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三十八章 职阶?天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616521.html
    “嗯……”心韵歪着脑袋想了想:“你已经知道,尼安德特人的种群,分成了祭司、战士、工匠和平民四个职阶了吧。不同的职阶,会拥有对应的职阶能力。比如……”

    “祭司的职阶能力,只有一种,就是精神力。我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周遭生命的思维,虽然并不能做到完全精确,但至少可以感应到如喜悦、恐惧、愤怒等基本情绪。同时,祭司还能够依靠精神力,去对低职阶的尼安德特人进行威压,影响他们的思维。包括之前我夺取了伤渊那些骨刺的控制权,也是依靠着远比他强大的精神力。”

    “战士在尼安德特人的社会中,是维护社会治安以及战斗的中坚力量,所以他们的职阶能力都是以强化近身肉搏的为主,基本就是速度强化、力量强化、肉体强化等等这些,干脆简单直接,但是有效。”

    “然后情况比较复杂的,就是工匠了。这个职阶只不过是一个统称,其下会有各种不同的分支,比如治愈者、建造者、修理者等等……因为现在无论是哪一个祭司,手头掌握的基因残篇都很有限,所以我们无法确定,曾经存在于历史上的那些工匠职阶的尼安德特人之中,究竟还可以细分出多少种类来,但那应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而每一个工匠分支,职阶能力都是独特的。”

    “第四种职阶,平民,是没有职阶能力的。他们即便是完全觉醒之后,也不会有太多的能力增长。虽然无论速度、力量还是恢复能力,都肯定会比普通人类要强大,但这种强大也是有限得很,甚至不会很容易被分辨出来,比如……”

    心韵突然诡异地笑了笑,伸出手戳了戳江逍的腰:“你有没有听说过,拉斯普京这个名字?”

    江逍一愣:“你是说……那个秽乱宫廷,天赋‘异禀’,最后遭到暗杀,先被氰化钾下毒,又遭到数次枪击,被哑铃砸碎太阳穴,最后丢进冰窟窿之中,还坚持了八分钟才最终溺水而死的那个俄罗斯妖僧?”

    “没错,就是他!”心韵嘻嘻一笑:“后来有人去检查过他的尸体,从他的细胞里读取过他的基因库,发现……原来他也是一个觉醒者,而且只不过是一个平民而已。”

    “等等……”江逍皱眉道:“可我记得,这个妖僧的尸体,在二月革命之后就被挫骨扬灰了啊。”

    “你的记忆没错。”心韵笑得更加狡猾:“可是你不知道的是,当时的一个俄罗斯贵妇因为太过迷恋曾经得到的快乐,于是在他死后将他身体的某,个,部,位给保存了下来,作为自己的珍藏哟~虽然已经风干了,但祭司只要能够接触到细胞,依然能够从里面的基因来分辨出是否是同类的!”

    “……”江逍顿时心头一阵恶心。

    心韵那笑容,还有强调的停顿,很明显表明了她所谓的“某个部位”究竟是哪个部位。

    而祭司读取基因的方式……江逍在老华那里已经体验过一次了。

    想到了心韵的小嘴含着自己手指的温暖触感,再想到那个俄罗斯妖僧被风干了一百年的巨大**……再把两者联想到一起的话……

    江逍看向心韵的目光,顿时带上了几分复杂。

    “想什么呢你!”心韵重重敲了一下江逍的脑袋,娇哼了一声:“那个祭司又不是我!你……你怎么那么恶心!”

    “这能怪我么?”江逍无辜地看着心韵:“谁叫你总是污,污完了自己又害羞来着!”

    “哼!反正你脑子里别什么事都联想到我身上!”心韵作势呸了一下。

    “好好好。”江逍也不想和这个小姑娘深入探讨这种话题:“那么,天赋能力又是什么呢?”

    “天赋能力是独立于职阶能力的东西。”心韵小脸红了一阵之后便恢复了平静,认真道:“相同职阶的,并且是同一个分类的尼安德特人,职阶能力也都是相同的,而且除了平民之外,每个人都会拥有。但天赋能力却是每个人所独有的,不会重复,与职阶并不挂钩,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拥有。而且天赋能力……往往都是很稀奇古怪,天马行空的,并不一定都能应用在战斗上,甚至可能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比如……”

    心韵突然捂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知道的一个觉醒者,他的天赋能力就是能让自己的形象在任何人眼中,看起来都像是一个300斤的大妈。”

    “这……这是什么见鬼的能力?这种能力,有什么用?”江逍也哑然失笑。

    “对啊,就是说没有用啊。天赋能力都是这么稀奇古怪的嘛。”心韵耸耸肩:“但是有些特殊的天赋能力,也会很强的。或者甚至……哪怕是原本看起来完全没有用的天赋能力,有时组合在一起,也会变得非常可怕。我举个例子好了。假设一个觉醒者的天赋能力,是让任何人都会无条件地爱上自己,而另一个觉醒者的能力,是可以让任何爱上别人的人都立刻死掉的话……你觉得这两人的组合,是不是天下无敌了?”

