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师姐这么厉害啊!”

    许小天听的津津有味,不自禁地感叹道。

    张彩儿微笑道:“不错,小师姐我自然极是聪慧,对修真一道更有天赋,师父师娘传什么,一听就会,资质远远胜过了你们那些师兄,大竹峰一脉发扬光大,都在我身上了。”

    说罢他眼中满是期望之色,显然很是期待这个娇俏可人的小师姐。

    张彩儿小师姐正在给许小天讲述恒山派的镇派绝学,听得许小天一愣一愣的,完全被自己的懵逼折服。

    《缥缈心经》是恒山派纵横天下的根本,整本经文分为十八层,十八种步法,三十六变拳法,七十二手剑式,组合起来千变万化神鬼莫测,而整个经文则是贯穿所有招式的根本,缥缈心经可谓是集百家之长由千年前的恒山祖师太一所创,千年之前正邪大战,无数门派陨落,太一游历天下结合无数经文所创缥缈心经,又经过历代恒山宗师精研,时至今日,已是夺天地造化、玄妙无匹的无上道法,与金鼎门的《圣贤道》和佛门的《佛法须弥印》并称于世。

    地绝,混沌,归一,合天,无上五个境界,前七层为地绝,八到十一为混沌,十二到十五为归一,十六十七为合天,十八为无上,饶是如此,合天十六层的强者已是世间少有。

    恒山派中数千修士,但能突破到合天境界之人以掌门陈之陇为首,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但只凭借这几人,恒山便是当今修真中实力最强最深的门派之一。至于传说中合天之上的无上境相传只有当年不世出的奇才太一祖师修到过,再强大的修者,同太一相比其他皆为碌碌过客。

    《缥缈心经》修习过程从易而难,地绝境第一层境界大多数人半即可修成,但往后开始,艰深困难处便显现出来,第二层一般人便要修习一年,第三层更是需要两年左右,资质稍差的便一生都停滞于此,好一些的修习个五六十年也不稀奇,而第六层则是一道分水岭。

    《缥缈心经》的主要修行法门,到第五层就大致传授完毕,往后更多的便是看资质高低,全凭自行修习了。修行高深的师长或会指点一二,那也仅是个人的经验之谈,让弟子少走一些弯路而已。当然了,这里所谓的“弯路”,多是以数十年计算的。

    而把《缥缈心经》修炼到第六层的,便是有了万法根本,可以开始同时修习其他奇术妙法以及修炼属于自己的法宝。

    法宝秘器渊源流长,修真之士初掌天地造化亦有莫大威力,可以凭借法宝秘器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小的法宝可以御空而行,风驰电掣,大的更能震天撼地,毁山断流。

    而第六层之时便可以算着修习自己的本命法宝,以自身真元进行温养可以发挥出法宝更强的威力,而每人一生只能温养一个本命法宝,所以修者最忌讳的一点便是夺人本命之宝,本命法宝归根结底就是修士的命根子。

    当然除了修习自己的本命法宝之外还有一个让天下修士为之疯狂的鸣。

    什么是鸣?

    简单来说就是觉醒的一种异能,只有少数幸运儿方可觉醒,有的鸣强大无比,有的鸣则如鸡肋,毫无作用,但是却不妨碍修士们的趋之若莺,因为自己本事姿势普通,但是万一碰巧觉醒了一个属性强大的鸣,便可一鸣惊人实力一飞冲天。

    至于青云门下,觉醒鸣者也少之甚少,也就十人出头的样子,可见几率少的多么可怜。当然鸣也不是强大自己的唯一途径,一般修士都会踏踏实实的修习自己的本命法宝,而本命法宝的炼制材料也决定着法宝的威力。

    不过说到这里,倒要提一下青云峰峰主张之岳了,他自己是修剑的,护身法器“竹”便是恒山中名剑之一,在整个钧州也是名震寰宇,虽然张之岳也很想众位弟子修习剑术,但门下弟子资质平庸,人数又少,但是却性格迥异,久而久之便也随众人去了。

    青云峰一脉众位弟子中,目前来说张彩儿修行最深,已将《缥缈心经》修炼到第七层,实打实的地绝顶峰实力,紧接着是大师兄张大山,张大山修行体系怪异,五年之前便是混沌十层的高手,但是突破境界之时发生意外,周身真元尽散,随即改为体术修习,又捏合了缥缈心经口诀,所以此时张大山的实力到底如何除了张之岳其他人亦不得知。

