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很少有人会想到跟这么个一线记者能得到什么好处,在他所属的晚报上吹一波?

    又不是足球专业方面的喉舌,这样的记者发声能带来的影响力极其有限,更何况现在报刊纸媒在社会上看的人越来越少,似乎就是在白浩南逃亡的五年中,中国这片土地上又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到处都是拿着手机在看新闻消息的状况,哪里还有多少报纸的市场。

    可能对于一般人也许会觉得上个报纸还是多么新鲜荣誉的事情,白浩南应该早就不新鲜了吧,而且在于嘉理他们这一系的商人看来,这不过都是媒体工具而已,陈素芬都传递了小婉的态度:“媒体老师不得罪就行,有安排再适当给个红包润笔费之类。”

    连乔莹娜都是差不多的感受:“只要不说坏话就行,现在传统媒体不行了。”

    开车的白浩南摇头:“任何事情都要分人,唱歌的不是每个都是乔子,乔子的特色也不是其他歌手能比的,这个刘浪一开始觉得只是能从点蛛丝马迹就看出来我们这个训练营不同,这么多网上的声音,其他媒体闹腾的都是江州训练营过来抢地盘,煽动球迷博眼球,这都是那些没种的无能家伙混口饭,只会人云亦云,他关心的却是我讲的那几句话,这就是水平不同,这个人看事情的水平和其他记者不一样,所以我才觉得可以邀请来聊聊,结果这么有趣,素芬你没觉得他是故意做得那样贪吃惹人嫌么?”

    陈素芬还回忆了下怀疑:“是么?哪里看得出来!”

    白浩南有自己的观察方法:“老实说,初次见面的人这样坐在一起吃饭,除非很没脑子的家伙才会这么失礼,我都知道起码要看脸色,他却有点故意夸张,连跟我说话的神情态度都可以说有点不礼貌了,但是对比他最后说那句话,不应该。”

    乔莹娜好奇:“怎么说的?”

    白浩南把那句“您的使命感,在于利用足球这个第一运动,培养孩子的个性,灌输价值观,教育对权威和社会的尊重,培养自信和积极的自我形象,帮助青少年在人生中发挥出自己的潜力”复述下:“感觉再精简收拾下,可以刻在我们每个足球训练营的大门上。”

    医科大学生咀嚼下点头笑:“如果真是一顿饭的功夫,听你说了以后就能下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个人才,起码在文字上是个人才,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人,很需要。”

    白浩南嗯:“所以你们也帮我多看看。”

    伊莎靠在椅背上忽然开口:“我有什么特点?”乔莹娜马上扑哧笑出来,陈素芬现在脸上是讥讽了,毫不掩饰的把自己躲在副驾驶门边,用椅背挡住表情只给白浩南看,就是嘲讽他多线操作,还得每个都小心翼翼服侍好的苦差事。

    白浩南还是很热爱女人这事儿的,不为难:“我早就说过啊,你是最当机立断的,看准了不择手段都要去完成,这点我们恐怕都不如你狠,因为你在山上和寨子里面过得太苦了,你很在乎地位啊财富啊这些,但我经历过,素芬知道我们小时候也没多宽裕,爹妈更是不靠谱,我也当了职业球员暴富过,还飘飘然,你这点就比我好,一直很清醒自己是个什么样,我倒是觉得可以稍微放松点,既然已经过了那个温饱线或者说饿不死也没有人威胁你的安全,那就试试看像乔子这样,当医生是职业,但唱歌是爱好是梦想,想做什么都试试看,反正我是支持你的。”

    伊莎马上怼回来:“我想去找个小帅哥!”这次轮到陈素芬扑哧了。

    白浩南摇头晃脑:“你在山上就小心翼翼瞄了好几年结果瞄到我,你说你到底是有眼光还是没眼光?再来一次得汲取教训啊,小同志!”

    乔莹娜的笑声很放肆,伊莎却没跳起来羞恼反驳,哼哼下扭头看车窗外面,不知道她的眼神里是什么。

    白浩南叫上阿威,也是因为伊莎选的这个餐厅也在环城快速路边,虽然和训练营不在一个方向,但显然也是走的类似思路,选了个很有农家气息的小院来演绎所谓法国风情,乔莹娜已经见过些世面了,捂嘴笑:“反正从莎莎给我说的这菜单名,我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小资气息,反正怎么装得高大上就怎么来,尽量吸引那些想彰显品位的顾客吧。”

    白浩南偷瞄一眼伊莎,上次他俩逛街,伊莎也爱去这种什么法国蛋糕大师的店,这回姑娘终于给了他一脚:“好好开你的车!”

