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91、社会我芬姐,胸平招式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606180.html
    白浩南肯定反复考量过,马儿这样的国内最顶尖退役球星为什么来?

    小罗是为了钱,罗马里奥原本也以为是为了钱,结果他已经从政,别人要的是政绩要的是名声,那么马儿是为什么?

    对这位老大哥,哪怕白浩南他们从来也是当成传说的,白浩南踏上超级联赛赛场,哪怕是替补席的时候,马儿已经基本上从联赛退役,加上蓝风队还在升降级中沉浮过几年,所以从来没有过同场竞技,但作为江州走出来为数不多的两三名国家队大佬,白浩南没少听老陈说过往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出自同一家少体校,白浩南十三四岁在少体校出头时,看见的都是马儿的宣传照挂在少体校橱窗里,这么说,他叫大师兄还真不是胡编乱造。

    马儿听了他刻意的江州口音,露出个憨厚朴实的笑容,从业几十年,他似乎总是用这样圆润平和的笑容给各方都留下个好印象,这仿佛也是白浩南一直嘻嘻哈哈面对同行的学习模板,只是那时的白浩南哪里看得懂这样的笑容需要多少功力呢,起码现在对白浩南眉毛一挑笑得格外亲热:“白浩南!江州的!哈哈,江州的!我看过你踢球,不错不错!”

    白浩南按说应该感激涕零,可仅仅是一握手,对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表情里,却有不易察觉的距离感,那是种带点疑惑戒备的感觉,总之就是在审视白浩南,而不是他脸上笑容这么简单,所以白浩南选择了快言快语:“我在江州也是少体校以后才进的梯队,希望有资格给大师兄介绍参观下我们这个训练营,有巴西、溙国、缅奠各方面关系的青少儿足球训练营,我知道大师兄也有搞足校,希望能提点意见。”

    说完有点不容分说的就开始顺着球场建设、板房结构、房间内部设施、教练组成成分等细节开始讲,而且其中涉及到费用款项的方面,白浩南更是直接兜底,场地花了多少钱,孩子训练虽然是免费的,但实际花费多少,这批巴西教练的费用是多少,甚至连别人要求的探亲假期、平时娱乐开支都一股脑说出来。

    这让顺着楼梯赶过来的陈素芬皱了好几下眉头,她都好歹知道这叫商业机密,李琳反而是不会想这么多就乐呵呵的殷勤招呼那些跟在马儿后面的老兄弟,哪怕应该都是见过万紫千红的中年退役球员们,面对这么干净清丽的漂亮笑容,还是不由自主少了些雄赳赳的气势,软化不少。

    李琳这种傻孩子的做法就是白浩南什么态度,她就什么态度,简单。

    马儿可以说是被白浩南牵着走的,但也仅仅几步之后,就是主动跟上脚步,因为白浩南说的都是干货:“江州搞了个,八块场地,前后花了接近一千万了,我还想进中小学,被教育部门泼了冷水没能进去,但我今年开始有了两百多名在训的孩子,今年预计还会贴进去三百万吧,蓉都迄今已经接近花四百万了,今年也做好亏损一两百万的心理准备……”

    马儿总算换了个笑容之外的口吻:“你……能亏多久?”

    没想到白浩南回头看看后面,陈素芬还是能领会,稍微停顿脚步就不由自主的把后面人给挡一下,白浩南压低点声音:“我也不知道,但我还算有几个能掏钱的老板愿意支持我,虽然他们终究是要回报的,但几千万的投入,几年或者十年回报他们是不太在意的,因为他们把这看成几十亿几百亿的大市场。”

    也许是短暂狭小的面对面空间,马儿周围没有那些一直热烈伴随他的崇敬目光,表情也就没那无时不刻的笑容,甚至有点冷冽:“大老板?那都是要命的,他们投一分钱到足球身上都要看见一万十万,比借高利贷还狠哦?”

    白浩南听闻过蓉都当年的顶级球队怎么在瞬间被资本运营给轰然拆散的江湖恩怨:“马哥,时代不同了,我师父是老陈,从少体校带青训一直到超级联赛,现在人还在牢房里面蹲着的,老一套行不通了,我们想走条新路,学农村包围城市,我们是普通人包围天才,先大面积搞好普通人踢足球的事情,再从中选拔有天赋的孩子,而不是现在几乎所有足校青训搞的只抓尖子生,谁能担保那些孩子中有多少真正有天赋,那些从来都没接触过足球的孩子里面又有多少是天赋超群的呢?”

