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章 又见紫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68263.html
    “你……你不是死了么?”江逍晃了晃仍未完全清醒的头脑,呻吟着问道。

    “或许死了,或许没有……”紫烟淡淡一笑,但那笑容落在江逍眼里却有些古怪的味道:“这……都得取决于你。”

    “取决于我?这是……什么意思?”江逍云里雾里地摸不着头脑:“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是想……提醒你一些事情而已……”紫烟仍旧似笑非笑,声音也远得像是自虚空中传来,而不是自她口中发出:“你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赭玉了吧?”

    “是啊。”江逍点点头:“按照你的要求做的”

    “可……我也说过,让你小心一点,赭玉未必值得百分之百的信任,你忘了么?”紫烟若有若无地轻轻叹了口气。

    “我能有什么办法?”江逍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除了他之外,我也不认识别的学院里的人了。”

    “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紫烟微微摇了摇头:“只是想再提醒你一次,要小心。”

    “小心?”江逍心下微微一沉:“赭玉已经向我许诺,一切都已经结束,我接下来的生活,不会再被打扰。何况你掌握的那枚种子的情报,我已经告诉了赭玉。接下来,不管你们学院里再有什么争端,哪怕内部打得头破血流,也该与我无关了。”

    “那可……不一定啊……除非赭玉真的找到了我藏起来的那份文件,否则……”紫烟诡异地笑了笑:“或许,还会有人再找上你的。”

    “什么?”江逍一惊:“你的原话,我已经转述给了赭玉。他怎么可能找不到那份文件?”

    “因为……我藏得很隐秘。可能是那时的我,早就想到了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吧……所以,江逍,你还是要小心。毕竟你现在还没有完全觉醒,无论找上你的是谁,都不是现在的你……能够轻易应付的。”紫烟向前走了两步,伸出一根洁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在了江逍的胸膛上:“记住,保护好自己。这也是……在保护我。”

    “保护……你?”江逍还是听不明白,紫烟究竟在说着什么,但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低着头,眼睁睁地看着紫烟的手指在胸膛上轻轻滑过。

    而那指尖,竟然似乎没有半点温度一般的冰凉!

    “是的。保护我……用你的身体……来保护我……”紫烟呢喃着,手指轻轻滑落,而江逍也骇然看见,自己的胸膛随着紫烟的手指滑动,一寸寸地裂开!

    只是那裂开的位置,没有分毫疼痛,也没有半点鲜血流出,仿佛自然而然,天生便长成那副模样一般。

    而胸腔之中,也看不到半点脏器,而是与外界同样的一片虚空。

    明明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腹,江逍的心里,却也很奇怪的没有一丝丝的恐惧,反倒是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裂口自江逍的脖颈,一直开到了小腹。而江逍的身体,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拉开了拉链的提包一般。

    “记住,要保护好自己。”紫烟收回手指,抬起头,冲着江逍再度一笑,随后提起一条曲线完美的长腿,轻轻踩向了江逍胸前,那被打开的破口之中。

    直到此刻,江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的紫烟,竟然是全身赤裸,不着寸缕的!

    那一条完美无暇的玉腿,踏入了江逍的胸前,却没有让他感觉到半点接触,直接便没入了胸膛之内的虚空中。

    接下来,是另一条腿……

    当紫烟整个人都沉入了江逍胸膛之中时,江逍最后看见的,是她抬起头,望着自己的容颜,以及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

    “谢谢你,江逍。”

    “啊!!!!!”

    江逍满身是汗地从床上一个弹身坐起,心脏砰砰跳动个不停。

    窗外的阳光,正洒在床上,将床单照得白花花一片。

    江逍慌忙低下头去,却发现自己的胸前仍旧是好端端的,没有半点异状。方才那巨大的缺口,此刻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这才是自己的卧室。

    那么,刚才的紫烟,以及和她的对话,还有最后,她将身体沉入自己胸膛的那幅画面,难道……

    江逍重重喘息着,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

    “你做的,到底是恶梦,还是春梦?”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把江逍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才看见赵天雨正斜靠在卧室的一角,手里端着一杯橙汁,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赵天雨穿着一身睡袍,不过却并不合身,宽大了许多。哪怕腰带已经紧紧系上,却仍旧从胸口处露出了一小片春光来。

    江逍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反倒反问道:“你……怎么在我家睡了,还穿着我的睡袍?”

