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暗炎飞快地除去脚上的鞋袜,借着月光,只见右脚的脚心之中,一个针尖大的小孔,正在不断向外流着黑血,不过只是转瞬之间,半只脚都已经变作了紫黑。

    “暗算?”紫烟扑哧一笑:“暗炎,难不成你忘了,是你先要暗算于我的么?何况我还留了这许多毒蝎在地上,你却连蝎子也会钻土这事都忘了,怪得了谁?”

    暗炎用力捏紧双拳,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方才紫烟与他对峙之时,一半的毒蝎重新回到身上成为了手臂,另一半却在身前摆出了一个半月阵,却也没有再移动过,只做出了个防御的姿态。暗炎的注意力虽然一直没有从紫烟那一方移开,却是没有留意那无数毒蝎之中,竟然有一只悄悄钻到了地下,在他脚心狠狠蜇了一尾钩。

    “说吧,为什么要设下埋伏暗杀我。”紫烟虽然看得清楚,暗炎脚心的黑血仍在不住流出,却没有敢半分大意地接近,仍是留在原地,只是面上已经带上了盈盈笑意:“这景区的地下有遗骨一事,想来也必定是你编排出来,为了将我哄骗过来的。只是……这事究竟是你的主意,还是……别的什么人的主意?”

    就算方才那一手占得了先机,但紫烟终究清楚,她的职阶是工匠,暗炎却是一名战士。而无论到了何时,贸然接近一个战士,都不会是什么好的选择。

    “你觉得,会是什么人的主意?”暗炎的俊脸已经扭曲狰狞了起来:“我若告诉你,是院长要杀你,命我动手,你信不信?”

    “暗炎,你以为我是白痴么?”紫烟冷笑:“若当真是院长要杀我,还用得着大费这等周章?更不可能让你带着这三条废柴来动手。连这种粗浅的谎话也不会编,暗炎,你太让我失望了。何况,院长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杀我?”

    “紫烟,你搞错了两件事。”暗炎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浓重的杀意来:“第一,我们要的,不是你的命,而是你偷偷得到的,那个种子的地图。”

    “什么?!”紫烟原本笑意盈盈的脸,此刻突然凝固起来:“你在说什么种子?”

    “别装傻了。你的部下,早就有人把你卖了,你自己却还蒙在鼓里。”暗炎用力捏紧了拳头:“而第二件事就是……身为工匠的你,永远无法理解战士这个职阶啊!”

    随着暗炎的话音落下,他落脚的那棵一人环抱的大树,竟然从上半截骤然断裂,与之同时,暗炎也化作一道黑影,直直落了下去。

    暗炎起跳之时,一脚向后蹬出的力道,竟然能将这课大树生生拦腰踩断!而他落下的方向,竟然不是紫烟,而是——脚下的江逍!

    紫烟完全没有想到,暗炎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立刻再度发动了攻击。她所演化出的毒蝎名为以色列金蝎,是蝎子之中毒性最为猛烈的一种,不用说普通人,便是平民职阶的觉醒者,也挨不得几下蛰刺。但暗炎此刻刚刚被蛰伤,却竟然立刻就能复原!

    而如同弓箭般射向江逍的暗炎,此刻全身,竟然都变作了淡淡的暗红色!而身上的衣物也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片刻便化为了灰烬散落下去。

    紫烟的反应自然也远超常人,暗炎一动,她也早已经向着江逍冲去。而地上那一堆排成了半月阵的毒蝎,也早就在暗炎刚刚被蛰伤之后,就重新回归了紫烟的身体,融聚成了左臂。

    此刻紫烟一边向前飞速冲刺,左臂也一边再度开始了演化。她的能力虽然可以让身体细胞无限模拟各种接触过的生物,但想要变换物种,却只有待那些生物重新融聚回自己的肉体之后,再重新演化才可以。而这一次,自左臂上演化出的,却是无数漫天飞舞的毒蜂。

    对待方才暗炎的那三名部下,又或是偷袭暗炎本人,用毒蝎自然更合适一些。但现在暗炎已经正面出手,还用这移动缓慢的毒蝎,纵然毒性远比毒蜂强得更多,也没有半分机会能够碰上了。

    只是那蜂团演化出来之后,却完全没有如紫烟所料想的那样生效。虽然纷纷向着暗炎飞去,如同一团烟雾般包裹住了暗炎之后,却不但没有挡下暗炎的突进,反倒腾地升起了一股火星,随后便是弥散的焦臭味。

    而正向着树脚下冲刺的紫烟,也面色一变,闷哼了一声。她所演化出的生物,不论是什么物种,都是由自己身体上的细胞所构成的,一旦受伤或是死亡,一样会将伤势反映在紫烟这个本体的身上。

    而蜂群既然未能挡得住暗炎,下一秒,暗炎的拳头便重重打在了紫烟的小腹上。

    一身惨叫,混杂着肉体被烧焦的滋拉声同时响起,暗炎的拳头已经穿过了紫烟的小腹,自身后穿出,但上面却没有带上半点血迹——因为鲜血早已被蒸发。

    但于此同时,江逍也被紫烟一脚远远踢开,划出一道弧线,向着远处落去,伴随着紫烟的叫声:“跑!快跑!”

