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六章 融化冰山的少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80083.html
    江逍默然片刻,却没有发怒,而是渐渐笑了起来,笑得一点点热烈,最后竟然哈哈仰天大笑了起来。

    “想通了?”老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想通了。”江逍点点头:“你不欠我什么。而且,你如今能给我这番解释,已经算得上对我不错了。”

    “不是对你不错。”老华却摇了摇头:“是看在紫烟的面子上。”

    “紫烟?可紫烟已经死了。”江逍有些疑惑。

    “这……可不好说。”老华脸上突然显露出了神秘莫测的一丝微笑来,但却没有再往下说下去,只是连着给自己灌了几杯酒。

    江逍沉思片刻,抬头道:“你……知道了我体内有紫烟的细胞存活?”

    老华看了看江逍,微微点头:“保护好它们。”

    “你是说……”江逍脑中忽然灵光一现:“紫烟有可能借着这一小团细胞,重新复活?”

    “有可能。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老华抬起手掌,做了个拒绝的手势:“但你也别问我该怎么做,这点……我也并不清楚。在那之前,顺着命运编织的道路走下去吧。”

    “好。”江逍清楚老华也不会再多说些什么,换了个话题:“那么,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先说出来,我再看能不能答应你。”老华淡淡道。

    江逍深吸一口气:“你可知道,暗炎为什么会杀紫烟?”

    “不知道。”老华摇了摇头:“学院里的其他家伙,我都不熟,紫烟算是跟我交情最好的一个了。他们内部的机密,我不关心,也没有人会来告诉我。我那天想救紫烟,也只是因为不想世上,少了这么一个爱酒的人而已。”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江逍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干了下去。只是此刻心情复杂,酒虽然是与上次一样的美味,却怎么也喝不出当日的感觉了:“紫烟……找到了一颗种子的位置。”

    “什么?”老华猛然抬头,双眼之中露出一股异色来:“种子?你没开玩笑?”

    “你觉得,我现在像是在开玩笑么?”江逍冷笑道。

    老华沉思片刻,缓缓道:“没错。若不是为了这种东西,暗炎也不可能铤而走险,背叛学院。”

    江逍继续道:“紫烟在临死之前,将藏有那种子位置的情报告诉了我。而暗炎追杀我,也是为了想得到种子的位置。”

    老华皱眉道:“那么,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应该去找学院的人,让他们去解决暗炎的问题。据我所知,学院的一名监察官,也在这个城市。”

    “我找过了。”江逍叹了口气:“你说的那个监察官,名叫赭玉。暗炎已经被他肃清,但却还有残党留了下来,他也没有办法全部清洗干净。”

    江逍方才在心中犹豫了几次,终于还是没有将自己对赭玉的不信任对老华透露出来。

    “他没有办法,难道我就有?”老华淡然笑了笑:“我只不过是一个开酒馆的而已,能为你做些什么?”

    “正因为你是个开酒馆的,我才需要你帮忙。”江逍面色凝重:“我要你帮我传话出去,让所有觉醒者圈子,无论是不是学院里的人,都知道——那个种子的位置。”

    老华望着江逍,目光也同样凝重:“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江逍坐直了身体:“我很清楚,我自己,无论对谁,都没有半点价值。暗炎也好,他的残党也好,或是还潜在着的其他威胁也好,要的只是种子,而不是我。而一个秘密,只有在它还是秘密的时候,才有其价值。”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让那个秘密,不再成为秘密。只有所有人都知道种子被埋藏在哪里,我才可以从这个巨大的漩涡里脱身!”

    老华低头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那么,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江逍逼视着老华。

    “如果只是帮你传话,这倒是不难。”老华想了想,淡淡道:“但,我不保证别人会信。”

    “那就帮我约人,我亲自和他们面谈。”江逍沉声道。

    “约人?约谁?”老华反问道。

    “有可能想得到那个种子的人。”

    看着江逍,老华讥讽一笑:“觉醒者的圈子虽大,但除了学院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组织存在了,大家几乎都是各自过着自己的日子,虽然互相之间也有来往,但我又怎么知道那些人是觊觎那个种子的?”

    江逍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不管怎样,我可以帮你把消息放出去。”老华淡淡道:“但无论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那都由你自己来承担。”

    江逍苦笑着点了点头。

    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老华说的没有错,他可以替江逍传话出去,但是别人会不会信,那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好,那就拜托你了。紫烟留下的那个种子情报是在……”江逍的话还未说完,老华却突然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但还没走到一半,那两扇黑漆大门已经被砰地一声推开,随后便是一道身影旋风般冲进了店里。

    “老——华!!!!!”

