,竟然有板有眼的能看得出来点配合的意思,当然更多还是孩子们自己脚下的技术,天天玩传球、盘带、颠球终究还是积累下来不少身体记忆,那些还很小只的身板也能做些似是而非的动作,看得有些家长都激动了!

    其实训练营还真没拔苗助长的思路,根本没上量上训练计划,就是熟悉球、熟悉比赛的感觉,也许跟南美非洲那些国家的街头足球氛围差不多,只是在中国,这么大的孩子已经开始被督促着上各种兴趣培训班,就连这足球培训班的热衷家长都这么多,大多都是带着功利心来的,还奇怪这些教练在比赛的时候怎么不特别一一指导,尽是笑眯眯的站在场地边小板房二楼看热闹。

    白浩南只是想让孩子尽量回归点原本踢球的快乐,也是为了让自己探索下少儿足球最低年龄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所以这些学龄前儿童的比赛中,好多家长都在拿着手机拍摄,惊喜的看着这一个月来孩子颇为脱胎换骨的变化,更皮实更长大的感觉。

    当然,胜负也来得特别快,二十分钟一场的比赛,经常有出现六七比零的比分,哪怕完全处在同一起跑线,踢得好的孩子集合到一起碾压其他人这也是家常便饭,输了就被淘汰,场边扯开嗓子哭的孩子又比比皆是,不过哪怕是被淘汰了,也能得到一枚沉甸甸的金属奖牌和培训证书,人生中也许初尝失败滋味的孩子又莫名其妙的戴着奖牌笑了。

    只是不知道这点记忆萌芽开始的人生初体验,会不会给他们接下来的人生留下经验教训。

    起码有些知道跟强者在一起的孩子就体会到了成功,早上八点过开始的比赛,到上午十点过就只剩下不到十个队了,一直是宋娜带着软软溙国腔播报比赛结果的广播系统终于被白浩南接管了:“各位培训小球员,各位家长大家好,本次培训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我是训练营教练组的白浩南……”

    从早上也在当裁判的他,在最高处那个场地的板房二层看台上拿着麦克风对下面开口,这边的家长自然都仰头看,其他场地稍远,哪怕能听见,还是有人赶紧往高处的场地边靠近些,好像看见人才能听得更明白。

    不过只要能看见,就会觉得白浩南带着跟普通人不一样的气质,说是高高在上又没那么傲慢,要说平易近人吧却又有些不怒自威的派头,总之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特别是说话的腔调,无数次面对新兵训话的白浩南早已不是当年面对蓉都医院职工们难以张嘴的菜鸟了:“刚才我也在看,有些家长已经决定带着孩子回家了,毕竟很多都是外地的,在江州多呆一天,就要多花些钱……我想说,我邀请各位多停留下,完整看看今天晚上的比赛,让孩子既然已经走到了九十九步,那就把最后一步走完,哪怕被淘汰了,他们在未来的足球、学习还有人生中肯定不是失败的,赢的孩子也不意味着就能成为职业球员赚大钱,重点是这一个月的培训,他们在即将入学和长大之前,体会到了什么,能不能在最终的决赛中体会到最重要的东西,我想这可能比匆忙的为了省点住宿费提前返程要重要得多,顺便说一声,今天中午和晚上,我们健身俱乐部一直提供免费的点心和饮料,并且在午后停止比赛的时间里,就在这块场地上,全面提供培训咨询、少儿球员运动监测、今年九月开始主要面向本地各年龄段孩子的免费足球培训班报名,希望大家能够对宗明国际少儿足球训练营有一个良好的印象,我们的南美籍教练也将会在九月到岗,欢迎各位有空再常来看看……”

    就凭这,好些本地家长立刻开始朝着山顶场地集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