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嘉正给予嘉能健身中心的支援是恰当的,除了初期的资金投入之外,只提供了一组后勤管理人员,这两部也明显七八年以上的旧车,在二手车市场也卖不了多少钱,但对于这么家健身中心来说还是足够光鲜了,要真选用高级保姆车商务车,那才是不合适呢。

    有个老板开卡宴已经足够了。

    白浩南很快就试着带小婉和陈美娟出马去谈业务,真不是利用她们的美色,而是三个人娴熟的跟人谈高额回扣,每介绍一个人过来办了月卡年卡,分别能够返点都在四成左右!

    这对于各家经营足球场地的公司机构算是相当诱人的业务了,不花自己一分钱就获得这样一系列的业务员,有两家足球场地都主动提出来自己会给做宣传易拉宝,要健身中心再多做些宣传资料,在周末踢球的足球爱好者中间分发,并且邀请嘉能健身中心周末来搞促销宣传活动,当然只要现场签单,他们就有提成。

    这对球场方也是不需要多大投入就能赚钱的好事,一拍即合,等到出来看见王老板带着丰满的助理,清秀的小秘书上了两百多万的卡宴越野车,那绝对只剩下对成功人士的向往。

    两三天时间就跟全市最主要的五家野球集中小场地签了协议,陈美娟和小婉的发挥都是积极而兴奋的,因为她们拿着说服人加入传销的劲头来谈普通业务,有点杀鸡用牛刀的味道,太轻松了,哪里还需要弄一下才能搞定?

    老李和那个能开车球员算是熟悉车辆和地段,要到周末才发挥作用,但曾经在东北某家省会机场上开了几十年各型车辆的老李,认认真真根据本市地图画了张最佳路线图,如何最省油最省时间的在几处野球场地间中转,可能长期在机场成天开车,只能琢磨这个,他已经形成了习惯爱好,这种成本意识是白浩南没有的,但后来才发现这点不起眼的小事儿有多重要。

    其实李家也算是中等收入比较宽裕的,起码民航企业的福利不错,原来在老家不愁吃穿,李妈妈就在附近的城中村租了个小屋两口子住,女儿还是住在健身中心宿舍,这点本来白浩南有点难以理解的,但后来每天早晚都能看到李家夫妇到处散步,还趁着空隙到郊外爬山,才明白人家是真把到南方来当成度假或者养老。

    顺便陪着女儿。

    李琳确实是个没多大心眼儿的笨姑娘,看小曼开始严谨的整理财务制度,那个能飞快心算奖金的姑娘更是开始把持收银员工作,她就着急,做账做账不行,做合同不懂法务,据说大学还学的什么国际贸易,反正看见什么文本都有点发晕,白浩南这才知道这姑娘原来是顺着民航公司家属身份进的什么专科学院,大二下期也就是专科毕业的实习季,感觉这爹妈不是来保护女儿安全,而是帮着女儿不要因为太笨被开除的!

    所以开始一两天还硬着头皮跟卡拉去学跳健身操之类,可尽管她说有点跳舞的底子,黑大叔连着教了好几样健身舞蹈之类,以非洲人的眼光判断这孩子一点节奏感都没,最多只能练慢吞吞的瑜伽,可瑜伽没点积累很容易露馅,难道一家健身中心的瑜伽教练还要现学瑜伽?

    最好笑的是李琳甚至连在跑步机上装样子跑步都不行,整个动作完全不协调,跑步机稍微一发动,她就吓得使劲收紧胳膊压着胸口,手臂只能在胸前横向摆动,看得出来她已经竭尽全力在强迫自己要努力坚持了,可稍微脚步一乱,就被摔在了跑步机上,摔得那叫一个花容失色,连这种高档机器的自动断电保护都没能救得了她的运动机能缺失。

    相比之下,于嘉理的不运动可能只是因为胖得自暴自弃,这李姑娘纯粹是怎么都没运动细胞,但偏生上天就是给她一副怎么吃也不胖的身材,还该有料的地方一点都不缺,可能真的是心宽胸口就发育好。

    但心宽了近二十年,这回终于让李琳有点压力巨大,从跑步机上摔下来就嚎啕大哭,其实据陈美娟随时给白浩南打小报告,这姑娘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悄悄在被窝里哭,当众哭这算是第一次。

    因为暂时还没啥客人,这姑娘放开了坐在大厅里哭,一群男的都不好意思去劝她,女传销们见怪不怪,所以等白浩南回来看见的就是两颗水蜜桃,那眼睛都哭得起水泡了,是真伤心,他多问两句哑然失笑:“谁叫你来捣鼓这些的,周六才该你上班,你跟这瞎折腾什么,去去去,去把你那套空姐衣服洗干净熨烫规整了,再买条丝巾去,明天下午再给你特训!”