    至于老二刘左却在地绝六层上苦苦挣扎,最让张之岳气不过的则是刘左选择了一个提线木偶做本命法宝,毫无战斗力可言,而觉醒的鸣更是莫名其妙,十分鸡肋,这也是直接导致张之岳经常教训他的主要原因。

    接着,张彩儿又与许小天说了些修行过程中要注意的地方,最后正色道:“小师弟,最后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本门修行贵在循序渐进,脚踏实地。若贪功冒进,只怕贪心不足,反有大祸。成与不成,原是命定,不必强求。如妖魔外道,异端邪术,欲求不满皆欲速成,最后多半反遭天谴,可怜可悲。你要小心了。”

    许小天悚然而惊,忙道:“是,师姐,我知晓了。”

    张彩儿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那就先这样吧,太极洞在后山,要把《缥缈心经》修炼到三层以上的弟子,才能进去修炼。在这之前,你就先在自己房里修习吧。这里很是清静,师父师娘一般也不来,你自己努力了。”

    许小天站起身,道:“多谢你了,师姐。”

    张彩儿洒然一笑,拍了拍他的头,转身走了。

    许小天送走了张彩儿,返身回到屋里,关好房门,心下说不出的兴奋。

    他深深呼吸,静下来,慢慢走到床上,按张彩儿传授的姿势打坐,闭上眼睛,在心中把张彩儿传授的《缥缈心经》地绝境第一层的法门从头到尾想了一遍,正要按之修习,忽然心中一动,猛地睁开双眼,失声道:“不对啊!”

    张彩儿传授给他的地绝境第一层在《缥缈心经》中本是最粗浅基本的修习法门,功用只在两个字:练气。

    修炼之人,静坐之下,放开心念禁制诸般烦恼,引天地灵气入体行大周天运转,借此与天地一息,进而感悟天地造化。

    若能引入灵气在体内连行三个大周天,则自身经脉已然稳固,可修炼更高境界。

    这种修习法门,本是道教数千年来千锤百炼之法,决无任何差错疑义。

    但,此刻许小天心中,却如急风暴雨,摇摆不停。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运行之时真气走向却与张彩儿传给他的那套口诀,修行方式竟是截然相反。一缕缕黑气不受控制的滋生,虽然量少,但是无时无刻的在生长,徐小天心中骇然。

    此刻,房间很安静,安静的犹如自己和爷爷住过的草屋一般。

    那一刻,草屋里安静的可怕,就连黑夜也为之凝结,屋外的那几只老鼠也不安的灰溜溜逃走。而那几条流浪狗依旧懒得动,连眼皮都懒得抬起。

    许小天跪在那里,脑子里全是爷孙两人的回忆,虽然不是那些神仙高高在上,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温馨。

    很多年以前,同样的离别,同样的不知所措,同样的痛。

    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那里人很多很多,很繁华的一个城市,远远不是小横村这样的村子能比得了的。

    在许小天的记忆里,那里的夜远远要现在的夜晚更加黑暗,没有灯光,没有蜡烛,甚至连一只小小的火折子都没有。

    在那里,幼时的许小天呆呆的看着那两个应该称之为父母的背影越走越远,两颗乌黑宝石一样的双眼里面满满的都是好奇,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两个背影却在也没有出现过,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流之中,全世界仿佛死一般的沉默。

    那双眼睛里也不再是好奇,一些液体充满了小小的眼睛,莫名的恐惧深深包裹住了幼年时期的许小天。

    不知多久,这个影响了许小天一生的黑夜慢慢的随风散去,留下了清晨淡淡的雾气和死一般的寂静,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屋顶上透过来,映在许小天疲惫的脸颊上。

    许小天拍了拍麻木的双腿,推开房门深深的叹了口气,拖动疲惫的步伐走了出去,这个时间本应该起来寻找食物的流浪狗们却依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昔日,这个时辰已经鸡鸣犬吠的小横村却突然之间失去了半点活力,安静而又空旷,不知道是否有雾的原因,整个小横村灰蒙蒙的一片。

    此城如同死城。

    “啊!……”

    突然一个声音划破了诡异的寂静,从村子的另一头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