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或许时间像宁静的溪,流过高山,流过峡谷,流过手尖,流过心头。

    世人都说神仙好,但却不知神仙的日子也无聊,没有什么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扭转乾坤,唯有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平淡,转眼又过三年。

    这三年时光对于修行太过短暂,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潜心修炼,师傅未曾发话他就不得擅自离开。

    青云峰在恒山七峰属实另类,其他六峰那个不是弟子如云,根骨奇佳者比比皆是,而反观青云峰,孤零零的只有四个弟子,还要算上他张之钺的女儿一个。

    大徒弟梁大山,文盲一个,死记硬背下来的经文到修炼的时候就忘了,导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什么东西,时强时弱,走火入魔,最后这家伙嫌弃经文麻烦去练体了,反而练就了一身的肌肉,当然还有脚臭。

    二徒弟刘左,资质算得上师徒四人最好的了,当然也只是矬子里面拔大个儿,五年前就已经把缥缈经文练就第六层了,但是在选择法器的时候却偏偏选择了一个木偶,毫无战斗力可言,想着两人对决搏杀之时一人手握飞剑,一人手持木偶,那个场面瞬间变得十分滑稽可笑,气的张之钺拎着竹条追杀了刘左三天三夜,无奈法器已成,无法更换,张之钺只好认了命。

    至于女儿张彩儿,则凶名在外,这可是在青云峰上无法无天的主,只要在张之钺这里受了气,那么保证自己晚上跪一晚上的搓衣板,毕竟妻子韩梅也曾是整个恒山派的噩梦,还治不了他小小的张之钺?笑话!

    再说张彩儿主修火身,威力巨大,火力全开的话可以烧掉小半个青云峰了,张之钺也是从来不敢让她轻易动手。

    最后那个被他寄予厚望能正常点的小徒弟,徐小天却莫名其妙的修出了魔气,这更是让张之钺长吁短叹,自己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到这几个家伙就头疼。

    视线环绕一圈,这四个人每一个是自己能管的了的主,张之钺深深叹了口气,看管这四个麻烦比管理其他主峰几百号人还要累。

    古人云:为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今日张之钺讲道。

    “缥缈经修行注重自然,所谓道法自然即是缥缈经文最深层次的道”

    张之钺或许是位达者,但未必是位师者,达者为师在他身上并不适用。

    “道法自然并非大自然。”

    “自,自己。然,样子。”

    “道法自然,道效法自己的样子。”

    清风拂过,张之钺伸手接下一片竹叶,继续说道:“大道万千,就好似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相同的两篇竹叶一样,我们每个人对道的理解也不一样,缥缈经上上书,道不同,不相为谋,是指人的目的不一样,实则就是这样的意思”

    “道是最高一层。道千变万化,各有不同,它效法的是自己。”张之钺神色庄重,在这一刻他就是自己的道。

    “道,亦是规则。”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世界万物效法的都是道,都是规则。

    只是,规则不同,即道不同。”

    师兄弟众人罕见的收起了玩笑之心,因为张之钺曾经说过,他一生不讲缥缈经文的道法,只讲修行,而当他讲道之时便是各位毕业之日。

    “道法之道,不能手传,道法之法,尔等领会了才是你自己的法。”

    “世人修道注重功法内容,按部就班,但为师却希望各位遵从本心,因为自己的心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众位谨记切不可被心智操控了自己。”

    “什么意思?”

    梁大山挠了挠头表示没听懂。

    “没你啥事!你又不修法”

    梁大山立马怼了回去,这个傻大个怎么总是来拆台。

    “哦哦……”

    “散课!”

    日落西山,繁星渐显,众人盘坐顽石之上,而张之钺于午时便已完成讲道,此时早已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众人独自回味领会。

    徐小天的资质很差,三年时光对于他来说太过短暂,他只能勉强达到缥缈心经五层之境,看似很快,其实缥缈前五层只是打基础而已,对于资质好的人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刘左这种在恒山派资质排名数百开外的家伙也仅仅用了一年就完成了前五层的修炼。

    而张之钺的叹息声也经常回响在徐小天的耳边,那是对他的失望。

    一个引发天地异象之人,资质却如此平庸,失望变成了愤怒,而那缕缕魔气也使张之钺露过杀机,最后又变得沉默。

    徐小天对此时常感觉自卑,三年之前虽然星光灌体,但是他却感觉对自己有什么作用,像张彩儿借烈火入道,真元之内带着灼热,对敌之时占尽了优势。

    每个修道者都有属于自己的入道方式,而唯独徐小天却感觉不到自己的银色内力有什么作用。

    但徐小天早已渐渐适应,心中的棱角慢慢被时间磨平。

    是的!只是磨平,而不是手起刀落,一刀两断,他有他自己的骄傲。

    因为他永远未曾忘记他自己在星空下许下的誓言。

    今天的课是众人的结业课,缥缈经第五层的桎梏还没有被打破,徐小天自然不肯放弃张之钺所说的每一句话,这对于他来说非常宝贵。

    眼角一滴热泪划过,拖下一条长长的泪痕,流进嘴里,微苦!

