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匆匆在电话中对答了几句,紫烟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定要现在么?”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紫烟的神情变得有些不悦,重重哼了一声:“好吧,我马上过来。”

    说完,紫烟抬起头,冲着江逍抱歉地一笑:“不好意思,出了点意外,我得先离开一下。那些没说完的事,只能等到下次了。我会再联系你的。”

    “好吧。”江逍耸耸肩。他倒是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今晚紫烟已经透露了足够的信息,他也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况且紫烟,以及她身后所代表着的那个‘学院’,看起来也没有要显露出强迫或是敌意来。这初次的接触,让他还算是满意。

    江逍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够继续享受自己现有的人生,就足够了。

    明明穿着将身材勾勒得玲珑剔透的紧身衣,但紫烟却不知从哪里随后掏出了一小块金锭,拍在了桌上,冲着江逍笑了笑:“老华他人怪,只收金子。对了,酒还剩下一半,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留在这里喝完它。”

    随后她便站起身,也不去跟还在后面门里的老华打招呼,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江逍想了想,没有马上离去。正如紫烟所说,两瓶酒只喝了一瓶,而这等好酒,只怕寻遍了天下也未必能再找到第二家。既然紫烟已经付过了钱,那又何不在这里喝完了再走?

    江逍提起剩下的那只酒瓶,为自己倒上了满满一杯,一口气饮尽,只觉得一条火线,从喉头一直流向胃里,烘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不由满足地长出了一口气。

    正在此时,江逍也听见了身后门响的声音。老华从后门里走了进来,来到桌前,弯下腰将紫烟留下的那枚金锭握在了手里,刚转身要回去,却又忽然转过身,看了两眼江逍:“她走了?”

    江逍心中讶然。这老华之前一直言简意赅,不爱多话的样子,现在却不知怎的,问出了这么一句明知故问的话来,点点头答道:“走了。”

    “嗯。”老华点了点头,已经转过了身去,向着后门迈了两步,却又突然转回头,上下不住打量着江逍,只是眼神依旧平静如水,看不出半点波动来。

    饶是江逍心理素质已经在舞台上磨练得坚定非常,但被老华这般打量,却还是微微有些不太自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轻轻咳嗽了两声。

    “你……懂得喝酒?”

    老华看了江逍半晌,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江逍不知道老华究竟是什么意思,想了想,点点头道:“算是……懂得一些。”

    “嗯。那个紫烟,也算是懂得一些。这年头,懂得喝酒的人,不多了。”老华停顿了一下,依旧望着江逍,脸上现出了一些犹豫的神色。

    江逍被老华的样子弄得越发别扭,干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转过身与老华互相对视着。

    两个人都不再开口。屋内的空气一时陷入了凝滞。

    过了约莫半分钟的诡异沉默,老华突然轻轻叹了口气。

    “你……去碧潭山吧。现在就去。”

    “什么?”听见老华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江逍愣住了。

    碧潭山是南郊的一片风景区,离这里倒是不太远,但这深更半夜的,老华突然来一句让自己跑去碧潭山,是什么意思?

    看风景?在这十点多的时候,能看到什么风景?这不是开玩笑么?

    “别多问。如果你愿意去,那就去。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把酒喝完,自己回家睡觉。不过,要快。”老华似乎根本不愿再多做什么解释,丢下一句话之后,转过身便向着后门走去。

    江逍望着老华的背影,直到他走进后厨,关上门,再也没有回头。

    碧潭山?

    紫烟之前也说过,这老华的性子古怪得很,但江逍却没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不是要求。老华也说了,如果江逍不愿意,那就把酒喝完,直接回家睡觉。这更像是一个……建议。

    但现在去碧潭山,又会发生什么,或者说,得到什么呢?

    江逍在心中犹豫了片刻,便做出了决定。

    虽然不明白老华究竟藏了什么话没说,但素昧平生,他至少不会有害自己的动机。

    以老华那古怪性子,江逍便是再去追问,他怕是也不会再多说半个字。既然如此,那便不如去看一看吧。

    主意已定,江逍也不再多磨蹭,提起那瓶酒,一仰头灌了个干干净净,擦了擦嘴,便大步走出了门。

    上了车,江逍便一路向着碧潭山的方向开去。一路上将老华方才的言语和神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却怎么也揣摩不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来。

    这个点,出城的路上车并不多,二十多分钟后,江逍便已经开到了碧潭山的脚下。但这碧潭山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也有着三五里方圆。老华只说让他来碧潭山,却没提到具体的地点。江逍想了想,干脆在山脚下停下了车,一路向着山上行去。

    碧潭山作为景区,上山的路只有一条。江逍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此刻已是十点半了。他盘算了一下,决定若是走到十一点,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就直接扭头下山回家。

    这个时间段,游客自然是散得干干净净,就连景区的工作人员也早已回家休息了。漆黑的山道上没有行人,更没有什么路灯,只有夜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在沙沙作响,偶尔交杂着两声不知从何而来的鸟叫。

    幸好今日正是农历十六,又是个晴天,头顶月色正圆。江逍借着月光,在石道上一步步向着山上走去。碧潭山不过是个高一点的土坡而已,不是什么陡峭的高山,江逍的身体素质因为从小运动,也比常人要好上不少,走了二十多分钟,连气都没多喘两口。

    抬起手表看了看,已经快到十一点了,可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江逍心头正开始怀疑老华是不是故意耍着自己开心时,却突然听见了前方隐隐有人声传来。

    江逍心头一动,这里果然有些什么异样。这深更半夜的,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跑到碧潭山上来。他想了想,将自己隐藏在树木的阴影之中,小心翼翼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步步挪动着行去。

    走了不到五十米,前面传来的声音已经清晰了许多,江逍听见一个女人不悦的声音:“究竟还有多深?你们的探测到底准不准确!”