    马儿其实脸上已经有皱纹了,不少的皱纹:“我是说你这种使劲砸钱的做法能撑多久?十年一拨,你撑得过来么!”口吻中还不掩饰嘲讽的语气。

    白浩南摇摇头:“我们预计是两三年时间开始保证不再投入,平稳运行,之后开始盈利,你也知道最大的盈利在于这些孩子最终成才以后卖给职业队,也许两三个就能顶得上几年年的运营成本,所以我有比较雄厚的资金敢说能坚持下去。”

    陈素芬是能听见的,眉毛再皱了几下。

    马儿轻笑下,中年男人见多识广的沉稳笑容,不会随便被说服的那种笑容:“好,有志向,那就祝白老弟事业兴隆,我今天带朋友来看看,也是他们说来跟这些巴西籍教练踢球,不介意报名表之类的事情吧?”

    白浩南却别出蹊径:“我知道大师兄也搞了十年的青训,能不能我们边看边聊,明天再同场比赛,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十年来大师兄的足校没出什么尖子。”

    马儿那一贯挂着憨厚笑容的脸庞,终于有些怒色:“也!你……”

    白浩南终显毒舌本色:“沪海那边从00年开始十年磨出一批人,连在牢房里面的老陈都听说了,拿了全国冠军,前两年更是分散到各家队里成了主力,沪海那位老教练赚了个钵满盆满还去西班牙买职业俱乐部做基地,鲁东十年,据说也磨出来一两个,你好像正好是十年前退役说要十年磨出一批人来,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马儿瞬间怒目圆睁:“白浩南!”

    陈素芬吓一跳,她身侧那些正在和李琳开玩笑的中年男人们闻声都有些诧异的看过来,可能以为这边俩要打起来,难不成他们也要对李琳下手?

    估计还不知道陈素芬的战斗力。

    白浩南早就对体育界人士的火气没忌惮了,还笑嘻嘻:“大师兄,其实今天来都来了,我知道你也忙,除了来看看这青训营是怎么回事,多半可能还是好事的家伙把你推着一起来争口气,主要你也想踢球,我们这边大半都是中年人,那就干脆今天先打了,你看我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不?”

    马儿却不是那种一激就暴跳如雷的风格,只是刚才那句话恐怕是他最大的心病,现在又回到有点眼睛眯成缝的稳沉模样:“白浩南,你水有点深,还不是当年那个不哼不哈的替补球员嘛。”

    白浩南不卑不亢:“谢谢大师兄表扬,我真没挑衅得罪大师兄的意思,你我都是少体校出来又一路打到职业联赛,我天赋和努力程度都不如你,但我们起码在联赛都是得了好处的,十年,你花了十年的时间,肯定也花了不少钱和精力,同时也毁掉了一批孩子的青训……”

    于是球场边内外所有人看见他们觉得难以置信的一幕,那个号称纵横足坛三十年,从来都以好脾气和圆滑著称的马儿,竟然二话不说扑上去就对白浩南挥动王八拳!

    恐怕不是圈子里面的人都很难明白马儿的愤怒为什么会来得如此猛烈!

    十来年前,偌大个西部地区第一大省的顶级职业球队被资本控制肢解,所有本土球星卖的卖,退的退,这支球队最有名的当属温吞如水的马儿和刚烈如火的魏大侠两兄弟,就在这个当口几十年过命交情崩裂了,据说魏大侠是愤而带了所有人退场,唯有这个原本打算退役的马儿反而收了别人的钱留下来,一度被当成见利忘义的典范。

    魏大侠甚至留下一句:为了朋友,我连命都可以给,不像有的人,为了一百万年薪,连朋友都可以不要。

    但后来才传说马儿就是被这种资本肆意妄为给刺激了,发了狠却不意气用事,忍辱负重也要留下来,筹措一切资金重新搞青训,发誓要把这个烂摊子给重新搞起来,相比热血上头拍拍屁股走人,白浩南显然更推崇后面这种做法,所以他内心是敬重这号人,而不是那种莽夫。

    可现实却是十年真的过去了,这个省的职业足球依旧一地鸡毛,乱七八糟什么成果都没有,江州反而还一直把这面西部大旗给扛起来了,这对于当年那个充满演义色彩的传说简直是个巨大的讽刺!

