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凌风身后站着四位大楚武侯,武安侯,宣平侯,长河侯和平津侯。四位武侯虽然不想薛狞那样武力值超高,但也有地绝巅峰的修为,大楚屹立千年不倒,除了靠历任四王,更靠的是大楚无数的武侯。

    能为武侯者,智勇双全,出将入相,那个不是一方俊杰。

    凌云在南郡如入无人之境靠的就是身后四位武侯,而十万大军如今在身边的依然只剩半数,除了镇守那些攻下来的城池之外,尽皆死伤殆尽。

    昌宁城内,敌军十万!

    五万对十万!竟还是以攻城的方式面对,此战太过艰难!

    当天边传来第一缕阳光之时,凌风猛然睁开双眼,帅令一挥,剑指昌宁。

    身后数万铁甲目光凝重,虽然士兵不动军国大事,但他们却也明白这一战的重要性,攻下昌宁,身后大楚可定。

    太阳初升,大雾尚未消散,沉寂数日的楚军出动了。

    而齐国那边主帅也不是庸手,早就严阵以待,城上箭羽无数,城下营垒严密,十万大军竟是无人发出声响,十万身披黑甲齐军严守以待,宁静的让人窒息。

    两军相见,为帅为将者也无需多言,这势必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楚军中央步军三万,两翼骑兵各是一万,总共五万红服大军,便如秋色中的枫林,火红火红。一阵嘹亮劲急的号角,齐军昌宁城下营垒的大军随之出动,漫漫黑色如同遍野松林,看阵势仿佛与楚军大体相同。这是两支实力堪堪抗衡却是风格迥异的大军:且不说齐军持阔身长剑,楚军则弯月战刀,两翼骑兵更是不同。

    骤然之间,楚军鼓声号角大作,纛旗在风中猎猎招展。楚军两翼骑兵率先出动,中军兵士则跨着整齐步伐,山岳城墙班向前推进,每跨三步大喊“杀”,竟是从容不迫地隆隆进逼。

    三个万人阵,只动其二,剩者压阵。

    与此同时,群均凄厉的牛角号声震大地,楚国两翼骑兵呼啸迎击,重甲步兵亦是无可阻挡地傲慢阔步,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来。

    终于两大军排山倒海般相撞了,若隆隆沉雷响彻天地,又如万顷怒涛扑击群山。长剑与弯刀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密集箭雨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这是两支战国最为强大的铁军,都曾拥有常胜不败的煌煌战绩,都是有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铁汉碰击,死不旋踵,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天地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宣平侯和武安侯各率一万骑兵,当做刀刃,急速的切割者齐国战阵,一时之间如入无人之境,但很快就被齐国那边的高手盯住,战成一团,场面一时间极其焦灼。

    ……

    在远方山上,徐小天和薛狞二人听着山下震天的喊杀声,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忽然两人面前一名军士骑马而来:“王爷,侯爷,大帅有请!”

    待二人来到阵前,凌风第一次打量了一下这个被称为鸣王的少年,他至今还未明白聂邯的意图,也不明白聂邯为何能认为这个少年如何能破眼前之局。

    “不知鸣王殿下有何想法!”凌风纵使涵养甚好,但遇到此局也只能干着急。

    “杀进去再说!”徐小天未等说话,一旁薛狞抢先一步说道。

    “杀进去?”凌风目光一冷,脸色有些失望,难道薛战会被救出来吗?

    “杀进去!”徐小天想了想道。

    “好!那就杀进去!”凌风冷笑,但手中令旗挥舞不断。

    “来人!高举鸣王大旗,杀进昌宁!”

    “喏!”

    徐小天紧了紧手中青红,他的本意就是趁机潜入昌宁,救出薛战之后便走,但是看到那数万大楚甲士,那为了给自己送信而死的少年,他改变了主意。

    男儿当立世,豪杰当杀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才是男儿气度,这才是洒脱人间,不枉这一遭。

    薛狞首当其冲,感受到徐小天的杀意之后,当即点兵一千,拎着手中血刀,随着许小天冲了出去。

    身后“鸣”王大旗翻飞,如同匹练彩云,震撼人心。

    “那是什么?”

