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19,天下会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17.html
    当今天下中原一流势力仅四家,分别是:恒山,佛门,金鼎门和回生谷。而整个中原也都以恒山为首,不仅仅是因为恒山高手众多,更是因为恒山的仙天剑阵。

    远古时期,天下分为九州,九州之上万家争鸣,无数的文明纷纷涌现,人族只是其中最弱的一个种族,当是九州之上,最为强大的如古人古国,精灵族群,龙族,兽族等等,这些种族无一例外都是天赋异禀,在某些领域都独领风骚,而人族在那个大时代下只能沦为奴役。

    上苍有感,忽有一日天降五道流光,上面记载了修炼之法,而且只有人族才能修炼,多年过去当年雄霸天下的各个强大种族已经泯没到历史长河中,就连九州也已经破碎,漂流海外,此时已仅仅剩下了唯一的钧州。如今人族崛起,但那五道希望火种也仅仅剩下一种,那边是恒山的护山大阵——仙天剑阵。

    所以毋庸置疑,恒山已经坐稳了天下第一门派的宝座,御统天下,风光一时无两。

    钧州地域辽阔,世间小国无数,实力繁多,但是能过参加回生谷开谷大典的也就没有多少了。

    但是能够参加如此盛世,也是一种荣誉,毕竟在这里面能够见到那些传说中的人物,当今中原高手众多,但是在前十榜上的却始终不变。

    陈之陇毋庸置疑的排位第一,佛门无尘第二,金鼎冬渡第三,而剑圣独白和剑仙白帝也在榜上。

    剑圣与剑仙到底谁是天下第一剑,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二人从来没有交过手,就连陈之陇也做不好判断。

    因为二人都是剑之禁忌。

    一日之后回生谷祭天大典方能结束,前面都是开胃小菜,接下来的二代弟子交流会才是重点。

    是夜!

    恒山青云峰众人兴高采烈,尤其是几位弟子,个个面带笑容,虽然也不乏些紧张,不过也多半淹没在兴奋中了。

    但也没有人注意到徐小天面目阴沉,林子轩给他带来的信息太过惊人。

    张彩儿此刻最是高兴,趁着张之钺夫妇在做最后准备,缠着经验最丰富的梁大山,唧唧喳喳问个不停:“大师兄,此次天下会武真的会非常精彩吗?”

    梁大山面带笑容,显然心情也是极好,道:“不错,天下会武乃我门最大的盛事,天下各个门派无不视之为头等大事。而且能够入选代表门派出战的各位同门师兄师弟,无不是佼佼出众的人物,那个场面的壮观刺激就不用说了。”

    这时老二刘左在一旁听到,走了过来,对着张彩儿偷偷眨了眨眼,笑道:“小师妹,你有所不知,其实大师兄还有话没有说出口呢。”

    张彩儿“呀”了一声,不理梁大山一脸讶然,追问道:“什么呀,四师兄?”

    刘左微笑道:“会武大试现场,当着天下人的面,胜者站在台上掌声雷动,那份得意是跑不了了,但若是有些美貌新进年轻师妹为大师兄风采折服,尖叫欢呼,那岂不更是人生一大快事?”说到这里,他一脸正经地转向梁大山,道:“大师兄,你说是也不是?”

    梁大山脸上突然一红。

    张彩儿看在眼中,着实奇怪,道:“大师兄,你干嘛突然脸红了?”

    梁大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连连道:“没有,没有,我哪有红…”

    张彩儿还待追问,却见梁大山溜的比风还快,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影了,只得一把抓住刘左,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兴奋之色,道:“二师兄,你快说说,大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害羞了呢”

    刘左笑道:“毕竟大猩猩也会有春天的啊!”

    张彩儿摇头笑道:“原来如此!”

    “二师兄你最近修炼的怎么样了啊?听从魔窟那里回来的师兄师姐他们说你的控偶实力堪称一绝,危险的地方都是你操控木偶进去探路的,怎么样这次藏家天下会武有没有信心拿个好名次呢!”张彩儿好奇问道。

    “我啊!哪里奢望什么名次了,本身战斗力成渣,就会控制木偶,上去也是打酱油的货色,就不去丢人现眼了!”刘左有些无奈道。

    “听说大师兄在西岭古巨人国那里有一些奇遇,但愿他能取得一些好成绩吧!”

    刘左笑道:“别急,别急,明日我们去参加天下会武,你多半便见得到他大显神威了。”

    张彩儿“哦”了一声,眼珠一转,仿佛醒悟什么,道:“难怪我一早起来就看大师兄整个人神采奕奕,原来如此啊!大师兄莫不是相中了哪家的女子?”

