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十九章 秋后算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64778.html
    赵天雨依然和此前每一次一样雷厉风行。当江逍到了自己家门口时,她的那辆迷彩牧马人已经停在了路边。

    赵天雨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利落的黑色碎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拂着,锐利的目光投向正从车上下来的江逍,嘴里叼着一根烟,右手轻轻把玩着一只都彭打火机。无论用任何标准来看,她都是一个绝对的美女。

    但江逍对她,却从没有来过电,哪怕是第一眼见到时,也是如此。

    因为这个女人的性格,已经毫不遮掩地显露在了脸上。而江逍,实在是吃不消她这样的性格。

    不过,赵天雨却绝对是一个几乎可以堪称完美的经纪人。

    看见江逍将车停进车库里,下车向着自己走来,赵天雨也没有开口,只是抬了抬下巴,便算作打了招呼,随后甚至不等江逍走近,便扭头走向了门口,伸手按在了大门的指纹锁上,打开门自己走了进去。

    江逍跟在赵天雨后面,苦笑着看着这个女人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般,径直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生命之水,连冰块都没有加,先吞了一大口,才坐到了沙发上。

    生命之水伏特加,虽然算不得什么什么好酒,但高达96%的酒精度含量,让它获得了全球最烈的美誉。这种酒,从来都只是用来在酒吧里调配鸡尾酒而已,几乎没有人会选择直接饮用,更何况是像赵天雨这样,像是喝啤酒一般的直接便是一大口。

    而江逍在家里备着这种酒,也只是为了给赵天雨一个人准备的。

    “你……待会不开车走了?”江逍苦笑着进门,给自己倒了一杯苏打水,坐在了赵天雨的对面。他知道,赵天雨现在一定很生气。

    赵天雨没有回答,只是横了江逍一眼:“你知不知道,这三天里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发了多少条短信?”

    “知道。143个电话,35条短信。”江逍老老实实地点头回答道。在刚买了新手机,插上新卡之后,无数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提醒便蜂拥而至。只是他清楚赵天雨的脾气,所以才没有主动回过去。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主动打给我?”赵天雨又仰头吞了一大口酒。就这两口下去,酒杯就已经见了底。她晃了晃手中的空杯:“酒。缸。”

    江逍叹了口气,重新站起身,到酒柜前将那瓶生命之水拿来,放在了赵天雨的面前,又给她找来了一个干净的烟灰缸:“因为我不想挨骂,更不想看你的臭脸。”

    “你以为,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就不用挨骂,不用看我的臭脸了?”赵天雨冷哼一声,重新点着了一根烟:“除非你死了,或者我死了。”

    “我……这次还真的差点死了,不开玩笑。”江逍摇了摇头,苦笑着道:“所以,看在我的性命份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差点死了?不开玩笑?”赵天雨的眉头皱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怎么回事?”

    “不太好细说,总之,不是你能帮得上忙的事情。而且现在,也已经解决了。”江逍笑了笑:“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说它了吧。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但愿吧。”赵天雨点了点头,重新给自己倒满了酒:“不过这三天的工作,你得补上。”

    “我……真的很累……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两天么?”江逍苦笑着:“现在你不缺钱,我也不缺钱,何必这么辛苦地工作?”

    “别犯傻了。”赵天雨冷冷道:“你以为你的钱,来得很容易么?你现在能够接到那么多的通告和演出,是因为你的人气。而人气,来源于足够的曝光率。难不成你以为,不管你休息多久,重新出现时,都还能继续有这么多的受众么?而且,现在的通告,是之前早已接下的,你知不知道毁约的代价有多大?”

    “道理我当然懂。但只是一两天也不行么?天雨,你应该清楚,我不是那种娇气得没事就哭爹喊娘的小鲜肉。我这一次,确实经历了某种生死关头。毁约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你全权替我处理。”江逍向着赵天雨坐近了一些,直视着她,目光诚恳:“两天,就两天,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不管什么事都不要来烦我,可不可以?”

    赵天雨望着江逍诚挚的目光,原本身上凌厉的气息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你……终究是不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是么?”

