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三十五章 突发状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600767.html
    “我明白。但……”江逍还是有些疑惑:“就算是想要复活紫烟,那也只是我的事情。对你来说,你完全没有必要告诉我这些内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对你有好奇呀!”心韵嘻嘻一笑:“你这个人,确实太奇怪了。”

    “只是因为我没有展现出应该对你这个祭司的尊敬么?这也没什么太过稀奇的吧?”江逍皱眉道。

    心韵摇了摇头:“不。还不仅仅是这样……你的身上,有比这更奇怪的地方存在。”

    “是什么?”

    “我刚才已经对你说过了,通过接触其他觉醒者的基因,祭司可以读出血脉中潜藏的历史残篇。但……”心韵摸着怀里小狗的毛,面色严肃起来:“我尝了你的血液之后,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什么也没有找到?”江逍一愣。

    “是的。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虽然你目前还没有完全觉醒,但你已经在我面前展现过了自己的能力,已经可以确定,你身上的尼安德特基因比例已经足够高了。但我接触了你的基因之后,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信息。听清了,是任何!这太反常了!”心韵一脸认真:“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所以我觉得……你的身上,一定有和其他觉醒者不一样的地方。而这种古怪的不同,我无法解释,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和我一起去到种子那里。在那里,或许我能够找出答案来。”

    “……好吧。”江逍陷入了深深沉思,良久才点了点头:“我与你同去。反正你我二人各自的目标,都指向了种子这一点。而且反正……”

    江逍无奈地苦笑,叹了口气:“反正我的生活,已经不可能再变得更糟了。”

    “这就对了!”心韵嘻嘻一笑,竟然伸出手,勉强够着用力揉了揉江逍的脑袋:“乖,乖哦!一起去找种子,然后姐姐给你买糖吃!”

    “姐姐毛线!你这小鬼头!”江逍重重拍了一下心韵的手,脸上看不见半点对祭司的尊敬:“你还想和小狗玩么?”

    “切!凶死了!”心韵嘟着嘴收回了手,紧紧抱住了怀里的小柯基:“狗狗乖,我们不理他!”

    江逍哭笑不得地看着心韵抱着算是“自己的分身”的东西,一脸疼惜的模样,正在这时,他怀中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江逍掏出手机,看到来电竟然是赵天雨。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本答应过她,办完了事之后,就去找她,将一切都告诉她的。

    只是没想到,原本只打算去把话交给老华传出去的,却碰见了心韵,又一起去了那所中学寻找紫烟留下的讯息,再回到了心韵的家里听紫烟的录音。这一番折腾,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而江逍也早把赵天雨忘了个干净。

    她……该不会还没有睡,一直在等着自己吧?

    江逍连忙接起了电话,心里还在犹豫着,这么多事情,如果告诉了赵天雨,她究竟能不能接受,甚至……会不会相信?

    电话那头,赵天雨的声音有些急促:“江逍,你在哪里?能现在来我家么?”

    “呃……现在么?”江逍苦笑着:“都已经两点多了,没必要那么着急吧?我知道我答应过告诉你一切,但……明天再去不行么?”

    “不是为了那件事。”电话那头赵天雨的声音仍旧急促:“是我这里……出了点状况,我必须和你见面。”

    江逍的心中顿时一沉,赵天雨说的出了点状况,究竟指的是什么?

    他顿时想起了之前力秦的偷袭,还有今天见到的那个伤渊。虽然力秦已死,但背后的主使者很有可能就是赭玉。而伤渊今天在他们离去时也说过了,学院绝不会放弃那颗种子。

    但他们……难道真的会对完全无辜,毫不相关,甚至连觉醒者都不是的赵天雨下手么?!

    想到此处,江逍焦急问道:“天雨,是有人到了你家威胁你了么?”

    “呃?不,不是。”赵天雨一愣,随后连忙否认道:“我没有危险,只是出了点奇怪的状况……电话里没法说清楚,我也没法出门。你快点来,我在家里等你。”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我马上来。”江逍挂掉了电话,望向了心韵,还没来得及开口,心韵却已经一脸调笑地把小脸凑了过来:“哟,听电话里的声音,又是个姑娘啊。怎么,你身边的女孩子,看起来还不少嘛!这一个漂亮么?”

