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30,定军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28.html
    大楚南部,齐楚边陲,四战之地,定军山脉荒山野岭,无数冤魂在此嘶鸣,百年之内埋骨无数,就连这里曾经的杨树都变成异种红杨,漫天的杀气弥漫,整片山脉除了草木再无其他活物,草木繁盛浓密,阳光不透,使得定军山脉暗如深渊一般,死气沉沉。

    “咔嚓”

    忽然一道声音打破定军山脉的宁静。

    只见不知何时,一支数百人的队伍如同幽灵一般飘荡而来,那声音正是其中一人不小心踩碎遗骸发出的声响。

    这支队伍身着铁甲,银质面具,腰挂轻弩,背负长枪,手持寒刀,各个浑身杀气,一看就是杀人无数之辈,而这些人的左臂都有统一的标志:“楚禁”。

    大楚镇守边陲的禁军,直接听命于楚帝楚元偲本人,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再加上最优质的武器,这支军队锋锐无双。

    而这一支军队正目光崇拜的看向为首一人。

    活着的大楚军中传奇——镇南王,薛战。

    薛战轻轻停下脚步,挥了挥手,后面一位兵卒连忙上前,薛战目光凝重说道:“回去告诉陛下,本王需要援军。”

    “是,王爷”那兵卒眼圈一红,回首望了望身后的袍泽,转身而去。

    这一去可能此生无缘再见。

    数月之前,齐与东路三国魏燕赵结盟,共犯身处四战之地的大楚南郡,但是南郡却被沧海一界笼罩,消息穿不出去,更别提救援之事了,幸有镇南王薛战镇守,以区区南郡八万之兵,硬生生拖住了来犯五十万敌军三月之久。

    沧海一界,古时神器,与佛家一花一世界禅语不谋而合,平时如同巴掌之大,可是若有足够真远催动,便能迎风而涨,笼罩千里之远,内部的人根本出不去,而外面的人却是丝毫察觉不到,虽近在咫尺但却隔着一片世界。

    古时沧海一界就被打破,却不知齐国从何处得来,从新修复,竟迫使镇南王薛战拼死而退。

    经过数月观察,薛战也找到了这沧海一界的缺陷之处,原来沧海一界从来未有被修复完成,始终留有一道缺口,而这缺口处便是定军山脉。

    薛战不仅军事能力惊人,而其修为也是超绝,作为大楚镇南王,镇守南郡十余年,犹如一个磐石屹立不倒,这让齐国苦不堪言。

    世人常言:“大楚四王,镇守四方”。以镇南王为首,只因混沌境界的实力,让敌人闻风丧胆。

    但此番齐国为帅者亦是名扬天下的大将军霍铭,两人交手无数,知根知底,互分胜负,双方都视其为平生大敌,而魏燕赵三国这边自古以来一直共进退,良才名将亦是遍地都是,如此强大阵容薛战硬是拖到了三月之久,并找到沧海一界破绽所在,足以见得薛战之强。

    而这定军山自然成为了薛战唯一的退路,出了定军山便是大楚境内,身后追军无数,但薛战明白自己这一行人目标太大,聚集在一起更容易发出声响引诱敌军,所以薛战思来想去只能先派人回陈都求救。

    “嗖!”

    林子内黑暗之中一道箭矢飞射而来,斜斜的插在薛战身旁的血杨之上,箭身轻颤,震下几片血红的树叶。

    “看来要拼命了!”薛战心头凝重。

    “呜呜呜”

    远处一阵阵低沉的号角声音响起,顿时整个山脉号角声此起彼伏,无数的脚步声在周围传来。

    “列阵,迎敌!”

    数百位边陲禁卫默不做声,只是默默的拔出身后的铁矛,面具之下流露出的眼中杀气四起。

    薛战定了定神,拔出腰间佩刀,轻轻擦拭,这种时刻他最是清醒,最为统帅的他此时更是输了气势。

    “但愿那位士卒能活着穿越定军山,那也就不枉费我等数百条人命了”薛战心中思绪不宁想到。

    ……

    大楚皇宫之内,落新湖。

    徐小天沉吟片刻,心中释然,这位老者竟然让他看到,也就意味着并无恶意,但他却有些疑惑,这位老人是来帮他解答的吗?

    “师傅!你怎么在这呢?”楚明珠蹦蹦跳跳过来,腰间挂着“青红”,很是欢乐。

    “公主,那位你认识吗?”徐小天向湖心亭那里努了努嘴问道。

    “哦!你是说国师聂爷爷啊!我又怎能不认识呢?”楚明珠看了一眼说道。

    “是这样啊!”徐小天沉思。

    “你想要认识他吗?聂爷爷人很好的,每次钓上来好吃的鱼都会送给我,可是就是太闷了,每次钓鱼都会钓上一整天,太无聊了!估计也是和年龄大了有关”楚明珠吐了吐舌头说道。

    以聂邯此等修为安能听不清楚楚明珠所言,却一脸无奈,再说了他这么一大把年纪又怎么会和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呢?要不传出去岂不是被人说闲话,为老不尊?