    陈素芬也大笑起来:“我怎么感觉老南跟南山一样冤枉呢?”

    这么一说乔莹娜更是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伊莎呸呸呸,只有白浩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笑点在哪里。

    陈素芬忍得住些,断断续续的描述了:“她经常在公司在家嘛,就算有保姆,还是她带孩子多点,据说她们族里也是这样,女人在家把所有孩子一起带了,可梦丁啊,一一他们几个闹起来怎么办?她就打南山!打给他们看,那几个小子就给吓着了!”

    乔莹娜也艰难补充:“有时候南山啥都没做,突然就被拉过去一巴掌,然后吓唬他们再闹就这样挨揍!哈哈哈,南山从小就能跑,瞄着他妈的表情不对,几个哥哥哭闹,他就跑!”

    白浩南顿时觉得自己的小儿子以后一定能成大器。

    伊莎一脸强忍住不笑出来,好像曾经的烦恼,这个时候拿出来说说确实轻松好笑了。

    地方很好找,也是下了快速路就能看见一片宽广的田地边上孤零零的院子,乔莹娜肯定是笑神经彻底打开,说这种地方要是自己一个人肯定不敢来,必须带上陈素芬当打手,伊莎要是带了刀也能一起,仨姑娘一起哄笑,看得出来她们仨那几年其实感情真的好,一起骂白浩南嘛。

    转进院子看见白浩南那辆克莱斯勒也到了,阿威和李琳正站在院子里靠着罗马柱之类的欧洲院落感觉眺望远景,正好是夕阳落晖的感觉,乔莹娜一看就有点创作欲手痒:“别动!别动,我拍几张照……”边拍还给白浩南显摆:“我觉得其实我内心是想当个摄影师的,当初跟你在医科大走路都会脑海里面浮现出镜头画面来。”

    陈素芬也证实:“最开始我们拍产品照,都是乔姐拍的。”

    还别说,穿着厚厚呢大衣的阿威和不怕冷的李琳站在一起,俊男美女的模特气息很浓厚,伊莎也来了兴趣,主动要求换进去担任角色,最后甚至挤掉了阿威跟李琳一起凹造型,白浩南张望周围环境:“这……搞得跟外国似的,要花不少钱吧?”以前他没这种鉴赏力,上次跟陈素芬不是带着孩子到粤州那个洋买办的岛上去参观过么,这栋楼三层小楼加花园院子就很有那种欧洲建筑的感觉。

    阿威最近参与会所建设见识不少,低声点:“假的,都是在原来的建筑外面做些假的细节,院子里的灌木丛修剪还费劲些,其他都是仿照的,我看里面就是个普通小楼。”

    白浩南哑然失笑,正好来了辆出租车,下来的果然是刘浪和一个有点胖的女孩儿,走进来也有点被吓一跳的感觉:“司机大哥过来的时候都觉得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还真有这种会所式的高级餐厅?很贵吧?”

    真正也在操持会所的阿威跟白浩南都对看了一眼,有种来卧底参观别人的感觉。

    正在乐淘淘玩各种组合摄影的四位姑娘过来,漂亮美丽气质和名气的指数让刘浪跟他介绍的女朋友吃惊了下,中午吃饭感觉陈素芬可能是最不修边幅的,这会儿为了拍照把外面的深蓝色足球保暖大衣脱了,里面还是彩色的塑身运动衣裤,搭配着乱糟糟的齐耳短发,也很惊艳,其他三位有明显认真打扮过的更不用说了,精修水准!

