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马儿是个好人。

    还好他马上爬起来了。

    第一时间抱住白浩南挡在他身后:“师弟!他是我师弟,我们在开玩笑……”

    那已经搭着白浩南肩膀飞起来连踹两三个人的陈素芬差点吧唧一下摔地上!

    有这么开玩笑的么?

    当然不同于她全程听见这俩说什么,其他人还是听马儿的,或者说就算看见的也能看见是马儿先动手,何况现在马儿脸上真没什么气恼模样,更多是满脸着急给四周示意:“没事没事……上场上场,那个谁,今天裁判是谁?老杨么,叫他吹哨,赶紧开始比赛,我先跟师弟坐一下!”

    一片兵荒马乱,有人吹哨,有人高喊,整个人群又在潮水般的朝着看台上过去,但更多人好奇的拍照。

    其实白浩南已经看见阿哩和阿瑟无声无息的顺着集装箱板房之间的间隙暗影摸过来,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点对大场面的兴奋,目光只是阴冷的在墙根下搜寻目标,随时准备跃出来动手!

    他俩面对这么多人上手救主,那就不是踹两脚的事情了,白浩南也无声的把手对他们做个退下的手势,两道黑暗中的身影就消失了。

    显然马儿不知道他已经在阎王殿走了一遭,转回头来伸手一把揽在白浩南肩膀上:“卧槽!你老婆做什么的,想都没想就把人腾起来了……还不痛!”

    白浩南背上可能还痛点,使劲挺直了撑一下,陈素芬终于从警戒状态转回来马上心疼:“怎么,哪里疼?!”

    白浩南转手就在她屁股上一巴掌:“打打打!就知道打,男人说事情,你也动不动来飞,快给大师兄说对不起!这,就是老陈的女儿,一天不学好,非要去学武术,就是那个杨老太婆教出来的!”

    马儿都楞了下,显然回忆起来哈哈哈的大笑,绝对比他之前那些大笑都真实:“杨师太!我晓得了,武术队的杨教练,我们那个时候她就是最狠的,好好好,弟媳很好!”很热情的朝陈素芬伸手,这姑娘却啪的打掉:“那你还打他!”

    马儿再楞下,然后哈哈哈得更真实:“好哦,好哦,你这个堂客真的好!好护你……”

    白浩南难得摆回架子:“去去去!大师兄不记仇,还有你,动不动也跟着乱嚷嚷啥……这是蓉都训练营的总经理,李琳,东北人。”

    李琳就委委屈屈的做个撇嘴样子也不伸手:“把我撞飞了你咋不说咧。”

    白浩南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权威地位,赶紧离场:“这边,上天台上坐坐,有饮料也方便看球场,万一你再跟我开玩笑也不至于误会。”

    马儿重重的拍他两下肩膀:“我还从来没打过人!兄弟!但是你这么说,除了对我伤害很大,我也确实无话可说!”

    白浩南指引楼梯方向,自己爬上去:“所以大师兄,现在你不是以前那个国家队队长,我也不是职业联赛里面的万年替补,我们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但方向细节不太一样。”

    也许有面善实奸的人,但马儿真的是个敦厚脾性,而且是带着天然大师兄属性的那种,顺着陡峭的扶手梯往上爬,直接再给白浩南腿上一巴掌:“但是你说得太恶毒了!”就像管教调皮小师弟一样,起码之前那实际上经常带着的防备外壳放下了。

    白浩南上了天台对那边探头探脑的医生股东们摆摆手,既有在意他的,也有好奇想找马儿合影签名的都忍住了,看马儿上来大马金刀的跟他面对面坐下,这边也赶紧都坐下,还是知道别去打扰白浩南他俩,但有悄悄拿手机拍照的,马儿在蓉都的名气太大了,可以说整个省名气都大,特别是在三四十岁的男性中间。

    这时候陈素芬和李琳也走到楼梯下了,刘浪就站在旁边,摇头示意下:“最好他们自己聊。”

    陈素芬不屑:“老子还不想听呢……狗日的,好肥,比老白还重!”这个时候她终于相信白浩南被自己甩飞的时候有自动配合了,再有技巧,中年男人的油腻重量还是那么大啊,使劲抹自己的手,嫌接触了不舒服!

