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五章 追根求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76227.html
    江逍打定了主意,走到客房的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却没等到回应,干脆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刚才将赵天雨抱进了房间里,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江逍便出门去处理力秦的尸体,又给赭玉打了电话。现在赵天雨虽然仍旧还在床上,却已不再躺着,而是靠着床背半坐着,将自己裹在被子里。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虽然已经停止了哭泣,却没有半分表情。江逍进门,她也只是抬眼扫了一眼,便又重新低下了头,目光茫然没有焦距。

    “天雨,你得离开这里。走吧,我送你回家。”

    江逍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望着赵天雨道。

    眼前这个女人,曾经是多么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然而现在的她,身上却再也看不见往日的那份容光。

    “抱歉,天雨……我真的没想到会把你卷进来……这本来只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该让你也……”江逍叹了口气:“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牵连到你了。听我的,让我送你回家,然后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之后,就把这一切给忘记。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身上了。”

    赵天雨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望着江逍:“那你呢?”

    “我……?”江逍想了想,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赵天雨又低下了头,过了一会,淡淡道:“你……可能会死,是么?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对不对?”

    “可能……吧。”江逍一愣,摇了摇头,表情无奈。

    赵天雨突然抬起头,目光直直望着江逍:“那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你还把我当做朋友的话。”

    江逍刚要开口拒绝,话还没出口,却被赵天雨打断:“不要说什么与我无关的话,也不要说我帮不上什么忙。从刚才那个男人……差点……差点对我……那时开始,我就已经被卷进去了。江逍,或许我不能帮你什么,但至少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我要知道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好,但不是现在。”江逍听完,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认真道:“我保证,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一来,你的精神状态不好,二来,还有很多事情,我自己也还没弄清楚。”

    “那是什么时候?”赵天雨不依不饶。

    江逍想了想:“等过了今晚之后吧。今晚,我要去见一个人。或许很多事情,我能从他身上得到答案。”

    “行。我相信你不会敷衍我。”赵天雨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约定了。当你做完手头的事,见完了你要见的人之后,你要把这些日子来,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她的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神情却终于灵动了一些,不再如同方才的死灰一般。

    “约定。好,起来吧,我送你回家。”江逍伸出手,在赵天雨的肩头轻轻拍了拍,站起了身来。

    赵天雨却没有动作,反倒是抬起头,看着江逍。

    “走啊。”江逍纳闷地看着一动不动地赵天雨:“怎么不动弹?”

    赵天雨直到现在,才终于又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江逍,你是打算让我穿着你的睡袍回家呢,还是打算……在房间里看我换衣服?”

    “……对不起……”江逍这才醒悟过来,笑着叹了口气,连忙退出了房间,替赵天雨把门关了起来。

    没多久,门重新打开,门后站着的,终于又变成了昨天的那个赵天雨。虽然神色还有些憔悴,但至少脸上已经重新带上了轻松的笑容。

    “你……好些了?”江逍关心地问道。

    赵天雨拍了拍江逍的肩膀,笑了笑:“差不多了,刚才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现在已经没事了。走吧,开你的车,还是我的车?”

    江逍想了想:“你的。”

    江逍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不再提及方才的事情。而赵天雨也很识相地没有再多问一句。

    直到将赵天雨送回了家,在门口两人分别时,赵天雨开了门,却转过身,对着江逍勾了勾手指,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干嘛?”江逍不明所以地看着赵天雨,正在纳闷时,却被赵天雨一把拉住了领带,将他重重拉了过来,用力抱在了怀里。

    “谢谢你……刚才保护我。”赵天雨在江逍的耳边轻声道。

    “好了,再见。保重好自己,等你的电话。”短暂的拥抱之后,赵天雨马上便松开了江逍,冲着他笑了笑,关上了门。

    直到门被关上,江逍才淡淡地笑了笑,以更轻的声音道:“不客气。”

    ……

    夜幕降临时,江逍站在了饮者的门口。

    他本来就无法完全信任赭玉,而除了赭玉之外,他认识的,还活着的觉醒者,就只剩下一个老华了。

    更重要的是,老华不是学院的成员。而且在那天晚上,也是他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才会让江逍前往碧潭山,才会带来后面那一连串的事情。

