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8,武器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47319.html
    风,那么轻柔,带动着青云峰上的一草一木一起翩翩起舞,当一阵清风飘来,如同母亲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

    徐小天喜欢那种感觉,带有丝丝凉意,让人心旷神怡。

    享受生活,不一定要有山珍海味菱罗绸缎为伴,清风酥雨便是上苍所赐予人类最为珍贵的宝物。

    都说西湖美景天下甲,却不知晓青云竹崖,徐小天渐渐喜欢上了这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一切的一切似乎真在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潮气蓬勃。

    徐小天登上山来,来到那熟悉无比的竹林,但见满山青翠,层层叠叠,山风过处,竹海起伏,如大海波涛,极为壮观,心胸顿时为之一宽。

    他深深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活动一下身子,拿着柴刀走进了竹林。

    他此时去的地方已与三年前初来时不同,他不再是来送饭的而是过来修炼的,身份转换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心境的改变。

    清晨淡淡的薄雾飘荡在林间,如轻纱一般,小径两旁绿色的竹叶上,有晶莹露珠,美丽剔透。

    走了一会,便置身于绿色海洋之中,这里的黑节竹大都高耸,枝叶繁茂,直插入天,光亮从枝叶缝隙间透了下来,在地上留出一片一片的阴影。

    徐小天左看右看,终于挑了一根粗壮的黑竹比画一下,便举刀欲砍。

    “噗”忽地一声闷响,徐小天只觉得脑门一阵疼痛,却是被一物砸中了额头。

    额头迅速红肿了一块大包。

    他捂着额头低头一看,地上滚动着一枚红色铃铛。

    徐小天不用看就知道是小师姐张彩儿在作怪。

    徐小天知道师姐一向调皮爱捉弄人,自己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前跑后了这么久当然知道张彩儿的性格。

    徐小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向四周看去,大声道:“师姐,是你么?”

    他的声音在竹林间远远传了开去,半晌却无人回答。

    徐小天知道师姐一向调皮爱捉弄人,正要再喊,忽然间脑门又是一痛,疼痛之极,居然又被一枚铃铛砸来,而竹林远处方,也传来了“咯咯咯咯”的笑声。

    一根火红色红绫如长蛇一般在竹林中飘逸飞舞,转瞬即到,红绫后面张彩儿一蹦一跳不知从何处而来,看到徐小天头上两个“红角”之后不顾徐小天幽怨的眼神毫无形象的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好半晌之后张彩儿才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太逗了!太好笑了!你头上的两个犄角是来卖萌的吗?笑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小师姐,我在做功课!”徐小天板着脸,表示自己很不开森!

    “啊哈哈!你这是什么表情,配上那两个角简直是绝配啊!哈哈!”再也忍不住的张彩儿笑的前仰后合。

    而一旁的徐小天满脸黑线,拎起柴刀便走,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不行吗?

    “哎!你去哪啊?”

    “小天师弟!”

    “别生气啊!师姐就是开个玩笑的!”

    “你再往前走休怪我不客气,我手上的红绫几年不杀生,都快褪色了!”张彩儿颗小虎牙恶狠狠的吓唬道!

    “嗖!”一道身影立马蹿了回来,徐小天一副担惊受怕的表情,竹林这么大这么黑!还真有可能让张彩儿给毁尸灭迹了。

    “哈哈,小师弟你太好笑了!”张彩儿一愣立马笑道。

    神仙日子不知人间岁月,转眼三月过去,徐小天银色真气因为自行运转的原因愈发雄厚,但还是被张彩儿当做菜鸟一样虐着,苦不堪言。

    不过说来也怪,张彩儿特别对他这个小师弟上心,有事没事便过来捉弄嘲笑一番,整个青云峰到处都留下了张彩儿银铃般的笑声。

    就在前不久,徐小天也顺利的修成了《缥缈心经》第一层,就连许久不见的师傅张之钺也奇迹般的回来为徐小天庆贺,时间也是很巧,在修仙界没有过年一说,毕竟神仙日子不知凡几,但是徐小天不同,他属于半路出家依旧始终怀念小横村的日子,而他练成第一层的日子正是新年。

    新年一过徐小天便已十三岁了。

    少年初长成,虽然身形消瘦,相貌平凡而又稚嫩,但棱角分明,眉清目秀,眼睛黑白分明,瞳孔深邃,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对小虎牙,略显青涩。

    而张彩儿也不知何时开始有事没事的和徐小天混在一起,而张彩儿也很喜欢和徐小天在一起的感觉,用她的话来说,小天师弟修炼的时候很安静,有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那种感觉她很享受。

    三个月练成第一层算是不错的资质了。

    但,徐小天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银色星光真气在自行运转的缘故,省却了诸多步骤而又无时无刻的不在修炼却也用了三个月,这还是在星光入体改变资质之后的功效,那么自己以前的资质可想而知。

    但师傅曾经说过:“愚者多劳,勤为先”

    不管资质如何,只要肯努力终将会有乌云尽散的那一天,初露锋芒又如何?

    大器晚成又何妨?