    李琳顶着一双水蜜桃眼睛抽抽:“叔,我能噶哈呀……”

    白浩南是有清晰思路的:“我跟你说,今天周四了,后天早上,如果你这眼睛还顶着这么难看,你这工作就真的别做了!”

    李琳赶紧跳起来看健身中心随处都有的镜子:“一定,一定能!”看了回来又嘟嘴憋劲:“我知道我笨,但我真的很努力在做了,别动不动就吓我,要不我先打扫卫生。”

    白浩南已经心软了:“行行行,随便你怎么着吧,老实说你这明明可以随便去泡个有钱的凯子,还非要老老实实上班赚钱,也真够笨了。”

    李琳尽量睁大眼:“泡谁?”

    面对这种永远慢几拍的聊天模式,鸡贼的浩南哥受不了:“泡你自己吧,你的优势在漂亮,漂亮就做漂亮的事情,你去打扫卫生就叫浪费!”

    水蜜桃可能觉得被鼓励了,就小声提非分之想:“我……是不是还算在实习?”

    白浩南看了她这小笨蛋的样子就想泡:“谁说的,正式工啊,要不要签合同嘛。”

    水蜜桃噘下嘴但很快收回去委屈:“她们都有工资了,说是你预支的……”

    白浩南简直看得心下大乐,就凭这甜美细语,哪怕有点水泡眼减分,还是值得他把兜里所有钱双手奉上的,脸上还得绷住:“周末,这周工作完以后预支,她们是早就说好的,你这爸妈刚来说定嘛。”

    李琳马上就惊喜的笑了:“真的?说好了别整我个瞎开心!”大碴子味又来了,而且还伸手拉。

    白浩南只能败退:“行行行,你开心就好,别撩我!老子受不了!”

    水蜜桃很吃惊的忽闪眼睛:“撩是什么意思呀,是不是布拉一下?”

    就算特么不完全懂这句东北话,光是听语气,那好像小猫咪掏了一下的表情语气,白浩南都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卧槽……”

    还好这时候大门那边传来调侃的声音:“王总上班时间很闲嘛!”

    像一盆冷水浇下来,白浩南的绮念就不见了,转头面对于嘉理:“嗯,于总也闲啊……”

    一直低头忙着看手里文件的陈美娟和小婉刚才一直挡在白浩南外面几米处,有意无意的帮他卡位泡妞,其他员工都不好往这边走了,现在又无声无息的绕过去就推了不知所措的李琳走开,赶紧撤离这片区域!

    生怕因为王总泡妞惹恼了大老板,白浩南有这样的秘书助理简直是男人的梦想。

    确实,把那哪怕哭肿了眼睛还是谁见都犹怜的姑娘弄走,大老板的脸色就好多了,更像抓了丈夫偷腥的妻子:“我再不闲,就真的闲得只能一个人过日子了!”

    这话说的可真直接,白浩南摊开手问心无愧:“你不知道我忙了三四天么,汽油都烧了四五百,你还来得真准,难得跟小姑娘逗逗乐就抓我的现行。”

    于嘉理过来双手拎包在身后仰头看他,牙痒痒小声:“满以为把你弄成个老头,结果反而变成成熟沧桑了!这几天过来健身你是躲着我还是咋?我不来找你,你就不过去陪陪我?”

    白浩南叫苦:“我真想让你看看我这几天跑得多辛苦,回来这里才多少点时间?!”

    于嘉理揭穿他:“可下班了你都在屋顶上踢球玩儿!”

    白浩南不脸红:“那是我的专业,要正式开始带别人了,自然要把自己的手艺操练起来!”

    于嘉理叹气:“是,是操练,一排姑娘坐旁边看!你让我怎么想?”

    白浩南抬头看,只要跟他对上眼,范围内的女传销都躲避,所以他低头恶狠狠:“那就花了她们的脸!”