    “鸣王?”

    “鸣王?我大楚的鸣王?”

    “那个凤鸣榜榜首鸣王?我大楚的王!”一位老兵热泪盈眶,他们的背后永远站着大楚,为了大楚心甘情愿。

    “我大楚鸣王来了!”

    “杀!”

    “杀!杀!杀!”

    “大楚!大楚!大楚!鸣王!杀!”

    “噗!”一位齐国兵士一剑刺入一名年轻大楚军士的心脏,那大楚少年却目光含泪,陈都成的栀子花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那病重的母亲了,再见了,大楚!

    但是!临死也要在带走一人。

    “杀!”

    弯刀划过,那名齐军死不瞑目,明明已经没气了,为何还会出刀。

    “杀”

    青红翻飞,徐小天第一次杀人,忍者呕吐,那便第二杀!

    “鸣王?呵呵!不知天高地厚!”齐军阵营一道声音冷笑道:“杀了他”

    身后一道身影紧随其上。

    徐小天上前,一剑斩出,却不曾想,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感的可怕气息降临,恐怖一掌,破空而现。

    毫无预兆的一掌,徐小天已来不得及躲避,横青剑抵挡,但见剑飞,血涌,素白之身染血飞出。

    一招重伤,可怕之极的强者,并未现身,仅是留存之招,便已展现出让人震撼的恐怖实力。

    “鸣王?可笑!”这时,那道身影赶来,看到重伤的徐小天,杀机凌冽道。

    徐小天一句话都没说,强忍重伤之躯,转身就逃。

    “宗也痕?找死!”一旁的薛狞眼睛充血,如同野兽一般发狂冲来,徐小天不能有恙,国师说过徐小天是救下薛战的唯一线索。

    “逃得了吗”

    宗也痕冷哼一声,快速赶上,手中幽青色符咒飞出,万道飙风瞬降。

    徐小天挥剑挡招,红剑续锋,硬憾临身的咒法。

    嘭地一声,素白身影从空中坠落而下,砸入下方阵中,扬起漫天灰尘。

    宗也痕从空中走下,挥手散掉符咒和灰尘,却已不见其中的身影,下方数万大军在厮杀,徐小天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将军”两位黑甲卫士残风,逆云赶来,请命道。

    “仔细地搜,他受了重伤,跑不远”宗也痕冷声道。

    “是”

    残风,逆云两位卫士恭敬领命道。

    “薛狞?本将军陪你玩玩!”宗也痕看了一眼后方发狂的薛狞微微一笑,转身迎去。

    不远处的一座殿后方,徐小天掩嘴呕出一口鲜血,染红整个衣袖,身影数度踉跄,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昏厥过去,一掌之威,可怕如斯。

    “紫竹战将”

    两军阵前众多武侯和战将将目光望去,震惊道。

    下一刻,一道青绿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天撼地动,空间惊颤。

    战场之上,无数目光望来,震撼异常,齐国又有新的强者出现了吗?连鸣王也重伤而走,楚国难道真的会输吗?

    战阵之中,徐小天立刻被突然爆发的异力震飞出去,顿时,伤上加伤,血染大地。

    屋漏偏逢连夜雨,受了重伤之时,还遇到如此猛人,这一刻的异动,立刻引起了宗也痕,薛狞等人的注意,迅速赶了过来。

    徐小天起身,踉跄离开此处最危险之处,朝其他地方赶去。

    然而,未行太远,便见残风,逆云挡道,拦下一切去路。

    徐小天心知若不拼命杀出去,就再无生路可言,挥手,剑来,汇聚“寸芒”,补上冷锋,脚下一动,首先动招。

    “真是不知死活,现在的你,还剩几分力”

    残风挥剑挡招,面对面的照目,剑上争锋,毫不落下风。

    虎落平阳,龙游浅滩,徐小天忍下脑中阵阵袭来的沉重感,挥剑攻伐,步伐飘逸。

    “可悲啊,鸣王!”

