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66、怎能不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52953.html
    好多人围过来看了。

    宗明训练营的那条超长广告在市内跟网络上已经疯传很有名了,最近在手机微信跟朋友圈里面也传得很利索,起码比那些乱七八糟的攻击言论要盛传得多。

    这有点奇怪,往往耸人听闻的谣言会传得更快的。

    白浩南这个前职业球员搞出来的训练营,还跟罗马里奥、小罗扯上关系,似乎都没有这个广告的传播效应好。

    那些紧扣八卦主题,使劲泼脏水的传闻都都不如这个广告给人印象深刻。

    也许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是向往美好的,只是被现实操得无可奈何而已。

    所以这些来踢球的足球爱好者无一不晓得这片训练场是白浩南的,也知道这个训练场的定位并不是搞些场地踢球赚场租费那么浅薄,白浩南肯定是有大想法的。

    这是稍有脑子的人,看了这个广告都会有的想法。

    现在听闻白浩南居然披挂上阵带着人参加比赛,周围各个场地上的人听见消息都来了,甚至有两块场地自己都不踢了挤过来,只有真草皮那边舍不得,叮嘱朋友拿手机拍了回头看。

    所以再次感谢场地边有看台,黑边绿底白座位的看台上坐得满满当当,怕是有好几百人,后面一轮等着热身上场的球队更是迫不及待的听着消息从停车场涌进来。

    看一帮奇形怪状的家伙,有老有小完全不靠谱的队伍,碾压战力非凡的对方。

    风暴队这帮球员真的很不错,起码在这两周的野球圈里好些都是能被如数家珍的高手,有曾经大学校园最佳射手,有军队体工队下来的体尖,有青训基地的半成品,有在江州业余圈专门给大企业当枪手好几年的老油条。

    可当他们面对白浩南这群人的时候,很无奈。

    七人场的宽度大概是三十多米,比篮球场的长度还宽些,白浩南跟卡拉就基本上一人站个篮球半场的宽度,大跨步五六步能横向阻挡的气势,颇有些铁索拦江的味道,对方其实用小快灵的传递要过不难,难在人和球很容易被分离。

    俩打了二十年专业足球的老痞子,这点毒辣眼光是小年轻很难比拟的,往往能在对方过人起速的瞬间撞一下干扰下,然后就是阿瑟那疯狗一样横向反复冲刺的小身板。

    这就感觉是两条粗壮有力的胳膊扇巴掌,无论怎么都会被干扰试图躲避,破坏了对球的完整掌控,再遭遇那个唰唰唰雨刮器似的小家伙,就很容易掉球。

    而后杜尔斯跟布兰克都不用跑,简洁有效的等着拿球就行了,他们主要是动作合理性非常高,最基础最简单的动作,一点多余的力气都不用,教科书一般精准,然后拿到就给白浩南和卡拉,又回到等待拿球的状态,不累。

    所以这套打法最累的是阿瑟。

    最脏最苦的也是他,很多时候都碰不到球,他要做的就是在白浩南跟卡拉恐吓干扰对方以后,出其不意的彻底破坏,有身体接触有冲撞,身材瘦小的他经常被撞得地上滚翻,但他没什么犹豫,都是一咕噜的爬起来继续冲刺,关键还没表情。

    看不到什么情绪波动,这就很瘆人了。

    又一次成功后,卡拉接到布兰克的传球,对方已经有人预判防范猜曼,甚至连阿哩的前方都有人准备拦截,黑大叔还是把球给到阿哩那边。

    一米六八的阿哩在缅北那些当地人中间真的算比较高,这个看似冰冷的家伙随时站得都像一把标枪,拿球以后的带球冲刺也像一把枪!

    如果白浩南之前表扬对方那个23号冲刺效果好,那最多像把钢刀,锋利而轻灵,阿哩冲起来就是把钢枪,速度不快却有一往无前的刚猛,对方拦截的人都靠上去了,有种下意识的收了下脚,就是面对一把捅过来的红缨枪枪头本能的反应,肩膀就和阿哩撞上。

    事后这家伙形容的是:“撞到了钢筋铁骨!他一点都不收力的!”

    全身绷紧得如同角钢焊出来的架子!

    哪怕是最便宜还带着锈痕的廉价角钢,但就是浑身都紧扎凝聚成一口气似的!

