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四章 无所适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76226.html
    江逍站起身,望着地上不成人形的力秦尸体,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异样来。

    为什么……看着这种血肉模糊的尸体,我竟然没有半点不适?

    江逍的心理素质,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出类拔萃的水平,但若是换了以前的他,怎么也不可能做到面对这种惨状的尸体,也能够一点都无动于衷的地步。

    他不是冷血动物。对着一个人的尸体,血肉模糊的模样,即便不谈害怕或是恶心,但心理的抗拒多少总应该有上一点。

    但无论是方才用骨爪在力秦身上搅动时,还是现在看着行军蚁将他胸前的肉啃食干净时,江逍的心中都没有半点波动产生。就好像眼前的肉块,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同类,而是菜市场里,案板上的猪肉牛肉一般。

    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江逍心里又是一沉,想起了紫烟死在自己身旁时的情景。

    两条手臂和双腿都演化成了毒蜂去轰击暗炎,胸膛也被暗炎的灼热拳头开了两个大洞,当时的紫烟,看起来和现在的力秦惨状也不遑多让。

    然而江逍心里除了为紫烟的死感到难过和遗憾之外,对她的模样竟是没有半分感觉。

    他当时想着的,只有头疼——

    这是一具尸体,一具在自己车上的尸体。

    我要解决这具尸体。

    仅此而已。没有恶心,没有作呕,没有因为看到人类的身体被破坏得残缺不全时的不适感。

    自己……是不是病了?

    江逍蹲在力秦的尸体面前,死死盯着他,竭力地想要找回那种感觉,但却怎么也做不到。

    “江逍……”

    终于,是赵天雨的声音打破了江逍脑中的纷乱如麻。

    江逍回过头,看见赵天雨正挣扎着从地上坐起,仍旧喘息个不停,眼中是难掩的惊恐。

    “江逍?”

    赵天雨扶着楼梯栏杆,脸上方才因窒息而产生的潮红仍未完全消退,浴袍的下摆一片凌乱,双腿也难以自抑地颤抖个不停。

    眼前的江逍,满脸猩红的鲜血,简直……根本就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江逍了!

    还有这个闯进来的光头高大男人,刚才差一点,自己就要被他凌虐致死!

    而现在,他却已经被江逍取走了生命,变作了一具残缺的尸体,倒在地上。

    江逍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来杀他?为什么他会有这种不属于人类的速度和力量,以及……残暴?

    江逍又为什么,也突然变得和那个男人一样……甚至比他更强壮,更快速,也更……残暴?

    一连串的问题憋在赵天雨的喉咙里,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去问,只能直勾勾地看着江逍。

    她甚至宁愿这是一场噩梦,能够赶快醒来。

    “天雨,我……”

    江逍站起身,转头面对着赵天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一切。

    他自己心里,此刻也是一团乱麻。

    两个人都再也不发一言,只静静互相望着,眼神中都是说不出的复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才的震惊和麻木渐渐退去,赵天雨的心中才渐渐重新被刚才没有反应过来的恐惧所占据。

    她已经反复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咬出了鲜血,才终于确认,这不是一场梦。

    而既然这不是梦的话……

    若是刚才,江逍没有杀掉那个男人……现在的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赵天雨竭力控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但却又怎么也无法控制住思绪。脑海中,自己被折磨到不成人形,失去生命的赤裸胴体,反复浮现又反复消失。

    她终于双腿再度一软,急促喘息着跪在了地上,再也压抑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此前强行压抑了许久的恐惧,终于还是爆发了出来。

    江逍轻轻叹了口气,走到已然哭到几乎崩溃的赵天雨的身边,将她轻轻抱起在怀中,走进了客房中。

    ……

    赭玉坐在车内,透过单向玻璃望着路边江逍的屋子,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有眼神中交织着不敢置信、失望,还有迷茫。

    江逍……竟然真的没有说谎。

    如果江逍方才对力秦说的是谎话,那么现在江逍就已经死了。

    但江逍没死,死的却是力秦,是心里坚信“繁荣中学电脑机房十五号机”是个谎言的力秦。

    所以,江逍说的是真的。紫烟的遗言里,那份情报确实就在那台电脑里。

    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偏偏就是找不到?

    为什么!