    宗也痕走来,淡淡道,“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若在平日,眼前之人若一心想走,他也许拦不住,但现在却不一样。

    那一掌,即便混沌强者,也要受伤,此人伤而未死,倒是让他有几分意外。

    不过,结果都是一样,一个重伤的鸣王,已不可能再逃出去。

    与此同时,恒山青云之上,梁大山,刘左领命下山,临行之前张之钺告诉他二人寻回徐小天,之后张之钺便率先去了佛门之地,用他的话说他已经距离突破差临门一脚了,需要接触佛学进行感悟一番。

    而小师妹张彩儿自从回到青云峰后便心中闷闷不乐,总觉得火龙谷在召唤着她,也使得她心中有感,寻得突破到混沌境界契机,而此刻张彩儿正在闭关之中。

    一别多日,梁大山竟长出了头发,黑发中的一缕缕雪白,如此刺眼,全新修行体系,或许,只有这种人至死才能方休。

    旁边,刘左望着手中木偶,心如刀绞,却对儿时的事情丝毫无能为力,或许修行对他来说只是用来逃避罢了。

    徐小天左右已尽无退路,残风和逆云围上,紫竹战将在一旁掠阵,势要剪去大楚这只振奋人心的一只羽翼。

    今日,鸣王绝命,插翅难飞。

    “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

    面对至极绝境,徐小天不愿束手就擒,一掌震退身前的两位神卫,挥剑入地,白昼星空再现人间。

    茫茫剑光从大地之中飞出,直冲而上,顿时,百丈之内,剑芒无限,如同倒行洪流,成百上千的齐军遭受最可怕的屠戮,鲜血洒落漫天,死伤无数。

    残风和逆云强行挡招,嘴角染红,连退数步。

    强行出招之后,徐小天意识一阵剧烈的模糊,强忍昏厥的感觉,脚下一跺,化为流光从好不容易打开的缺口中掠出。

    “无谓的挣扎,追”

    紫竹冷哼一声,身影闪过,迅速追了上去。

    残风,逆云,急速向前追去。

    近乎昏迷的徐小天,身形越发不稳,唯有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撑,他知道,自己一旦放弃了,就再也没有机会。

    “杀”

    迎面而来的齐军源源不断,徐小天仅凭着最后的意识挥剑,前行。

    素白的衣衫不知道染了多少血,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最强烈的求生意志让手中的断缴为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再无有情与无情之别,只有杀出去,才是唯一的念头。

    一条染血的路,映照天上的红日,原来在这人命如草芥的世界上,活着!每时每刻竟是如此艰难。

    跳动的心脏,一下快过一下,火红色的龙鳞在体内不断蔓延压制着那缕缕黑气,经过一个大周天后,更加强盛三分,绝境中的强烈求生意志。

    一滴龙血自龙鳞内掉落。

    龙鳞,龙血,一朝觉醒,龙傲九天。

    龙血受到牵引,没入体内,顿时,红色的霞光蔓延,血脉迅速复苏,重伤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修复着。

    绝世根基,加上龙血没入,威能惊人。

    只是,时间不等人,连番的逼杀,怎容得半分停歇,逼魂追命的刀光剑影,看不清,数不尽。

    徐小天已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身在何方,唯有不断挥舞的剑,才是此时唯一的依靠。

    剑上的锋芒冰冷彻骨,青红染上无数鲜血,这一刻,堪比神兵利器,所过之处,残肢断臂不断纷飞。

    残风追上,剑光袭来,刺向后心,徐小天下意识回首挥剑,嘭地一声,数步连退,口中溅红。

    逆云刀光再现,封四方,断生路,黑色战甲阵纹亮起,异力加持,手中锋芒之威一时更胜方才数倍。

    宗也痕冷笑,催动咒法,将六人围杀之能提至极限,这一战,将会彻底终结鸣王传说。

    忽然徐小天有种感悟,这场战斗好像就是冲着他来的!

    生死危机难解,就在这时,楚国战阵之中一道身影掠出,出现刹那,水光之影明灭,蓝色的剑光划出道道死亡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