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昌宁城西十里,楚军大营。

    朝阳如血,映着军帐如火,无数的士兵默默的走出军帐,安静的等待着,虽然拥挤但不失整齐,甲胄如墨,在浓黑的硝烟中时隐时现。

    枪戈如林,毫不动摇视死如归的决心。

    昨日一战大楚武安侯阵亡,损失上万,却连昌宁城角都未曾碰到,这是对这支军队的侮辱,此战若败,何谈守家卫国?

    幸得昨日鸣王殿下单骑杀进昌宁城门外,探得昌宁城其实内部空虚之实。

    天空渐亮,万丈阳光洒满天下,本该其乐融融的日子却这般压抑,不由分说,就连普通士卒也明白今日便是决战之日,不死不休。

    “系白布!”

    “咚咚咚”

    突然一声声急切的鼓声响起,凌风带着三位武侯出现在校场,凌风亲自扛起大楚军旗,冷风咧咧,伴随着硝烟,“楚”字随风飘扬。

    “武侯!”

    不多时,每位士卒均收到一条白带,白带之上赫然带有“武安侯”三字。

    大楚的武侯不会白白死去。

    凌风要让敌方明白,为何大楚的士兵天下无双!因为他们身后背负的是大楚二字。

    徐小天运功调息一番,望着远处士气正浓的军卒,微微一叹,对着身后的薛狞说道:“那宗也痕今日就交给我吧!”

    薛狞微微错愕,但却不多说,只是脸庞上的疤痕透出淡淡的煞气,昨日之战先是宗也痕将他缠住之后又是紫竹战将,若非如此岂能让武安侯亲自出手以致身陨。

    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今日之战没有谋略,没有外交之争,有的只是你死我活,昌宁不破,南郡不解,大楚必将陷入更难的局面,因为大楚南面仅剩清河城一道屏障,而今清河城那边又遭遇围困,清河若破,四国军队将一马平川进入大楚腹内。

    而大楚西面,遭遇三国联军猛烈攻击,镇西王重伤昏迷,只剩下武旋候叶罗独自支撑,黑水军一退再退,不容乐观。

    所幸清河方面,得到皇城五营禁军支援,暂时稳住了局面,与洛北互为掎角。

    昌宁城下,楚军用完早饭,一言不发在城下列阵,整齐而有序,整个战场上只有脚步声音,数万人沉默,沉默的让人毛骨悚然。

    城墙之上的齐军未动,昨日由于徐小天单骑探查,想必此时此时楚军早已经知道城内虚实,在出城交战已经毫无意义。

    “该死!”城墙之上宗也痕狠狠的在城墙上砸了一拳,昨日在他和紫竹两人出手的前提下竟让那小鬼溜了,奇耻大辱。

    “呜……呜……呜……”

    激昂而嘹亮的冲锋号角随即冲天而起。

    楚军两营骑军开始启动,开始奔跑,加速,再加速。

    先是吼声,牛角号声,然后是战马奔腾的铁蹄声,渐渐的这三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巨大的轰鸣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大地开始抖动,然后就是震动,再接着就是跳动了。

    风云铁骑就象平地上卷起的一股飓风,象海啸,象山崩,象山洪暴发一样,排山倒海,汹涌澎湃,铺天盖地地杀了过来。

    一旁的紫竹脸色剧变。

    宗也痕浑身掠过一阵凉意,就象寒风钻入骨髓一样,直接凉到心里。然后这丝凉意直冲他的脑门,宗也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原来混沌强者面对千军万马之时也会恐惧。

    城墙上的齐军士兵们个个面无人色,耳边除了铁骑飞奔所发出的轰鸣声已经根本听不到轰隆隆的战鼓声。

    恐惧,带着浓浓死亡气息的恐惧。

    汹涌扑来的铁骑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一张张杀气腾腾的脸,一匹匹狂野凶悍的战马。吼声,战马的喘息声,已经清晰可闻。

    骑兵冲入城下,轰然散开,露出一只巨大的攻城锤,数十人在弓剑手的掩护下开始冲击城门。

    齐军开始松动,最前面的三个千人守城阵列开始慌乱,开始退却。

    宗也痕和紫竹看出了危急。

    明明昨日和己方不相上下的楚军,为何变化的如此之快。

    一名都尉大叫起来,叫声凄厉而恐怖。看着城下那一双双通红的眼睛,心中恐怖。

    “顶上去,命令前列顶上去……”

    “射击……,射击……”

    “放……放……”

    吼声不停,叫声不停,战鼓声不停,传令兵在队列中疯狂的奔驰。

    长剑呼啸而出,一路厉啸着,撕破恐惧,穿透朝阳,“唰……唰……唰……”

    攻城战正式打响。

    “宗也痕老贼,可敢与我一战?”徐小天双手高举青红,一道青红剑芒划出,远远地落在昌宁城墙之上,留下两道巨大剑芒。

    “青红同息,剑破无妄”

    剑圣独白成名招式再现,震撼人间!

    “小子休要张狂”残风带着两名强者从城墙之上跳下,紧紧地锁定住徐小天。

    “杀!”

