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十三章 情非得已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53496.html
    “哦?是么?为什么?”江逍却没有震惊,也没有愤怒,只淡淡问道。

    “因为……正如你不能完全信任我一样,我又怎么敢完全地信任你?”赭玉淡淡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道你究竟要告诉我的情报是什么,不知道紫烟究竟是怎么死的,甚至……有没有死。”

    他顿了顿,继续道:“而暗炎,和我一样都是学院的干部,并且同我一样,都是紫烟的好友。我现在只凭你的一句话,说紫烟死在了暗炎的手上,就去杀了暗炎?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拿什么来证明?如果你说的是假的,暗炎的命,却又由谁来赔?”

    “无论紫烟要让你传递给我的情报是什么,有多重要,我都不会用同伴的性命,来做这一场豪赌。所以,如果只有杀了暗炎,才能获取你的信任的话……我只能表示,很遗憾了。抱歉。”

    “好。”江逍默默听完了赭玉的话,笑了笑:“你通过了我的信任测试。”

    “通过了?为什么?”赭玉疑惑道。

    “是的。通过了。”江逍道:“你若是直接一口答应下来,杀了暗炎,获取我的信任,让我告诉你紫烟临死前的遗言,我反倒不太敢信任你了。正如你所说,你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不可能贸然就做出许诺,杀掉一个学院里的同伴。如果你真的这么一口答应了,那么我反倒会怀疑——要么你知道紫烟的真实死因,甚至参与了其中,要么你知道,紫烟可能会告诉你的情报,究竟是什么。而你现在的反应,才是最真实最正常的。”

    “仅凭这反应么?你就没考虑过,这也是我伪装出来的可能性么?”赭玉笑了起来。

    江逍叹气道:“我当然考虑过。只是……我没有别的选择。只凭借着你的回答,不足以让我对你的信任提升到百分之百,但我想来想去,也没有任何办法,能让自己百分之百地信任你了。所以……我也只能赌一把,只要这胜率超过五成,我便赌了。”

    “也就是说,现在你对我的信任,已经超过了五成了?”赭玉笑道:“那么,把紫烟要你带给我的话,告诉我吧。”

    “是的。虽然不多,但已经超过了。”江逍道:“但这些话,不能在电话里说。见面再说吧。”

    “好。你定地方,还是我定地方?”

    “你来定吧。”江逍道:“反正对于你来说,如果真的想要伏击我,那么不管我定在哪里,你都一定会有能力安排下圈套的。所以,你来安排就好。”

    “那么……”赭玉想了想:“玉陵大学的南球场,两小时后,可以么?”

    “好。到时候见。”

    江逍挂了电话,伸出手轻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苦笑了一下。

    他在电话里没有夸大其词,对于赭玉的信任,现在也只能是微微超过五成而已。

    而如果他的信任一旦判断错误,那么……

    这种在钢丝绳上跳舞的感觉,实在是江逍最讨厌的事情了。

    他对自己的头脑,一向很有自信。但江逍却不想,也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进入那个属于异能者的地下世界之中。

    他只想靠着自己的异能,在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去获取一些世俗的利益,过上优渥的生活而已。

    而无论学院暗中计划的是什么,暗炎以及紫烟等人争夺的是什么,那都本应与他毫无关系!

    而尼安德特的血统所代表的意义,更是早就应该尘封进地层的东西!

    可即便再如何不愿,江逍却依旧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卷进了这一切当中。

    除了紫烟以外,还有那个老华。

    到了此时,再回顾昨晚,江逍已经几乎九成能够确定,老华使用了某种手段,影响了自己的心智。

    如果让现在的江逍再做一次判断,他绝不可能去什么碧潭山,而是一定当即出门,开车回家。

    若是真的那样的话,那么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将与他再无半点联系了。

    可老华……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点,江逍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而他也再不愿和老华,和那个名为饮者的小酒馆,再有半点联系。

    赶紧结束这一切的事情,将自己的生活重新带回正轨,才是江逍现在唯一的目的。

    约定的时间是两小时后,而江逍现在所在的这个洗浴中心,距离赭玉定下的地点玉陵大学只有半小时的路程。江逍想了想,先去冲了个热水澡,然后设置了闹钟,稍稍睡了一会。因为事先已经和服务生交待过了,所以从头到尾也没有人过来打扰他的休息。