    反正阿哩一拿球往前冲,场边不由自主的都静了下,只感觉这个之前看起来一脸不高兴的家伙忽然就要杀人!

    另一个后卫扑上来直接铲人,才让全场哄然下!

    因为业余球赛里下地铲人是个分水岭,做这个动作基本都是被定义为犯规。

    可明明看见那碎钉球鞋都踹到阿哩的小腿上,有些女性都吓得不敢看了,绝大多数男性足球爱好者感同身受的准备倒地等哨响了,阿哩却只是身体不平衡的摇晃下,这条腿连疼痛的动作都没有,下一步还是猛提速蹬地!

    意想不到的守门员手忙脚乱的扑出来的,使劲张开手脚,可看似一插到底的阿哩却在最后一刻把球捅到另一面,猜曼等在那空荡荡把球挡进球门,又是满口白牙的对着球门双手合十,气得冲回来一个对方球员推了他一把,场边有好多人都骂了,他还是笑嘻嘻的合十点头,转身走开。

    压根儿就不来气的。

    阿哩这个时候才一瘸一拐的低着头往回走,面无表情得好像是自己摔了,但偶尔抬头看眼白浩南的目光里,可能只有正好某个角度才能捕捉到,那种疯狂的战意在熊熊燃烧!

    白浩南不撩拨他,免得这家伙疯起来要杀人,但抬头看周围,好久没有这样站在场上面对这么多人了,以前在医科大球场上骚包的秀球技自我感受爽一把的心情无影无踪,却看到的是这么多人的脸,比在溙国比赛时候看见的看台上那些脸更近更真切,他的心境不同了,顺着对方捡球的空隙朗声开口:“风暴队我认为有点态度很对,踢球,就是要争胜!手段可以想尽办法!你可以自欺欺人的说自己来踢球只是为了快乐下,会会老朋友,但跟外人打比赛,取胜是唯一的目的,你当成是生活调剂,别人当成打仗!那就活该你输!”

    玛德,活该有些人天生被仰望,这种时候,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样没头没脑的来一句,跟特么脑子有病一样!

    但偏生看白浩南站在那不针对的大声自言自语,不少人,特别是热爱踢球的人,不由得使劲点头!

    场边有些嘈杂一片,白浩南却双手提了提自己的大短裤,分开腿半躬身等着对方开始,就像一头饿了的狼,嗯,旁边还有头饿了的野猪!

    他大腿肌肉本来就粗,这被拉拽起裤脚像游泳裤了,有点卖弄风骚,可只要踢球的人都明白这个动作不过是专注以后的下意识。

    再看看场上这几个家伙,无一不是专注,一待开球就全神贯注的把身体紧绷提高到全力以赴的状态,所以每个动作才能做得那么得心应手。

    被他莫名其妙表扬了的对方球员甚至都专注了不少,褪了几分火气,重新整顿不信邪似的,再来!

    不是三个后卫三个中场么,各分俩去包夹阿哩和猜曼,特点鲜明的独门秘技,被缠着还有屁用?

    结果这次白浩南明显动作大了些,活动范围也大了,更加凶猛的抢截导致阿瑟第一次拿到球。

    这家伙居然还愣了下,有点不习惯,但贼眉鼠眼的东张西望已经成了他的本能,好像拿到烫手山芋似的赶紧打回给杜尔斯,高老头好像应该又给布兰克的,却依旧不停球的直接打回给卡拉。

    明显卡拉那么胖不善于跑,所以对方在阿哩、猜曼和白浩南那都各去两人封堵,只有一个前锋象征性的扑上来干扰下。

    谁曾想卡拉是肥胖的小飞象啊,踮着脚尖在人工草坪上稍微蹦跶下就拉球转身,用庞大的体重啪一下把迎上来的前锋弹开了!

    然后就这么从中间直接推过去,有两个见势不对扑上来补位,从左右同时冲上来,后果也不过就是撞上安全气囊般弹开!