    于嘉理也嘟嘟嘴,不过造型比李琳差得有点多,白浩南这家伙还在心里暗自评分,姑娘踢着脚自己往屋顶的楼梯走:“我知道你很努力,也知道你没干啥,可就是心里慌。”

    白浩南笑着跟上:“其实我们这还是有业绩的,我相信这个周末能够看到成绩!”

    于嘉理顺着旋转楼梯走上屋顶,顿时开敞的天台景色,让她也似乎畅快不少:“老白,我觉得自己是真的挺喜欢你了,你一天不过去找我,心里就患得患失的,可如果拿着投资或者钱要挟你去找我,那又没意思透了,心里这滋味啊……”站在那使劲给自己深呼吸一下,再远远的看自己大楼那边指方位:“我在办公室窗户上装了个……他们说叫哨所镜,这么大,架在支架上的,没事儿就能坐在那看着你这边,你知道我这心情么?”

    白浩南走近些,直接上手,还是揽住她的肩膀:“当初谁跟我放大话来着?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个小投入大回报的事情,我们以工作关系相互了解接触,我没什么赔本的危险吧?哈哈,谁说的?”

    他这记忆力都用来泡妞了,学得惟妙惟肖。

    同样的动作,于嘉理现在一点挣脱的想法都没,反而朝着白浩南的胸口偎了下低声:“对啊,现在听起来就像个笑话。”

    白浩南笑:“心态,真的,你成天跟我叨叨心态,你说你现在是什么心态?动什么感情啊,你信不信转头我就去泡妞了,你何必为我这种人渣动感情呢,只看我能不能给你赚钱就好,或者说你本来就不在乎我这点赚钱,随时把我踢走也行,反正他们也能把这健身中心搞下去,这周过了,我觉得能赚钱,能让这里热闹起来。”

    于嘉理没有被这摆烂的说法给吓退,再依偎得紧一下,无师自通的都把双手展开环住了白浩南的腰:“老白,你心里真的有我没?”声音幽幽的。

    白浩南都无奈了:“你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嘛!”

    于嘉理低声:“以前是没有信心喜欢别人,总觉得别人喜欢上我肯定是因为钱,现在终于有点信心喜欢你,就想你哪怕为了钱喜欢上我也好啊……”

    白浩南真是内心毫无波动的伸手拍拍姑娘的背:“大妹子,清醒点吧,要么真的就让自己学会不走心,不随随便便对人动感情,要么就干脆踢走我,找个老实人你好他好的谈个恋爱结婚生子,我这种人……嘿嘿……”

    于嘉理手更紧了,还把头在高大男人的胸口上蹭了蹭:“嗯,慢慢能懂你的心情了,全心全意的爱一个,然后又失去的话,那确实该有多痛苦,为了不痛苦,索性就不爱,不掉进坑里,可现在我已经掉进来了啊。”

    白浩南不感怀春秋:“我在琢磨啊,你说老于这会儿会不会在你那个什么哨所镜的背后偷偷看我俩?”

    于嘉理终于噗嗤笑出来,就那么懒懒的在白浩南胸口靠着扭头,眯眼看自己的办公室:“嗯,随便他看。”

    白浩南就对那边比划个也的手势,于嘉理也笑着对那边一起比划。

    要是老于真在那边看,可能会考虑孙子的继承权问题了,可要是听了全程说话,估计会气个半死。

    白浩南干脆修改健身计划,今天带着于嘉理踢球好了,哪怕没球鞋她也一点基础都没有,换上运动衣光着脚就在人造草坪上利用锥形桶、塑料横杆玩绕步跑,小跳跃,交叉步,高踢腿:“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磨叽情啊爱的,运动起来,身体激素分泌,整个人汗水流起来就不会考虑这些屁用没有的复杂情绪了,只有身体才是完全属于你的,如果还在想,那就是运动量不够,再加大量!”

    阿达也跟着撒了欢的跑,算是断腿以后的康复。

    连发梢都带着汗珠贴在脸蛋上了,于嘉理使劲给自己鼓劲:“坚持!对吧?就像这锻炼一样,就是跟自己较劲,跟自己的内心斗争,看能不能坚持下去!我觉得我有这个信心!”

    运动确实能激发出让人积极心态的感受来,她有信心去面对那些竞争者了!

    而且这全新的运动调节方式,确实很有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