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三十一章 轻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588258.html
    江逍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伤渊在脱去了西装之后,单薄的衬衫下鼓起的壮硕肌肉。他虽然不明白为何心韵一定不愿将那张内存卡交出,但至少现在,不是提出质询的时机。

    而且从找到内存卡到现在,心韵也一直没有向他讨要过那张内存卡,而是一直让江逍收在身上。这么想来,至少让江逍安心了一些。

    可接下来……心韵打算怎么做呢?

    “伤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职阶应该是战士吧。”心韵双手抱在胸前,笑脸盈盈地看着伤渊,没有丝毫的紧张:“你真的打算对着一个祭司挥拳?”

    “我是学院的成员,也是院长的注印属民,虽然您也是祭司,但僭越的事情,有事也不得不做一下了。”伤渊再度向着心韵深深一鞠躬,随着话音落下突然暴起,向着心韵直刺而来。

    但就在伤渊动作的同时……不,是在伤渊动作之前,心韵便已经向着一旁横移了一步。那一步迈出得平平淡淡,就像是一个普通人闪避一辆自行车一般,但却恰恰好将伤渊的那一拳闪了过去。

    伤渊的那一拳打在了墙壁之上,竟然将混凝土的墙壁打了一个大洞,爆发的乱石飞溅。然而却没有一颗弹在心韵的身上。而紧接着,伤渊没有丝毫停顿地反身一弹,向着心韵横扫一腿。

    但这一腿再度落空。心韵仍旧是轻轻巧巧地在伤渊动作之前,便向一旁迈出了一步,恰好躲过了伤渊的攻击,一面还轻笑了一声:“我不是早已说过么,身为一个战士,你是没有办法伤到我的。”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伤渊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只是沉默着不停向着心韵攻去。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已经远超了江逍那一日在碧潭山所见的暗炎,更不是曾袭击过江逍的力秦能够相提并论的。但偏偏他的动作,却怎么也挨不到心韵半点衣角。

    心韵几乎只是站在原地,自顾自地左右迈动着脚步,就将伤渊的攻击全部闪了过去。在这狭小的地形之内,原本无论如何闪转腾挪,空间都极为有限,但她却偏偏靠着那慢条斯理,宛如闲庭信步的动作,让伤渊的每一拳每一脚全部落空。

    再度一拳挥空之后,伤渊低低吼了一声,向后一跃,跃出了三米开外,低垂着脑袋,目光虎视眈眈地望着心韵,胸膛急促起伏着。

    “你看,我早就说过了,不是么?”心韵的脸上,却连半滴汗珠都没有,依然甜甜笑着:“放弃吧,你没有希望的。”

    “抱歉了,心韵小姐……”伤渊迅速平复了呼吸:“我对您非常尊敬,所以只希望能够尽可能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看来,恐怕对我来说太过困难了……”

    他的目光突然变得血红一片:“所以,请恕在下无礼了……若是伤到了心韵小姐您,日后会让院长来亲自向您请罪的!”

    伴随着伤渊话音落下,他全身的肌肉也迅速膨胀起来,仿佛吹气球一般将身上的衬衫撑开,撕裂成一片片的布条。

    更为夸张的,是他的双臂之上,陡然生长出了无数尖刺,正在一点点变粗变长,直到了近儿臂长短,而此刻他的身体,也已经膨胀到了常人两倍的高度。

    “心韵小姐,若是您现在愿意将种子的情报交出,还来得及。待会……只怕我就不能留手了。”伤渊的声音嘶哑无比,仿佛正竭力压抑着自己。

    “无妨。”心韵娇美一笑:“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自己了。如果不小心被我杀了的话,我可是不会去向你们的院长道歉的。”

    “好吧!”

    话音落下的下一秒,伤渊已经动了。但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直冲向心韵,而是举起了双臂,平平伸向了心韵。

    心韵的面色突然一变,高声叫道:“江逍!闪开!”

    但心韵说话的速度,显然还是及不上伤渊的动作。话还没有说完,伤渊臂上的一根骨质尖刺已经激射而出,却不是向着他瞄准的心韵,而是划出一道弧线,向着江逍射去。

    方才他的一番打斗,攻击的目标都始终只是对着心韵,没有去理会站在她身后的江逍。江逍也自然没有太过提防。毕竟从头到尾,无论交涉还是战斗,都是发生在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此刻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来不及闪避。

    心韵察觉到这一点,明显是在伤渊动手之前,但她虽然自己可以闪开一切攻击,却终究没办法替代江逍做出回避的动作。眼见着那一根尖刺划破空气,竟然带起了一阵音爆之声,向着江逍飞去。