    暗炎全身上下所散发的暗红色,是将能量在体内极速运转所造成的超高温。虽然并没有明火,但他此刻肉体的每一寸,都已经炽热得如同刚从炉膛里拿出的铁锤一般。

    全身赤裸的暗炎狞笑着,将右臂在紫烟的小腹里转动了一下,顿时让紫烟再度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她被暗炎手臂穿过的伤口周围,细胞组织都已经被焦化,更远一些的部位,怕是也都已经熟透了。

    直到此刻,江逍才重重落地。紫烟的那一脚刻意控制了力道,虽然将他踢飞,但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远远送出而已。在地上滚了两滚之后,江逍已经爬了起来,只是身上沾满了泥土。

    但当他抬起头,望向远处的紫烟时,却全身呆滞住了。

    紫烟……竟然被暗炎插在了手上,高高举起!

    明明刚才紫烟踢飞了他,让他立刻逃离,但江逍现在却怎么也迈不开腿。

    紫烟……为什么要救他?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紫烟就不会轻易被暗炎拉近距离,也不会那么轻易便被暗炎捕捉到运动轨迹。

    明明……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啊!

    “我早就告诉过你,工匠和战士的职阶,相差太远了。”暗炎将脸凑近了紫烟,死死盯着她的脸:“现在,告诉我,那枚种子在哪里!”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紫烟强忍着身体内的剧痛,居然挤出了一个微笑来。

    “告诉我,我就立刻杀了你。毕竟你我也是朋友一场,我也不忍心看你被折磨的样子。但如果你不说的话……”暗炎身上的暗红色突然转暗了一些,声音变得越发温柔:“我会把温度继续降低,降到能让你活得最久的程度,如何?”

    “做……梦……”紫烟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是么?我知道你的能力是自由操控体内的细胞和形态,甚至能够将伤口周围的组织蜂巢化,来隔绝和减缓热量的传递。不过……你觉得这样除了拖延你死亡的时间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暗炎冷哼一声,面上已经写满了胜券在握的表情:“比如……这样!”

    暗炎的右臂骤然自小腹中抽出,又猛地插进了紫烟的右胸之中,再度爆发出一阵黑烟和焦臭来:“你觉得,是你操控细胞的速度快,还是我出手的速度更快?”

    紫烟再度因为剧痛而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呼。

    暗炎歪着脑袋,好整以暇地望着紫烟那因痛苦而扭曲的美丽容颜:“说吧,把种子的位置说出来,然后我会立刻砍下你的脑袋——以我们过往的友情起誓。”

    “暗炎……”紫烟的双眼已经泛白,似乎随时都会在下一秒昏过去,但却还是呢喃着:“你应该从来都不知道,除了职阶能力之外,我的天赋能力是什么吧?”

    暗炎一愣,还未来得及答话,已经注意到方才那群蜂团中未被烧死的部分,已经散开,自四面八方向着两人席卷了过来。

    但——那是没有用的。无论任何生物,都不可能用肉体接触他那最高可以到达五百度的身体。而在这样的温度下,什么毒素也无法拥有原本的化学形态。

    但明明只要那蜂群一接触到暗炎的身体,就会像之前那样,被烧得一干二净,紫烟却仍然操控着蜂群向着他包裹飞来,这是为了什么?

    暗炎心中一动,虽然清楚紫烟还有后招没有使出,但这千钧一发的短暂时刻,哪儿容得他再去思索紫烟的后招究竟是什么?就在暗炎发愣的时候,紫烟双腿用力一蹬,重重蹬在了暗炎的胸膛上。

    身为战士职阶的暗炎,自然不会在紫烟这一记踢击下受到什么伤害,但借着双腿的反蹬力度,紫烟却将身体自暗炎的右臂上扯了出来。虽然依旧是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但被烧灼炭化的伤口处却没流出什么血来。

    而与此同时,蜂群也恰恰飞到了暗炎的身周。

    然后——

    轰然炸响!!!

    一团巨大的火球,在暗炎原本站着的位置原地升腾而起。

    借着那一蹬之力,紫烟也将自己远远弹飞,双腿一软,已然滚倒在了地上。

    她挣扎了两下,想要从地上站起,但修长的双腿只刚刚撑起了一半身体,又立刻颓然坐倒。暗炎原本就已经重伤了她,而最后的那一蹬,也没有让她完全脱离爆炸的范围,内脏已是伤上加伤。

    该死……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紫烟暗暗惨笑,心中已经泛起了绝望。

    但下一刻,一双有力的臂膀已经将她拦腰抱起。

    “江……江逍?该死,你为什么刚才没有跑!”紫烟勉力抬起头,才看见江逍的面庞,惊呼道。

    “你救了我,我难道能眼睁睁把你丢在后面,让暗炎杀死?”江逍咬牙切齿地对着怀里的紫烟低吼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明明我跟你只见过两面,也不是你们学院中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紫烟微微摇了摇头,喘息道:“我原本……确实可以不用管你的……但……算了。”

    她停住了开口,回过头望了一眼身后。方才爆炸的火球已经消失,只留下了原地的一个大坑。

    而在大坑的中心,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正由双手抱头蜷缩着的姿势,慢慢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