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阵阵春风,吹散云雾,远处巍峨的群山在阳光的照映下,生气阵阵腾雾,如真似幻,但最远处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崖壁上三个大字却让人心生敬畏——回生谷!

    典雅恢弘的大殿泛着淡淡的金光,上个时代建筑风格的塔尖刺入云顶,时刻准备着刺穿敌人的侍卫。

    一切美的惊心动魄。

    回生谷山中景色优美,风景无数,众多诡形殊状的峰嶂洞瀑,错落分布在群山之中,曾有人叹道:“欲穷回生之胜,非飞仙不能!”千年之前大陆上大名鼎鼎的诗人洛丘,曾伫立在回生谷谷外七天七夜而不得半句佳作!看了回生谷之景,从此终生不再写诗!

    今天天气很好,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寂静了千年之久的回生谷再一次敞开大门迎接天下雄杰。

    回生谷最有名的便是救世门,相传千年前其鼎盛时期,每日前来朝拜者络绎不绝,当时流传着一句谚语:“神仙虽然难救,是因为没去过救世门”,过了救世门便能起死回生。

    “嗖!”

    忽然一道青色身影破空而来,面色焦急,但却稳稳的站在数十丈高的救世门之上,身后一个剑架之上插着四把剑。

    “独白求见”独白抱着一位脸色紫黑的女子,在救世门之上朝着谷内一拜。那女子此时面容诡异,一副惨鬼相,口中喃喃不清。

    “独白”

    “竟然是剑圣独白”

    “传奇剑圣独白,终于看到真身了”

    “那女子是谁?”

    独白前来回生谷的事情一瞬间便传了出去,能赶来回生谷的人物也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角色,但是对于剑圣独白,这个传奇距离他们还是太过遥远。

    “有请!”

    独白也不在客套!毕竟人命关天,只留下一道身影消失不见。

    回生谷外,徐小天和张彩儿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太不容易了,终于赶到了,不知道师傅他们有没有等着急了呢?

    其实按照他们两个的速度,早就可以赶到回生谷的,但是因为路途之中,火龙鳞与自身魔气发生剧烈冲突,发生爆炸,好几处经脉破损严重,导致他不得不在中途疗伤。

    好在火龙鳞功效强大又是魔气的天生可行,强行压制下去了自己体内的那缕黑气,所以现在的徐小天才是他的完全体,提可以肆无忌惮的运转真气,而不必担心暴露。

    绝世根基,玲珑心境,再加上向天十年借命,他很好奇他自己到底有多强,距离那些顶尖的天才还有多远,他很期待为自己所在的青云峰而战。

    但是唯一让徐小天担心的就是张彩儿小师姐,因为自打从火龙谷回来之后张彩儿就一直心绪不宁,时常无缘无故的走神儿发呆,按照张彩儿的话说,她想再回一趟火龙谷,因为总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她。

    回生谷内人山人海,大大小小的门派无数,大一点的门派会稍微有个座位,小一点的则干脆那个牌子,说到底这些人就是过来走个场,提高一下自己门派的曝光度而已,毕竟那些所谓的二代弟子交流大会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因为就连她们这些门派的帮主都不一定会有恒山弟子的修为高深,所以他们也不至于上去丢这份人。

    虽然人数众多,但恒山派,金鼎门,佛门,回生谷和一些特殊的势力不需要跟这些人拥挤在一次,每个们陪都有自己独立的休息区,待遇可要比那些打酱油的帮派好上太多。

    远远看去,徐小天就看到了首座上的恒山众人,恒山七位峰主尽数到齐,可谓给足了回生谷的面子。

    而大殿最中间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争端坐其中,老者胡子,眉毛,头发尽皆是白色,白袍宽大,气质缥缈,羽扇纶巾,慈眉善目,身上常年散发出草药的芳香,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让人心态宁静。

    此人童渊!

    童渊则于陈之陇平起平坐,再往下面则是剑圣独白,佛门无尘法师和金鼎冬渡。

    而这几位身旁却有一把空着的椅子却无人敢坐,因为上面的名字则是白帝。

    徐小天带着张彩儿穿过众人,来到恒山派青云峰的位置处,梁大山和刘左也早就回来了,站立在一旁,张之钺闭着的双眼也在此刻睁开,看到张彩儿之后立刻眼中露出喜色。

    一旁的韩梅却早已经忍不住落泪,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

    张彩儿此刻也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个调皮捣蛋的青云峰小公主,母女二人相拥而泣,但是徐小天却深深担心着张彩儿的状况,毕竟火龙谷不是善地,哪里又有何物可以召唤人心。

    看来是应该找个机会和师傅张之钺说一下了。

    张之钺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徐小天,点了点头,因为他已看出,龙鳞,找到了!

    最让徐小天意外的则是林子轩了!

    林子轩此时载陈之陇身后抱剑而立,身上气质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此刻的他就好比一把锋利的剑,寒气逼人!

    感受到徐小天的目光,林子轩偏了偏头冲着徐小天笑了笑,两人相互之前眨了眨眼睛,作为儿时最好的玩伴的他们,虽然很多年没见,但默契依旧。

    总体来说这一个月时间众人的变化都非常的大。

    “吉时已到!”

