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齐、魏、燕、赵四国共伐大楚南郡,楚帝楚元偲大为震怒,而听到镇南王在南郡失踪,音讯全无之后,楚元偲当即点兵十万开往南郡。

    为帅者凌风。

    此时南郡已经全面沦陷,沧海一界已经被撤下来,毕竟沧海一界的持续覆盖是需要成百上千的修者不断地为其供应真元,若是像此次沧海一界覆盖整个南郡,没有几百修者轮班是完全不可能得。

    但问题来了,齐国举国上下也就几百修者,而这些精英基本镇守要处,根本无力派遣这么多人来伐楚。

    这些人从何处而来?

    数日之后,定军山。

    两道流光从天边划过,打破定军山隐藏在树叶下,黑暗中的宁静。

    其中一人手持双剑,剑身青红,另外一人手持血色战刀,面目狰狞。

    来人正是徐小天和薛战弟弟薛狞。

    若论修为薛狞更胜薛战一筹,但其才能较薛战相差甚远,普天之下除了楚帝,只有薛战能降服这个弟弟。

    薛家一王双候,尽享楚帝恩宠。

    两人刚刚落下,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数百位大楚边疆禁军横尸定军,无数的鲜血浸入土地,将本就暗红的土壤染的鲜红。

    这些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却是各个无头,景象骇人,仿佛咋着定军山树林下面隐藏着一片修罗地狱。

    薛狞快步上前,巡视一周后未曾发现薛战尸体,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薛狞脸上刀疤却依旧狰狞,杀气沸腾。

    徐小天看到眼前之景,心中一沉,麻烦了!

    数日之前,大楚皇宫落新湖湖心亭中。

    聂邯手中一抖,一条肥鱼便从湖中被甩入亭内,噼里啪啦的挣扎个不停,聂邯面无表情,但随即说出的两个条件让徐小天皱眉。

    营救镇南王,摧毁沧海一界。

    徐小天不明白为何需要他出力营救,他虽然是恒山弟子,如今又贵为鸣王,但说到底他也仅仅是地绝巅峰的实力,不说薛战他打不过,更何况能抓到薛战的人?

    而沧海一界自古以来就是重宝,以他的实力又如何能够摧毁。

    但徐小天却没有犹豫,直接到紫金大殿请命,临行之时楚元偲又派了薛狞为其助力。

    虽然此去危险重重,但为了心中之惑,他认了!所以不再多言,甚至连句为什么都没有说出,当日便启程赶往定军山。

    联军军前,霍铭远远望着大楚皇宫上空,昔日磅礴不可撼动的紫色气运如今正迅速分崩离析,再强盛的皇朝,终究亦难逃时间的长河。

    战马嘶鸣,雄关难挡,联军的铁骑不仅数量还是战力都睥睨天下,堪称无敌。

    十万铁骑,加上二十万的精兵,全在霍铭一人掌控下,一步步蚕食着大楚南方的领土。

    清河城,镇东王三日前也奉命北上,带着清河城剩下的十五万将士,如今的清河城仅仅剩下了不足万数的守卫。

    大楚的南方战况太过危急,南郡的失陷给了大楚重重的一次打击,八万将士和数百万南郡平民不足一日一夜的时间,全部被屠,让整个大楚都陷入了一股沉重的压抑和悲伤中。

    大楚一瞬间硝烟四起。

    齐国近百年新生的霸主正在一步步蚕食着楚国这个千年屹立不倒的雄狮。

    联军帅帐内。

    霍铭端坐上首,六位黑衣在其身后紧紧跟随,如同影子,腰中挂剑,又如同监视。

    霍铭巡视一圈帐下十数位将军之后,目光沉重说道:“几日前,幸得万泰红将军一箭活捉楚国镇南王薛战,但其修为强大,本帅恐其脱逃,故还请魏先生施展索神鸣将其困住,以免万无一失。”

    万泰红数年前就是魏国有名的将军,但其脱离魏国在北疆历练数年之后回到大魏之后,不仅修为大涨,更是觉醒了天赋鸣——索神。

    索神顾名思义施展此鸣能将人神魂锁困,按照世人的说法便是植物人。

    此鸣歹毒至极,强大无比,但却有个先决条件,必须被施展索神之人被万泰红所伤,也就是见红,哪怕只留下一滴血而已,那么这个人就跑不了。

    万泰红面色阴暗,原本就五官不齐,再配上阴郁的表情,整个人显得阴沉可怕,万泰红背负一只墨色神弓,神弓如勾,弓角处延伸出两把利刃,血红纹路,一看便让人起鸡皮疙瘩。

    “我只是奉主人之命帮你的!而非你的属下,仅此一例,下不例外。”万泰红说罢之后身影隐入黑暗。

    万泰红这种能一箭伤了薛战的人物尽然会有主人,虽然当时薛战身受重伤,又仓皇逃走,但依旧足够惊艳,这种人物会甘心称仆,不可思议!