    听见这声音,江逍顿时心中一动。

    这声音的主人,赫然便是方才刚刚与他分别的紫烟!

    老华让他来碧潭山,竟然是尾随着紫烟的脚步。但……老华却又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紫烟来到了碧潭山?

    江逍心中有些犹豫,想要转头离开。紫烟此前在他面前接的那个电话,明显是他们学院内部中人打来的。江逍此刻对这个组织还有太多不了解之处,贸然掺和进这趟浑水之中,只怕保不齐便会沾染上什么麻烦。

    但不知怎的,江逍心中几次转了要离开的念头,却始终没有迈开脚步。就仿佛心中隐隐有个声音呼唤着,让他继续留下来一般。

    一个有些嘶哑的男声笑了两声:“应该就快到了。要是紫烟大人着急的话,那就干脆再多演化出一些老鼠来,那样自然就能快上许多。我们的遥感监测不会有错,遗骨就在下面。”

    紫烟的声音冷哼了一下,却没说话。而江逍此刻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一处方位,才发现除了两人对话的声音之外,还有些奇怪的窸窸窣窣声。

    想到刚才那男人说的话,加上紫烟此前曾经在他面前演示过的能力,江逍心中已经有了些隐隐的怀疑。

    鬼使神差地,江逍借着树木的阴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点点挪了过去。

    当他看见了前方的景象时,饶是江逍的心理素质再好,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前方是山林之中的一片空地,紫烟与另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肩并肩站立着。而在两人身前,是一个深深的土坑。

    在那土坑之中,竟果然与江逍方才的揣测一样,无数老鼠正在其中飞速攒动着,时不时从坑底蹿出,将口中含着的泥土吐在坑外,不多时,已经垒起了一座小小的土包。

    那土坑约莫有三米方圆,而从江逍现在的角度,已经看不清有多深了。只是那密密麻麻的老鼠往来飞奔的景象,却让人看了几乎要以为那坑已经塞满了老鼠一般。

    而站在坑前的紫烟,原本曲线惹火的身材依旧,但两条胳膊却是空空荡荡,只剩下了衣袖垂在身体两侧。

    “为什么非要让我来做这种事?”紫烟闷哼了一声,声音越发地不耐烦:“我虽然不是你的直属上司,但至少也比你高了一个级别。既然是暗炎的事,我卖他的人情,帮个忙也就算了,但再这么挖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那矮小男人干笑道:“紫烟大人和我们家大人交情好,在下当然知道。这次若不是时间太紧,我们也不敢劳动……”

    “时间太紧?什么时间太紧?”紫烟不悦地打断了他:“这遗骨留在地下,也没有人会发现,早起出一日,晚起出一日,又有什么区别?”

    “是这样的……”那矮小男人伸手擦了擦额头,仿佛有汗水流出:“我们是昨日刚刚通过遥感,探查到地下有一具遗骨,但我们也得到消息,偏偏就在这一处位置,景区要兴建一个观景台,已经列入了规划。如果等到他们开了工,我们只怕就没有时间了……紫烟大人,您是不是再演化一些……”

    紫烟冷哼一声,将头转向那矮小男人,语声中有些凝重:“我来了这里半个小时,已经听你催了我三次。现在的时间还早,这半夜里也不会有什么游客,便是挖到明天早上也绰绰有余,你这么催促我演化更多的老鼠,究竟是什么用意?”

    “用意?”那矮小男人一愣,声音紧张了起来:“我……我能有什么用意?只不过是暗炎大人交待了下来,这事必须得抓紧。况且听说,似乎院长他也很重视这一具先祖的遗骨,向暗炎大人亲自下了命令,所以才……”

    “院长?”紫烟一凛:“你之前怎么没有提到过,院长亲自下了命令?况且即便是你没有说,暗炎也该告诉我才对。”

    矮小男人磕磕巴巴道:“因为……因为暗炎大人他……”

    月色下,看不清那矮小男人的神情,但江逍却能感觉得出,他正绞尽脑汁在想着回应,只怕现在已经满头是汗。

    紫烟站在原地,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但原本正在那土坑之中疯狂挖掘的老鼠,却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齐刷刷地停住了动作,凝固在了当中,随后哗然向着紫烟狂奔而来。

    眼见着那群老鼠如同潮水般涌回,那矮小男人面色骤然一变,尖叫了起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