    在修士的字典里只有强者为尊,一入江湖深似海,管你修行无苦衷。

    而徐小天也到了选择武器的时候了。

    注意不是法器而是武器,选择武器是为了修炼本命法器打下基础,好比修棍的修士,没有到选择本命法器的时候却可以在武器房领取一根长棍修习《缥缈心经》中的棍法,《缥缈心经》虽说号称七十二式剑法,但同样却森罗天下其他武学于其中,毕竟《缥缈心经》是太一捏合百家武学为一体所创造。

    徐小天对于武器房可是非常向往,以前的他连听说的资格都没有,而如今却能去里面选择一种武器,这对于他这个农家孩子来说可谓是莫大荣幸。

    千言万道,只在于徐小天还没适应自己不再是一个凡人的身份。

    他对修仙有一种既向往又不信任的矛盾心理,向往的是可以只手摘星,不信任的是小横村的事情对于仙人来说不过易如反掌,但却无人理会的那种默然,他一直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

    所以他的身上总会有一种凡间时候的那种天真浪漫,这种感觉也是张彩儿为什么喜欢喝徐小天待在一起的原因。

    仙家有仙家的洒脱缥缈,但凡尘中亦不缺少滚滚浪花。

    选择武器,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大日子了,更何况徐小天这种初入修行的菜鸟更是羡慕那些御空飞行的法宝,虽然选择的只是一些凡品武器而非法宝,但也挡不住徐小天对其的向往。

    青云峰的武器房徐小天从未去过,张彩儿一脸坏笑的对徐小天挤眉弄眼说道:“武器房是青云峰重地,一般弟子很少前往。”

    两人穿过青云大殿从侧门绕过炼丹房,法器堂,演武场,最后两人越走越偏远,甚至来到了茅房,张彩儿捏着鼻子但是眼角中却带着一丝坏笑:“喏!前面就是了!”

    徐小天顺着张彩儿的手指看去,四外杂草横生,眼前只有一个茅房和一座草屋。

    几只老鼠不怕人的窜来窜去,看到两人过来还“吱吱”的叫了几声,仿佛在驱赶这两个不速之客。

    徐小天眺眼望去武器房呢?

    等等……茅房旁边的那个破草屋是什么意思?

    徐小天不敢置信的问道:“彩儿师姐,你指着那个草屋莫非?...”

    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哈哈,惊呆了吧?”

    张彩儿大笑,此处正是武器房。

    “我青云一脉弟子人数微薄,很久没有人过来选择武器了,所以只能算是年久失修而已。”

    不带这么玩的吧!

    说好的青云重地,辉煌大殿呢?

    破也就破点,可以忍,但是建在茅房旁边是几个意思?

    徐小天一脸郁闷,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无奈的挑起武器房房门上的蜘蛛网推门而入。

    “哐当!”

    破旧的木板门年久失修终于承受不住一丝的外力,直接掉了下来,徐小天呆呆的看了看卷起的那一层灰尘。

    算了!忍了!习惯就好。

    至此,徐小天已经对这个所谓的武器房不抱任何希望了,没有这么不靠谱的啊!

    如同想象中的一毛一样,整个武器房内基本上也是昏沉一片,武器架上丝毫不见武器,厚厚的一层灰全部将武器覆盖,只能按照灰尘的形状来判断武器是什么。

    甚至有的武器架早已经倒塌,惨状不可言喻,像是被人洗劫过一般。

    张彩儿跟在徐小天身后一直笑个不停,忽然伸手指向武器房中间那个球型的物体说道:“喏!那口青铜钟便是爹爹当年的武器,所以爹爹便将武器房放在了茅房旁边。”

    徐小天寻声望去,拨开那厚厚的一层灰,果然看见一口钟静静的躺在那里,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敦厚沉稳而又不失锋芒。

    但他没有明白为什么练功房的位置和这口钟有关系,这口钟又不是挪不动了,这到底有什么缘故,他挠了挠头想不出来。

    在武器房逛了一圈之后,徐小天也没有看上什么东西,因为这些武器的卖相实在是不堪入目,有的缺了个口,有的手柄处被老鼠咬掉了,再不就是锈迹斑斑,完全没有挑选的余地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在门口抽出了两把长剑,卖相还算过得去,相较完整一些,而且也还很适合他的情况,因为他一直都是左右手通用的,双手剑很适合他。

    “小师弟你选了什么?”

    正当徐小天要出去的时候,张彩儿不知又从何处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怎么样还不错吧!”徐小天敲了敲手里的双剑,心中得意。

    “真的想鄙视你的审美”

    “额....”

    “对了你想明白那个青铜钟的问题了吗?”张彩儿满脸笑容。

    “不知道!”

    “哈哈,爹爹说修行要有始有终”张彩儿大笑道。

    徐小天一脸茫然,拎着双剑向前走去,有些莫名其妙,这都是什么嘛!

    张彩儿脸色也有些不自然的跟了过去。

    过了片刻徐小天忽然顿悟“有始有终”不就是“有屎有钟”嘛!

    “啊哈哈!这都可以!”

    张彩儿瞪大眼睛,这个家伙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才明白过来,我还以为他觉得不好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