    白浩南挨个儿介绍下,到了乔莹娜的时候再次让刘浪和他女朋友激动,本来就负责文体版面的刘浪据说还没资格直接采访这一级的明星,乔莹娜当仁不让的摆女主人范儿:“招待不周,老南呢是个好交朋友的江湖脾气,所以希望刘小哥能多往来,都是有心做点事情的朋友。”

    陈素芬躲在后面忍不住学乔莹娜的口吻做鬼脸,可她这种时候真的拿不出手嘛,这是必须要承认的现实。

    伊莎则端住了仪态,淡淡的掸手指吩咐一直等在白色描金雕花门边的侍者:“那就给我们安排吧,按照预定的来……”这种小资贵族动作肯定是在网上搜的,白浩南经过的时候重重给她屁股一巴掌,就是想捏两把的感觉,伊莎都能淡定自若的承受了,反正客人也没看见,就李琳在后面哧哧笑。

    短暂的晕头转向以后刘浪先拿出几张纸给白浩南:“下午把我你说的东西稍微整理考虑了下,你看看有用没。”

    白浩南光是看看打印件上加黑的重点词:理解、梦想、热爱、品格、幽默,然后在下面按照对教练应该体现出来的诠释,描述了训练营的核心跟宗旨,立刻觉得自己当初和老陈交流的那些土不拉几的东西,就像脚下这栋由村落水泥宅基地建房改造成的洋房那样,神奇的变得高雅大气上档次,感觉拿到什么大舞台上面去讲都不掉份了。

    前传销小能手还有个感觉,这真是给自己提供了一套华丽外表的说辞,顺着这个自己就能滔滔不绝的鼓动更多人明白这个中国足球梦了。

    应该说所有人都不太相信的中国足球,好像真的能顺着这条路看见曙光。

    室内的底板都是那种打蜡的山毛榉小拼接块实木地板,比较昏暗的走廊两边都充满电影里面才能看见的那种中世纪豪宅的阴森感觉,华丽的窗帘、雕花锦缎椅子,暗红色墙面上挂着的金色边框油画,还有……嗯,顶着白色假发头套的侍者!

    明明是小伙子还穿白色紧身裤马甲,彬彬有礼的给各位女士介绍墙上名画。

    不就是吃口东西嘛,装逼感觉都到了一定境界了。

    乔莹娜都讪笑,甚至觉得有点尴尬,伊莎倒是喜欢,脚步款款的好像又有练过的贵族范儿,陈素芬和李琳赶紧跟着学,阿威依旧面无表情的和白浩南对对眼,看来还是觉得急雨堂有很多可以学的。

    所以刘浪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上面来:“其实有个重要环节,我不知道白先生有考虑过没。”感觉在这样的环境,说话都不由自主会高雅点。

    白浩南都不粗鄙了:“尽管说,你写的这个东西已经很好很有用了。”他大概的翻了翻,几页下来怕是有几千字,如果下午刘浪还有其他工作要做,这几千字可能几乎占用了他所有时间吧?

    当然白浩南也是以己度人,却没想过刘浪要连颠十个球,可能一下午都不够用。

    刘浪指指那文稿:“如果你真把者当成你的理想或者梦想,你要做的除了培养些孩子,我认为更重要的事情是培养更多认同你这个理念的初级教练。”

    白浩南感觉脑袋里都差点闪过一道光那种:“卧槽!真的!”

    刘浪笑了:“你带着一群教练拼命带孩子,能带多少?一堂课几十个孩子估计就很累了,但如果你带的是成年初级教练,不需要他们有多专业,踢得多好,但起码他们知道你要的东西,少儿初级阶段的培养,并不需要多高深的东西,对吗?这是你告诉我的,重点是不要让他们陷入到功利性里面去,对吗?你告诉我,我懂了,大多数家长懂吗?很多小学、足校的初级教员、体育老师懂吗?如果你能让训练营增加培养初级教练这样个环节,那才是真正的以点带面,带出来一批初级教练,他们撒到各处才有广泛的意义,您觉得呢?”

    白浩南都摸后脑勺了:“中午我夸海口了,说我有足够的经济支撑,这比青少儿培训还花钱,但确实有必要!”

    正在参加足球教练培训班的陈素芬还是敏感的听见了,侧耳靠近些。

    然后刘浪的女朋友立刻就哇,大家正站在一间挂着巨大水晶灯的豪华餐厅推开的大门口。

    正在感叹特么文化人就是有水平的白浩南漫不经心看一眼:“这怎么像个卖灯具或者家具的地方?”

    乔莹娜马上就哈哈哈,她今天确实是笑开了。

    真开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