    守门员面对这么直勾勾阴笑着靠近的黑大叔,吓得都想跳开了,卡拉来个标准的大力抽射,一摆腿让守门员下意识的原地弹跳,脚尖却调皮的轻轻一捅把球戳进球网。

    那守门员颇有些滑稽的动作跟卡拉好像是排演过的,立刻引来一片哄笑。

    白浩南站在侧面都只是假装佯动:“第一个球,那是我们的溙国助理教练结合自身轻巧特点和脚下极为娴熟的球感打进的,他有这个天赋,并尽可能挖掘到极致,在某些僵持场面中会有奇效,但不可能是稳定的长期攻击点。”

    一边向后退一边轻松:“第二个球,我们这位缅奠助理教练身上有二十多处枪伤弹片留下的后果,比赛中的凶狠拼抢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踢球对他来说就是打仗,比打仗简单轻松得多的求生方式,所以他跟我们这位同样不少战功的后腰打球是拼命不计后果的。”

    阿哩的扑克脸冷冰冰的没反应,但嘴角肯定想扯个什么表情,可不习惯笑就有点傲娇,阿瑟谄媚多了,嘿嘿嘿的欢天喜地,也就猜曼不知道表扬了他,双掌合十的等在边线好像又在等待冲刺。

    场边惊叹,原来这几个看起来不咋地的年轻人,有这样复杂的经历,还有女声尖叫:“好酷!”

    肯定是说阿哩的,不过也就他们才明白这些城里人说的好酷,对他们是多么艰难的挣扎。

    卡拉已经迫不及待的双手收起来使劲掸手指,小蜜蜂飞翔的样子:“我呢?我呢?”

    白浩南笑:“卡拉大叔这是作弊,他是真心把踢球当成玩儿,在他眼里早就超越了胜负关系,这和打不赢说自己只是来玩玩两回事……”

    说着把手指到后面,全场都以为他要介绍两位外国中老年了,结果白浩南卖关子:“下个球再说……”

    全场起哄,气氛很好。

    陈素芬眼睛晶亮的单手靠在李琳的肩膀上,看着那个挥洒自如的男人,再看定定的只拿着手机拍照的宋娜,还有已经闻讯从办公室走出来看着场面的小婉,声音沙沙的有点低沉:“喜欢哦?”

    宋娜不接招,小婉装没听见,也就傻子李敢点头竖大拇指:“帅!爷们儿!”

    陈素芬没暴打:“渣男哦,喜欢这种男人,他跟别人上床,都不会觉得伤害了你,所以他对你问心无愧!”

    这话仿佛是在告诫自己,小婉依旧装着没听见的专注于场上,白浩南这次跟卡拉联合起来往前压,秀了把禁区外的抽射,虽然没进,但是那种粗壮大腿发力的暴力美感,还是激起一片欢呼,对手风暴队刚打算用密集防守来拖延时间捱过下半场的小心思也被敲碎了。

    足球嘭的一声猛撞在那边挤满了人的防护网上,好像激起来一大堆鸽子似的惊跳开那外面站着的观众,更放大了力量感,这特么打在身上能断气吧!

    谁还会去堵枪眼死守?

    只有打出来才能防止这种不要脸却要命的炮弹式远射。

    宋娜手不动,回头轻看了眼陈素芬没说话。

    李琳却嘿嘿嘿使劲拨弄下自己的头发,还有缩脖子的不好意思小动作,不是对话题不好意思:“我,我还没跟他那啥呢……”

    陈素芬不得不有点倒吸一口气,观察这看着特好看,随时都高高兴兴的妞是不是有点傻!

    李琳是真的傻乐:“我觉得大家在一起开心,高兴,我们在传销认识的时候就开心,桂西也开心,国外更开心,现在这样每天忙点,又没什么烦心的事情,就应该开心啊,哪有什么伤害。”

    陈素芬都尽量冷笑的破坏感情:“开心!做人最重要是开心,这话就等于考试最要紧是答对,说起来简单,可惜拿到试卷有几个人能做到?”

    小婉终于瞄一眼,宋娜却放了手机鼓掌:“好有哲理!陈小姐说得好!”

    这时候白浩南终于打进了一粒势大力沉的抽射,守门员都吓得站在了球门侧面一两米处抱头!

    宋娜却没拍照,而是顺着鼓掌双手合十认真:“爱上一个人,很容易变得敏感,多疑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这就已经是患得患失的失去了自己,能够做到像李小姐这样喜欢不喜欢,都随性洒脱不在乎不计较,才是真正的本我。”

    陈素芬本来觉得这姑娘智商也需要充值的,听了只能长叹一声卧槽,估计觉得这些庙里还俗的尼姑思辨能力都很强,这天龙寺好像真是个好地方。

    二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