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22,五脏法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20.html
    与此同时二号擂台之上梁大山也正式上场,梁大山七年之前便是恒山二代弟子第一高手,毫无疑问的大师兄,凭借鸣——天阙,名扬天下,一拳更比一拳强,只要真气足够便能无限叠加,对敌之时如同天上宫阙其实巍峨庞大,号称最强破坏力的鸣之一。

    但因真气运转之时出了差错,真气尽散,天阙消失不见,一时之间从云端跌落谷底,不仅大师兄的称号被夺,更是差点因为真气在体内乱窜而死无全尸。

    消失了多年的身影再一次站在众人视线之中。

    究竟是王者归来,还是维护几乎丝毫不剩的自尊!

    这是一个大时代,更是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

    梁大山扯了扯身上的道袍,暗道:“哪个不长脑子的家伙,衣服竟然设计的这么小,等会放开手脚之时不小心私处走光就丢人丢大了。”

    “阿欠!”

    刘左在观众台之上打了个喷嚏,看了看阳光明媚的天空暗道:“这天气怎么突然有点冷呢!”

    随着梁大山重新走上擂台,便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毕竟曾经的王者称号还是让众人充满期待感。

    人就是这样容易遗忘曾经的存在,而当那朵记忆的尘埃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只剩下淡淡的好奇,正如此刻坐在观众台之上众人的心态,曾经说到底只能算是擂台上的戏子一般。

    梁大山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扫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山岳纹身,重新充满了斗志,修行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给他人看的。

    远古自有巨人存,一直延续到上古时代,曾经一度霸占着真个九州的强大存在,而古巨人的信仰传说就是一座山岳。

    而那座山岳赫然与梁大山手臂上的纹身很像很像。

    “恒山青云峰弟子梁大山前来讨教”收回思绪梁大山咧嘴笑道,配合上闪闪发光的秃头,一副傻大个的既视感。

    “真的是梁大山!”观众台之上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天阙!”

    “他不是废了吗!”一位身着宫廷服饰的男子疑惑道。

    “这次是来打酱油的?”

    “听闻他在地绝巅峰之时便一拳轰开了一座百丈高的山脉,就连归一强者都做不到,天阙果然无敌,不知道能否再现!”一位白发老者叹道。

    “天罚山庄少庄主呼延灼”擂台之上紫衣少年躬身施礼。

    天罚山庄在五百年前凭空出现,自号天罚,可见其狂妄,但是天罚山庄代代庄主皆是以雷霆入道。修士一般以两种方式开启修行之路,一种就是按部就班的按照修真之法上所记载的方式修行,另外一种则是以某种物质或者属性悟道而修行,比如张彩儿的火道,林优璇的寒冰道等等。

    天罚山庄最恐怖的是每代庄主都会继承上一代庄主的鸣——天罚。要知道鸣的觉醒率到底有多低,百里挑一!此鸣竟能继承。

    而天罚鸣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够以血脉继承的鸣。

    掌握天罚便能掌控雷霆,毁灭万物只在一念之间。

    修真之士最忌讳雷霆,修真往往逆天而行,而上苍罚世便以雷霆为首,不得不说对敌之时,先天便处于弱势。

    而此代天罚山庄的庄主呼延拓更是高手榜前十的人物,号称雷神,其实力在双剑左右,剑圣剑仙!三人不相上下,因为从未交过手。

    呼延灼三战三胜,同样一招制敌,又得雷神真传,惊艳当世。

    众人不禁为梁大山担心起来,过了气的强者而已,又怎敌雷神之子?

    梁大山挠了挠脑袋,眼睛微眯,正好看到远处十号擂台上的徐小天,暗道:“小师弟都赢了,那么就那你这个雷崽子开刀吧!”

    真正了解梁大山的人,才知道战斗起来的他有多么恐怖,梁大山从来都不缺少好战的血液,而好战则一度成为他的代言词。

    “吼!”

    梁大山一声巨吼,一把撕开身上紧巴巴的道袍。

    气的观众台上的刘左脸色发青,破口大骂道:“你妹啊!你脑子坏掉了?给你缝一件衣服多费事知道吗?老子还没嫌弃你浪费如花的两件衣服呢!你倒是嫌弃我来了。”

    梁大山晃了晃肩膀,一身战争巨兽般的肌肉,夸张的肌肉线条遍布全身,裸露的青筋随处可见,配合上接近两米的身高,如同行走的山岳,巍峨厚重,气势惊人。

    “闭嘴”梁大山听见观众台上刘左的骂声,恼羞成怒。

    “如花!”

    自称江湖第一美人!

    那挖着鼻屎的动作记忆犹新,身材和他不相上下,多少才子佳人的噩梦!

    刘左眉毛微挑:“粗鲁”

    呼延灼一脸懵逼,不动声色的远离梁大山身上的衣服,心中暗道:“兄弟!在下佩服!”

    “你等着,我解决了他再下来揍你!”梁大山老脸一红,如同巨熊出山,直铺而去。

    “赞同!”呼延灼看了看观众台上刘左那副欠揍的表情,说道。

    “我凑!等等!什么叫解决我?本少爷可是雷神之子!”

    “找死!”呼延灼也被梁大山的话呛出火气,一招解决你。

    “天罚——葬花!”