    “什么身边的不身边的!”江逍白了心韵一眼:“我有点事,先走了。紫烟留下的这张内存卡,还是留在你这里更安全些,而且本来也不是我的东西,我就不带走了。”

    “等等!”见到江逍站起身就要走,心韵连忙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跳到了他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你就这么走了?”

    “怎么?我还要给你这位祭司大小姐打洗脚水么?”江逍皱眉对心韵笑道。

    心韵嘻嘻一笑,摇了摇头:“那倒用不着。只是……电话里跟你说没危险,你就相信么?万一别人是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这么说的,你该怎么办?这么一个人去到那里,就不怕被人伏击么?别忘了,学院到现在还盯着你呢。”

    听到心韵这番话,江逍心中这才意识到,忙问道:“那……你打算陪我一起去?”

    “虽然那么晚了不是很想动弹,但还是保护着你去一趟吧!”心韵翘起小鼻子,得意地哼哼了两声:“毕竟你的体质那么奇怪,我还想在种子那里探寻出真相呢!如果让你就这么死掉的话,也太可惜了。”

    “那……谢谢了。”江逍心里清楚心韵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而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帮手在身边,也确实多了几分安全。认真地向着她深点了点头。

    “不必客气。”心韵摆了摆手,蹦蹦跳跳地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冲着外面大叫道:“乱壤!走!我们再出去一趟!”

    “知道了,心韵小姐。”外面响起了那个红发年轻人的声音。

    “走吧~”心韵冲着江逍眨了眨眼睛,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大步走向了屋子的大门。

    门外,那个名叫乱壤的红发年轻人已经发动了汽车,等在了门口。见到江逍和心韵出来,先是冲着心韵鞠了一躬,又对江逍友善一笑,随后为两人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上车之后,江逍报出了赵天雨家的地址,乱壤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便一脚油门向前开去。

    看着前面一言不发,只专注地开车的乱壤,江逍禁不住好奇地问道:“你……是心韵的司机么?”

    “不光是司机,也是护卫、厨师和管家。最重要的身份,我是心韵小姐的注印属民。”乱壤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所以,我的整个生命,都是心韵小姐的。”

    江逍眉头微微皱起,嗯了一声,也不再接话。

    每一次听到注印这个词,他的心中都会泛起一阵难以抵御的巨大厌恶感。

    这并不会导致他反感心韵。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很喜欢心韵这个女孩子,单纯的“觉得这个人是个不错的人”的喜欢。心韵给他的感觉,就是阳光、纯净、小女生,但在必要的时候,又能够有充分的冷静和分析能力。

    而且与赭玉不同的,是江逍知道,心韵对他并没有恶意。这种知道并不仅仅来源于分析,也包括了纯粹的感觉。没有凭据,但却更让他安心。

    但不管心韵是个怎样的人,而且江逍也能够理解她身为祭司这样的职阶,给低职阶的觉醒者灌注注印这种东西的举动,可他依旧……会觉得非常别扭。

    暗暗叹了口气,江逍将这念头抛了开去,不再去想。

    车开了没多久,停在了赵天雨家的楼下。心韵跟着江逍一同下车后,想了想,扭头对身后的乱壤道:“你先停在这里等我吧,不用一起上去了。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

    “明白。”乱壤恭敬地一点头,目送着心韵和江逍两人进入了小区里。

    到了赵天雨家的门前,江逍刚伸手一敲门,却发现门竟然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合上,轻轻一碰便向内挪动开来。江逍连忙对着心韵望了一眼,露出了警告的眼神。心韵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但门内却传来了赵天雨的声音:“江逍?是你到了么?”

    “是我。”江逍沉声道,与心韵一同迈进了门中,却没有关上身后的门。

    赵天雨的声音,是从浴室里传来的。而现在浴室的门,却紧紧关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不用担心,没有其他人在。”心韵歪着小脑袋闭目片刻,睁开眼对江逍道:“如果有觉醒者存在,我的精神力能够感应到。但……”

    她停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很奇怪的是,你的那个朋友……我也同样感应不到……”

    “天雨!你在浴室里么?”江逍心中一阵疑惑,连忙大步走到了浴室前,隔着门叫道。

    “我在浴室里。但是……”赵天雨的声音依旧和电话里一样有些急迫,但却似乎并不算慌张害怕的样子:“你可以进来,但是你别被吓到了!”

    江逍深吸了一口气:“不用担心我。那,我进来了。”说完便拧开了浴室的门把手。

    但浴室里,却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