    一个小时左右的休息,虽然还不足以完全弥补江逍昨夜一夜折腾消耗的精力,但也是聊胜于无。待到江逍离开时,已经恢复了不少精神。

    当江逍到达玉陵大学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在路上问了两个学生,来到了南球场的路边。此刻球场里正有两队学生在踢着即兴比赛,场边一群女生正在各自加油呐喊,却找不出某个像是赭玉的人存在。

    江逍缓缓沿着球场边缘走着,一边注意暗中观察着来回经过的所有人。手机虽然握在手中,但他想了想,却没有给赭玉再打电话。

    到了约定的时间还差两分钟时,江逍才看到一个身影自一旁的教学楼中走出,径直向着他行来。

    那个男人身穿一件薄薄的短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素白围巾,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

    当江逍的目光与他一对上时,心中便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赭玉。

    赭玉走到了江逍面前,两人凝望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各自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就是赭玉。真是没想到,约我见面的,原来是著名的魔术师江逍先生。”赭玉向着江逍伸出手:“怎样,对我安排的见面地点,还算满意吧?顺便说一下,我的对外身份,是玉陵大学外文系的一名老师。”

    “很满意。”江逍环视了一圈周围,点了点头。旁边的球场上正进行着一场比赛,大堆的学生正在为双方加油。球场边的路也是校园里的一条主干道,路上时不时有学生或是老师来回经过。在这种环境下,想要大打出手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不必说,赭玉还是这所大学的老师——江逍并不怀疑他撒谎,方才正有两名女生从旁经过,笑着对赭玉道了声再见。

    赭玉的安排,很有诚意。至少这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不会与江逍在这里发生冲突。

    “除了魔术师这个身份之外,你应该对我还有别的了解吧。既然都是学院的人,那么你应该知道,在几天前,紫烟来找过我。”江逍道。

    “边走边聊吧。我们学校的风景不错。”赭玉向着江逍点点头,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当先向前走去:“没错,我确实是听紫烟前阵子对我说过,她又发现了一个可能存在的同类,而且,还是个名人。可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是你来告诉我她的噩耗。”

    说着,赭玉转过头来,望向江逍:“你当真确定,紫烟已经死了?”

    江逍叹了口气:“确定。就连她的遗体,也是我……处理的。”他没有用埋葬这个词,并且想了想,没有告诉赭玉,自己不知何故地,得到了一部分紫烟的细胞。

    “她……是怎么死的?你说,是暗炎杀了她,可我怎么也想不出来,暗炎有什么理由,会去杀掉紫烟。”赭玉拧着眉头:“他们之间的私下关系,只怕比和我更好一些。”

    赭玉抬起头望了一眼江逍,又连忙补充道:“抱歉,我并不是不信任你。只是这种事情的发生……太超出了我的想象一些。”

    江逍也望着身旁的赭玉,沉声道:“紫烟……得到了一个地图,关于某种东西的埋藏地点。能够让暗炎为了其价值,而决定杀掉紫烟的东西,我想,你应该能想得到那是什么吧。”

    “某种……东西?”赭玉面上先是疑惑了片刻,皱眉思索着,镜片后的双眼突然瞪大:“难道……难道是种子?”

    江逍点了点头:“没错。昨晚我听他们的对话之中所提到的,确实是这个词。种子。但我却一直都不明白,这所谓的种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具有什么样的价值,才会让你们都重视成这个样子。”

    “种子啊……”赭玉想了想,苦笑了一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那只是一个传说,比人类有史以来记载的所有上古的神话都更加虚无缥缈的传说。甚至连我自己都怀疑,紫烟的地图是不是真的——我说的,不仅仅是她掌握的那个种子的位置准确与否,而是——所谓的种子,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不管传说是否真实,至少告诉我传说中,种子究竟是什么。”

    赭玉皱眉想了很久,才缓缓道:“在传说中,种子是……十万年前纯血的尼安德特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