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35,魂归大楚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33.html
    刀光剑影之间蓝色影身一展奇能,速与巧的结合,迎着天上朝阳,力劈而出,精妙之极。

    “来者何人!”宗也痕眸光杀机跳动,冷声问道。

    “大楚武安侯佟海”武安侯平静道。

    “是你!”

    宗也痕一怔,旋即怒火狂涌,双手翻动,手誉动,顿时,一道道符咒凭空而降,周天之内,掌光拳影。

    “那便死吧!”

    怒火爆发的齐国郡王,首度全力施为,催动漫天拳影,俯冲向大楚当代武侯。

    混沌对战地绝,完全不平等的战斗,佟海脚踏水蓝色影身,避过道道掌风,竭尽可能为身后的鸣王争得一线生机。

    他很高兴,虽然这位鸣王他不熟悉,也不认识,但他徐小天为楚国而战的那一幕让这位武安侯彻底的记住了他。佟海很高兴,大楚后继有人,后辈们已经超越了他们,大楚的武侯已战死的太多,他无法再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后辈死在他眼前。

    水蓝色幻影掠动,面对无穷无尽的拳影,千难万难险而又险的避过,终于,一道掌力劈在水蓝之上,却并非幻影,武安侯身子一个踉跄,顿时受创于身。

    宗也痕身形一动,步入战局之中,手一握,一柄浑身刻漫复杂符咒的长戈出现,雷鸣阵阵,光华灿然。

    剑戈交锋,一对一的战斗,境界的绝对压制,再加上符咒的干扰,武安侯立刻全面落入下风,即便水光影身精妙无双,亦改变不了境界的巨大差距。

    片刻后,武安侯右肋被符文战戈扫中,顷刻鲜血喷涌,血染战衣。

    为寻生机,武安侯不愿恋战,且战且退,然而,就在刚出符咒区域的刹那,一道冷冽剑光无情夺命而来。

    等待已久的剑,从背后出现,欲要一剑结束这位大楚武侯的性命。

    危机之刻,武安侯已来不及避开,侧身抓过逼来的剑,以自身血肉之躯,挡下逼命的锋芒。

    “愚蠢”

    残风冷声一喝,剑光转向,刺入前者胸口。

    “区区水华,亦能伤我?”残风看着身后被武安侯一剑封喉倒地不起的逆云,眼光闪过一丝悲痛。

    “呃”武安侯闷哼一声,连退三步,左手和心口处,鲜血泊泊涌出。

    “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宗也痕寒声道。

    武安侯佟海挥剑荡开残风,身影掠出,再次朝战场外逃去。

    “垂死挣扎”

    宗也痕迅速追去,身后,残风和另外几名护卫随之赶上,不再给走到末路的两人任何机会。

    薛狞在一旁嘶吼,但紫竹战将确实紧紧地将其缠住,动弹不得。

    武安侯捂啄口,嘴中不断咳血,却依然不肯放弃,一把抓起倒地不起的徐小天,一路朝前逃去。

    第一次相见,甚至算不上正式见面,但是同为大楚臣子,任何理由都不再重要。

    大楚荣耀,在武安侯心中无论何时都高于一切,大楚武安侯,封侯之时就注定以武安国,为了大楚的未来,年迈的武安侯不得不再次披上战甲,戴上战袍,重新出现在阳光之下,却也将是最后一次。

    断裂的心脉,不住地朝外喷涌着鲜血,武安侯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第一缕晨曦,双眸中的光芒前所未有的明亮。

    “前辈”徐小天意识短暂的恢复,看着眼前的身影,沙哑道。

    武安侯右手凝剑指,浩元催动,将一生最后的珍贵财富注入前者眉心之内,旋即运掌一推,将其送出千丈之外。

    “活下去”