    “是。”江逍毫不犹豫地点头:“而且,我告诉你的已经足够多了。如果不是你,我甚至连半个字都不会解释。”

    “好。”赵天雨干脆地点头:“那就两天。这两天里的表演,我替你取消掉,一切责任我来担。当然——违约金是你来出。”

    “那当然。”江逍点了点头,端起手中的汤力水,轻轻碰了一下赵天雨手中的酒杯,认真地道:“谢谢你。”

    赵天雨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只自己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

    江逍看着眼前的赵天雨,心里一下浮起一丝感动来。

    他很清楚,自己突然失踪了三天,给赵天雨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会让赵天雨心中的怒火多热烈。

    但赵天雨最终还是原谅了他。

    赵天雨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随后洒然用手背擦了擦嘴,横了一眼江逍:“直勾勾望着我干嘛?你不是早说过了,对我没兴趣的么?”

    “没兴趣就不能看看你了?再说了,就算我突然对你有了兴趣,那也没用啊。你对我一样也没兴趣,这我也是早就知道了的。”江逍淡淡一笑,心里却微微一动。

    赵天雨……在他心里的感觉,似乎突然变了。

    但那变化,却古怪得紧。

    江逍的目光在赵天雨的全身上下打着转。眼前的人,依旧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与自己合作了两年半的赵天雨。从第一次自己见到她是,就是面前这副打扮,这种气场,在美丽中透出凌厉的光,有如一把锋利的刀一般。

    江逍反复在心中确认了多次,才肯定了,自己依旧没有被赵天雨所吸引。她是一个很好的经纪人,一个很好的朋友,一个很美的女人,但却终究不是江逍想要去产生亲密接触的对象。

    可……为什么今天的赵天雨,会给江逍带来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异样感觉?

    “你……恋爱了?”江逍没头没脑地突然问了一句,结果赵天雨却被一口酒呛在了喉咙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江逍连忙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递到了赵天雨的手里,看她弯下腰,重重地咳嗽不停,好不容易才稍稍缓解了下来。

    赵天雨用纸巾擦拭着眼角被呛出来的泪水,狠狠瞪了一眼江逍:“你这混蛋……差点呛死我。你哪只眼睛看着我像恋爱了的样子!!”

    “我就是问一问,谁知道你那么大的反应?”江逍无辜地耸耸肩。

    “那你乱问个毛线!”赵天雨好不容易才收拾起方才的狼狈模样,瞪着江逍。

    “不,只是……”江逍皱着眉头,努力想着措辞:“我就是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了。”

    “更美了?”赵天雨挑起眉毛,有些戏谑地看着江逍:“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你终究还是对我动了心了?不过啊,很可惜。姐姐我不但对你没兴趣,对别的无论男人女人,都没什么兴趣。恋爱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早几百年我就不玩了。所以你啊,没戏。”

    “别胡说,不可能的事情。”江逍苦笑着摆了摆手:“真不是那种感觉……而是……”

    他低下头,想了很久,才抬起头来,迎上了赵天雨饶有兴趣的目光:“不是男女之间的感觉,而是……某种更加特殊的东西。让我觉得……你在我的眼中,和别人……不一样。”

    “哦?是什么东西?”赵天雨望着江逍的眼睛亮闪闪的。

    “说不清。”江逍沉思半晌,还是只能摇了摇头:“感觉这种东西,太虚无缥缈了。算了,不去想它了。”

    “好吧。”赵天雨耸了耸肩,也不再多追问。她本就是个洒脱的性子,不会在一件事上多纠缠什么:“那就,等你哪天想明白了,再告诉我吧。”

    “好。不说那么多了,我真的得去睡一会。之前这几天,没一天睡得好觉的。”江逍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如果还想喝酒的话,自己倒自己拿。反正我家的东西在哪儿,只怕你比我还清楚。”

    “好。你去睡吧。”赵天雨跟江逍从来也没有客气过,随便摆了摆手:“我喝完了自己走。两天之后,我再给你电话。”

    江逍也不去管身后的赵天雨,走上楼梯,关上卧室门,一头便扎进了被子里,蒙头大睡起来。

    正当江逍在黑甜乡里迷糊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见了耳边正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他昏昏沉沉的不想去理会,只强忍着继续睡下去,只盼着那声音自己消失,但忍了许久,那声音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响。

    “谁!”

    江逍终于忍耐不下去了,腾地坐起身来,睁开惺忪的睡眼,但刚刚睁开眼,周围的环境便让他一下震惊了。

    江逍依然在他的床上,但整个世界除了那张床之外,周遭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他的卧室、他的房子、他的小区,甚至是脚下的地球……

    只有一张床,悬浮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还有一个高挑的女子身影,正站在他的床边,一双狭长的凤眼闪着勾人心魄的光亮。

    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