    众人一呆,随即明了,放声大笑,张彩儿自己也笑,原本对天下会武有的一点点紧张也化作了无形。她眼光移动,只见众人都是笑容满面,心情颇好,但当她看到徐小天时,心中却是忽然一怔,徐小天脸上虽有笑容,但这些年来张彩儿与他最是亲近,一眼便看出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趁着众人笑谈得起劲,张彩儿偷偷把徐小天拉到一旁,低声道:“小师弟,你有什么事吗?”

    徐小天怔了一下,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道:“我没事,师姐。”

    张彩儿看了看他,径直道:“明天我们一起加油,让天下人知道小横村不仅仅有林子轩,还有你这个许小天!”

    徐小天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就在此时张之钺和韩梅走了出来。张之钺一身天蓝长袍,气度颇是*,若不是身子稍矮,肚子又稍大了些,倒真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宗师气派。至于韩梅,则是让众人眼前一亮,平素就姿色过人的她,今天一袭淡绿衣裙,头上玉镂花,金钗头,眉若远山含黛,肤似凝脂白玉,目光如水,红唇带笑,当真是倾倒众生。

    梁大山跟在他夫妇二人身后,面色再正经不过了。只不过三人一看见他,个个面上就浮起不大正经、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来了。

    张之钺看了看众弟子,点了点头,道:“我青云峰一脉一向冷清,名下弟子稀少,而我这一生修为,汝等四人却皆未继承,虽然有憾,但我心甚慰,有言,世上无两片相同的树叶,每个人的修行之路皆无法复制,而你们都已经在自己的路上迈开了脚步。为师此生足矣。”说罢,张之钺向着众人一一看去,眼睛里流露出微笑的神色。

    此次虽然人数稀少,但是却各个独当一面。

    梁大山,曾经的王者天阙再次归来,修为方式另辟蹊径开通人体宝库,战力无双。

    刘左更不必说,他的木偶之术独领风骚,百年之后必会在史书留名。

    张彩儿以火入道,再加上天资聪慧,外出历练一番之后更加沉稳,想必也会一鸣惊人。

    而最让他不用担心的反而是这个曾经恨铁不成钢的小徒弟徐小天,此子数年未修行,修行之后以星空入道,筑造绝世根基和玲珑心向天借命十年,修为一日千里,寻得龙鳞之后再无后患,更恐怖的是他觉醒的鸣。

    “虽然众位几经波折,但常言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修行之路逆天而行,切记不可妄自菲薄,尔等谨记!”张之钺的脸色从来未有这样严肃过。

    因为他有预感,青云峰虽然很大,但却装不下这四颗心。

    正如徐小天曾经说过,风筝是用来飞的,而不是用来束缚的。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四人躬身施礼说道。

    张之钺犹豫了一下,嘴里含糊说了一说道:“你们先下去准备准备吧!”说完当先破空而去。

    次日清晨,众人早早地整理完毕,幸好回生谷给恒山弟子专门准备了客房,而客房距离中心广场又不远,否则还需要一番折腾。

    青云峰一脉众人快速的和恒山其他脉会和,然后便高坐在观战台之上,也只有这顶级的四大门派才能够拥有座位,冰晶回生谷再大也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人。

    虽然回生谷弟子众多,但是鲜有修为高深者,但这一样不妨碍回生谷的江湖地位,因为作为一个纯粹的医者圣地就已经足够了,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有因便有果,这样因果循环下来,回生谷的声望其实并不比恒山派差多少。

    况且作为千年之前就是江湖第一的大门派,千年的底蕴可不是闹着玩的,谁知道谷内到底有没有什么奇珍异宝,上古杀阵,莽荒异兽护谷呢?

    正在这时,广场上空忽然传来一声尖啸,声若惊雷,震动全场。广场上数千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一道白芒电射而来,片刻间停到广场上方,一把白色拂尘散发着道道仙气,横在广场半空,童渊身上道袍飘逸,朗声向站在广场上的众人道。

    “再次多谢江湖好友光临寒舍,为表感激之情,童某特意为在座各位送上千年悟道茶一片,还望各位海涵。”

    “悟道茶?”

    “传说之中悟道茶问一问便可促进真气循环,喝一口便可去处身上暗疾。”

    “这回生谷竟有如此底蕴”

    广场之下众人暗自心惊,虽然恒山之中也不缺此等奇珍,但是那些小门小派却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次来真的是赚大了,不仅能看到各大门派之间的精彩比拼,更能得打如此神物,实在划算。

    “下面请有意愿参加此次会武的众位弟子,前来清风大殿听候。”

    青云峰这边三人迈步而出,恒山其他峰脉也皆有弟子踏步前去,或多或少,或三人,或五人,光恒山这边便有接近三十人参赛,佛门和金鼎门也差不多是三十人左右的阵容,再加上其他门派想来试试的,更是有数百人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