    足球终究是个竞技运动,终究要拿球场上的东西来说话,中国足球上上下下说了那么多豪言壮语,最后还不是在国际比赛上被打得落花流水,白浩南心里都一百二十个清楚,自己这一摊子搞得再大,最终也要落实到比赛成绩上面说话。

    现在这可以说打在马儿脸上最痛的一记耳光,说不定还打到心里去了,所以他扑上来直接朝脸上白浩南一拳:“你懂个锤子……”

    以前著名的川军足球哼哈二将,那位魏大侠经常这样一言不合就能动手的,往往是马儿在旁边竭尽全力的抱住朋友劝架,没想到现在他也有这样火爆的一面。

    有那么多生死搏杀,白浩南的打斗经验显然比前辈强了太多,甚至脸上还能挂着那笑容偏头侧步躲闪说话:“你打我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猜其他人心头也有这个想法但是不好意思说……”

    马儿一拳落空,倒是很擅长脚下,直接一个抬膝撞击白浩南的裆下!

    足球场上都很难看见这么狠毒的动作,更别说踢球几十年都很少看见红黄牌的马儿。

    这都气成什么了!

    结果谁都没想到,也没防到,挥拳的人往往另一只手也得张开保持平衡,除非专业搏击人员,很难把注意力同时放在双手上,马儿足球天赋再高,也不是打架的,怎么都想不到他身侧站的才是高手。

    陈素芬只是看了他提膝撞白浩南裆下,瞬间暴怒,顺手抓了那张开平衡的另一只手,最近练得无比娴熟的跨步、甩胯、猛拽,走你……!

    白浩南只来得及伸手哎哎两声,马儿还背对那边就腾云驾雾了!

    估计上天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真的,全场都鸦雀无声了瞬间。

    可能所有人都想不到那个看起来高挑苗条,还穿了身深蓝打底彩色纹样连身运动服的姑娘,应该是个标准的模特身材,竟然手脚麻利的把个一两百斤的大男人来个过肩摔!

    摔的还是蓉都足球象征,马儿……

    人家都四十几岁了!

    紧接着全场马上哄闹,看台上的全都在朝着场地下来,就在旁边那一群马儿的老队友兄弟目瞪口呆得楞了下也朝这边冲,李琳这傻子面对一群鼻孔喷火的公牛,竟然还敢双手张开阻挡!

    嘭的一下,真是诠释了什么叫螳臂当车,东北妞啪叽就被撞飞了!

    白浩南反应快,他最近嘛,一下扑过去接了这妞,另只手使劲抱住了陈素芬的腰,把这还准备顺势一套动作最后翻腕扭筋的婆娘猛扯开,双手胳膊往内一压抱紧压住,堪堪护住俩姑娘,后背已经挨了拳:“我老婆!我老婆怕断子绝孙才动手!对不起……”

    紧接着脚踹拳头真是铺天盖地的来!

    当然伴随着的肯定还有一连串的骂声……

    白浩南肯定想着了马儿会动怒,但只要是跟马儿单对单的谈,也不至于失控吧,谁能想到陈素芬这二话不说的飞天神技用得这么娴熟呢。

    这会儿陈素芬还挣脱,特别感受白浩南被拳脚相加打得浑身都在抖动,怒不可遏的一个反手就从白浩南的手臂中间撑开点缝隙,灵巧的顺溜滑出去,扒着白浩南的胳膊就飞身:“敢打他?!老子杀了你们!”

    自己随便怎么摔摆那都是自家东西,别人敢碰一根手指头,那真是要了芬姐的命!

    为什么小小年纪一定要去学武术,不就是为了保护这个男人嘛?

    白浩南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东北妞居然也顺势滑出去,虽然胸口在他手臂很是挤压出了脸红,还是在墙根抓了根训练绕杆的塑料管跳起来:“草泥马的跟谁俩装社会银呢?给你能耐的,谁撞我!谁……”

    那拖长的声音居然很有穿透力,这还是那个羞羞着说带了身份证的傻妞么,岁月不饶银啊!

    还有那谁几天前还说打架很好笑来着?

    自己动起手来还不是这样毫无风度的!

    不过说到底,白浩南自己真的没动手。

    几百上千人,再能打能打得过?

    又不是奥特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