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心韵打开了下一段录音。

    “8月13日……该死,我的表坏了!去他的时间!不过幸好录音器还完好。我现在在……那个东西的里面……或许吧……

    我刚才看到的东西,它很大,非常大!有一座小山那么大!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似乎是一个圆球,或是一个穹顶?它的表面有一个像是眼睛的东西,闪烁着光芒。我看到的光芒就是那眼睛发出的。

    我……我接近了那个东西之后,就突然出现了一道旋涡。我没能看得太清楚,但似乎是它的上面突然裂开……不……扩张……也不……打开了一个洞。我可以确定,那个洞在出现之前,原本的位置是光滑的,没有半点裂缝。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就这么神奇地打开,将我连同周围的湖水一起吸了进来。

    我现在,应该是在那个东西的内部,好像是……一个舱室一样的地方。但我的周围没有水。它将我吸入之后,又迅速将水排出了。现在我的周围……应该是空气。里面的空气有点浑浊,味道也很古怪,但氧气含量足够充分。

    这里……很大,大约有半个篮球场的空间,但是远远比不上外面看到的建筑体积。我想,这或许只是其中的一个房间而已。不过我不确定,这东西是否真的可以被称作是……一个建筑?

    当时我应该带着摄像机来的,该死。我触摸了一下这里的地面和墙壁,坚实但并不是完全坚硬,触感像是……在钢铁的外层包上了一层橡胶一般。我……我不确定,但我感觉这并不是人工的造物,而更像是……某种生物的肉体?

    难道我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么巨大的物体,是一个……生物?而我……是在它的内部?”

    江逍和心韵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震惊。

    “这个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四面和上下都是那种墙壁。想要探索更多,我想我需要继续向内部前进,但没有门,我应该怎么进去……啊!!!!”

    录音里突然出现了一声紫烟的尖叫,随后是重物滚动的声音。两人只能听见声音,看不到画面,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过了片刻,紫烟有些急促的话音才重新响起。

    “刚才……我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就像我在外面看见的一样。没有缝隙的地表突然旋转着打开,我落入了下面的舱室之中。这里和上面一样,也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是稍微小一点而已。我现在越来越确信了,这整个建筑就是一个生物,而我正在这个生物的体内。它体内的空间就是一个个的舱室,而控制舱室打开与关闭,是靠着意念来完成的。因为我想到了离开刚才的舱室,所以才会在我的脚下出现一个空洞。现在……我打算……”

    “成了!我刚才集中了意念在一旁的墙壁上,然后在那里果然也同样打开了一个通道。这一次我可以仔细观察了,通道打开的过程就像是消化道的收缩,区别只在于……那里原本没有任何缝隙,而是凭空打开的。这么看来,我可以在这个生物的体内畅行无阻。只是……”

    紫烟突然自己笑了一声:“但愿我所处的位置,真的不会是这个生物的消化道吧,如果……它体内有这种东西的话。”

    随后是紫烟步行的声音,没有说话,持续了大约有十分钟之久。看样子,她现在经过的几个舱室,都和原来的没有什么区别。

    “咦……这个舱室……我终于来到了一个和原来不一样的舱室了。这里……这里很古怪。”

    “这里有很多……很多……棺材……不……是茧?没错,就是茧!房间里有一条通道,通道的两旁密密麻麻布满了那种东西,半透明的薄膜包裹着的液体,液体里好像有……有人型的物体?”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包裹在这些东西里面?不知道是否还活着,但里面的人体都没有活动的迹象。我触碰了一下,那薄膜比想象中更硬更厚一些,我稍稍用力的情况下也按不动。我在想,是否要破开一个来看看?”

    “不,等等……通道的前方好像还有别的东西,我要去看看。”

    脚步声。

    “这是……一个座椅?而且好像在对我发出召唤,让我坐上去……对,我能感觉到,当我接近了这个座椅之后,它所发出的心灵召唤越来越强大了。这个座椅在这个舱室的正中央,看起来像是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嗯……手应该放在这里对么?等等……”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响起,让一直专心致志听着的江逍和心韵两人都齐齐被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但接下来尽管音频的进度条还在走着,却听不见半点声响呃。

    “怎么……回事?那个舱室里出现了危险么?”心韵皱起眉头对江逍问道。

    江逍摇了摇头:“不好说……而且我们既然听到的是紫烟留下的东西,那就意味着……至少这危险并不致命。”

    两个人静静等待着,过了近十分钟之后,录音里才重新出现了声音。

    但这一次,紫烟的声音却变得无比惶恐,颤抖着自言自语:“不……这不可能……所谓的历史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这种事情,祭司们知道么!就算从血脉中传承下来的记忆,也不可能是这样的!不可能!”

    紫烟的声音断断续续,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所以我们……我们都只能……不,不可能,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而且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好了!没有人有必要去改变它,也……也没有人有权利去改变它!”

    “我不知道为什么院长一定要找到种子,但我相信,他一定不清楚,原来所谓的种子……竟然是这种东西。它……它不是藏在这里的某处,而是……而是……这里没有种子!这里就是种子!所有人都错了!种子里藏着的不是力量,而是……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江逍和心韵听见紫烟这惊恐的声音时,都纷纷从中感受到了其中的寒意。

    “你……听明白她在说什么了么?”江逍沉声问道。

    心韵摇了摇头:“不……我也没有……”

    过了一会,紫烟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我……我真的应该将这种东西上报给院长么?院长找寻种子的目的是什么?他清楚……种子究竟是什么东西么?不行……我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最后一个录音文件。

    “8月14日凌晨3点14分。我回到了伊尔库茨克,在酒店里住下了。离开种子的过程很顺利,依然是和之前进入时一样,只要用意念控制,就能够让它打开出口。看起来,只要拥有觉醒的尼安德特人血脉,种子就能够允许随意进出。不过幸好,以工匠的职阶,没有权限去真正地启动种子……但我不知道,如果是祭司的话……比如院长……”

    “我恐怕得先回去了,然后慢慢地打探,院长究竟是否清楚种子的真正意义,还有他想要寻找种子的目的。我应该向院长忠诚,我是他的注印属民,但……但这种事情,太过严重了。我不知道……忠诚……还是……未来?在我确定这一切之前,我无法做出决定。”

    “这次行程的录音,我不打算销毁,但会收藏起来。好好地收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只是,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录音停顿了一会,紫烟继续道:“暗炎,或者赭玉,我想,听到这个录音的人,应该会是你们其中之一吧。不管是谁听到,记住,种子里藏着的不是力量,而是一柄钥匙,一柄开启某个世界的钥匙。但那个世界……绝不会如现在这个世界一样美好。你们……是没有接受过院长注印的人,或许不用像我一样,忍受忠诚的煎熬和考验吧……如果我有了什么不测,听到这份录音的你们,一定要做出准确的判断,究竟是否应该将种子的位置,告知院长……”

    这是最后一段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