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84、不愿随波,不屑逐浪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587117.html
    刘浪确实是个好吃也懂吃的,当然以他的经济水平主要集中在街头巷尾苍蝇馆子美食的范畴,那种拿钱烧排场的局面他肯定没经历过,今天都没好意思问几块点心多少钱才敢号称顶级,直接指引两部车去了闹市区内小巷口的烧烤店,还说这里味道特别好,如果觉得太接地气,隔壁有家虫草土鸡店比较拿得出手,明星和漂亮姑娘们可以坐那边。

    结果乔莹娜带头冲进店堂里面还有棵树的桌椅中间抢位子:“哈哈,这不跟那张大民家的树一样嘛!”

    白浩南居然不知道这个典故,阿威当然也不知道。

    陈素芬就调戏伊莎:“怎么样,本来想过个精致优雅还有欧洲贵族风格的晚上呢,现在还不是跟我们来撸串!”

    伊莎恢复战斗力:“我还不是卖过跑山虫草土鸡的,炖一个给老白补补!你要不要,我看你你皮肤没我跟乔姐好啊。”

    陈素芬强撑:“最近看书熬夜多了!”

    伊莎哼哼哼。

    苍蝇馆子是蓉都人发明的说法,泛指这种脏兮兮没个装修姿色,却味道很能勾人的街头巷尾小饭馆,之前看起来最懂高档精致生活的阿威也笑眯眯的坐进来,主要是对还要自己拿个小篮子去选菜的进餐流程比较懵。

    李琳已经全身心投入了,还给白浩南分享自己学的蓉都话:“不管他们给你说什么,就回答葵葵葵!哈哈哈,准保让所有蓉都人都觉得你正宗!”

    白浩南试了下果然很有蓉都口音的精髓,刘浪再给他说关于训练营的看法,白浩南就经常用葵葵葵来回应了。

    这样一个连玉米粒儿都能一颗颗穿起来烧烤的地方,价格便宜也是惊人的,关键是这样一家店因为就在大学旁边,来的漂亮小姑娘还特别多,乔莹娜和陈素芬都很喜欢给白浩南指人,不停用各种象声词示意方向,现在专注于思考讨论足球事业的白浩南也不得不配合的伸长脖子去看,要是被人家小姑娘白眼了,才能换来乔莹娜和陈素芬的狂笑,感觉他被打击了多开心一样,伊莎心不在焉,最后选择坐到白浩南身边帮他撑场面,导致被偷看小姑娘的男人、男生们最后都爱把目光停留在他们这一大桌边。

    味道果然不错,嚼起来的感觉无论肉菜都有松软鲜香的口感,最喜欢撸串的李琳都要感动得流泪了,说有家乡的味道,强烈想让自己母亲过来学两手,阿威也很惊异,说溙国街头烧烤类食品不算少,但做到这样有特色的很难得,于是吃到后面跟李琳偷偷的跑到门口烧烤架边看人家操作。

    白浩南这一贯都不太吃烧烤的,今天也算是一串接一串,但这也肯定来自于陈素芬坐在对面手脚麻利的帮他把符合要求的挑出来,还在青菜汤里面涮涮,乔莹娜主要负责指挥,戴着那副木纹眼镜框不起来在人越来越多的店堂里走动也是理所当然的。

    刘浪肯定观察到了这些细节,哪怕猜不到阿威的特点,也对几个姑娘和白浩南的互动有猜测,特别伊莎坐在白浩南同一条长凳上表情动作那么明显的。

    白浩南稍微填点肚子主要就是喝啤酒,喝得刘浪的话都越来越多,讲起他实际上高中都没读完就跑到大城市来闯天下,结果就是当了几个月的流浪儿,灰溜溜的回去继续参加高考,可考上蓉都的大学过了两年还是退学了,因为觉得大学学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竟然异想天开的跑到平京师范大学去应聘了图书馆管理员,白浩南当然听不懂这个梗背后隐藏着什么,要是邱泽东还在就肯定会很激动了。

    结果事与愿违,那里面的图书馆管理员更大意义上就是个搬书装书架的搬运工!起码浪费了几个月时间,刘浪才总结出来一套成天磨洋工,躲在任何一个角落看书的技巧来,就这样在图书馆呆了三年才出来工作,而且是选择距离农村家乡最近的蓉都工作,目前的状态只能叫活着。

    多喝几杯的刘浪有点激昂:“天性就想挣扎!但是挣破了两三回,都是灰溜溜的被现实打脸,但我还是觉得我跟别人不同!”

