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四人舔完那几人的包后,这下子是真的肥得流油了。

    而眼下开局第一个圈才刚开始收缩,目前场上存活79。

    神奇四匣这队刘子浪击杀八个,冉茂佟刚刚打炸船杀了两个,也就是说在第一个圈手里就已经捏了十个人头的他们,目前的积分直接领跑全场。

    接下来赶在毒刷过来之前,一行四人开着两艘船朝着M城南边的海岸上驶了过去。

    而此时的解说台上,看到这波“空投海战”终于落幕,场上目前其他地方又没有战事发生,荣爷和孟夜晴两人不由闲聊了起来。

    “呵呵,看来高手在野这句话真不是吹的。”

    荣爷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原本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最顶尖的了,但是这次来江大解说,神奇四匣的这个名叫Vic的选手真的是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和意外了,不过...有点可惜了...”

    孟夜晴美眸流转,嫣然一笑道,“怎么了?荣爷是动了爱才之心?”

    荣爷闻言一晒,摇头笑道,“是人才在哪都一样,呵呵,是我想多了。”

    其实在荣爷想来,这个叫Vic的既然是江大的学生,那人家多半是不屑于再去走职业电竞这条路的,顶多像是姜信鸥那样做做玩票性质的主播,自己搞个队伍。

    当然,如果他知道三年前刘子浪在收到江大的录取通知书后就直接玩消失的话,恐怕刚刚好不容易合起来的下巴会惊得再次掉下来。

    两人正聊着,现场导播的镜头忽然一切,给到了监狱北边的别墅区那一带。

    什么情况?

    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丝疑惑。

    ......

    游戏里,别墅区外面的一个斜坡的草地上,静静地趴着三个伏地魔。

    “苟哥!他们进去了!”一人兴奋地说道。

    “嗯,准备行动!”吴宇点了点头道。

    同一时间,别墅里。

    一队人小心地贴着墙根,屏息开启静步,正谨慎无比地朝着楼上摸进。

    楼上不时传来一阵地板被踩得咚咚作响的声音。

    “小心点,我先丢颗雷!”

    “嗯,等下进去先排查各个房间,看到有人直接报点。”

    “如果在楼道上遇敌,能冲就直接冲,别挡住后面人的路。”

    “嗯,没问题。”

    几人正在语音里小声都部署着攻楼的战术,熟料就在这时,别墅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车声。

    难道又有人来了?

    几人的心中都有些疑惑。

    然而下一刻,其中一人忽然脸色一变,“不好!我们的车!”

    最下面的一人立刻冲出来房子,站在花园中间定睛一看,却惊愕发现他们停在门口的一辆三轮和一辆吉普,早就消失了踪影。

    就在这时,楼道的三人忽然感觉有车接近他们所在这栋房子的后面。

    他们刚一上楼,便就看到有个人影从窗口跳了出去。

    几人赶紧快步过去透过窗口一看,却发现下面停着的就是他们的吉普和三轮。

    卧槽!

    四人瞬间目瞪口呆!

    这游戏什么时候可以这样玩了?

    这尼玛是窃瓦辛格吧?

    靠近窗口的一人顿时气得掏枪对着窗口就是一阵扫射,可是跳楼那人刚上一车就立刻发动,很快绕过墙角脱离了楼上的视野。

    不仅如此,那吉普还在那边一边开,一边按喇叭...

    悠扬的喇叭声传进了楼里,更是把楼里的几人气得脸色铁青。

    奔驰的吉普车上。

    冯彦祖一脸崇敬地看着吴宇道,“苟哥!从今天开始!您就是我哥!”

    吴宇故作云淡风轻道,“一点小套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弄辆车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事,我一出手,别人只能走。”

    听到这话,几人顿时哄笑了起来,车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解说台上,荣爷看到这一幕也是嘴角一抽,呵呵干笑道,“这就有点皮了,看来我们江大同学的比赛方式..还真是十分灵性啊。”

    孟夜晴也捂嘴“咯咯”地笑了两声。

    不过当她再次看向比赛画面的时候,眼睛却是不由一下子睁大了。

    大屏幕上,就在导播即将切换视角的时候。

    只见一发在空气中高速旋转的狙击子弹,极快无比掠过平原,一枪命中了正在行驶的吉普车中一个人的脑壳!

    刹那间,车里快活的空气瞬间为之一滞!

    “JD-MeW使用Kar98K爆头击倒了葬爱家族-邪少!”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的观众先是一愣,然后纷纷笑喷。

    “卧槽!移动靶爆头!海鸥哥流弊啊!”

    “葬爱邪少...噗哈哈哈!原来我不厚道地笑了。”

    “我杀马特残血冷少不服!”

    “这尼玛江大的学生个个都是人才啊,解说小姐姐说话又好听,战队名还都那么别致!”

    “......”

    吉普车后面不远的地上,冯彦祖一边爬一边慌张大喊道,“我艹!有人打我!”

    正在开车的吴宇急忙道,“我知道,你别动了!我们来救你,你越爬血掉得越快。”

    冯彦祖闻言一愣,立刻乖乖跪在原地不动了。

    然而下一刻,98K那清脆的枪声再次响起。

    刹那间,只见冯彦祖的头上血雾一腾,红血瞬间清空,倒在地上变成了一个盒子。

    冯彦祖一怔,立刻怒道,“你TM骗我!”

    吴宇:......

    ......

    大仓北面的坡上。

    姜信鸥将手中的98K拉了下栓,嘴角翘起一丝笑意。

    “流弊啊姜队!”平浩宇赞了一句,转而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秦萱萱麻利地开来一辆吉普,“那还用说,谁跟我?”

    章庆缩了下头,小声道,“我可以拒绝吗?”

    “你说呢?”秦萱萱冷然一笑。

    “......”章庆。

    一旁的平浩宇赶紧表态,“我和姜队一辆。”

    他可不想陪着这个女魔头一起发疯,没事就开着车朝着人家脸上冲...

    看到一辆吉普车忽然发动,解说台上的荣爷和秦萱萱两人也是语速极快地实时解说了起来。

    “哦!我们可以看到海鸥哥在击倒补掉一人后,江大一队选择了直接冲脸!吉普车里的是江大的两名突击手!”

    “没错!距离拉近了!葬爱家族在失去一名队友之后,好像是要为队友报仇,他们停车了。”

    “两边下车直接互卸掉了对面车的轮胎,这是要不死不休啊!但是等等!江大一队后面还有一辆车,是海鸥哥和他的队友,他们拉到了侧面!”

    “这下葬爱家族将要面临侧面受敌的危险!吉普车将无法成为他们有效的掩体了。”

    “......”

    就在台上两个解说的你一言我一语之中...

    半分钟之后,葬爱家族剩下的三人变成了熊熊燃烧的吉普车旁的三个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