    一个娇憨的声音嚷嚷着,伴随着那道身影撞进了老华的怀里。

    等到那身影停下,江逍才看清那是一个少女。

    她的身高不高,只到老华的胸前,圆圆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穿着一条明黄色的泡泡裙,咖啡色的圆头小皮鞋,嘟起的小嘴粉嫩得像是樱花一般。

    那个少女用力抱紧了老华的脖子,双脚都离了地,在他的脸上用力啄了一口,才重新跳回地上,笑嘻嘻地看着老华:“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有。”之前几乎没有让江逍看见过几次笑容的老华,那张僵尸一般的脸上此刻竟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怎么,终于又想起来看我了?”

    “嗯!想你了!还想……”那少女用力点了点头,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我还想你的酒,还有糟鹅掌鸭信,还有翡翠鳝糊,还有火腿炖肘子!”

    她报着菜名,笑得露出了几颗小虎牙,贼忒忒地:“都……都有吧?”

    “当然都有。你来了,不管想吃什么,还能吃不到么?”老华哈哈一笑,竟然也不去管刚才还在谈话的江逍,转头就往后厨走去:“坐下等着。马上就好。”

    那少女欢呼一声,看着老华转身的背影,再度跳了起来,扑上了老华的背,在他的后脑勺上狠狠亲了一下,这才跳下地来。

    江逍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华走进后厨,又看了看那一脸开心笑容的少女,竟是愣在了当场。

    那个老华……那个冷漠寡言,丝毫不近人情,随便一个念头,就让自己差点陪着紫烟一起死掉的老华,在这个少女面前,竟然一下变得像是……一个父亲一样?!

    这小女孩……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在江逍的心里转了转而已。他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不想再招惹上任何其他事。

    但他此刻却还偏偏没法离开。因为最为至关重要的,紫烟收藏种子情报的位置,他还没有告诉老华。

    此刻江逍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老华出来。

    只是江逍虽不想去招惹那小女孩,老华进了后厨之后,她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转向了江逍这里,笑嘻嘻地走了过来,竟在江逍对面,老华原本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嘿!我叫心韵,你叫什么名字?”

    “江逍。”江逍摸不清楚这小女孩的底细,想了想,只简单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也是……老华的朋友?”心韵低头看了看桌上的两壶酒,两个酒盏,好奇地看着江逍。

    “不……不算是。”江逍摇了摇头。

    “那他为什么要陪你喝酒?”心韵的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家伙,可是很少陪客人喝酒的。”

    “等他出来,你问他吧。”江逍想了想,还是决定尽量少说话为妙。

    心韵的小脸微微蹙了起来,有些不太满意江逍回答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两眼,皱眉道:“你这家伙,不爱说话?年纪轻轻,就就不能学学老华,活泼点么?”

    江逍在心里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学学老华?

    活泼一点?

    那个男人全身上下,到底哪里和活泼这两个字能扯得上半点关系啊!

    他只能苦笑着看着心韵,点了点头。

    心韵低头看了看桌面上,丝毫也没有嫌弃老华的样子,直接便把面前老华的酒盏端起,浅浅酌了一口残酒,顿时比方才更加开心得眉开眼笑:“果然还是他这里的酒最好了!”

    江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回应。但眼前的女孩看起来却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对着江逍便端起了酒盏:“来,老华还在忙着,你来陪我喝吧!”

    江逍苦笑着望了望面前的酒盏,却没有端起来。

    他今晚来,只是为了见老华,可没有心情陪着一个不知来路的小姑娘一起喝酒。

    这个名叫心韵的小女孩,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但也实在太年轻了点,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四岁。就算是猎艳,江逍也从没有碰过这么小的女孩子。

    何况……江逍现在还压根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不陪我?”心韵端起酒盏等了半天,却等不到江逍和她碰杯,脸上浮现起一丝不高兴来:“你……已经有了注印了?你的上位者是谁?”

    “注印?上位者?”江逍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茫然地望着心韵。

    “别装傻!没有注印的觉醒者,怎么可能拒绝我?”心韵嘟着小嘴,瞪了一眼江逍:“不过就算你已经有了注印,难道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你是真的看不出,我是个祭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