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聊了几句之后,

    刘子浪算是缓过劲来了。

    SST那边的意思恐怕是想借自己的手培养一下御坂琴美,毕竟岛国电竞...

    这个就不提了。

    不过到了御坂琴美这边,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就说成了调教了...

    看着身前捏起了双拳,仰着面庞,一脸希翼地看着自己的御坂琴美。

    刘子浪不由干咳一声,“这个...你住这边也不是不可以。”

    随后他又正色道,“不过调教的事情就别再提了,为师不是那种人!”

    “喔也!”

    御坂琴美闻言立刻高兴坏了,没有注意刘子浪后面的话。

    她扑过来一把抱住刘子浪的胳膊,乖巧可爱地蹭了蹭,“湿乎你真是太好啦!”

    不行不行!

    为师营养跟不上了。

    刘子浪不动声色地抽出胳膊,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

    “那个啥...住是可以住,不过你以后要承担一部分小小的...”

    “我知道!”御坂琴美激动地大声道,“湿乎我会洗衣做饭拖地,还会...”

    “好了好了。”刘子浪打断了御坂琴美的才艺介绍,有些心疼地瞅了她一眼。

    唉,看来以后这房租是没法算了...

    ......

    两人一路走到出口处,刚好遇到了正在体育馆门口等他的张小桐和王芊芊两人。

    看到背着包跟在自己身后的御坂琴美,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诧异。

    不过张小桐的小脸上很快被欣喜所取代,王芊芊则是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勾起嘴角,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笑你妹啊!

    刘子浪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

    微微有些心痛。

    因为在看到王芊芊的那一瞬间,他才意识到家里以后免费的长期住客,还不止御坂琴美一个...

    这特么亏成马了啊!

    四人坐车回到家里的时候,

    天边已经暮色四合了。

    今天亚洲预选赛刚落下帷幕,想必晚上的时候网络上应该不会太过平静。

    进了家门,碰巧家政阿姨刚从厨房出来准备回去。

    打了个招呼后,刘子浪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提醒阿姨以后家里可能就是四个人了,每次多做一点饭菜。

    听到刘子浪的话,家政阿姨有些诧异看了一眼御坂琴美和王芊芊,

    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她在解下围裙出门离开的时候,忽然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刘子浪一眼。

    ???

    正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刘子浪见状不由一怔。

    等等!

    阿姨您这是什么意思?

    哐!

    没来得及多问,

    家政阿姨便就关门离开了。

    刘子浪摸了摸下巴,心里正琢磨着。

    御坂琴美却端着一大碗番茄蛋汤,一路哇哇大叫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刘子浪见状不由眼角一抽,赶紧转身伸手接过,旋即快步放在桌子上。

    嘶—!

    真特么烫!

    问题是你盛这么满干嘛?

    不过一转头,看到被烫得在那对着通红的指头“呼呼”吹气儿,眼泪直打转的御坂琴美。

    他也只能叹了口气拉着她进厨房,把她那红通通的手指放在了水龙头下,

    旋即打开了凉水。

    呼!

    御坂琴美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神情,声音软乎乎地说道,“好舒fu啊!湿乎~!”

    蹬蹬蹬—!

    哗啦!

    厨房的门一下子被拉开了。

    快步走来的王芊芊探头进来,目光有些狐疑地盯着两人上下打量了一眼。

    你瞅啥?

    刘子浪转头有些疑惑。

    “呃...”王芊芊也反应了过来,不由干笑一声,“没事,我就看看需要帮忙吗?”

    “那你来得正好。”刘子浪说道,“琴美的手被烫到了,我去帮她擦点东西。”

    “我看看...你就把这些都端过去吧。”

    “......”

    王芊芊原本就是过来帮忙的。

    但是刘子浪这样忽然撂摊子给她,这就有点让她接受不能了。

    她眨了眨眼,忍不住开口问道,“有没有我帮她擦东西你端菜这种可能?”

    “你知道东西放哪吗?”刘子浪笑吟吟反问道。

    王芊芊顿时一噎,看着擦肩而过的刘子浪和御坂琴美,只能老老实实地端菜盛饭盛汤了。

    在家里找到烫伤药膏给御坂琴美擦了一点后,两人很快来到了餐桌前。

    张小桐这会儿换了一身树袋熊家居服,看到拉着御坂琴美出来的刘子浪后,脸上不由微微一愣。

    随后她又很快低下了脑袋,闷头吭哧吭哧地吃起了饭来。

    刘子浪倒是没想那么多,落座后还不忘对御坂琴美叮嘱道,“下次可别再这么大意了,以后还等着你洗衣做饭拖地呢。”

    “嗯嗯。”御坂琴美赶紧点了点脑袋。

    这话原本是下午在从体育馆的时候御坂琴美说的话,他说出来也只是调侃。

    但落在张小桐和王芊芊耳中,却是无异于一声惊雷骤然在耳畔炸响。

    等着你洗衣做饭拖地?

    坐在对面正低头吃饭的张小桐,手中的动作顿时一僵。

    王芊芊也是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一脸惊恐地说道,“你们这...太快了吧!”

    “快什么啊!”刘子浪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还有你!对,别瞅!说的就是你。”

    “鉴于你是老爹安排入住的,所以就不用你洗衣做饭拖地抵房租了。”

    刘子浪沉吟了一下,忽然嘿嘿笑道,“这样,以后你就帮我端茶递水按摩吧!”

    听到刘子浪的话,张小桐和王芊芊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有些讶然地对视了一眼,“房租?”

    “对啊!”刘子浪一脸地理所当然道,“难不成你们还好意思一直白住下去?”

    听到这话,张小桐的脸上的神情没来由的一松,然后没好气地瞪了刘子浪一眼,低头吭哧坑出的继续吃起了饭来。

    王芊芊却是看着刘子浪叹了口气,

    忍不住摇了摇头。

    ......

    吃完饭后,御坂琴美赶紧抢着洗碗收拾桌子,大有一种“放着我来”的气势。

    刘子浪见状不禁老怀甚慰,慢悠悠地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

    今天下午刚拿冠军,

    晚上自然是要开直播间庆祝一下的。

    而就在刘子浪开直播的同时,斗鱼某李姓中单的直播间里。

    一个穿着队服,戴着圆框眼镜,看上去面容质朴的年轻人,

    正在直播玩着一个“造桥”小游戏。

    哗啦!

    游戏画面中,只见在两辆小车经过的瞬间,桥又塌了...

    “噗哈哈,这游戏简直尼玛有毒啊!”

    “我滴龟龟!李哥真是造桥鬼才,斗鱼捡到宝了!”

    “话说游戏还在维护吗?李哥别造桥了,来玩吃**!”

    “对啊!吃鸡来一波吧!”

    直播间里不知道是谁带了个节奏,霎时间满屏幕的“吃鸡”刷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