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风起,云涌,剑鸣,人至。

    白袍一闪,徐小天稳稳的站在擂台之上,躬身抱拳:“恒山青云峰弟子徐小天前来讨教。”

    “白帝城白帝第三位弟子司木”此刻站在擂台之上的是一位身穿流云衣的少年,司木也躬身说道。

    “不知着剑仙白帝的弟子强还是恒山的弟子强。”下面众人议论纷纷,就连观众席上之人也罢目光投向这里。

    “当然是那司木更强一些了,他现在可是三连胜了,每次都只是一剑。”

    “同意!”

    “这司木在北域那边声名赫赫,反观这位恒山少年却无任何战绩,估计要凉了!”观众台上一位老者叹道。

    就连高坐首位的陈之陇也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身边的张之钺:“这是那位孩子吗?”

    “是!”张之钺点了点头。

    “怎样?”

    “拭目以待!”张之钺目光微动,一时之间却不明白陈之陇到底是再问哪方面。

    谁让此子是那位老人的孙子呢!

    此刻擂台之上两人蓄势待发,一时之间剑意冲天,两人都是用剑的高手,高手过招讲究形意结合。

    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生平只学三剑!你若接我三剑,我便转身离去”司木目光紧紧的盯着徐小天,直觉告诉他,此人很强。

    “好!奉陪到底。”徐小天双剑腾空而起,战意凝练巅峰。

    “够直接!痛快!”

    “一杀无影,千里无痕”

    话音刚落,司木直接消失,无影无踪,连通消失的还有司木手中那那柄紫色长剑,快若奔雷,此招只为了单纯的快,快到极致的快,如同瞬间消失。

    “小心”还未上场的张彩儿和梁大山两人不禁暗自为徐小天担心。

    徐小天瞳孔紧缩,一股浓浓的杀意将其锁定,不动还好,一步迈出危机乍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一步必须迈出!

    “寸芒”

    剑气内敛,虽只半寸,但却行云流水,剑意飘溢,宛若身居高山流水,却伏兵百万暗藏杀机。

    无声无息,两道流光穿过,两人同时转身出剑,剑势不减反增。

    “落雨成霜,冷锋三千里”

    司木紫剑入地,剑锋冷寒如霜,浩瀚的气息爆发,如千万冰剑炸开,威震天地。

    春风飘雪!

    快意之剑,地上雪花漫天飞起,寒霜冻气虽风雪扩散,徐小天招式顿时一丝凝滞,双剑凛目,一道血花绽放。

    唰地一下,宁辰左脸之上被一道冷锋划过,黑发飘落间,一道血痕出现。

    “冷寒”

    昔日重创剑一招式再现,银色真气沸腾,如同一道道银龙疯狂灌输如双剑之中,迎风而上,遇敌而杀。

    “嘭!”

    两道庞大真气在空中激烈碰撞,风雪散,冷锋藏,徐小天轻轻碰了碰脸上滑落的温热,原来自己输了半招。

    “不过今日下台的可未必是我!”徐小天冷笑,但回顾其那仿佛将一切都冻僵的冷刃,心有余悸。

    “我去!这位兄弟两招已过,还生龙活虎的恕我眼拙!”观看台上众人议论纷纷。

    “牛掰”

    “完了!我那在十号擂台排第十三个出场的侄儿是要凉了”一位中年大叔呜呼哀哉道。

    “别吵,第三招了!”

    “你很强,但是我的第三招你却抗不过去”司木看了看徐小天脸颊上的血滴,手指划过剑背,很认真的说道。

    “世间万物,何来定数?”徐小天反驳道。

    “你第一个能让我出第三剑的高手”

    “那我就成全你!”话音刚落司木腾空而起,面色严肃,这是对于眼前强者该有的尊敬。

    “遍寻天下,万剑归一”

    “轰!”

    擂台之上道道金光凭空而现,宛如明日,更诡异的是金光化剑,如万剑朝拜,折腰于司木,而司木在万丈金光之中双剑举过头顶,宛若天神降世,绝代芳华。

    许小天手中的双剑轻颤,毕竟这是凡剑,面对如此剑威,本能的感到恐惧。

    “硬碰硬吗?”徐小天凝目。

    同村好友林子轩曾经说过,他这一生硬碰硬从不弱于人。

    “那么!爆发吧!”