    他那个胖乎乎的女朋友倒是一直笑眯眯的坐在旁边慢慢自己吃,偶尔还端他的啤酒杯喝两口,看男朋友的时候有点溺爱又崇拜的眼神,这是乔莹娜观察出来给陈素芬说的,她觉得这样的两个人之间感情是最好最稳固的,真希望这样的爱情能长久。

    陈素芬反讽她:“哟,这时候你又相信爱情了!”

    乔莹娜摇头晃脑:“我一直都相信!”

    白浩南没许诺没赏识,甚至都没过多表达自己的认同态度,只是就事论事的讨论细节,等偷师成功的漂亮俊俏二人组回来吃得酒足饭饱,又提出真的换地方嗨皮,反正蓉都遍地到处都是酒吧、咖啡厅之类娱乐场所的,负责写文体类新闻的刘浪明显又不是个多熟悉这些地方的,但还是在白浩南的热情邀请下一起去了。

    稍微犹豫的竟然是伊莎,白浩南发现她的目光时不时都在那跑山虫草土鸡的隔壁招牌上停留,酒醉心明白:“想起你的跑山鸡了?喂的什么来着?”

    伊莎笑了下:“我是跑山玛咖土鸡!”

    喝了酒就懒得动车,一群人走着过去,伊莎都走过这条街了才小声问:“你觉得我在装高雅装高级人不?”

    白浩南认真的想了想:“我像你这么大,不,比你还要大点,25,6了我还在染头发做造型,那时我真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我生怕到夜场别人说我土,我就拼命的想时髦点,反正现在不会了,土不土时髦不时髦都无所谓,我做的事情有底气,来酒吧无非是放松,吃好点是对得起自己,我在做的事情堂堂正正,我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了,对,今天这个刘浪说我有使命感,其他都是渣渣。”

    伊莎跺跺脚:“我问的是我!”

    白浩南笑:“你怎么做,我都喜欢!”

    伊莎跺重点:“不要这种四平八稳的标准答案!”

    白浩南嘿嘿笑声,尽量让自己深情些:“五年前的一个上午,你穿着那身有点磨损的蓝色袍子,挽起袖子拔出刀走在街上的时候,我就好像看见了公主,那么骄傲,那么坚强,那时候我就觉得,有这样漂亮还特别的女人,真是我一辈子的福气,怎么都要让你过得开开心心,怎么喜欢怎么过!”

    女人终究是女人,哪怕明晓得白浩南依旧在套路恋爱公式,还是得承认他这回应对女孩子确实有杀伤力,伊莎都捂嘴了,露出来的眸子很是流光溢彩,好一会儿才用变粗的声音说话:“我想你抽空跟我回次山上,阿婆前两年死了我也没回去,我想带你和南山到阿婆跟妈妈还有姐姐的坟前,去告诉她们我过得很好。”

    白浩南理所当然的点头:“你定时间,我都可以!”

    明显放下心怀,伊莎这晚上就有点疯,到了酒吧兴致勃勃的找每个人喝酒,等遇上李琳以后更是一杯接一杯,白浩南还是给她限了点量,结果等到酒吧的DJ把音乐转到有些狂热和节奏激烈的时候,伊莎就摇晃着脱下那件绿色红格大衣,露出里面的紧身黑色长裙,就近爬上桌面开始跳舞!

    人家酒吧领舞的都还没出来,光怪陆离的爆闪灯光中,伊莎这俨然有点专业范儿的舞动立刻让周围好事的酒客轰动。

    也就能放两打啤酒的半人高圆桌,两个成年人都站不了,桌面上还镶嵌了灯光跟着节奏闪动的,所以白浩南踢了两脚钢柱发现桌子是固定的放心不少,笑着让朋友们集中到另张桌子,自己端着酒杯仰头看妖娆舞姿,只要能防备着姑娘掉下来接住就行。

    真是随她高兴!

    伊莎确实是个独特的姑娘,明明她这样白净精致细腻脸蛋的漂亮姑娘在大城市里一抓一大把,可她的穿着风格始终有些少数民族的风情,而且始终坚持自己的独立性,除了两人相处时候的火辣狂热,其他时候都在竭尽全力的展现独立。

    可能只有喝了酒晕乎乎的状态,还有跳舞时候的奔放,才能让她彻底释放自己。

    热情中脱了外面的马甲,露出公主味儿的泡泡袖衬衫,还解开了几颗领口的扣子,大幅摇摆让长裙和衬衫都充满律动,更隐约能看见胸口锁骨下的刺青,野性!