    忽然一道礼音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乐器交响合鸣,弦瑟呼应,彩带遮天,一时之间热闹至极。

    待到仪式结束之时,童渊慢慢站起,双手微扶抱拳说道:“感谢众位各路侠士能来我回生谷为我回生谷庆贺开山大殿,老夫一生继先人意愿兢兢业业,虽我回生谷依旧未曾达到顶峰时期,但医者医心,为求谋福天下,今日我童渊作为第一百零八任谷主,宣布回生谷正式复出。”

    “而今日也是我孙女童月月的成人礼,又是她的出师之日”

    说完,一位妙龄少女自老人身后走出,女子一袭浅紫色晕纱留仙裙罩身,对襟边刻丝着牡丹,胸前彩绣并蒂莲,华贵的罗裙裙摆,边上弹墨彼岸花。将三千绸缎般的青丝挽成一个美人髻,一对牡丹衔珠七水晶宝瓒点缀在两旁,金蕾丝烧蓝白玉绢花落在中间、粉色的裙摆摇曳着美丽的光华,装扮稍显艳丽,但又不失高贵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鲜艳的红唇,倾国倾城的绝色脸上,略施粉黛。远远望去像坠落人间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

    “小女童月月在这厢有礼了!”声音如沐春风。

    “恭喜童谷主双喜临门,我恒山派赠与小谷主万年地蝉一对,能温养神魂,促进修炼,同时又是炼丹之材”童月月话音刚落,陈之陇边站起身来拱手庆祝说道。

    “既然陈掌门出手阔绰,我冬渡也不是小家子气之人,这里有星罗奇花一朵,此话凝聚天地精华而生,内涵万物大道,在突破归一境界之时服用可直接晋升切无任何副作用。”冬渡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一个檀木宝盒,宝盒刚一打开,顿时整个大殿如同坠入开天辟地之时,如真似幻。

    “阿迷佛陀!我佛门素来是清净之地,虽无什么贵重物品,但这里却有佛珠一串,内含十二颗菩提子,每颗菩提子都是由一位佛门高僧坐化之际将一生修为存入其中,因此每颗宝珠都相当于我佛门高僧毕生修为凝聚的全力一击。”无尘法师面无表情,一身袈裟随风而动,无任何烟尘之气,眉毛稀疏,脸上皱纹如沟壑,但是目光慈爱。

    三位巨头纷纷表示礼物之后,其余诸位也没闲着,毕竟都不是空手而来,都是准备了礼物的。

    不多时。

    “典礼正式开始!”

    大祭之时,先在亭式殿祭祀,有两名司机萨满参加,一在亭式殿,一在飨殿。在飨殿内,司香举授神刀,司祝 授受神刀前进,司俎官赞鸣拍板,奏三弦、琵琶,司祝叩头,司俎官赞歌“鄂啰啰”,侍卫等唱“卾啰啰”。司祝擎神刀,祷祝三次。

    礼者声音响起,此时童渊带着童月月登台祭天,还有一大批的繁文礼节,看的徐小天眼花缭乱,原本打算尿遁的他正巧看到林子轩对着他在使眼色。

    “意思是后面等我!”

    徐小天暗中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

    大殿后面枫树林外。

    徐小天等了良久,还没见林子轩赶来,正无聊之际,才看到林子轩风风火火的跑来,两人见面上去就是一拳。

    “草!”

    “你还真下死手啊!”

    “你还有脸说我?”

    “哈哈,再吃我一拳”

    两人闹了片刻之后。

    “哎呀说正事!”林子轩捂着胸口,真疼!

    “嗯!怎么了?”徐小天好奇问道。

    “我想我大概查到了,小横村的事情了”林子轩面色严肃,双拳紧握。

    “什么事情?”

    “之前我们恒山派的调查结果是村民之死皆是魔人作祟,于是我顺藤摸瓜去找当年调查这件事情的师兄,他们说每个村民死时脸上皆覆盖一层黑气,这层黑气便是魔气,只有修炼之人才能看到,而当时的我们根本无法看到,而你爷爷的脸上同样也覆盖着这层黑气。”

    “也就是说你爷爷也是死于魔人之手,而不是生老病死之故”林子轩深深呼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因果太大。

    “什么?”徐小天一瞬间眼睛通红,青筋暴起,体内血液翻腾,转身欲走。

    “你去哪里?”林子轩连忙拉住徐小天。

    “当然是找魔人报仇。”

    “可你知道魔人是谁吗?你又找得到他吗?你听我说完”林子轩急忙说道。

    于是林子轩便将那日盘龙岗之事说了出来,原来林子轩下山之后在小横村那里发现一道极弱的剑痕,而又经历多年,那道剑痕基本上毫无踪影,若不是林子轩这种剑道天才根本发现不了,于是找到赏金探子,从这种剑痕深度和轨迹来看就是“寒冰剑”的招式,可是普天之下只有三百年前的罗霞仙子和当今的紫衣会使用。

    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藏在十万大山之中的盘龙岗云岭寨紫衣。

    只是那紫衣也仅仅是知情人而已,却不是幕后真凶,而紫衣或许也有一些把柄在哪魔人手中,所以导致她至死也未曾说出具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