    赭玉用力握紧了拳头,心里满是疑惑与愤怒。

    电话响了。

    赭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低下头,看见来电的正是江逍。他只稍稍犹豫了片刻,便按下了接听。

    “赭玉,你在哪?”江逍的声音很沉稳。如果不是赭玉对方才发生了什么一清二楚,绝想不到他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关头。

    “在学校里。”赭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怎么了?”

    “暗炎……还有残党活着,刚才到我家袭击了我。”

    “什么!”赭玉的声音震惊无比:“这不可能!暗炎已经被我杀了,他的几个部下也全部被清洗了。我做了全面的筛查,不可能还有漏网之鱼。”

    “不可能?”江逍闷哼一声道:“那,你听过力秦这个名字么?”

    赭玉沉默了片刻,才道:“袭击你的人,就是力秦?”

    “对。他说得很清楚,他是暗炎的部下。”

    “……抱歉,江逍……”赭玉涩声道:“我……我没想到力秦也会是暗炎的人。在学院的内部组织里,他不归属于暗炎统管。我只筛查了暗炎的部下,却没想到……”

    “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江逍冷冷打断了赭玉:“道歉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我要问的是,你怎么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

    “我……”赭玉苦笑了一下:“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既然效忠于暗炎的人,不仅限于他在学院内的部下的话,那么我现在也无法确定,学院里是否还有其他潜藏着的暗炎残党存在。而且我也不确定,你掌握着紫烟遗言的事,会不会流传得更广,让学院之外的觉醒者也知道。所以……”

    “所以你没有办法了是么?”江逍冷笑了一声:“好吧。我知道了。”

    “等等,江逍。”赭玉连忙阻止了江逍挂断电话:“你……力秦他……我是说,你是怎么逃脱的?他有可能继续去追杀你。”

    “或许会有别人,但不会是他了。”江逍沉默了一下:“力秦已经死了。”

    “死了?”赭玉震惊道:“你……是你杀了他?这不可能!力秦的身手我很清楚,你还没有完全觉醒,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你怎么做到的?”

    “抱歉,但这和你无关。”江逍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好吧……”赭玉叹了口气:“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需不需要我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地点先住着?”

    “再说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江逍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赭玉还待要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响起了忙音。他苦笑了一下,重新望向了一旁江逍的屋子,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在手机上重新拨出了一个号码。

    待到通话完毕,发了一会呆之后,赭玉摇了摇头,发动了汽车,向着小区外驶去。

    ……

    江逍挂掉电话,缓缓从蹲着的姿势站起,手里握着的是一颗豆粒大小的电子设备。

    靠着紫烟细胞演化出的行军蚁,吃掉了力秦的尸体,只留下了身上的衣物,以及这个小玩意。

    虽然从没有见过,但江逍一眼就辨认出了,这是一个拾音器。

    而且看它的大小,功率绝不会很大。这也就意味着,它的发射距离也绝不会太远。

    换句话说,在拾音器那头监听的人,方才很可能就在附近。

    江逍并没有感到惊讶。事实上,就在他此前对着力秦说出那个答案的时候,他就已经猜想到了有人在远程监听着这个屋里发生的一切。

    若非如此,力秦也不可能到了临死之前,还要挣扎着追问紫烟的遗言。

    而江逍回答他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为了让力秦死得瞑目,而是希望拾音器那头窃听的人,或是势力,能够就此远离他。

    因为江逍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任何价值,有价值的,是紫烟留下的遗言。更准确地说,是那个“种子”。

    而想要让自己彻底抽身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个秘密不再成为秘密。

    但……那个人,究竟会不会相信,江逍的心里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了。

    江逍轻叹一身,让密密麻麻的行军蚁重新爬回了自己的身上,化为细胞融入体内,苦笑着看着家里的一片狼藉。

    力秦的尸体虽然已经被行军蚁处理完毕,但沾染在地板和墙面上的血迹却没法被消除了。

    还有墙上的裂痕,破碎的家具电器……

    该死!我的生活,为什么要被搅乱成这样!

    江逍用力捏碎了那只拾音器,心中充满了烦闷。

    他抬腕看了看时间,此刻还只是中午,距离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

    继续留在这里,或许还会有危险袭来。尤其现在这个家里,还不止有他一个人在。

    不能再牵连到赵天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