    李琳崇拜:“芬姐!好厉害!啪啪啪!”试图重演下陈素芬连踢的动作,差点把自己摔倒。

    陈素芬连忙抱住,脸上尽量淡然:“这算什么!”嘴角还是忍不住笑的,骄傲!

    好像练了十多二十年的功就没白费!

    李琳更进一步佩服:“他说你是他老婆……从来没听他这么称呼过谁!”感觉这个更值得崇拜。

    陈素芬有点意外:“没有?”

    李琳认真的想了想:“没有,从来没有。”

    可能傻子的话格外容易让人相信,陈素芬嘴角更按捺不住:“那个……桂西那个女老板呢?”

    李琳满脸真诚:“于小姐?就是称呼她于小姐还有于儿,对外也这么介绍,没有的,从来没有称呼老婆、太太,都不这么喊,以前我们在公司内部也只是称呼他白先生,以前还叫王董,但于小姐就是喜欢他……呃。”好像意识到也不能随便说这个,马上尴尬的住嘴。

    陈素芬却嘻嘻哈哈的搂她了:“走走走,我们好好聊下,你怎么认识他的?”

    李琳简直受宠若惊:“哦哦,我在传销时候认得他的……”

    看来陈素芬的小本本又可以添上好些名字了。

    可白浩南却没嘻嘻哈哈,嘴上继续不好听:“恶毒?只要涉及到一个人的命或者前途,怎么说都不恶毒,喏,还是这个训练营的名字,宗明,老陈训练时候一脚踹死的,你说老陈有杀他的心么?全心想为他好,如果不是好苗子,还不稀得动手呢。”

    好脾气的马儿不得不再摁了下太阳穴,正好这时候阿瑟又弓着腰端了饮料盘子上来,这么低温的晚上当然是热可可,马儿还对这个看起来就不像国内服务员的黝黑小厮说谢谢,阿瑟无声的消失退下。

    白浩南再顺势借题:“这个孩子是缅北的,如果不是踢足球,他只是个战乱中的流浪儿,通常活不过二十岁,但我在那里带了一支球队,让这个球队里面的孩子尽可能都活下来了。”

    马儿似乎听懂了白浩南想表达的意思,举热可可示意一下,转头看场上,哨音一响比赛就开始了,昨天赢的那支队正在跟马儿的朋友们对战,基本上全都是退役球员,除了多少有些发福,但在身体素质和脚法能力上,真是碾压业余爱好者,一板一眼都能引起场边足球爱好者们的欢呼,高呼其中球员的名字,马儿甚至都看得有些入迷,好一会儿才低声开口:“好久,蓉都的比赛,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白浩南也端着可可杯:“因为爱足球的都不愿去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在粪坑里面搅来搅去。”

    马儿转头表情无奈:“你一定要用这么恶毒的话来形容嘛?”

    白浩南冷笑:“因为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马儿想了想,转过身来:“但我一直在试图改变!我一直在努力尽我所能的改变,你知道吗?”

    白浩南点头:“我知道,你拼命开公司赚钱,赚钱以后拿来投给足校,到处拉赞助……一年能搞多少钱进去?”

    马儿脸上终于闪过一丝窘迫:“一两百万吧。”

    白浩南都忍不住苦笑了下:“十年少说也有一千万,你就为了这个狗屁足球,本来可以当千万富翁,全都砸到里面泡都不冒一个?”

    马儿一贯堆满憨厚朴实笑容的脸上,转头看向球场,看向那个灯光照射下热闹非凡的球场:“我特么就想把这件事做好,我问心无愧……我觉得是!”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国内第一中场,宽皮大脸上已经布满皱纹,却闪动着些说不出的光芒,也许只有看见最心爱东西时候才有的闪亮,甚至是动容。

    用这么轻轻松一句就把自己十多年的无悔坚持解释了。

    作为职业球员刻苦训练、好好踢球那是本分,退役以后有名气可以经商赚钱,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却每年都要倒贴钱搞足校,那就是真爱了!

