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7,砍竹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47318.html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张之钺亦是如此,除了每日清晨的晨修之外,徐小天就再也看不到师傅张之钺了,当然除了午饭和晚饭时间,而张之钺最近又经常前往佛门,所以导致整个青云峰无人指点徐小天修行的情况。

    大师兄毕竟修炼体系不同,刘左的兴趣只在于木偶,师娘修行体质偏阴柔更不适合,所以只能由师姐张彩儿带着徐小天这个跟班了。

    而张彩儿也很愿意带着徐小天到处跑,毕竟徐小天的厨艺彻底征服了她,随随便便的烤个兔子干嘛那么香啊!

    真是气死人了,这不是让人家长肉嘛!

    张彩儿看着手中的兔子腿欲哭无泪,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难题。

    徐小天是不善于和他人交往的,张彩儿又是懒人,饿了宁愿忍着也不要去做饭,自从有了个跟班之后就不一样了,他会做饭,会做家务,会很多东西,会吹叶子,会放风筝......

    很长一段时间徐小天都在充当保姆的角色,所谓无视所为又想有所为,这边是张彩儿的状态,直接导致徐小天基本上学不到啥东西,但是徐小天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徐小天!”

    一声大喊,声音甜美,却是震耳欲聋。

    徐小天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突然只见一团烈火,吓得大叫一声。

    “咯咯咯……”

    一阵笑声从后边传了过来。

    徐小天好不容易定下神来,这才看清面前原来是张彩儿的法器红绫,张彩儿一身红衣,紧身打扮,在那里笑得弯了腰。

    徐小天偷偷瞄了一眼红绫,这东西不仅能将人困成粽子,还能把人给烤熟,不是给你烤了兔子了吗?这么快就吃完了?

    又看张彩儿笑容可鞠,喃喃问了一句:“师姐,什么事啊?”

    “什么事?”

    张彩儿微笑着说了一句,忽然面色一肃。

    皱眉大声道:“这都午时了,你还问我什么事?快点起床,我与你一道上山砍竹子去。”

    “你也要去?”徐小天奇道。

    张彩儿道:“废话,当然要去!砍竹子的时候使用真气可以有效的提升真气熟练度,喂,你怎么还不起来?”

    徐小天连忙应了一声,心中暗道:“你吃了烤兔子了,我还饿着呢!”

    “接着。”

    张彩儿喊了一声,扔了一把柴刀过来。

    徐小天双手接着,见是一把普通柴刀,入手还颇为沉重。

    准备妥当,问张彩儿:“师姐,要不要叫大师兄一起去啊?”

    张彩儿白了他一眼,“那个大猩猩能毁了整个竹林,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也找不到他在哪,现在只有我和你去砍竹子了,走吧。”

    他随着张彩儿走出房去,烈日正浓,但张彩儿天生喜火,却也不怕晒黑,故此省下了一大笔防晒散的钱,两人走出回廊看向后山,远处还有朦朦胧胧的雾岚飘荡在山间。

    每日徐小天送饭的地方,走不多久即到,路也好走,以往徐小天之时送饭的不料今天却是没有吃饭的缘故,自己走来,才走了一半,便发觉坡度越来越大,路程也比仿佛要远得多了。

    反观身边的张彩儿,今天没有用那条红绫赶路,依然走得轻松无比,红色娇小的身影在山道间晃动着,轻快之极。

    又走了小半个时辰,徐小天已累得呼呼直喘粗气,两腿酸疼,疲累不堪,索性直接在草地上躺了下去。

    张彩儿走在前头,看他这副模样,哼了一声:“真没用,停下歇歇吧。”

    徐小天连忙点头,一屁股坐了下来,拼命喘气。

    而张彩儿就在一旁不知何时拿出个另外一个烤兔子腿,眼睛冒星星的吃着。

    徐小天喘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过气来。

    他坐在山道上,向下看去,只见青云峰挺拔耸立,附近群山都矮了一头,颇有傲然之意。

    “师姐,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张彩儿听他有些怯生生的话,一双眼睛看了过来,心中一阵得意,下意识用手理了理头发,一脸肃然,正色道:“你问吧。”

    “为什么我们要把砍竹当作功课呢,我以为功课都是修行道法呢?”

    张彩儿一撇嘴:“你懂什么,修真之人,身子是最要紧的。我娘说了,若是身子不好,便有无上妙法,也是难以修习。我们恒山派归属道教,更是注重养生健体,道法修习到了深处,身子便更是重要。”

    徐小天叹道:“原来如此。”

    “那你想啊,虽然有经文护身,但真元散发之时何等威势,常人一旦接触,立时就受到伤害,修行在施术者固然修行极深,但若身体不好,一时半会只怕自己先被自己的真元给弄得重伤,还说什么重伤敌人呢?”

