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二十八章 雪中送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83988.html
    “不过……为什么会有人要攻击你?”心韵好奇地看着江逍:“你得罪了什么人么?”

    江逍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对心韵和盘托出时,却从眼角看见老华的目光亮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心下一动,便道:“因为……有人想得到某种东西,而得到那东西的途径,之前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什么?种子?!”

    听江逍大略讲完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心韵本就圆溜溜的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惊异地望着江逍:“你……你说真的?那种子……真的存在?”

    “我怎么知道!”江逍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只不过是紫烟告诉过我,种子的位置信息在那个中学的机房电脑里而已。别说种子了,我连那份情报都没有去找过,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嘻嘻,要是这么说的话,你岂不是冤枉得很?”心韵嘻嘻笑着:“嗯……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明明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却把你强行牵扯了进去,而且还有口莫辩,无处解释。”

    “是的。”江逍叹了口气:“所以现在,我只希望所有的觉醒者,不管是谁,都不要再来找我。既然我已经将紫烟的那句遗言转达给了学院的人,那么接下来不管是他们之间怎么争斗,都与我没有半分关系了。”

    心韵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了起来。良久,才缓缓道:“你……把之前的经过,再好好对我说一遍,别放过一个细节。”

    “怎么了?”江逍不明白心韵在疑惑什么,但还是原原本本地将自己从遇见紫烟为止,到今日的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对心韵再度讲述了一遍,比原来更加的详细。

    在江逍讲述的时候,心韵就夹着一双筷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面前盘里的菜。直到江逍讲完,她皱着的小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你……先吃两口,我还要再想想。”心韵对着江逍挥了挥手,指了指面前的几盘菜,随后干脆闭上了眼,嘴里不住自言自语地小声嘟囔着些什么。

    江逍点了点头,夹了一筷子面前的鳝糊,刚一入口,便瞪大了双眼。

    那鲜味刚刚触及舌尖,便如同原子弹爆炸一般在整个口腔里疯狂扩散开来,根本无法控制。穷尽江逍的一生,也从未尝过哪怕半点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菜肴。

    老华做菜的手艺,竟然丝毫不下于酿酒!!

    不过……

    “为什么你明明做得一手好菜,可平时店里的下酒菜,却只有那点毛豆花生?”江逍望了望老华。

    老华抬起眼皮,看了看心韵,又看了看江逍,没有说话。

    但江逍却从老华的眼里,读出了答案——

    因为除了心韵,你们都不配让我给你们做菜。

    江逍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了一声。

    看起来,心韵在觉醒者中的地位,还真的是高得很呢。

    “江逍,你确定你那天对那个名叫力秦的战士觉醒者造成的伤害,不足以致命?”心韵终于结束了沉思,张开眼对江逍问道。

    江逍肯定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道:“我确定。他临死前的模样,绝不可能是外力造成的。满脸涨红,呼吸困难,全身失控,还有……他那颗破碎的心脏。”

    “那么,你也和我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就是他……是被别人杀死的。没错吧?”

    “没错。”江逍点头道。

    心韵伸出纤细的小手,叩了叩桌面,目光凝视江逍:“可你有没有想过,杀了力秦的人是谁?”

    江逍叹了口气:“当然想过,但……我认识的觉醒者,不过那么区区几个,怎么可能想得到?”

    心韵却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那倒未必。我方才在脑中反复思量了你描述的整个过程,倒是觉得,有一个人,最为可疑。”

    江逍心里突然一跳。

    他所知的觉醒者里,紫烟暗炎已死,老华就在对面,心韵自己更是刚刚认识。除此之外,那岂不是只剩下了……

    “难道你说的是……”江逍沉声道:“赭玉?”

    心韵的目光中,显露出与面庞完全不相称的成熟与睿智来:“没错。就是他!”

    “那么……”江逍想了想:“你的依据是什么?”