    江逍要问清楚这一切。

    轻轻敲了两下门,厚重的黑漆木大门便悄无声息地滑开了,门内老华的那张脸,仍旧是苍白而没有任何表情。

    他上下看了两眼江逍,没有说话,只默默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后走去。

    江逍跟在老华的身后步入了店里,今晚依旧是没有其他的客人,老华也是和上次一样,不理会江逍,径直向着后厨那扇门走去。

    “等等,老华。”江逍冲着老华的背影叫了一声。

    老华缓缓转过身,看了看江逍:“这里不接受点单。”

    江逍摇了摇头:“我,不是来喝酒的。”

    “不是来喝酒的,那就出去吧。”老华淡淡道:“我的店,名字叫做饮者。不喝酒的人,不该进来。”

    说完,他竟一扭头,继续向后走去,也不管身后的江逍会不会自行离开。

    “紫烟死了!老华,你不可能不知道吧!”江逍终于按捺不住,冲着老华低吼了一声。

    老华停下了脚步,片刻后点了点头,却仍然没有转过身来:“我自然知道。但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和我有没有关系?”江逍沉声道:“老华,那天我为什么会去碧潭山,你比我更清楚。我要的,是一个解释。”

    老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江逍,半晌才轻轻点头道:“坐吧。”

    江逍也不客气半点,直接在一旁的桌前坐了下来,目光仍旧一刻不放松地望着老华。

    “等着。”老华淡淡道,走进了后厨,片刻便拿了两壶酒,两个酒盏出来,与江逍对坐下来,只是这一次却没有花生毛豆之类的小菜了。

    江逍没有先开口,而是等着老华说话。

    老华摆好了酒具,给自己倒了一杯,自己喝了一口,放下了酒盏,才缓缓道:“你想要什么解释?”

    江逍目光紧紧望着老华:“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对我施加心理暗示,让我追着紫烟去碧潭山?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暗炎要杀他?”

    江逍没有问是不是,而是直接便问出了为什么。

    老华既然没有将他赶走,而是拿来了酒,和他对坐下来,那就意味着他并不打算否认这一切。

    “不。”老华坦然摇头:“我不知道暗炎要杀她,我甚至不知道紫烟去碧潭山,和暗炎有关。”

    “那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江逍眉头紧锁:“你可知道,现在学院里的人已经盯上了我,我差点死在他们手里!两次!”

    “因为我想救紫烟一命,但我又不能自己出手。”老华淡淡道:“而你,是当时唯一的人选。”

    “什么叫唯一的人选?而且……你不是不知道暗炎要杀他么?又怎么谈得上救她一命?”江逍冷笑道。

    老华抬起低垂的眼皮,目光在江逍脸上转了一圈:“因为那天,紫烟的脸上有死气,而你的脸上……没有。”

    “死气……?”江逍愕然。

    “死气。”老华点了点头:“脸上有死气笼罩的人,未必便会死,但没有死气笼罩的人,却一定不会死。”

    “只有你能看见?”

    “只有我能看见。”

    江逍皱眉道:“所以,你算准了我那天晚上不会死?这就是你的理由?”

    “是。”老华道:“不过很遗憾,紫烟居然真的会死在那天晚上。”

    江逍深吸一口气,脸上怒色渐显:“但你又凭什么在不经过我的同意之下,就擅自用我的人生来做赌注?你可知道,就因为你的这一个念头,我原本的生活已经彻底被毁了么!”

    “我不知道,也没什么兴趣知道。”老华淡淡道,脸上毫无愧疚:“紫烟与我有些交情,所以我想试着救她。我不方便插手,所以就暂且借用你一下,很合理。而你……你跟我连半点交情都没有,我为什么要考虑你的人生会不会被毁掉?”

    江逍瞪大了眼睛望着老华,竟然一时间想不出该如何反驳他的这番话。

    不近人情么?确实不近人情。

    但老华说的没错,他和江逍之间没有半点交情,又凭什么来跟江逍讲这份人情?

    别说是江逍自己原本的平静生活被打乱了而已,就算是死在了那天晚上的碧潭山,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