    “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

    此虽白昼,但是星空仿佛受到召唤,纵隔万里,依旧不辞而来,只为护驾,对的,就是护驾,剑锋星星,星空蔽日。

    一剑而出,天空逆乱!

    这边是以星光入道的威能,剑招引发天地异象,威力绝伦。

    徐小天双剑并击,一剑而出,整个星空之下仿佛只剩下了那一剑,群星暂退,只为那一剑的芳华。

    而司木这边万道金光合一,一柄巨大金光宝剑凝聚而出,跃跃欲试,这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一暗一金。

    “十丈”

    “八丈”

    “无丈”

    两人同时出招,两道强大剑招同时抵达,在擂台之中碰撞。

    “铛!”

    一道闪耀的光芒突然爆发开来,一道道强大的波动四散,直直的冲向擂台之上的能量法阵,否则定会殃及到其他擂台上的选手。

    光华过后,无声无息,星空退散,万剑消弭。

    两道身影交错而开,仅仅一剑,无需再次浪费剑气,只因胜负已分。

    “你可千万要赢啊!”张彩儿和梁大山在自己的擂台下面伸长脖子向这边观看,就连在观众台上的刘左也心中捏了一把冷汗。

    “这不科学!这小子什么时候也这么强了啊!难道我现在是青云峰垫底的了?”刘左此时满头黑线。

    “很是不错!难怪师弟你如此悠闲”陈之陇微微一笑调侃道。

    “绝世根基,星空庇佑,传说再现!”张之钺良久之后吐出这一段话。

    此时就连陈之陇自己也沉默了,而一旁的冬渡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反观无尘却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使无尘这位隐士高僧动容。

    “噗”

    血染流云。

    司木目光涣散,不是因为伤势,而是因为自己的信仰崩塌。

    他这一生供剑,养剑。

    他不清楚自己为何而败!

    “曾经有位老人跟我说过,风筝不是用来束缚的,而是用来断的,因为风筝也向往着飞翔。”徐小天轻声回忆道。

    “而今天,我让你明白另外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司木抬头询问。

    “剑是来用的,而不是来供着的,因为剑魂也在渴望战斗啊!”

    “什么?”司木瞪着眼睛,为何会如此!

    “你的三招已过!那就接我一招”

    “云卷云舒,风筝已断”

    徐小天闭上双眼,双剑舞起,丝毫不带动真气,如同凡间舞剑,动作行云流水,不带半分杀气,动作却精准到位,不急不躁,刺,点,劈,挥,斩,一气呵成。

    无声胜有声,虽无半点杀意,实则锋芒内敛。

    “轰”

    就在司木无能为力接不下这一剑之时,只见剑光突然改变轨迹,直直的朝着空白区的能量法阵射去。

    “轰”

    “轰”

    “轰”

    法阵激起,一道道剑意不断的冲击而去,巨大的爆破声不断传出,如同青云峰厨房那个锅盖一样的透明能量法阵,被轰击的摇摇欲坠,不断摇晃,感觉随时会被炸开。

    但所幸能量法阵足够结实,虽然摇晃的厉害,但依旧是坚挺了过来。

    整个回生谷,鸦雀无声,只剩下那个不断舞剑的少年。

    良久之后!

    剑收!人立,徐小天微微鞠躬抱拳:“承让!”

    “好强!原来如此,我明白我的路了!多谢阁下”司木空洞的眼睛中重新散发色彩。

    染血的流云衣也重新飘荡起来,转身而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下次,我会让你看到我的第四剑的!”

    “随时奉陪!”

    强者从来都是需要尊敬的!

    恒山之剑,莫非都是如此之强吗?

    究竟是怎样的一方神土才能培养出如此出色的剑者。

    前有林子轩,后有徐小天,短暂的沉默之后,观众台上众人沉思,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大时代,一个从来都不缺传奇和缔造传奇的时代。

    看着一个个的天才少年乘风破浪续写传奇的他们,作为旁观的见证者,也是快慰平生。

    十号擂台之下,一个身影紧紧的握住那块竹签,上面赫然写道:“十和二十九。”

    恒山派海雾峰大师兄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