    “明珠公主!我们明日再过来练剑如何?”

    “不行!”楚明珠俏脸一冷,态度坚决,一副我就是跟定你了的模样。

    “我今天啊!忽然间想去学一学钓鱼”徐小天看了看湖中水说道。

    落新湖湖面宁静,水波荡漾,倒映着岸边青柳宫殿,自然而然的就让人心神宁静,湖水清澈,鱼儿成群结队,美不胜收。

    徐小天轻轻走入湖心亭中,而老者却亦未回头,之时静静地看向湖面,楚明珠无聊的坐在一旁拄着下巴看着两个人,可爱的眸子内满是困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一个多时辰了,三个人还依旧操持同样的姿势,思考着同样的事情。

    忽然老者轻声而叹打破宁静:“闲钓江鱼不钓名,瓦瓯斟酒暮山青。”

    虽然徐小天没上过几天私塾,但他也能听出老者的心态悠闲,楚明珠就更不用说了,就是再怎么调皮捣蛋,皇家私塾还是要去的,所以楚明珠的年纪尚小但是读的书却远远多于徐小天。

    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一团黑云飘来,黑云压城,晴朗的天气转眼就消失不见,心情骤然压抑下来。

    城内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城门大开,陈都古钟响起,镇南王薛战手下兵卒身负重伤,但依旧坚持到陈都城门前,临死之前依旧手握密函,无数禁军带着一道道手令开始在皇城内外盘差,仿佛惊弓之鸟。

    老者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我知道你爷爷徐凤鸣的一些事情,也知道铁券之上的答案,我只要你帮我办两件事,我便告知于你”聂邯沉吟良久说道。

    楚明珠此时已经睡醒,她搞不明白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俏脸之上写满了疑惑。

    “何事?”徐小天问道。

    ……

    大楚南郡定军山。

    暗影浓郁,突然一道流光划过,薛战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士卒,血红色战刀天荒纵向拔出,横向而斩。

    “拔刀术”

    “当”

    流光散去,一柄通身墨黑的戟显现出来,薛战瞳孔微缩,齐国大将军霍铭。

    “噌”

    众殿士拱卫下的齐国第一神将出现在视野面前,一柄墨戟铿然落下,白色铁甲,冷漠的面容,毫无人间情绪的眼睛静静看着前方的薛战。

    薛战走出,手持神刀天荒,看着眼前的墨戟,疯狂的眼神也露出一丝凝重。

    “那便战吧”

    薛战开口,淡淡道。

    霍铭迈步,轰然一声,气息陡然变化,沉重如异质的威压蔓延,为这到来的一战定下最激烈的开端。

    “铿”

    霍铭身动,转眼已至薛战身前,手不动,戟已出,周身战戟气吞万里,攻向后者。

    薛战举刀,一招挥过,万千戟影瞬间崩碎,连同已至身前的霍铭,一同斩断。

    然而,残影消散,霍铭依然还在原地,从头至尾都不曾动过。

    戟再动,避血刀天荒锋芒,全身凝聚,化为最强的一点,嗖地一声穿过薛战身躯。

    “呃”

    薛战闷哼,神色却无变化,反向前踏出一步,一刀挥出,天地尽失色。

    霍铭手中一动,战戟划过,挡在天荒之前,但却被带起一片殷红,霍铭脚步退后,嘴角染红。

    一招之后,两人各自受伤,平分秋色。

    刀进,旋即再快,戟进,然后更强。

    各自的锋芒不可触及,在快与强的领域,两人皆是世间无敌,一快,一强,战至武道绝颠。

    战越久,两人身上的伤越重,刀意散布天地,戟影横扫千军,无匹,无敌,唯有更快,更强。

    霍铭拖得起,但薛战却拖不起,对面敌军比自己这边多太多了,就霍铭带来的这些殿士就已经数千人了,更何况山脉之中还有大军在集结。

    “嗖”

    “嗖”

    “嗖”

    就在薛战焦急之时,更令人雪上加霜的事情出现了,林中不知何时无数的弓箭手将他们这几百人包围,箭矢如雨下,几百大楚禁卫一瞬间死伤殆尽。

    薛战眼中露出一丝悲痛,这都是他多年培养出的战士,情同兄弟,一瞬间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下。

    “此地不可久留”

    “夜尽天明,一刀破婆娑”

    薛战深吸一口气,刀势达到最高峰,一道巨大刀芒出现在天空之上,如同一轮血月。

    “斩!”

    薛战大喝一声,风云狂涌,毁天灭地,刀芒劈出的一瞬间薛战化成一道流光而去。

    就连霍铭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这一刀他接不下,他也不必接下,因为魏燕赵三军已经到来,薛战他跑不了。

    “嗖”

    一道蓝光闪过,三国联盟中一员武将手持弓箭,一箭没肩。

    薛战被直直的顶在血杨树下,箭身颤抖,带起大片树叶,薛战无力再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