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真的是压榨,白浩南的记忆力似乎也在承受这种一对多的压榨,好像是有什么研究报告说人的大脑潜力不过被开发了很小很小的部分,真是不逼着自己恐怕还不知道有多大的富余。

    前面几天教练组在这种纸面演练中相互熟悉,等到那支连赢三场的球队出现以后,自然就变成了白浩南代表这支队,和教练组所有人对打。

    第一场看过以后,明显水平高于普通业余球队的水准,就让白浩南全程把对方各位队员的特点注意了个七七八八,回头跟教练组演练一下,他说出多少号怎么打的特点,大家必须回忆下,有时候还需要调看监控录像,第二场看过,基本上都能把对手对上号了,等到这支名为串串香的业余球队打赢第三场获得了挑战擂台的资格,十点过教练组已经能坐在会议室驾轻就熟的点对点了。

    都是老打球的,似乎从未体验过这种赛前准备,小兴奋。

    陈素芬也小兴奋。

    B级足球教练的课程如果认真学认真搞,其实比较麻烦的就是要有大量实操案例,也就是需要写不少教练备案,然后还得在具体的什么球队怎么实施,每个细节是怎么样,这种实际操作的时间必须要积累达到多少小时才能过关,这跟欧洲教练的升级程序是一样的,所以陈素芬说白浩南去欧洲考证不太现实呢,一个刚出国的中国人,在欧洲国家哪里去找球队来实际操作?

    哪怕是支公司球队或者学校球队都行,可等同于B级这个级别,虽然大概都要求实操几十个小时,欧洲大概需要实际跟随球队三个月以上,必须伴随三个月以上的训练、比赛时间,中国呢,却可以把三个月的跟队时间压缩到一个月甚至半个月在课堂上做作业,也就是走个形式,正如白浩南经常挂在嘴边的:“差不多就行了,费那么大劲较真干嘛?”

    可能他觉得自己天赋过人是当教练的料,但这种普遍环境都马马虎虎的态度只能造就一批批的水货,不可能要求每个参训教练都能像他这么奇葩的给自己策划出来一套变态的压榨式备战演练吧。

    反正陈素芬就老老实实的按照教案要求担任这支队的教练,三场比赛的赛季计划、训练计划、赛前准备,训练中的活动、描述、指导要点,比赛中的赛前、赛中、赛后各种决策、沟通、反应,这都是非常成系统的专业东西了,她就擅长做这个啊,体育学院的学士学位呢,还能有这么多真正获得了国际级足球教练认证资格的老教练指导她,只恨自己英语水平不够好,从周六培训班休息过来开始试着做教案实操,她就受益匪浅,决定以后每天都要过来加强学习,包括英语对话。

    说外语这事儿吧,真是有一群老外在面对面的交流,张开嘴就简单多了,单词不够慢慢弥补呗。

    也就那单词量充足的白浩南成天只哔哔,教案文字一个都落不到纸上,陈素芬催促过他,白浩南使劲挠头。

    他能怎么写?

    陈素芬写教练要冷静、克制并热情鼓励球员的时候,他都在卧槽尼玛,这个球不下地铲出去等尼玛来下蛋啊……

    陈素芬挖空心思的对着阵型图写前锋线和中场连接关系的时候,白浩南脑子里只有复盘的那些细节,他这关于场上的战斗,基本上都是野路子自己的感受,而且是非常清晰明确的感受,要落到书面化的东西,他懂个屁。

    所以都是哦哦哦,陈素芬只好帮他写了,感觉比写自己的还挖空心思些。

    周日这天早上也就八九点前稍微热身打了半小时,医院职工队还有几支周末来租场地的球队就到了,基本上都奔着玩一天的态度来的,因为到了下午五六点,宗明足球训练营外面的停车场、乡村公路边已经挤满了私家车,开始蔓延到外面的主路甚至环城快速路上面去了。

