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一直认为自己在球场上是靠脑子吃饭的,而不是靠蛮力。

    现在还是这个道理,看似跟着伊莎冲向了那一群东倒西歪的当地男人,眼角其实一直瞟着后面那几辆摩托车。

    伊莎是真的有那么凶悍,昨夜草堆里明明多柔情似水身娇体软的小姑娘,现在却提着钢刀毫不犹豫的直接砍!

    真砍!

    把白浩南吓死了!

    白浩南对刀没研究,当然不知道在有些爱好者眼里,这种直身尖头的钢刀其实应该算是放大的匕首,而不是只有刀身弯曲的那种刀,这种叫做小剑可能还更合适点。

    刀为什么要弯曲?

    就因为需要那点弧度来利于劈砍,除了斧头这样的重量,刀本身很难砍出什么山崩地裂来,只能靠砍到的刹那猛带,用刀身刃口的弧度劈拉出伤口来。

    这就好比大多数刀口实际上把手指摁上去不会有多大伤害,但只要在刃口上轻轻滑动一下就很容易受伤的道理。

    所以伊莎他们看来很熟悉这种伤害,平时没少用这种方式打杀,再看看没有开磨得多锋利的刃口,她这样的砍与其说是杀人,不如说是拿铁条抽打吧。

    反正好几个老男人被她用长刀砍到厚重的袍子上,都是歪嘴咧齿的抱着裂开外套翻滚开去,疼痛多于伤害,只是累得太厉害,提不起力量来反击!

    白浩南惊讶之下反而放下些担心,跟在伊莎身后扑上去直接用脚踢,手中插进刀鞘里的长刀也当成棍子砸!

    只要不用这种刀捅,就不会有多大伤害。

    但伊莎肯定是有些疯狂了,尖声叫喊怒骂着听不懂的语言,对那些只能艰难反击的男人追打,特别是其中有个长得颇为獐头鼠目的家伙,白浩南试图拉住她,姑娘都尖叫着使劲用刀尖去捅了!

    吓得对方也只好在地上滚,稍有几个体力缓过劲想反击的,也被白浩南护法一般在伊莎身边冲撞打开!

    然后这时摩托车终于从路上跌跌撞撞冲上凹凸不平的山坡来,白浩南看似不经意的把伊莎朝着那边撞开些,弯腰踢打地上一条汉子的时候,偷偷捡起对方的刀,之前他都是尽量把这些刀踢远些。

    去过这种荒山坡的都明白,看似光秃秃的山坡上实际到处都是坑洼,摩托车在这上面行驶并不容易,但技术稍微好点提起速度以后,关键是不累,怎么都能把徒步跑的人遛死,以前老陈就搞过一辆摩托车来督促狗崽子们在球场上跑圈。

    所以白浩南肯定不会再上这种当,在伊莎踉跄两步差点摔倒的时候,白浩南就把那柄没鞘的钢刀砸过去了。

    明晃晃的刀这么翻滚着飞过来,是个人都会吓着,骑坐在上面的两个男人手忙脚乱的一下就翻倒了,白浩南紧跟着跳过去,一脚一个直接大脚抽在头上,左手揽住了伊莎把手里的刀塞给她急促:“走!赶紧走……”

    说着就赶紧抓了还没熄火的摩托车推起来,这种125摩托车可以说都是江州生产的,白浩南在少体校就没少偷老陈的带女运动员兜风,现在娴熟的跨骑上去,回头看伊莎还不依不饶的踢打地上的男人,都怒吼了:“赶紧!不然我走了!”

    这话有威力,上一秒还疯狂如斯的姑娘,下一秒就带着满脸的泪花冲跳上摩托车使劲抱着他的腰,然后就跟着白浩南在山坡上剧烈蹦跳着往下冲!

    其实从小镇公路出来还有几辆摩托车的,后面的不是已经跳下来准备围攻,就是慌乱着掉头,被远远绕开点的白浩南加足了油门甩开些。

    只要不是双腿跑,大家又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白浩南就不惊慌了,还有空撩妹:“哭什么哭!明明是你打了他们,搞得你好像被他们轮过似的!”

    手里抓着两柄钢刀交叉在白浩南胸口的女孩儿悲泣:“他们就是没少干这种事情,我的姐姐就是这样被他们毁掉的,这些人渣!”

    白浩南也经常被骂人渣:“好了,走吧,跟我一起走,这里你肯定待不下去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在土坡上蹦跳着的摩托车冲上公路就跟兔子一样飞跑!

    伊莎却趴在他背上开始撕心裂肺的哭!

    如果不是场面危急,白浩南真的想回头宽慰下这个姑娘了。

    能让她从小就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这看似苍茫美景的艳遇小镇、风情胜地背后也不是那么光鲜美丽的吧。

    在几辆摩托车的追赶下,同时也是在无数眼光的注视下,白浩南把车重新冲到街面上,之前就发现这里的警察所有注意力都在收景区门票和抓逃票的上面去了,现在压根儿没人管这种每天都在出现的当地人打架场面,白浩南还敢把车重新回到事发地点而不是沿着外面的道路离开这里,伊莎都止住了哭声抓紧钢刀!

    白浩南肯定是来找陈素芬的,果然那姑娘就像个红绿灯一样继续站在高高的花台上,仿佛是知道白浩南一定会逃回来找她一样,不过可能没想到是辆摩托车,远远的跳下来在路边等着,白浩南急停瞬间她本来要翻坐到后面的,却发现紧贴在白浩南背上的姑娘,冷哼着长腿一迈就坐在白浩南的怀里油箱上,气得白浩南大骂:“你哈婆娘啊!挡住老子了……”

    但还是用纱布包裹的右手猛轰油门!

    十分钟以后,屁滚尿流的三人已经在白色小POLO上顺着盘旋的山路离开这片景区!

    哪怕右手不方便换档,白浩南还是能在这样的盘旋公路上把这种低矮车身的两厢车优势发挥到极致,好歹他也是开了几年跑车的,很快就把摩托车和皮卡车追来的场面给甩掉,本来想长舒一口气放慢速度的,坐在后面一直没吱声的伊莎忽然提醒:“赶紧离开,不要到县里去,他们要是打电话了会被拦住的!”

    白浩南只能加大油门继续:“芬儿!导航!导航,把手机导航打开!”

    没想到这个时候,副驾驶的陈素芬才慢悠悠:“着什么急啊,我又没得罪谁,我又不认识什么姑娘阿柱的……”

    话音刚落,后面那妞就一个猛扑,从座位斜上方直接一把锁住了陈素芬的脖子使劲往后面拽:“老子杀了你!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这招可能对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都是必杀技,但是对陈素芬嘛,白浩南猛翻白眼都不带吃惊的,瞬间后就听见伊莎刺耳的尖叫:“啊……疼死我了!你个杀人犯……*%¥#@”外加一大堆听不懂的母语怒骂!

    陈素芬已经轻轻松松的反扭了伊莎手部到什么角度:“这是给你的警告,别以为都可以跟你们山上一样随便撒泼……”

    语调平静,却更有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