    而帐下众人却宛若不觉,丝毫不觉得惊讶。

    霍铭看了看万泰红离去的身影,在桌子下的双手握拳,但一瞬间便松了开,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之后说道:“众位,如今我等已经拿下南郡,下一步的策略便是以清河城为目标,拿下清河城,大楚中原便任由我等千里驰骋。”

    身后六影看到霍铭在下面的握拳动作,身影默不作声的微微一动,竟是出剑准备,但霍铭松开之后刹那恢复原位。

    定制战略之后,众人散去。

    霍铭散步来到军营不远处的山坡之上,此时已是黑夜,望了望身后无人,但霍铭却知道那六影定隐在不知何处的黑暗之处。

    微微一叹,呼出心中一股浊气。

    攻下宿敌薛战的南郡,竟让他心中生不出一丝喜意,不仅是为了千年楚国的危机而叹,更是为了这个身不由己的齐国而叹。

    齐国底蕴不如楚国,实力亦是略弱一层,那什么攻下薛战的南郡,即使魏燕赵三国联盟亦是不能,有薛战的南郡天下之坚,举世闻名。

    说到底,还是那沧海一界。

    沧海一界消失无数年,又怎会凭空出现,定是有人引到。

    而这背后黑手却将雄霸一方的大齐当做旗子,又有三国联盟俯首助阵,这人到底是谁?霍铭不得而知,但他只知道遵从皇命即可。

    而这次出征的齐国将领身旁都会有几位黑衣如影随形,或多或少,但却实力尽皆不凡,虽然身后那六影各个仅是地绝巅峰,但其合击之阵就算是他霍铭也不敢乱来

    方才帅帐之中,他提出的清河城战略只能算是他的建议罢了,真正决策人还是那深处的黑影。

    联军军营深处一座大帐内。

    白色帆布大帐内空无一人,但却有一只巨大铁笼,铁笼之铁根根十多公分粗,而铁笼之内一个身影虚弱的躺在那里,手脚之上尽是镣铐,连着铁笼,分寸不能动,而左肩之上一根箭羽正静静的插在其中。

    披头散发,衣衫褴褛,身上血迹斑斑,一代镇南王薛战竟沦落如此。

    薛战身上虚弱,面无表情,但其眼中杀意不减,傲气如初,镇南王终究是镇南王,那个一动天下惊得镇南王薛战。

    一个人影拉开帐帘,闯入薛战的视线。

    万泰红手持刑具,嘴角微笑,露出一对虎牙,但却更显狰狞阴暗。

    “咳…咳咳…今…今日又有何新物”薛战嘴角冷笑虚弱说到。

    “镇南王!一柄天荒血刀文明天下,但若是不能持刀的镇南王会怎样?想想就觉得有趣啊!”万泰红伸开双手,望着帐顶,双目中露出憧憬神色。

    “呵呵…还真是变态呢!不过也很有趣啊!”薛战吐了口血水,也跟着笑了起来。

    “唰”

    “哼”一刀而出,一道血红自薛战手腕处流淌下来,腕筋已断。

    “是吗?”万泰红反问道。

    “咳咳…这种感觉还不错!我薛战….这一生只信奉一个道理。”薛战目光露出神采。

    “什么?”万泰红目光一缩,这种状态下的薛战竟让他莫名心惊。

    “咳咳…与其死去倒不如苟活着…因为活着才能有一天轰轰烈烈的死去啊!”薛战笑了笑,他薛战血战一生,伤痕无数,遇到无数绝境,但就是因为这个信条让他坚持到底。

    “很可惜!你做不到了!”

    万泰红目光诡异的开始变红,一道道无形的锁链疯狂的蹿入薛战天灵盖中,一股股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股力量…是鸣”薛战瞳孔一缩,此人究竟是何人,此等实力再加上觉醒了鸣,不应该默默无闻。

    “你到底是谁?你不可能是魏人”一股股困意涌来,薛战挣扎站起身来,但却于事无补,一道道锁链将其神魂囚锁。

    “主人”忽然一个小小身影闯入帐内,万泰红连忙单膝下跪,脸颊处流出豆大汗珠,身体微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