    凌风身后三道身影提刀迎了上去,宣平侯,长河侯和平津侯。

    一时之间战的天昏地暗,不分胜负。

    “哼!狂妄。”宗也痕看了一眼城下密密麻麻的楚军和逐渐有些支撑不住的齐军,他必须要有所动作了,而斩杀这位鸣王就是第一步。

    “轰”

    三色咒符凭空而现,邪神降世,剑、戟、斧、钺,四尊青面邪神降临人间。

    “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

    徐小天不退反进,迈出一步,周身星光大作,青红并起,天空明灭,无数星辰于白昼出现,绝世星空根基,引动绝世禁招。

    两人一上来便是最强术法,禁招的碰撞,天昏地暗,邪神逆乱,从城下一直打到城内,一时之间无人敢阻。

    “紫竹,你我二人今日也该有个了解了!”薛狞如狼般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城墙之上的紫竹大喝道。

    “怕你不成?”紫竹冷笑。

    “今日取你性命!”薛狞血刀扔出,直直的飞向城内,而薛狞双脚蹬地,身子微躬,砰地一声如炮弹般弹射而出,正当力竭之时追上血刀,双脚在刀身轻踏,雁过留痕,如同雄鹰展翅,飞向城内。

    “雕虫小技!”紫竹不屑道,但心中却暗自警惕,薛狞的那把血刀可是劈了不下十位混沌境高手。

    昌宁城内,城中最高的还愿塔上,徐小天手持青红,星光大作,一寸剑芒凝聚,剑光亮起,人影消失,再出现之时,一只邪神倒地不起,胸前赫然一处巨大剑洞。

    “寸芒”之威,一剑杀邪神,虽未混沌,但依旧可杀混沌。

    人身落地,剑光又起,越过三只邪神,这次直直的朝着宗也痕本人杀去。

    宗也痕只感到浑身一震毛骨悚然,下意识地身子一偏,躲开致命的一剑。

    徐小天眸光闪过一抹冷意,绝世根基显现,星光运转,一瀑瀑血雾中,银光再现。

    “追星逐月,空中楼阁风雨行”

    三剑连环,星辰剑,明月剑,风雨剑,如同空中楼阁,追星逐月而过,让人看不清,理不明,带着强悍的杀机,轰然掠向宗也痕。

    面对突如其来的剑光,宗也痕又惊又怒,惊的是,此人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能为,怒的是,想杀他宗也痕的人无数,竟然被一小辈逼到如此。

    剑光的威势,一道强过一道,宗也痕挡下前两剑,眼见逐月而来的第三剑,不得已脚下一跺,飞身而起,躲过第三剑。

    还愿塔上,徐小天嘴角嘴角微微弯起,从前,他的剑,只能挡,是躲不开的。

    这一瞬间,虚空之中银芒掠过,快至极点,宗也痕大骇,身子在空中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见银色剑光穿胸而过,轰地一声,洞穿整个昌宁城。

    “咳咳”

    寒风吹过,徐小天咳嗽了几声,嘴角溢出一丝丝黑血,擦过之后,转身下塔。

    那邪神最后被宗也痕引爆,虽然尚远,但依旧让徐小天挂了彩,宗也痕更是在临死之前做出邪神诅咒,邪神入体,炸碎大片经脉,新伤加旧痕一并复发。

    塔下此时已经聚集数百位齐军和齐国死士。

    “很惊讶吗”

    话声中,一道染血的素衣身影走来,神色冷漠,两口青红剑拎在手中,鲜血不断滴落。

    齐国的死士上前,却拦不住青红的锋芒,即便不动用真气,如此剑意,如此剑招,也不是寻常强者可以阻拦。

    “大楚鸣王,不知该说你自信还是狂傲,竟然敢只身闯入昌宁城”齐国一名领军将领眸子一寒,冷声道。但其心中却暗自盘算,此时鸣王身受重伤,此时若是拿下必将是大功一件。

    “很快,就不是我一个人了”徐小天脚下一动,青红斩过,荡开拦在前方的一位强大死士。

    青红双剑剑柄之上,鲜红的血水泊泊淌下,一往无前的剑光,再近三丈,青红的锋芒,刺入心神,那名将军右掌一翻,嘭地一声挡在青红之前。

    双强对碰,徐小天退半步,嘴角鲜血淌下。

    普天之下根基第一人,深受重创,功体对碰,经脉不畅,率先挂彩。

    徐小天却不在乎,剑挽光华,一抹青红色闪过,再度斩落而下。

    “大名鼎鼎的恒山弟子。大楚鸣王,不过如此”

    那名将领冷声一哼,双掌撼天地,面对青红的攻击丝毫不惧。

    交锋的刹那,赤红色鲜血挥洒,徐小天手中的剑,一剑快过一剑,每一剑都带着一片血雾,经脉受创,这是真气穿过血肉的代价。

    就在这时,齐军隐藏的统帅走出,徐小天却视若未见,却见一抹青色剑光划过,鲜血破空,嘭地一声,震散那名将军的丹田气海,废其一身功体。

    “放肆”

    突然,那名统帅身上一股可怕到极点的气息迅速苏醒,顿时,周围灵气不断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齐军昌宁城统领,齐国上将宁泽。虽然不及宗也痕那等猛人,但也有混沌境的实力,想来对付此时重伤的徐小天十拿九稳。

    “大帅”齐军士卒面露喜色。

    “故弄玄虚!”徐小天不屑道。

    话声中,青红之上,三道剑光划过,追星逐月,坐看风雨行,漫天剑意,时快时慢但却无处不在,剑光舞动而出。

    “追星逐月,空中楼阁风雨行”

    “血战山河”面对突如其来的剑光,宁泽大吼一声,刀芒亮起。

    天边三道光芒扩散而出,快如鸿光的三剑,在凭空出现的星辰下舞动,照眼的刹那,一剑封喉。

    “怎会”

    宁泽神色一僵,回神的刹那,眸光渐渐淡去。

    “为什么…躲不过!”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