    白浩南看得满脸欣赏,他说不出来那么多道道,但比起那些千篇一律的尖下巴蛇精脸网红长相,这样的姑娘怎么能不爱呢,赏心悦目啊!

    周围那么多贪婪眼光和**口哨声,他还自豪呢!

    使劲摇头的伊莎也有低头,好像看懂了白浩南眼里的表情,双手垂下来,抓了裙摆大幅摇晃,身体摇摆中示意白浩南也跟上她的动作。

    白浩南多风骚啊,随手从桌子上抽了支玫瑰横着咬在嘴里,真就高举双手跟着摇摆了!

    唉,换个男人,还真做不到这样不要脸不要面子。

    乔莹娜都带着学术眼光看待了:“老南今天这个跳得好点,上回还是被查尔斯他们几个刺激了,哈哈哈。”

    陈素芬也发现自己居然没那么愤慨:“还是差得远,节拍都没合上……哎哟!”

    伊莎估计是跳得疯了动作太大,一个不小心,高跟鞋在玻璃面的桌面上滑了,就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狂热舞曲中徒劳的挥舞两下手摔下来,却神奇的没什么尖叫,好像这次是真的相信白浩南,没错,只是一个忽闪,就稳稳的掉在白浩南张开双手的怀抱了,舒展的掉进去还探起头来在白浩南嘴上亲一口,眼神迷离很陶醉的模样,再把玫瑰用嘴摘回来,表情妖艳!

    白浩南单手抱着坐下,李琳赶紧把酒瓶酒杯拿回来重新占领这张桌子,满场的人可拥挤了,阿威在跟着节奏摇摆,比白浩南好看得多,陈素芬没忍住的摸一把伊莎的脸蛋:“会跳舞了不起哦,是个男人都喜欢这样吧?”

    伊莎变成趴在白浩南肩头哼哼,满脸带笑的那种。

    白浩南得意:“不怕老婆台上跳,就怕公公吹口哨!”

    陈素芬对白连军还是有尊重的,赶紧踢白浩南:“你也喝多了吧!”白浩南破天荒的左右手同时搂住她俩一起笑:“开心嘛,莎莎开心,你开心,我也就开心!”

    这样近距离的三个人抱在一起,哪怕光线黯淡幽暗,但借着爆闪和摇晃光线的瞬间,周围还是有不少眼光视线也看见了骇人听闻的左搂右抱,陈素芬第一反应肯定要反手格挡挣扎出来,伊莎却伸手摸到她腰上,夜场光线下白生生的脸蛋都似乎被染上妖冶的光,声音确实有喝多的征兆:“谢谢你……陈姐,一直陪着我……”

    陈素芬就没挣扎了,在嘈杂中高声抱怨:“喝这么多!难道我还要谢谢你帮我照顾一一他们?”

    伊莎傻笑,喝了酒确实有卸下防备的味道。

    另张桌子边刘浪的女朋友已经有点看呆了:“我,我以为……”

    乔莹娜笑眯眯:“都是,全都是……”

    胖乎乎的姑娘嘴都合不拢了,特别是看乔莹娜的手指把阿威也圈进去,只好使劲伸手挽着自己男朋友,不知道是给吓着了还是担心男朋友坠入深渊。

    不过刘浪显然不关注这种事情,从第二天开始,他就是每晚必到训练营观看八点到十点挑战赛的常客了,有时候在看台上,有时候和白浩南他们在天台上,明显对于足球技战术他并不是很擅长,但是对白浩南解释的场上门道一点就通。

    第二周了,第一天因为相互不愿抛砖引玉,第二天就有人意识到这周七支队伍必然有人报了名却上不了场,因为投机取巧大家共同丧失了一个可能的名额,所以白浩南他们在酒吧嗨皮的时候,有四支球队提前抵达想上场,最后还是通过划拳来决定了上场队伍,然后每天基本上剩下的几支球队都来到现场,重演划拳这一幕,哪怕是再自视甚高的球队,也必须巴巴的换好衣服全都赶过来推选一个代表划拳。

    以至于网上都有人在调侃了,既然用划拳这么几秒钟就能解决的挑战者资格问题,为什么非要用一群男人汗流浃背冒着拉伤断骨的危险来踢球决出胜负呢?

    问得好,刘浪写了篇新闻专栏《一场球赛中看见的人性》,不过这个发在了他的公众号媒体上,晚报上依旧是四平八稳的讲述那些体育界、文化圈的八卦消息。

    白浩南那似乎是拍脑袋想出来的临时比赛规则重新成了关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