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九章 生死一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48531.html
    在方才那剧烈的爆炸之下,暗炎居然还没有死!

    他的身上布满了烧灼和撕裂的伤口,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紫烟所演化出的毒蜂变作的生体炸弹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下,竟然都没有要了他的性命。

    不仅如此,暗炎的伤口之中,竟然还有血肉在不停地蠕动着,正在缓缓修补着一个个伤口。

    他原本英俊的脸已经完全扭曲,死死瞪着紫烟和江逍两人,蹒跚地一步步向两人走来,但那速度却正在一点点加快着。

    三人之间的距离,约莫只有五十米左右。以暗炎这样的速度,不过一分钟就能来到两人面前。

    “这家伙……是怪物么!”

    方才那爆炸的气浪,就连远处的江逍都被冲击得站立不稳,自然很清楚威力有多大。他本以为暗炎已经死在了那爆炸之中,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没有放弃对紫烟的追杀!

    “快点……走啊!”紫烟冲着发愣的江逍低低喝了一声:“你到底还在等什么!等他走过来把我们两人全杀了么!”

    江逍心头自然清楚,暗炎既然选择了设伏暗杀紫烟,那就一定不会放过紫烟的活口。而目睹了这一切的他,无论是什么身份,暗炎也一定会杀了他灭口,将这消息被泄露的可能降到最低。

    “别跑!”

    江逍抱起了紫烟,刚要转身跑开,身后的暗炎却自地上捡起了一根破碎的树枝,随后身体扭曲成了一张弯弓,将全身的力道都猛地弹出,向着江逍用力飞掷过来。

    那树枝划破长空,如同一根标枪一般,直刺江逍的后心。江逍尽管竭力闪避了一下,却还是没能完全闪开。一声惨叫,大腿被重重刺穿,血花飞溅,竟然被那根树枝钉在了地上。

    而他怀中的紫烟,也被重重甩落在了地上。

    在投出了那根树枝之后,暗炎也停下了迈步,蹲在地上重重喘起了粗气。方才的伤势确实太重,以至于他用尽全身力气,投出了那根树枝之后,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江逍忍着大腿上钻心的疼痛,抬起头看了一眼暗炎,见他虽然喘着粗气蹲在地上,但却很明显正在一点点地恢复体力。若是再不逃开,只怕暗炎很快便能追来。

    只是大腿上的伤势实在太重,那根树枝直到现在,还牢牢地插在肌肉的缝隙之中,别说是背着紫烟逃跑了,就算是让他现在稳稳地站着,都是一种奢望。江逍试着站起来,却刚一发力又颓然坐倒在地上。

    “这点伤……”紫烟咬着牙,抬头瞪了一眼江逍,突然伸出右手,握在了那根树枝的末端:“给我忍着!!”

    “啊!!”

    江逍一声惨叫,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拦,就已经见到自己的右腿上,那根树枝已经被紫烟硬生生拔出,带出一连串的鲜血,还在不断向下滴落。

    “相信自己!哪怕还没有完全觉醒,你也有着尼安德特人的血统!站起来!”紫烟嘶哑着嗓子对江逍道:“你能做到!”

    江逍也将心一横,抬眼望着已经挣扎着站起,蹒跚一步步走来,面目狰狞如恶鬼的暗炎,紧咬着牙关将紫烟抓了起来,扛在肩膀上。紫烟本就身形窈窕,再加上少了一条手臂,本没有多少分量,若是换了平日里的江逍,扛上她也算不得多重的负担。但此刻右腿受了重伤,猛然肩头加上一压,竟是闷哼一声,腿上伤口剧痛,差一点便跪倒在了地上。

    “深呼吸,把意念集中在腿上,这样可以加速你的恢复。觉醒者无论是什么职阶,都有着一定的自我恢复能力,只不过是速度快慢的区别而已。”紫烟在江逍的肩头虚弱地小声道。

    江逍竭力稳住自己的呼吸和心绪,按照紫烟的指导,将意念集中在腿上的伤口之处,同时一步步向着树林之中走去。起初每走一步,腿上都传来钻心的疼痛,但渐渐地,一步步走下来,伤口竟然不再流血,甚至还有些麻麻痒痒的感觉传来。

    这难道……就是觉醒者的能力么?

    可按照紫烟所说的,自己明明还没有完全觉醒才对!

    但此刻却不是江逍慢慢去思考的时候了,身后一步步的沉重脚步声还在传来,暗炎虽然受了重伤,但却没有立刻毙命,还在缓缓恢复之中,而他的脚步声,也在一点点加快。

    “紫烟!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么!还有那个小子!你们都得死!都得死!”暗炎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深可见骨的恶毒。

    江逍将紫烟背在背上,用力迈着步子,一路向着山下行去。他的车就停在山脚下,只要能上得了车,那顺利逃跑的机会便又大了许多了。

    腿上的剧痛虽然仍未消退,但却在渐渐地减缓着,也被江逍一点点习惯了起来。虽然最初的几十步还是艰难无比,但很快江逍便提高了速度,将身后的暗炎抛开了一段距离,在密林的阻隔之下,已经暂时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只不过……即便是现在从暗炎的手中逃离,之后又该怎么办?

    “不用……不用担心……”在江逍背后的紫烟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低声道:“暗炎的行动,不是院长的命令,是他……想从我这里得到某种东西而采取的擅自行动而已。或者说,是他背叛了学院。只要我能活过今晚,将情况汇报上去,暗炎就一定会得到学院的制裁。”

    说着,紫烟又苦笑了一声:“只可惜,刚刚被他们偷袭的时候,通讯仪就被损坏了。否则现在……学院里就都早已知道暗炎的背叛行为了。”

    江逍想起了此前紫烟接通暗炎电话时,从手表里弹出的那只耳机。只是现在紫烟的左手都已经齐肩消失,哪里还能找得到什么手表?