    “还……还有这样的能力?”江逍不可置信地看着心韵。

    “我只是随便假设一下嘛~”心韵笑嘻嘻道:“虽然我没见过,但是难保不会有这样的存在呢?毕竟天赋能力往往都是没有任何逻辑的,什么古怪的能力都可能存在。而且……因为平民的基数更大的缘故,所以平民之中拥有古怪天赋能力的数量也更多。有的时候,他们甚至会比最强大的战士更可怕。”

    “但愿不要让我碰到这样的家伙吧……”江逍叹了口气。

    “不……这可……不好说……”心韵微微摇了摇头:“相反,我倒是觉得,我们接下来遇到各种拥有特殊天赋能力的家伙,是很高几率的事情呢。”

    “为什么?”江逍顿时紧张了起来。

    “因为……伤渊不是说了么,学院是一定要夺取种子的,毕竟他们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种子。”心韵耸了耸肩:“而伤渊应该也很清楚,用常规的手段,是没有办法对抗我这个祭司的。哪怕调集再多的战士来和我正面冲突也是无效。所以……他应该会去调集学院内部,拥有特殊天赋能力的部下,来从我们手中抢夺种子的情报吧。”

    “该死。”江逍重重向后倒在了沙发背上:“我应该在第一天见到紫烟的时候,就立刻拒绝她的!”

    “现在抱怨也没有用了呀。”心韵向着江逍身旁挪了几寸,笑嘻嘻地拍了拍他:“既然你的生活已经被搅乱了,那就应该勇敢点面对它!来,做一个勇敢的表情给我看一看!乖~”

    江逍不搭理心韵,只伸出手指在她的小脑袋上敲了敲,一脸郁闷。

    “疼啊!轻点,你这个大白痴!”心韵啊地一下揉着脑袋,气呼呼的:“竟然袭击祭司!不要命了么!”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尽早赶去贝加尔湖,找到种子?”江逍不理心韵的撒娇,转过头问道:“伤渊,还有整个学院,调动起力量应该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应该抢在他们前面,先一步出发吧。”

    “啧,你倒真是比我还着急呢……为了复活那个叫紫烟的漂亮女孩子么?”心韵嘿嘿笑着。

    “只是想早点解决这个麻烦而已。”江逍耸耸肩,无奈道:“既然我的生活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了,我当然希望能够尽早恢复到原来的轨迹中去。不是你刚刚说的么,要勇敢地面对它。”

    “对~~~”心韵拉长了声调:“那好吧,我们就抓紧点时间出发吧。不过还要过上两天,安排一下出行的事情。既然这里没事了,我们就走吧。对了,你……晚上去哪里住?”

    “我?”江逍一愣。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原本江逍打算,去见了老华之后,让他将话传出去,一切就再与他无关了,晚上自然是正常回自己家里,过正常的日子。

    但现在……他还能继续过着平静的生活么?

    而且现在,赵天雨也成为了觉醒者,操纵力秦的人无论是谁,都有可能将她设定成目标,来作为要挟江逍的筹码。

    江逍皱眉想了想,抬头看了看赵天雨:“天雨,我这两天,就住在你这里吧。”

    “呃……啊?”赵天雨一愣:“住在……我这里?”

    “怎么,不方便么?”江逍笑道:“你昨天在我家睡了一宿,我可没赶你走啊。”

    “不……没有,很好啊。”赵天雨连忙摇了摇头:“只是……你为什么突然会想要住在我这里?”

    “因为……你这里安全些吧,学院的家伙们,不一定会那么容易找到这里来。”江逍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赵天雨,自己是为了保护她。

    “好了好了!”心韵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豪气地一挥手:“都别废话了!你们一起去我那里住上两天吧!”

    “呃?你那里?”江逍和赵天雨齐齐一愣。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心韵哼了一声:“我那里又不是没有空房间,而且,也比你们俩单独在这里更安全些。学院的家伙们,对我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而且你们不知道吧,除了我之外,乱壤也是很强的哦!既然过两天就要出发,那干脆还是待在一起,比较安全吧。”

    江逍低头想了想,觉得心韵说的确实有道理,抬眼望向赵天雨:“天雨,你怎么说?这两天先去心韵那里住下,等我们出发前往贝加尔湖之后,想来学院应该就不会再盯上你了。到那时你再回来吧。”

    赵天雨低下头想了想,摇了摇头:“不……”

    “怎么?你不愿意去心韵那里?”江逍皱眉问道。

    “不。”赵天雨摇头道:“我是说……我想和你们一起去贝加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