    “喝多了,不敢走。被警察抓了酒驾,难道还指望你去捞我?反正左右也没什么事,就干脆在你家睡了。”赵天雨微微一笑:“可惜一夜都没睡好,隔着两堵墙,也能听见你嚷嚷什么紫烟紫烟的。本来担心你,想过来看看,结果你醒来时就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到底梦见什么了?”

    她突然弯下腰,双手撑着床,上身前倾,表情戏谑地看着坐在床另一头的江逍:“那个紫烟……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吧?”

    “你走光了。”江逍向后重重一靠,靠在了床头,没好气地挥挥手:“赶紧收起来。刚睡醒的男人是很危险的,你不担心么?”

    “我当然不担心。”赵天雨挑眉一笑:“第一,我知道你对我没兴趣。第二,即便你真打算对我做点什么,只要我不乐意,你就这辈子也别想。第三……”

    她突然打了个响指,笑得更加灿烂:“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不乐意呢?”

    江逍闷哼一声,瞪了一眼赵天雨:“得了吧你,别那么多废话。如果真那么闲的话,去给我做早饭去。”

    “好,我的大少爷!”赵天雨哈哈一笑,转头走向了房门。正在她要关上房门前,却突然转过头,眼神望向了江逍的下身勾了几勾:“我说,要不要我帮你拿条内裤?我知道男人如果控制力不强的话,做完春梦,醒来时往往都得换条内裤的。”

    “给我滚!”

    江逍重重扔出了一个枕头,但在枕头飞到门前之前,赵天雨就已经大笑着关上了门。

    江逍长出了一口气,重新抱着脑袋,躺了下来,脑中反复转着方才梦中的一切。

    往常梦醒之后,梦中的内容总是会飞速淡化,只留下一点点残缺的记忆,很快就如同夏日下的水渍般消失。更何况方才,还被赵天雨这么打岔了半天。但偏偏这一次的梦境,却清晰得像是刚刚真实地发生过一般。

    但更重要的是……

    那真的仅仅只是个梦么!

    江逍抬起手,体内的紫烟细胞再度聚集了起来,随后一只小猫缓缓地自掌心中浮现出,随后轻轻喵了一声,跳到了江逍的胸口之上,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望着江逍。

    来自紫烟的细胞,一直存留在江逍的体内,被他的意志所掌控。那么这些细胞之中,当真就没有紫烟的意志留存么?

    方才梦中的对话,究竟是江逍自己的幻想,还是……紫烟的意志,在与他对话?

    不要完全相信赭玉……

    紫烟临死前留下的那句话,有可能不足以让人找到她藏起来的文件……

    保护好自己,也就是保护好了紫烟……

    这就是紫烟方才对他说的三件事。

    保护自己,不用紫烟说,江逍也自然会做到的。

    文件有可能会找不到……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是江逍需要操心的事情。

    但最重要的,不要完全相信赭玉……这一点,却让江逍心里隐隐覆盖上了一层阴霾。

    如果赭玉不能够被信任的话,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他的平稳生活,有可能再一次被打破?

    正在想着时,江逍听见房门轻轻响了两声,赵天雨在门外叫道:“吃早饭了,大少爷!”

    江逍用力摇了摇脑袋,竭力让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么多,将那只小猫重新收回了体内,走向了卧室门口。

    “那么快就出来了,内裤换过了?”赵天雨坏笑着看着江逍:“刚才怕你还光着屁股,所以都没敢直接开门。”

    “懒得理你。”江逍没好气地甩给了赵天雨一个后脑勺,走下了楼梯,看见早餐已经摆好在了餐桌上。

    两个白嫩嫩的半熟煎蛋,两片煎火腿,一杯橙汁,刀叉已经在盘边两侧整齐摆好。江逍坐下,切了一小片火腿进嘴,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吃你做的东西吧?没看出来,你做饭的手艺倒是不错。只是……和你平日里的风格太不搭了。”

    “一个人过日子,总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嘴吧。”赵天雨冷笑一声:“怎么,我哪儿看着像是不会做饭的样子了?”

    “不是会或者不会。只不过……”江逍用力吞下一口煎蛋:“只不过看到你,就不会让人联想到‘做饭’这件事而已。”

    “好,我就把它当做是夸奖好了。”赵天雨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