    “那我……接下来会怎么样?”江逍一面大步向着山下奔去,一面对着身后的紫烟问道。

    “你?和以前不会有什么不同。”紫烟喘息了两声:“我们会继续把你列为观察对象,在适当的时候邀请你加入,并且……你会拥有拒绝的权利。”

    紫烟重重咳嗽了两声,苦笑继续道:“相信我,你今晚所看到的这一切,并不能代表着……学院的形象。”

    “是么……”江逍在心中暗自小声嘀咕了一下,有些嗤之以鼻。

    一个差点被同僚暗杀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么?

    但他当然不会傻到将这种腹诽说出来。至少到目前为止,紫烟和他,仍旧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能不能一同活过今晚暗炎的追杀,还不一定呢。

    “那你……会死么?”江逍一面奔跑,一面回头望了望身后,依然是黑沉沉一片,没有暗炎的身影,也听不见半点动静。但背后的紫烟,看起来却实在有些令人担心。

    方才江逍可是看得很清楚,暗炎的拳头在紫烟的身上开了两个贯穿的大洞,若是换了普通人,现在只怕是有十条命都早已经送了。

    “虽然可能会需要很久的恢复期,但还不会要了我的命。因为我的职阶能力是操控细胞,所以连带着对于伤势的恢复能力也会比其他觉醒者强上很多。只是,如果再被暗炎追上的话……”

    “你说的职阶……究竟是什么东西?”江逍追问道:“我听见你们提到过,什么平民,工匠,战士之类。你是工匠,而暗炎……是战士,那么你们的区别在哪里?”

    “职阶……就是每一个尼安德特人自出生以来,就固定归属的阶层,此后一生也不会变化……而根据职阶的不同,会具备不同的能力……但……这种事情,我现在哪有时间跟你细说……此刻更重要的事情,是活下去啊……”紫烟的声音有气无力,方才暗炎在她躯干上开的两个大洞,虽然没有过多的失血,但仍然是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即便是以紫烟的恢复能力,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立刻恢复如常。

    “好吧……”江逍也知道此刻不是多问的时候,奋力背着紫烟向着山下大步跑去。

    上山时,江逍是优哉游哉地慢慢走上去的,此刻全力奔跑,虽然背上背了个紫烟,但仍然比原本的速度要快了许多。大腿上的伤口虽然还在不断刺痛,但疼痛的程度已经比原来要减轻了许多。

    而这般全速奔跑之下,江逍也惊异地发现,自己无论是体力还是速度,都比原来有了大大的提升。他原本的身体素质,也就只是个普通的运动爱好者的水准,但这一路跑下来,竟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跑完了原本半小时才走完的路程,依稀看见了山脚。

    “就……就快到山脚了。我的车……停在那里。上了车之后……去哪儿?”江逍微微喘息着,对背后的紫烟问道。

    “先……先去城里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紫烟虚弱的声音比原来稍稍好了一些:“我的三个住处,暗炎都有可能知道,不能自投罗网。只要先躲过他今晚的追杀,我就可以向院长汇报了。”

    “好。”江逍点点头,做出了最后的冲刺,很快,山道就已经到头,他的视线之中也出现了自己那辆停在路边的特斯拉。

    “到了!”江逍心中刚刚一喜,却猛地听见了身后一声愤怒的吼叫,伴随着树木倒塌的声音。

    骇然回头向后望去,暗炎那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身后,而他此刻的姿态,赫然竟是在发足狂奔!

    “你们跑不掉的!该死的东西!”暗炎身上的伤口虽然仍旧是密密麻麻布满全身,但却比方才已经少了许多,也浅了许多。而他此时狂奔的速度,虽然还远不能与全盛时期相比,但却也远远快过了背着一个紫烟的江逍。

    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只有一百多米而已。而江逍距离自己的车,也差不多是同样的距离。

    若是被暗炎追上,一个半残的紫烟,和还未完全觉醒的江逍,面对方才已经将战斗力淋漓尽致表现出来的暗炎,结果自然可想而知。纵使现在暗炎的伤势肯定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江逍可绝不打算用自己的性命去做一番尝试。

    狂奔!狂奔!飞快地狂奔!身后暗炎的怒吼声已经越来越近,而江逍的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快。

    他不敢回头望,生怕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暗炎那狰狞的面孔。

    还有……十米……五米!

    江逍已经冲到了自己的车前。而无钥匙启动的特斯拉,直接拉开门,按下按钮,就可以一路疾驰逃离!

    江逍相信,暗炎就是再快,也不可能追得上汽车的速度。

    但就在江逍的指尖已经触及车门把手的时候,却同时也听见了脑后传来的一声怒吼。

    “死吧!”

    一阵大力从背后猛地轰来,江逍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被重重掀飞,向着侧面翻滚着飞起,随后重重落下。胸膛之中一阵疼痛,只怕肋骨也断了两三根。

    而紫烟……

    紫烟原本就已经受了重伤,现在更是承受了暗炎一击的主要力道,樱唇之中一阵鲜血狂喷,与江逍一同摔落在了地上。

    此刻两人,被那股大力撞得飞过了长街,距离江逍的车又有了十几米的距离。

    “在你死之前,把种子的位置告诉我!这一次,不会再给你机会逃跑了!”

    暗炎迎面向着两人一步步走来,通体赤裸的身体上,肌肉健美如同雕塑。

    而两人身旁,是半截粗大的树干,横滚在地上。

    虽然暗炎没有来得及追上两人,但终于还是追到了他足够折断一根树干,再投向两人的距离。

    “该死……”

    江逍眼望着街道对面的特斯拉,原本明明已经近在咫尺,却已经再没有机会乘上它逃离了。

    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