    江逍的瞬移,必须要集中精神冥想才能施展,此刻自然是无暇使用。何况伤渊的骨刺速度实在太快,他甚至连看都未曾看清射出的动作,那尖刺便已经到了眼前。

    而就在心韵叫声落下的同时,伤渊手臂上的其余所有数十根尖刺,也同时激射而出,在空中划出了无数弧形轨迹,有前有后,有上有下,将心韵完全包裹在了当中,再一同攒射向下。

    心韵此刻的脸上,才终于收敛起了笑意,但却只是挂上了不悦的神色,没有半分紧张。

    飞向江逍的那根尖刺没有按着原本的轨迹,刺穿他的胸膛,而是到了面前之后,忽然被硬生生地扭转了方向,自江逍鼻尖擦过,高高向着天空飞去。

    而包围着心韵的所有骨刺,也同一时刻齐刷刷地像是被无数大手紧握住一般,突然歪斜了起来,随后止住了向心韵飞去的姿态,而是环绕着她不住盘旋起来。

    江逍甚至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生出,就硬生生地在鬼门关前打了个转,而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

    “伤渊,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心韵一步步向着伤渊走去,她的语调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森然:“你的骨刺可是精神力操控的,在一个祭司面前,使用这种能力,你难道是想笑死我么!”

    伤渊的拳头紧握着,额头滴滴流汗。虽然双臂之上的骨刺重新生长了出来,但却没有再度发射。

    他的职阶是战士,除了速度和力量强化的职阶能力之外,更还有着在双臂之上生长骨刺,向着对手发射的能力。除了速度能够超越音速之外,更可怕的是能在半径一百米之内,随心所欲地依照自己精神力的操控自由改变方向和角度。

    但现在,他方才射出的骨刺与自己之间的精神联系,却一瞬间被完全切断,无论他怎么催动精神力,却都如同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原本的信心满满,现下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失策了……

    伤渊所见过祭司职阶觉醒者,只有两人。除了给予了他注印的院长之外,便是眼前的心韵了。只是无论这两人之中的哪一个,伤渊都没有与之交手过。

    接受了院长注印的伤渊,唯效忠于注印持有者一人,只是出于尼安德特血统的本能,对心韵这个祭司拥有足够的尊敬而已。但他从没有认为真实的战力方面,心韵会强过自己。他虽然知道祭司职阶的精神力远胜于其他职阶,但伤渊却没想到,竟然能够强到这等的地步。

    心韵一步步向着伤渊走去,很快便已经走到了不足十步的地方,周围盘旋着的骨刺,也几乎要擦到了伤渊的身体,却停了下来,偏过头上下打量着伤渊。

    “从最初到现在,你一直对我很有礼貌。这很不错,给了你活命的机会。”心韵微微点了点头:“我能够理解你的忠诚,所以即便是你为了你的院长选择与我对抗,我也并不会责怪你。但必要的惩罚……还是必须的。”

    随着心韵的话声,在她身边盘旋着的骨刺也骤然自旋涡中脱离了出来,以比原来更高的速度,暴雨一般向着伤渊打去。

    伤渊并没有闪避,虽然以他的反应速度,就算不能完全躲闪开来,但至少也能够闪掉一半左右的骨刺。可他就连闪避的动作都没有做出,只是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任由那些骨刺重重射在自己身体之上。

    一连串的爆响声中,伤渊庞大的身体被骨刺的巨大力量射得向后飞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撞得整栋楼几乎都摇晃了起来。无数血花飞溅之下,他却没有发出半点痛呼,只是脸上的肌肉扭曲了起来。

    那数十根骨刺穿过了伤渊的身体,将他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但却避开了所有的要害,没有伤及性命。

    “是我错了……”

    伤渊用力一挣,自墙上挣脱了骨刺,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体,面色苍白:“是我……错了……错了……”

    “明白自己不应该和我这个祭司对抗了?”心韵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那么,回去转告你们的院长,不要再打种子的主意了。这种东西,本就不应该被打开。或者说……根本就不应该继续存在于现有的这个世界上。”

    “不……”伤渊伸出手,一根根拔掉身上的骨刺,语气依旧谦卑:“心韵小姐。我说的错了,并不是指的不该与您对抗,而是……我不该低估了一名祭司的实力。所以方才,我没有躲闪您射来的骨刺,是希望这份痛苦,能够给我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让我不要再犯下相同的错误。”

    伤渊将骨刺尽数拔出,握在了掌心之中,用力捏碎,看着骨刺的碎片如同砂砾一般从指缝中滑落:“但院长交托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完成。不论这一切,会有多困难……哪怕是与您为敌,也在所不惜。尽管……我对您的尊敬不会因此而改变。”

    “是么?那么你还有什么招数,就尽管使出来吧。”心韵笑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我很可能不会继续留下你的性命了。”

    “不。”伤渊摇了摇头:“我已经清楚了自己不是您的对手,所以……今夜我只有放弃。只是……”

    “我明白了。”心韵点了点头:“你会上报你们的院长,并且调集那些你认为可能可以对抗我的部下,从我的手中夺取种子的情报,对么?”

    伤渊重重点了点头:“是的。但希望心韵大人能够理解,无论我做什么,都只是为了学院,以及院长,绝不涉及任何私怨。”

    “我明白。那么……我就等着你了。”心韵耸了耸肩,向着身后的江逍扬了扬脑袋:“走吧,江逍。”

    “……好。”

    江逍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赭玉与伤渊两人,跟上了心韵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