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四十章 突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94/634895.html
    “心韵小姐,你难不成是傻了么?”溃厌半跪在地上,将自己喉间的气管扶正,用手捂住伤口,嗓音嘶哑:“有哪一个觉醒者会蠢到将自己的能力告诉对手的?尤其……是像我这样,依靠天赋能力战斗的觉醒者?”

    心韵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小刀,目光紧紧盯着乱壤,却没有再度向他动手,大脑飞速转着不停。

    “既然你不打算再攻击了,那么,我就自己来吧。”乱壤在原地稍稍等了片刻,也不见心韵上前,干脆便自己大步走上了前来,右手的指尖也伸出了几根骨爪来。

    “主上……”乱壤刚刚站起来,将要迎上前去时,却被心韵一把拉住,用力扯向了身后:“退开!”

    心韵方才那一刀刺得并不算很深,在乱壤的治疗之下,已经很快恢复,站起了身来,双眼死死盯着溃厌:“都不许动,这家伙留给我解决!”

    江逍本倒是想上前帮忙,但听着心韵咬牙切齿的声音,却不便再上前了。而乱壤则是顺从地向后退开,只是神色依旧保持着警惕,随时准备上前出手相助。

    “心韵小姐,相信我,你绝不会是我的对手的。”溃厌自从现身以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无比认真的表情,像是在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一般。但他手上的骨爪,却彼此交错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心韵懒得再和他搭话,迈步冲向前,手中的银色小刀已经挥动了起来。

    她的职阶并非战士,所以无法自指尖伸出自带的骨爪来,但心韵却从没有担心过,自己的那一柄又薄又短的小刀,会有杀伤力不足的问题。

    因为只要能够准确地刺入要害,无论是什么武器,都足够致命了。

    而心韵的能力,偏偏又足以让她的每一刀,都精准地刺中对手的要害。

    心韵将自己的天赋能力称之为——先知。在她的目光中,所有一切物体下一刻的运动轨迹,都如同真实的画面一般清晰。对于心韵而言,任何物理攻击,无论是已知的还是未知的,无论速度有多快,都永远不可能击中她。

    同样,只要心韵想,她可以轻松地将自己的攻击瞄准对方数秒后必然会出现的位置。这也就意味着,心韵的攻击永不会落空。

    但现在,心韵却不敢立刻向着溃厌身上的要害发动起进攻来,尽管那对于心韵来说,明明是触手可及的东西。

    为什么……自己的第一刀轻易地就割开了溃厌的喉管,但第二刀,却反而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伤痕?

    心中带着这样的疑问,心韵疾冲向前,躲开溃厌的骨爪,只能先浅浅一刀划向了溃厌的小臂之上。

    刀刃划过溃厌的小臂,几滴鲜血随着心韵的动作洒出,就在心韵的手臂之上,完全相同的位置。

    “该死!”

    心韵闪身退后,暗暗骂了一声,整个人猛地蹲下,一刀再度划向溃厌的大腿之上。

    她已经大概摸清了溃厌的能力,就是能将伤害反弹给施加者。但问题在于,此前的第一刀,明明是生效的。

    那么也就是说,溃厌并不能反弹百分之百的所有伤害。但究竟是什么样的伤害,才能够被溃厌反弹,心韵却仍旧没有摸到窍门。

    现在,她只能姑且猜测,这或许是与部位有关。

    刀刃再次划过溃厌的右腿,但结果却依然与之前一样,是心韵的右腿之上爆出了一团血花。

    幸好心韵出手只是为了测试验证,所以刀刃入肉并不深,也不是什么要害,但她依旧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溃厌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骨爪向着心韵重重斩下,但心韵只是微微一闪,便躲开了他的攻击。

    “果然……很棘手。”心韵缓步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洁肌肤上了两道伤口。寒声道。虽然伤口并不算深,但这还是心韵有生以来,第一次受伤。

    “怎么?不打算再出手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吧。”溃厌左右拧了拧脖子,大踏步向前走来,但面对的方向却并非心韵,而是心韵身旁的乱壤:“支部长大人已经告诉了我,单纯的物理攻击,是没办法击中你的。以他的速度尚且不行,更何况是我了。所以……你会是留给别人来解决的。而我今天……”

    溃厌的话说到一半,猛地双腿一蹬,向着乱壤冲了过去:“要先杀了你的同伴!”