    最后的嘱咐,如此平静,没有任何多言,短暂的照眼,是大楚两位不同时代的臣子第一次也是最后直面相对,从今之后,但愿黄泉不相见。

    送出了徐小天,武安侯转过身,看着赶上的宗也痕等人,手中剑芒吞吐,横剑挡关。

    大战之声,已近终末,折断的碧呤插在一旁的大地上,陪着主人走过了人生最后的一段路。

    五万楚甲未能破关!重整旗鼓明日再战。

    远处,赤红龙血之霞灿然无双,徐小天周身,红色的血光冲天,晨曦下,如同第二轮朝阳升起,光耀天地。

    眼看着东方惊人的异象,宗也痕,残风和紫竹等人心中不安之感升起。

    南郡各地,看着这血灿的光柱,再次被震惊。

    飞龙在天,惊天动地,天下皆看到天际满目的血光,如此耀眼,仿佛整片天空都被鲜血铺染,凄美之极。

    龙血觉醒,肉身修为大进,顷刻间,冲破重重枷锁,引天地之力入体,连破关卡,时隔多久,终于炼化龙鳞十年修为与绝世根基完美结合,功体大进的徐小天,不惜代价暂压一身恐怖伤势,杀气磅礴冲天,灵台顶上,龙腾星空再度显形,直冲云霄。

    昌宁城下,倒落大地的武安侯看到远方天际的美丽色彩,渐渐黯淡的眼中闪过一抹欣慰,值得了。

    “前辈”血色的身影,身影闪过,一步走来,接装者,心痛道。

    武安侯轻轻张了张嘴,说了几句话,很轻,听不清晰,唯有最后的一句话,在风中飘过,隐约可闻。

    “今今后,大楚就交给你们了”

    最后的心愿,依旧心心系着身后的大楚,大楚武侯,至死,不休。

    “前辈,晚辈带您回家”

    徐小天心中痛如刀绞,轻轻合拢武安侯双眼,旋即撕开血衣,将其缚在背上。

    昨夜,前辈带他杀出重围,今日,他带前辈回家。

    宗也痕感受到前者身上阵阵危险的气息,神色凝下,手中四道紫色符咒出现,再召术灵。

    邪神降世,剑、戟、斧、钺,威势震天,宗也痕最强的术法之一,每一位邪神都有混沌强者的实力,强大异常。

    徐小天看着眼前的四尊青面邪神,一身被鲜血染红的血衣猎猎舞动,挥手强行震出身后的青红,顿时,一瀑血涌连天的凄艳景象,龙源,星空再现,澎湃浩荡,席卷天地。

    青红入手,剑身之上,道道血纹绽放耀眼光华,一息之后,血衣消失,一剑入云,轰然斩出。

    斧、钺两尊邪神,首当其冲,被这可怕的剑光直接震碎,转瞬之间,烟消云散。

    剑戟斩来,青剑旋过,红剑挥剑,嘭地一声,邪神倒退,让开一线。

    徐小天身影再度消失,掠至宗也痕身前,照眼一瞬,血芒灿然。

    刺啦一声,衣帛裂开之声响起,宗也痕胸前,紫色轻裘裂开一道口子,一丝血痕滴下,染红衣衫。

    退出的十步距离,再晚一瞬,便是身死道消之果,宗也痕脸色阴沉,翻掌聚元,道道掌光降世,化天地为拳掌之海。

    两尊邪神身处拳海之中,剑戟斩落,再次逼命而来。

    同一时间,残风和紫竹欺身而上,封锁前路。

    一旁的薛狞责备数十位战将组成战阵围困,动弹不得,薛狞面红耳赤心中焦急却是毫无办法。

    徐小天神色一片冰冷,手一动,青红盘旋入空,真元散开,吸纳漫天星空之力。

    下一刻,青红从天而降,恢宏威势,砰然荡开。

    几位神卫难承雄力,身体炸开,血骨散落,还归天地。

    残风同样挡不下这可怕的威势,手中古剑断裂,身体倒飞而出,血如雨落。

    方才还被他们追杀之人,此刻却又有了如此大的变化,截然不同的境遇,让人震惊。

    融合身体所有元素的徐小天,再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绝对的实力差距,令残风看清,原来,昨夜剑锋间的势均力敌,不过是他自以为是的假象罢了。

    一直以来徐小天都是靠着向天借命十年得来的修为而战,但借来的毕竟是借来的,始终不能圆润自如,如今通过龙血激发,十年修为与自己绝世根基完美结合,虽不是混沌,但依旧至强无敌。

    “残风,你退下”宗也痕下令,凝重道,他的神武卫已几乎损失殆尽,不能再白白牺牲。

    “是”残风踉跄两步,拖着重创的身体退去战局,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听命,他很清楚,接下来的战斗,已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够触及。

    “驱魂,御物,衍天公,站北斗,太初演武,开!”