    白浩南坐在天台上远眺快速路,叮嘱小婉:“还是要注意跟执法部门沟通,这种情况要是出车祸或者别的什么事情,就是我们组织的问题,虽然我们可以耍赖说又不是商业行为,但要为以后的训练营运行考虑。”

    小婉有点感叹今天要是收门票费就好了,但还是把白浩南说的记下来,语调有点带笑低声:“还是你厉害,之前我们在这里捣鼓了一个多月,都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威少也不着急,我是没这个脑筋,好像你就能轻轻松松把什么都利用调动起来。”

    白浩南拍她肩膀:“我管冲锋,你做后盾,这本来就是该各尽其责的。”

    小婉低着头笑嗯,白浩南又摸下巴寻思:“好像也对,你考虑下怎么弄,这周搞好了,下周我们就卖票,进来看十块钱一张奉送一杯……热可可之类的饮料,不然就只能在外面挤着看防护网。”

    一直奉行成本控制的小婉赶紧记下来。

    确实是人多,因为打全场得是把两个小场地合并起来的,上下四排的看台其实在球场两端头,最好的侧面位一边是防护网,都有人爬树上去了,一边是集装箱板房二楼的四五个半截天台,感觉像包厢一样,现在有两个坐着医院职工队的股东和家属们,陈素芬和阿威、伊莎他们又占了一个,感觉是高级包厢,栏杆边还有花花草草,小桌子上更有零食饮料,引来看台上不少目光注视啊,这么好的赚钱机会错过了,小婉可能会夜不成寐。

    公开场面白浩南就没有和姑娘们卿卿我我,先跟医生们聊聊,看乔莹娜戴着墨镜跟几个可能刚从医院下班的同事一起进来但分开上了天台,他也就点点头下去板房里和正在更衣的同伴们会合。

    七点一刻准时开始热身,整个教练组排两行,非常认真的在一名巴西体能教练的指导下进行,慢跑一会儿有大概十个动作,每个动作都是有针对身体某部分肌肉群拉伸加热的,保证这样入夜以后已经靠近几度的气温中不要冷启动的身体肌肉受伤。

    一直热闹喧哗坐满的看台上立刻安静,好多人拿手机出来拍,哪怕看过职业队比赛,也没这么近的看过热身训练,而且明显是很有讲究的,小婉则忙着安排后勤工作人员把崭新的运动大衣捧到天台上分发给股东和乔莹娜她们裹着,真的有点冷,伊莎都说谢谢了,李琳有些好奇的探头看陈素芬一直在教练笔迹上写写画画。

    乔莹娜则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要小婉别忙了,那姑娘还是坚持把热可可分发到每个人手里才过来侧坐一点点,主要是把目光随时都看在周围,她是真看不懂足球。

    热身以后才脱外面的绒衣外套之类,白浩南依旧作为拦截后腰上场,但今天是大部分巴西籍教练搭配四个助理外加白浩南上场,而且其中的守门教练和一个中后卫的年纪,估计当猜曼的爹都差不多,满头白发还是带卷曲的那种。

    整个队伍的巨大年龄差距给了观众们深刻的印象,也就有点忽略了挠头站在右边后卫上的那个白浩南招揽来的23号,虽然22岁还在江州大学念书,待过几年专业运动队的吉敏对于兼职当助理教练却很热衷,请假都跟着来了,好像跟着混了一个多月,也有点学会白浩南那种鸡贼的装逼,低着头不做声,唯恐别人别人注意到他才是最年轻的。

    裁判就是从B级教练培训班请来的裁判讲师,其实也不贵,看挑战方球员兴奋激动的上场来以后,有点忍俊不禁的和边裁沟通下,还按照约定先拿报名表对照了每个人的照片,然后一声哨响开始比赛。

    应该是从看台到场上的对方球员,都有种啪一下的诡异感觉!

    那种一个巴掌平平的从天上盖下来的感觉!

    似乎每个角落都被刚刚好压住。

    从哨声开始,取名串串香的挑战队球员就觉得自己真好像被串住的菜,束手束脚的不舒服!