    不知为何,悟道,悟着悟着就喜欢流泪。

    但今日徐小天却未曾擦拭泪痕,因为张之钺的一席话让他明白,因为自己的卑使得整个星空为之流泪,也是自己的道流的泪。

    原来修道不可强求,原来修道修的是心,可自己心中已经玲珑剔透,为何还是毫无头绪。

    通过梁大山对于外面世界的描写,还有描述那些魔修们无恶不作,面目狰狞的样子,徐小天本身是不信的,因为他就在外面长大,却从来没有忘记外面的风是多么的暖,他不信人会变成恶魔。

    世间道佛为正,魔道为邪,在徐小天这个外人看来就是修炼体系的不动,就好比梁大山的半法半体的修炼方式,自成一脉一样,但是他出身名门,所以自然为正道一脉。

    说到底,徐小天听了张之钺的一席话,修炼修的是自己的心,自己的道,自己的法,为何还要分什么正邪之分,或许是师傅所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还要分什么彼此,因为那都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既然如此那么就放开去接受吧!

    就像三年前一样!

    徐小天双手伸出,对星空敞怀,一样的光,不一样的地点,却是同一个人。

    世上所有的结界归根结底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那么!来吧!

    天边的星仿佛受到了召唤,蠢蠢欲动,终于。

    “咚”

    一道道星光字天边射来,冲破天际,刹那间八百里芬辉银光,宛若银河倒灌,

    这次较之前更胜一筹,就连月光也被侵蚀。

    这一刻,不只是青云峰变成了白昼,就连整个恒山七峰,整个钧州都为之震撼,王中注明之下徐小天踏步而上,一夫当关。

    刘左和梁大山伸手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下巴,大哥!要不要这样,人家还要悟道哩!

    张彩儿一脸的兴奋,但极力的表现的很是淡然,一副本姑娘早就看腻了的表情。

    在星河的沐浴下,徐小天面露喜色,清冷的星光在他看来是最温暖的事物,无数的星光顺着他的四肢八脉向丹田涌去,仿佛把整个星空的亮光给剥离而去。

    璀璨星辰恒古而有,它们的光亦恒古而存,宁静祥和而有波澜壮阔。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夜空仿佛闪了一下便恢复正常,此时星空不复之前明亮,群星暗淡,但是徐小天却睁开了双眼,他的眸子内闪烁的夜空更加明亮,因为绝世根基已成!

    这将是他坐看风云,笑谈天下的资本。

    “噗噗”几道身影破空而来,气势惊人,张之钺也随之起身御剑而上,迎了上去,一道隐隐约约的结界也随之笼罩众人,让人不知在跟他们谈论些什么,从外面看过去,他们之间似争吵似认同,

    过了许久,在徐小天忐忑的心情下,张之钺反了回来,打了个哈欠:“真他娘的困啊!回去睡觉!”

    “是!师傅”

    师兄弟四人一一拜别,梁大山也紧紧跟着其他三人走出了竹林。

    虽然张之钺没有说什么,但是徐小天在师傅的字里行间之中听出了对自己的关心,自己这次闹出的动静这么大,而张之钺却仅仅让自己回去睡觉,想必师傅他为自己扛了不少的东西,这份恩情终其一生偿还不完。

    徐小天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从师娘那里领过的新衣服,自己欠师傅的太多了,却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还起。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此时用他的话来说:“我一眼可看到尽头,却仍旧会踏上这条路。”

    因为这世间芸芸众生都被一个字给操控着,这就是命!

    张之钺忽然去而复返,一把拉起发呆的徐小天:“你身上的封印,破了!我带你去剑池。”

    “徒儿不知剑池是何地,还请师傅告知!”

    徐小天有些不解,在青云峰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这个地方。

    “我恒山之所以独步天下,靠的就是从天而降的仙天剑阵,恒山七峰,七峰各不同,为七口阵眼,配合主峰,威力无穷,而我青云剑池就是其中的一道阵眼。”张之钺在空中顿了顿,目光露出思索的味道。

    “在剑池里好好修炼,切莫辜负了上苍对你的垂怜。”

    “是!师傅”

    徐小天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