    乱壤脸上突然现出一丝嘲讽的不屑笑意,竟然不闪不躲,主动迎了上去,几乎是将自己的胸膛送到了溃厌的骨爪面前。

    在溃厌突然变得震惊的目光中,骨爪深深刺入了乱壤的胸膛之中。但那种感觉……却丝毫不像是切中了肉体,反倒更像是……某种凝胶或是果冻一般,更加柔软。

    “你……”

    溃厌刚刚开口说了一句话,乱壤的双手突然如同毒蛇一般,绞住了溃厌的右臂,笑了起来:“同样,只会用物理攻击的觉醒者,是没办法伤到我的。”

    溃厌猛地一抽手臂,挣脱了乱壤的钳制,向后纵身退了几步,却看见乱壤的胸口,除了衣衫的破损以外,身上的肌肉竟然没有半点伤痕,更是随着他抽出骨爪的动作,微微颤抖着。好像湖水被微风吹过时卷起的微微波澜一般。

    这是什么见鬼的能力!

    溃厌在心中骇然想着,与此同时,乱壤也开口了。

    “溃厌,你们这些战士,总有一个最大的误区,就是以为自己的物理战力能够解决一切问题,哪怕是自己拥有强横的天赋能力也是一样。”乱壤说着话的同时,身体却似乎越来越矮。

    他……变矮了?

    溃厌握紧了双拳,仔细凝视着,才发现乱壤并不是在变矮,而是……正在下沉!他的双腿仿佛溶解了的史莱姆一样,正在一点点和地面同化进去。

    “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的职阶是工匠,具体归属是治愈者。但除此之外,我的天赋能力,也能让我同时成为最强的暗杀者和守护者!”

    在最终即将沉入地面,只剩下一个头颅留在地上时,乱壤笑了起来:“你是不是以为方才,我锁住你的手是为了拗断它?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身为战士,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超过我,轻松逃离,所以我就无法对你造成伤害?你太天真了,溃厌。”

    “后悔吧,后悔你曾让我接触你的身体一秒。记住了,这一秒,就是你死亡结局的原因!”

    当话音落下时,乱壤的整个人终于都沉入了地底。

    尽管他的身影消失,但溃厌却完全不敢掉以轻心,紧张地环视着四周。

    尽管对手应该还没有搞清楚他的能力发动条件究竟是什么,但溃厌仍旧担心着,会不会误打误撞,将自己一击毙命。

    眼下自己只有一人,而对面却是四人,其中还有一个隐藏到了暗处,不知何时会现身突袭的乱壤。

    溃厌绷紧了双手的骨爪,三成的注意力集中在心韵三人身上,却将七CD留给了四周,乱壤可能出现的方向。

    既然他说了自己是最好的暗杀者,那么……消失了身影的乱壤,有可能在任何方位,任何角度出现!

    正在全身戒备的溃厌,却听到了扑哧一声轻笑。

    “好了,我们去休息吧。”

    心韵竟然转过了身,将整个空荡荡的背后都卖给了溃厌,似乎根本不怕他的偷袭一般,拉住了江逍的手,向着沙发走去。

    “可是……”江逍皱眉刚要说话,却被心韵用力一拉:“不用管他,反正他很快就要化成碎片了。”说完心韵向着赵天雨也扬了扬脑袋:“你也坐下吧,别担心。”

    “可恶!居然敢这么嘲讽我!”

    看着心韵毫不在意的模样,溃厌心中怒火已经燃烧了起来,但他却不敢有半分动作。因为那个消失了的乱壤,此刻还不知在哪里,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

    为什么……还没有出现?

    这个念头刚刚在溃厌脑中浮现,双腿之上却突然一阵麻木传来,随后整个人的重心突然失衡,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已经重重摔倒在地。

    是……被攻击了么!

    直到溃厌落地,一阵剧痛才自双腿处传来,他低头望去,骇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完全消失,化作了一团模糊的血肉,直到脚踝。

    而从头至尾,那个消失了的乱壤,竟然连半个身影都没有出现过!

    但溃厌却没有半点恐惧和愤怒,反倒是用力支撑着身体,仰天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乱壤!你果然不敢直接杀掉我!我就猜到你不敢直接杀掉我!接下来,就准备好后悔吧!”

    溃厌的双臂用力支撑起上半身,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正在缓缓重新生长起来,再也不管不顾乱壤出现在何处,或是他下一波的攻击将会何时到来,如何到来。

    而他的表情,也确实并非故弄玄虚,而是真切的开心。

    “死到临头,竟然还嘴硬?”心韵已经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着,翘起了二郎腿,歪着脑袋看着溃厌:“恢复力强化的战士职阶而已,虽然我的攻击失效了,但乱壤的天赋能力,他是没有办法对抗的。”

    “既然这样,那么就让你死吧!”乱壤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但却不知道是从何处发出。

    “来吧!来吧!尽情地攻击吧!只是你的一切攻击,最终都将落在你们的身上!”溃厌用力张开双臂,张狂得意地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