    教练组的队形是三五二,三个后卫,五个中场,两个前锋。

    两位助理教练担任防守后腰,其中一个是阿瑟,就在白浩南的斜后方,像两个带刀侍卫一样疯跑。

    这套路依旧还是白浩南跟一位巴西教练站在中场阻截扰乱,只要他们破坏了一点点对方,疯跑的防守后腰就能把球抢下来。

    第一个回合,串串香的中场刚刚拿球想推进,就觉得自己连做几个动作,好像都被白浩南预判到,心浮气躁的赶紧把球给出去,那个同伴面临的防守也差不多,稍不注意丢了球,那球就飞快的转递到中后卫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脚下。

    伊莎都忍不住来了句:“好帅!”

    就是那种不是黑人的典型南美长相,浓密卷曲的白发,充满皱纹的额头搭配深色皮肤,很沧桑很深邃的老男人样,乔莹娜都对伊莎的欣赏水平树了个大拇指表示赞赏,评价说有点像尚格云顿,她们也就主要看这个了。

    这老头却不是立刻拿球干净利落的慌着给出去,不紧不慢的拿着昂首挺胸的朝前走,抬头似乎在看全场所有人,面对他的看台观众们还有鼓掌的,因为这种闲庭信步的纵横傲态确实是大家平日踢球很难看见的,所以挑战队的前锋赶紧扑上去,妄想能不能抢到点奇迹。

    中后卫却是在等同伴,甚至有点无奈的还转头看了眼自己右侧的23号,年轻的吉敏才恍然大悟的往前提速,于是足球就恰恰在他跑动线路的前方被传到。

    好的传球不是传得准就行,而是预估到队友的跑动方向跟速度,舒舒服服的过来,甚至能考虑到队友的惯用脚不同,加上一点点旋转,这样只要把脚跑动中放在那一碰,球就自然而然的顺到前方,利于做下一个动作。

    这才是最佳传球。

    吉敏就是这样的感受,他甚至不用减速去迁就接球,大跨步高频率的脚步仿佛顺带着就捡了球前冲,让他本来就速度冲刺见长的特点发挥到淋漓尽致!

    其实三五二阵型的三个后卫,传统意义上都叫中后卫,他们一般不参与进攻,可显然23号被这样么用是有玄机的,场边所有观众都看见这个明显的中方年轻教练风驰电掣般穿透了中场,分寸间能看懂中后卫传球特点的不多,一片惊叹声还是给这位年轻的冲刺者!

    这样忽然由慢到快的巨大反差,让挑战队伍颇为不习惯的惊慌,起码有三四个中场和前锋,都不约而同的尽量靠近想拦截他,所有人看见的感受就是马踏连营,单枪匹马冲刺向好几个人的感觉,热血沸腾的感觉马上就来了!

    看台上有人还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

    串串香们本来还算严密的阵型立刻不平衡,意识头脑比较好的可能还能防范其他人,更多都把注意力放在这冲刺者身上,甚至在叫喊搞翻他!

    就在这单枪匹马要撞进包围圈的刹那,23号却突然用脚尖一捅,把球直接捅向空出来的边路前方,力量好像用大了,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范围,也不在他身体运行的方向,看台上都认为他失误了,哗的齐声松口气……然后嗖的下!

    五个中场,最右边一直不起眼的猜曼这时候才像踏板小电摩似的,无声无息又启动迅猛的窜上去,利用吉敏带开吸引出来的空挡,一下冲进了整个对方后场的腹地,空旷的腹地!

    别想指望业余球队的战术素养有多严密,能站出阵型就不错了,但只要遭遇拉扯,特别是专业级的拉扯,好像战场上的轻骑兵就是用来穿插拉扯敌人阵型的一样,立刻就散了。

    所有人这才忍不住卧槽,这特么两个尖刀似的的速度型边锋居然接力使用,谁能追得上?

    再看见那足球轻飘飘的越过冲出来的守门员,落到另一边等着的巴西前锋脚下。

    被进球不过是个数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