    “你提到过,力秦的身上,有一个监听器,而且有效距离并不远。也就是说,有一个人一直在一旁不远处,监听着你们的对话。考虑到不太可能有第三方突然路过,心血来潮,杀了力秦之后又不跟你打半个招呼就飘然而去这种极小概率的可能性,那么力秦十有八九,是死在那个人的手上了。”

    “那么,既然是那个人下令力秦来拷问你,并且还有能力在自己不露面的状态下杀掉力秦,那么他却又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你?又更为什么,要在事后杀掉力秦,而不是杀了你,保住力秦的性命?弃子弃子,总也得是有更大的利益,才会放弃吧?”

    “没错。”江逍点了点头:“不过……这似乎也不足以推导出,力秦背后的那个人,就是赭玉吧?”

    “到目前为止,还不至于。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力秦提问的方式,很奇怪。”心韵摇头道:“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在逼问你紫烟的遗言,而是到了最后时刻,才问出那个问题。而那时,他却已经被你击败了。”

    江逍想了想,缓缓点头道:“所以,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心韵用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缓缓道:“这或许说明……他……或者更准确地说,他背后的那个人,并不是想要得到一个‘未知的答案’,而是想要验证一个‘已知的答案’是否正确。”

    江逍一惊。心韵的这个推测,竟然真的能够与事实印证得上!

    “如果真的如力秦所言,他是暗炎的残党的话,那么上面的这些疑点,纵使不能完全合理解释。但若是我们假定他是由赭玉派来的,一切似乎都能够完全对应得上了。所以,我的推论是……赭玉虽然得你转告了紫烟的遗言,但他却没有完全信任你,所以才会以力秦作为诱饵,将你逼入绝境之后,再获取一次答案。”心韵的目光闪亮,灼灼生光。

    “不过,赭玉为什么不信任我?我既然已经将紫烟的遗言转告了他,那……”江逍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话语,背后一丝寒意骤然升起:“难道……”

    “没错。”心韵重重地点了点头:“赭玉没有从那个地点,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该死!”

    江逍一把从桌上抄起酒杯,仰头将杯中酒灌进喉中,随后又连着给自己倒了三杯,但心头的震惊却没有被压下去分毫。

    这次,可真的是头疼大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那份情报只要转达给赭玉,就能够让自己置身事外。

    在遭到力秦袭击之后,他也只是觉得,将消息再扩散出去,也不会再有人来追着自己询问。

    但直到此刻,江逍才深切地意识到了,自己面临的问题有多严重!

    那台电脑里,没有种子的情报!

    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人会相信江逍的话!

    所有人都会以为,江逍将紫烟的真实遗言隐瞒了下来!而在那之后,一切想要得到种子的觉醒者,都会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向着江逍蜂拥而至!

    而身处这漩涡中心的江逍,将会毫无疑问地被这群鲨鱼撕得粉碎!

    即便是平日里再理智的江逍,此刻也深切地感觉到了恐惧的气息。

    “害怕了?”心韵嘻嘻一笑,托着腮望着江逍:“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了吧?”

    “是啊……碰到这种事,谁能不害怕?”江逍长出一口气,苦笑道。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心韵脸上倒是仍旧笑眯眯的:“你打算如何让自己脱离这个旋涡?”

    江逍抬起眼,与心韵对视着,却没有立刻开口。两人的目光在身前交汇良久,江逍却突然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开心,似乎完全没有半点忧愁。

    “你笑什么?”心韵脸上没有讶异,反倒是饶有兴趣的表情。

    “因为我突然不担心了。”江逍耸了耸肩,笑道:“因为你的出现。”

    “我的出现?”心韵歪着脑袋:“这是你的事,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打算插手?”

    “我也不知道。”江逍坦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会插手的理由,我只知道,如果你没有这种打算,就不会把我留在这里,听我说完整件事,再仔细地为我分析。至少,你是有兴趣的。而这种兴趣的出发点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所以,接下来,我打算听你的意见。”

    “就那么有自信?”

    “就那么有自信。”江逍重重点了点头。

    “好吧!”心韵突然伸出手,重重拍了拍桌子,稚气未脱的脸上竟然突然生出一股豪气来:“不管是不是蒙的,至少,你蒙对了。我打算帮你。”

    “谢谢。”江逍淡然地点了点头。

    “那么,让我来告诉你,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