    “咔嚓”

    忽然一道雷霆凭空而现,呼延灼身上紫色电弧噼里啪啦的直响,而本人却丝毫不受影响,号称毁天灭地的雷霆在其手中却如同玩物一般,老实听话。

    一道花瓣轻轻飘落,伴随阵阵清香,可细看之时赫然发现花瓣却是有雷霆凝聚,花片内部雷霆聚集,威能惊人。

    一片,两片,四片,八片......

    随着第一片花瓣的落下,在地上炸起一声巨响,无数的花瓣也凭空出现,阻挠视线。远看过去宛若行走在花园之中,好一个人间仙境,但却暗藏杀机。

    “太天真了!”梁大山冷笑。

    “五脏法阵——御门!开!”

    一道金光闪过,瞬间便笼罩梁大山全身,御门!极尽之防御。

    五脏法阵为梁大山根据自己的修行情况结合五脏,独创的人体法阵,人体就是法阵,而整个身体自然就成了法阵的运输渠道,无数的能量在体内宣泄,如同割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抗了下来,其中痛楚旁人不得而知。

    没有了经脉那便以肌肉、骨头、血液代替,承受不住,那边炼体,只要能变强,又有什么能够阻挡的了他的呢?青云峰下的巨瀑不能,重大数千斤的顽石不能,眼前的雷霆更不能。

    刀割般的的剧痛都能承受,又何必在乎区区雷霆。

    “这是什么力量!”

    观众台之上众人惊叹,无数人不禁站起,那是对强者的敬意,陈之陇瞳孔紧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力量。

    神秘!熟悉!强大!

    透过那金光闪闪,所有人都仿佛见到了那个顶在千丈巨瀑之下的少年,身背千斤巨石在湍急的水流下咬牙坚持。

    “你奈何我不得”梁大山咆哮,世人皆默。

    而坐在观众台上的陈之陇,无尘,冬渡也暗中沉思,此子意志竟如此之强,坚不可摧。就连知道一些底细的张之钺也眼冒精光。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这次来回生谷!值了!”

    “我的眼睛为何湿润了”场外一名少年轻轻拂过眼角。

    梁大山透过无数的雷霆花朵,他仿佛穿越至那个一朝沉谷的日子,一滴温热从眼角落下,身旁无数的雷霆浸没入自己身上的金光之中,只是泛起一丝涟漪,梁大山深吸了一口气向天空轻轻说道:“我!回来了”

    强者没有偶然!

    擂台之上,于万道雷霆之中梁大山轻轻走出。

    “这不可能?这是什么力量?不是鸣,不是真气,这到底是什么”呼延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发疯了似的问道。

    “这是藏在人体中的力量”梁大山解释道。

    “不可能!人体怎能强过雷霆。”

    “那是因为不屈!”梁大山傲视着呼延灼道。

    “这不可能”

    “吃我一招,天罚——狂澜”呼延灼疯狂输送真气,手中雷扇发出万道雷芒。

    一道紫色雷海于于虚空中奔腾而来,瞬间淹没整个擂台,气势如虹如万马奔腾,上苍之怒,就连能量法阵也开始噼啪作响,摇摇欲坠,这便是雷霆的力量!

    “没用的,别挣扎了”一个声音从雷海中传来,只是片刻雷霆退散。

    梁大山毫发无损!

    正道三巨头也面色凝重,过了良久陈之陇缓缓吐露:“开创了新的修行方式!可这确实只能他自己能修行的方式啊”

    “可惜!可惜!”

    “什么?新的修行体系?”

    “没搞错吧!”

    随着陈之陇的声音传出,无数人默默捡起自己的下巴!大哥!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毕竟陈之陇乃是天下第一高手,目光如炬,断然不会看错,况且梁大山身上的能量波动真的不属于任何一种体系,包括修真者的真气,南疆的蛊术,古代巨人国的纯体系,东洲的魂修,自古以来独此一家。

    独创一脉!

    而擂台之上,梁大山拍了拍正在风中凌乱的呼延灼:“大兄弟!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帮你下去。”

    “老哥!能留点面子嘛!等下轻点”呼延灼闭上双眼,睁眼之时眼中一片雷霆。

    “明白”梁大山暗自点头。

    “天罚——隔绝人间”

    一片雷霆的领域透体而发,雷霆宛若实质,电弧霹雳巴拉的声音爆响,一定的空间范围之内绝对的雷霆防御。

    上苍用雷霆统御人间,人间的力量又怎能破除雷域?就在众人的怀疑之中。

    “五脏法阵——战门!起。”

    梁大山一声爆喝。

    金光大盛!

    一只砂锅大的拳头,破过重重雷霆,那无尽雷霆仿佛窗户纸一般被无情划破,行云流水,呼延灼疯狂的向那拳头处聚集雷霆,但也无济于事,螳臂当车。

    终于,拳头在呼延灼头部左侧三寸的地方停止了下来。

    不是打偏,而是有意。

    “轰”

    一股恐怖的能量疯狂的从拳头上宣泄而出,如同狂风骤雨,开闸泄洪,直直的冲撞向淡绿色能量法阵之上。

    “咔嚓”

    留下一道镜面般的龟裂。

    归一境界布制的法阵,紧紧一拳!

    一拳!

    “好强!”

    “我还是自己下去吧!老兄!”呼延灼脸上一红,转身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