    张彩儿她看了徐小天一眼,接着道,“所以我叫你做这功课可都是为了你好,看你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徐小天吓了一跳,连忙跳起来。

    “没这回事,我决……决不敢对师父和师姐有任何不敬的意思,更没有什么不情愿的。啊,我现在已经休息够了,这就走,就走!”

    说完拿起柴刀,登登登迈开脚步,向山上跑去,居然速度不慢。

    张彩儿看着他的背影,轻轻一笑,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爬到那个小山坡前,徐小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之间不知何时张彩儿正站在红绫之上等着徐小天。

    “好快啊!”徐小天有些羡慕的说道。

    “那是自然,我的法器红绫可是非常厉害的呢”张彩儿一脸傲娇。

    “快走,前面不远就到了!”

    说话间,她带着徐小天穿梭林间,走了一会,来到一处细竹较多的地方,此处的竹子一般都只有手腕大小,纤细得很,但是却呈现黑色。

    “就是这里了,你往后三个月里每天砍一根就可以了。”张彩儿一本正经地道。

    “这么细的只砍一根?”徐小天惊讶道。

    “切……你砍着试试看?”张彩儿不屑的冷哼一声。

    徐小天点头,拿起柴刀走到一根细竹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挥刀砍了下去。

    只听一声脆响,柴刀竟然如中顽石,震得徐小天手心发麻。

    那根细竹被他一砍,向前倾斜,片刻后又弹了回来,徐小天躲闪不及,头上被竹枝狠狠打了一下,疼痛不已,留下了一道红印。

    “哈哈哈……”

    张彩儿笑弯了腰,好一会才气喘吁吁地道:“你就在这砍吧,我要去做自己的功课了。”说完笑着转身离去。

    徐小天摸了摸脸上被打疼的地方,只见那竹子被砍着的所在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红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天早上,徐小天一个人在此面对着那根黑竹,砍、劈、锯、磨、压、折,无所不用其极,过了两个时辰,日头打斜,他全身大汗淋淋,手足也酸软无力,居然也只把这根黑竹弄出一个两分的小口来。

    愕然的片刻,一阵歌声传来,张彩儿哼着他自己创意的曲儿,蹦蹦跳跳地走了回来,看到徐小天狼狈样子,又看了看那根黑节竹,摇了摇头,举起柴刀,做势欲砍。

    “师姐,你做什么?”徐小天连忙拦住。

    “帮你砍啊。”张彩儿不耐烦地说道。

    徐小天用力摇头,喘着粗气道:“不用了,多谢师姐。不过这是我的功课,我自己做完它。”

    “哼。你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张彩儿无奈。

    徐小天性子本倔,咬了咬牙:“我就是砍到天黑也要……”

    “白痴!”

    张彩儿忽地叉腰,大骂了一句。

    徐小天大吃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愣愣看着这个师姐。

    张彩儿威风凛凛,颇有乃母风范。

    “你也不看看时间,也不想想别人。你砍到天黑,莫非要我也陪你到天黑么?若你真的想争口气,就应该以后每天拼命努力,想尽办法在两个时辰里做好功课,而不是自顾自的说什么砍到天黑的浑话!”

    话一说完,张彩儿手起刀落,刀声破空。

    “劈劈劈劈”四声,那竹子应声而倒,直看得徐小天眼也直了,随后徐小天默默的捡起下巴。

    张彩儿看了他一眼,傲娇道:“回去吧。”

    说着就向林外走去。

    徐小天心中又羞又愧,暗下决心,来日必将十二分努力,做好功课。

    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大竹峰起居之所时,已是正午时分,张彩儿一声不吭向守静堂后边走去。徐小天怔了一下,艰难地移动步伐,走向自己房间,在回廊门口,却见大师兄梁大山站在那儿。

    梁大山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怎么样,小师弟,累了吧?”

    徐小天强笑一声,摇了摇头。

    梁大山见他小小年纪,性子却是颇倔,不由失笑,陪着他先往房间走去,道:“厨房里一般都有热水,你以后回来可以自己先去打水洗洗,再过一会就要吃饭了,你先休息一下,等饭吃完了明天我们还要做功课呢。”

    徐小天吓了一跳,道:“还有功课?”

    梁大山见他这么大反应,怔了一下,随即醒悟。

    “哦,是我说错了,明天彩儿师妹估计会传你一些入门道法的。”

    徐小天这才松了口气,心中又惊又喜。

    悄声问道:“大师兄,那些道法很厉害,很难学么?”

    “修行到了深处,自然便是厉害无比。至于难不难学,便看各人的资质悟性了。不过便是资质差些也并不打紧,你也听师父之前说了:道海无涯,勤励为舟。只要你肯坚持不懈,刻苦修行,便是再难,也修得成的。”梁大山微笑道。

    徐小天用力点头。

    “其实你也可以跟我一起去练习体术”梁大山秀了秀自己夸张的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