    每年都能赚个一两百万砸水里,那都得是超过绝大多数人赚钱能力了吧,不拿去买包买车买房子,全拿来丢这个粪坑,十年不变。

    这还是要点毅力的。

    可哪怕按照白浩南回国时候最初的打算,十年磨一剑,好歹十年下来也该磨出些孩子,好歹也能卖点钱回本吧,偏偏这几年就是没看见这边出什么人才。

    所以白浩南一句话就把马儿的毅力给打飞了:“那说明你能力不够,赚钱能力不够,带队能力也不够。”

    马儿看来已经习惯白浩南的毒舌:“我去!你还真是句句伤人!”这回没什么剧烈反应,甚至有些笑意的平和。

    白浩南点头:“踢球你是高手,但是带队带人未见得,好球员不一定是好教练,这话全世界都通行。”

    马儿也点头:“对,马拉多纳当教练还一团糟呢,但你怎么知道我带队不行,或者说我的足校教练不行。”

    白浩南笑:“你自己也承认是你的教练组不行了,看见那边那群人没,医科大的高级青年专家,真正对这个国家有用的人……”

    马儿抬眼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那边的专家们连忙谄媚的接二连三起身挥手,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点对不起白浩南的称呼,马儿都嘿笑一下对那边挥挥手,那群孙子居然使劲鼓掌,一脸投降派的荣幸,马儿又哈哈哈的笑了,感觉白浩南身边的人都比他可爱。

    白浩南也有点翻白眼:“我们有聊过,外行最爱说中国凭什么十几亿人还拿不出十一个能踢进世界杯的球星,他们告诉我,中国改革开放能靠的劳动力成本低,也就是仗着人多,但实际上最起作用的得是引进技术和管理,所以我们全套引进的是巴西技术,罗马里奥牵线的。”

    马儿笑起来就憨厚:“十年前我们就引进英国技术了,你忘了我们还有支冲超成功的球队叫谢菲尔德?我第一次看你踢球,就是跟这个队。”

    面对大师兄,白浩南感觉自己忽悠起来明显费力,转头给一直站在天台边角上的阿哩示意下:“叫他们准备下半时上场。”

    马儿挑眉毛:“怎么?还是想脚上过?”

    白浩南笑笑:“skill set和impact是两回事。”

    马儿已经跟他没距离了,起身直接上脚踹:“卧槽你大爷!还跟我抖洋文!啥子意思!说!”

    那边的专家们看出来玩闹的气氛,纷纷鼓掌叫好,感觉白浩南能被马儿打都是多荣幸的事情,他们还与荣有焉的样子拍照,回去好炫耀给没来的股东眼馋。

    白浩南是真觉得用英语单词表达这种感受还准确些,谁叫他连中文都没搞清楚呢,还得探头问隔壁,专家们起哄:“哎哟!老白可以啊,现在都能随口拽英文来欺负我们了!”

    还是有老实的连忙给马儿汇报:“skill set是指技能技术,一般指个人技术,impact是对某个事物的影响力,老白表达的是对比赛的综合影响力,他这两个词的对比意思就是,个人能力再强,和对整场比赛的影响力不能划等号,不一定是个人技术最好的人最有影响力。”

    马儿听了淡然的笑笑,真淡然,对于一个国内曾经最顶尖的中场,这个道理他当然懂。

    众人还再次起哄:“狗日的,去国外呆了几年,中国话都没搞清楚,非得用外文表达了!”

    还有寒碜人的:“也对也对,我刚去英国那几年,也觉得很多术语用英语表达准确些,毕竟很多术语就是外国人发明过以后才传进来嘛,老白登堂入室了啊!”

    白浩南反唇相讥:“一群大乌龟!”

    专家们心领神会:“你还不是海龟!”

    但还是七嘴八舌的帮白浩南给马儿说好话:“老白真的很不错,就想把足球搞好,一门心思的钻研!”

    马儿站起身来傲然的笑笑:“我的小师弟,当然会是这种人。”有种大哥大的气质,立刻就油然而生。

    跟着起身下去换衣服的白浩南都得承认自己没有这种带头大哥的气质。

    因为这是站在场上所有球员需要凝聚中心的那种大哥,而他,似乎从一开始就适合站在场边。

    也许这也是天赋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