    宗也痕结印,纳元引动周身无穷尽的真元,九天雷霆现,大地山河崩,可怕异象中,一尊虚幻身影缓缓凝聚,震颤寰宇。

    衍化神明,普一出现,百丈大地崩离飞起,难以承受这极致的力量,末日天地不分之景。

    “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

    徐小天向前半步,周身星光升腾,天下根基第一人,再现晴空出暗夜之禁招。

    银色光芒荡开,升空的大地,再受雄浑之力,旋即崩裂砸落,重归原初。

    黑色氤氲沉浮,神明之容不可见,灰暗之羽漫天飘零,恐怖的威势,天地仿佛不能容,空间扭曲,一圈圈涟漪不断四散开来。

    面对强悍无比的虚幻神身,徐小天点剑随行,剑意聚形,一步瞬至,剑破虚空,硬憾神之身。

    开天之剑,撞上神明之躯,轰然惊爆响起,狂风怒岚湮没万象,徐小天和宗也痕同退数步,气血翻腾,伤势各吞。

    神之身受到剑意所创,明灭不断,同一时间,第二神殿后,黑暗之渊中信仰之力再度飞出,源源不断贯入神明之躯内,稳下神之身。

    徐小天眸子微微眯起,脚下一退,朝阳之下身影远去,消失不见。

    “将军”残风上前,急道。

    “不用追了”

    宗也痕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挥手退散真元,道,“此人暂且难留,多追无益”

    残风双手攥地惨白,眸子厩不甘。

    “回昌宁城”宗也痕转过身,身影闪过,朝城内而去。

    残风看了一眼东方消失的身影,强行压下心中之怒,转身跟了上去。

    昌宁城下,流血漂橹,残躯遍地,数不清的军士和战将在这一战中战死,千年来,首次遭此劫难,满目凄凉。

    战争开始,便再无正义可言,所剩下的唯有残酷和鲜血,再美化的说辞,也不过蒙蔽自己和他人的谎言,成王败寇,古今不变。

    史书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一笔一划,又还有几分当初之实。

    只是,百姓何辜,山河何辜。

    大楚营前,一抹血光出现,贯入肉身,血涌之中,消弭无形。

    徐小天咳出一口血,气息一阵紊乱,体内伤势再度有爆发的趋势。

    平宣候听到动静,立刻走出,看到眼前满身鲜血的身影,神色一变,一步上前,扶卒身。

    “鸣王”

    平宣候翻掌凝元,注入前者体内,帮其稳住伤势。

    突然,平宣候身子一滞,看到徐小天背上身影,心神剧颤,难以置信道。

    “武安!”

    最熟悉的面容,如今已是永远的天人两隔,平宣心痛,痛的再也呼不出声。

    “恭送武侯”

    不远处,一位位楚军将士听到这个名字后,先是一怔,旋即默默跪下身,恭敬相送。

    徐小天稍微压下伤势后,疲惫地叮嘱道,“晚辈先将武安前辈送回赤水,至于攻城之事,我刚刚在昌宁城下探查一番,由于我军并未攻入昌宁,甚至连城门都未曾攻入,你们并不了解情况,其实昌宁城未必有十万众,最多五万,远看城墙之上旌旗挥舞,但人数不多,只能算是虚张声势罢了,这些就交给凌帅了!”

    凯旋侯听着这一句一句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情报,用心记在心里。

    徐小天离开了,甚至还未来得及疗伤,一件接一件的危机,让人分身乏术,不敢停下片刻。

    赤水城是楚军在南郡最安稳的一个城,室友数万将士用生命填回来的城。

    城西边三十里,一颗老柳树下,徐小天带着武安出现。

    徐小天将武安侯与生前战甲葬在了一起,黄泉路上再不孤单,战甲陪伴。

    如传奇般战斗了一生的侯,最后还是平平平淡淡的回归了大夏,没有任何浮光,魂归故土,再无遗憾。

    徐小天跪下,默默地磕了四个头。

    满身血迹的身影,年轻的面孔下,一身傲骨,帝王之前不肯屈膝,一生只跪过两人,第一个是爷爷孙凤鸣,第二个是师尊张之钺,今日,武安墓前,恭敬地跪下了身。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却再也偿还不了。

    前辈的遗言依依在耳边回荡,从今之后,深深入心。

    寒冷的北风吹过,坟前干枯,血衣身影,消失不见。

    楚营帐前,徐小天一口鲜血喷出,压制的伤势

    耳边呼唤,再也听不到,一身的鲜血,新红,旧红,此刻,混在一起,任谁也无法分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