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40,沧海一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38.html
    持剑之人需有一颗持剑之心,否则是没有资格持剑的,剑意越强,剑芒越锋。

    徐小天收功而立,苍月之下,繁星点点,四周剑气久久不散,剑意正浓,青红绕飞,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剑鸣,徐小天忽然有感,好似这青红就是为他而生,如同血肉一般无法割舍。

    在这一刻他彻底的得到了青红的认可,而此刻远在万里之外的剑圣独白忽然身躯一震,剑眸闪过一丝光亮,暗自欣慰,小子,这青红本来就是你的啊。

    十几年前他承受恩惠因果,得到青红,靠着青红成为他剑圣的威名,但这青红却并非他所有,剑榜第七的无影,第四的天岳这两把剑才是他的本命剑。

    无影剑缥缈无痕,天岳剑厚重如山,两把极致的剑。

    青红双剑,攻防同体,相得益彰,剑榜顺位虽然未进前十,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器。

    徐小天体内经脉愈合,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修为更上一层,若是如今的他见到宗也痕,他相信一招“寸芒”宗也痕也挡不住。

    当然也不能自傲,宗也痕虽说是混沌中级,但也只能勉强算作三流,无门无派,虽说境界高深,但根基虚浮,功法尚浅,同等境界之下,徐小天有自信一剑秒杀。

    果然战斗才是提升的最快途径,古人诚不欺我。

    徐小天微微一叹,转身下塔。

    “轰”

    突然!

    就在徐小天脚步刚迈出落下的一瞬间。

    一声巨大的雷鸣声猛的响起。

    “要下雨了吗?”徐小天微微仰头,望向夜空。

    一点一点星光在头顶上方隐隐的闪烁,明月透着皎洁的银光从天空中洒落,一道道惊雷凭空炸起。

    “看起来不太像要下雨的样子啊……”徐小天疑惑的嘀咕一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地面却突然震动起来,就像有着什么东西要从土地里钻出来一样。

    “轰隆隆!”

    剧烈的震动,伴随着从地底出来的巨响,使得徐小天的脸色微微一变,清彻的目光猛的看向天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

    一声足以震动整个南郡的巨大响声响起。

    但是,却并没有天雷相伴。

    有的只是一道从下到上,从地底冲出,射向天际的流光,而这个声音,正是那射向天际的流光突然爆开时所出的声音。

    一道道身影悄然落在徐小天的身边,不用猜也知道,是薛战,凌风等人。

    “是南郡法阵被攻击了吗?”凌风下意识的问道。

    “不是!”薛战摇了摇头,眼中明亮如星,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道爆开的流光,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徐小天暗自感受着星空的变化。

    他觉得这道流光在爆开的时候,或许更像一朵灿烂的烟花,只是,却没有四散的花瓣,有的只是一种如水纹般的光幕。

    那是如月光般明亮的银色光幕,从天际散开,朝着地面罩了下来。

    只是眨眼间,便将整个南郡都笼罩在内,而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徐小天和薛战率领的数万大军。

    紧接着,空间震动,地面龟裂,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在空中延伸开来,就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样。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徐小天在火龙谷之中遭遇过差不多的感受,那个时候,遇到赤焰飙风和岩浆暴发,波及数百里,那个时候真的如同世界末日一般恐怖。

    而这一次……

    崩塌的却是整个南郡。

    方圆千里的南郡!

    “怎么回事?”徐小天有些不明白。

    世界末日来临了吗?

    一个一个问题在徐小天的脑海中闪过。

    而薛战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沉着的眼神中闪动着璀璨的光芒,身上的气势再次变得凌厉。

    可是,他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薛狞站在一旁面无表情,有薛战在他永远也不需要动脑子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他打架的时候只需要薛战一句话就完事了,可是,眼前的一幕依旧让他惊讶莫名,很显然,他同样不太理解生了什么事情。

    “轰!”

    一声巨响。

    空间中的黑色裂缝慢慢消失,又或者说在飞的愈合,很快的,一切都恢复如初,天空上的星光和月亮依旧照耀着地面。

    苍天古树林立,城池安稳如初,夜色迷雾重重,就像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事情生一样。

    徐小天的心里无比的疑惑,目光快的看了看周围,树木,城墙,高塔,夜空,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代表着大难已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却始终觉得有些诡异。

    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不会就这样没有了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未免太无趣了吧?

    很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嘛……

    “王爷…您可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凌风面色沉重的望向薛战。

    “如果我猜的不错,我们应该是被困住了!”薛战看一看周围。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困难了?可是,我们也没有被敌军围困住了啊,怎么会突然被困住了呢?这不是好好的吗?”凌风有些想不通。

    这里是南郡,属于现实世界,既然无人围困,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困住他们数万大军,虽说攻下昌宁之时只剩两万,但原来十万大军一路攻城拔寨,攻下一处便会留守一些人马,如今薛战将众人全部召回,以防被逐步突破。

    出现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有些不符合常理。

    徐小天同样无法理解,所以,他便难得的没有打断薛战的话。静静的站在旁边当一个听客。

    “如果开了南郡法阵的南郡就是一个龟壳的话,那从现在开始,我们便被装到了一个口袋当中了”薛战抬头望了望已经恢复如初的天空。

    “整座南郡?这怎么可能……”凌风依旧不敢相信。

    “根本办不到对吧?”

    “是的。”凌风点了点头。

    “正常来说,确实没有人能办不到,南郡太大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有这样的人。拥有将整个南郡纳入到口袋当中的实力,但是……刚才生的一切,都代表我们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薛战解释道。

    “全新的世界……你不是想说有人将整个南郡给移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徐小天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犹豫。

    “嗯。”薛战点了点头。

    “可您刚刚不是说。没有人可以做到吗?”清河侯上前一步说道。

    “确实没有人可以做到,可是,有一样传说中的宝物可以做到。”

    “什么宝物?”

    “沧海一界!”

    “沧海一界!它真的出现了啊!”

    “一样在千年之前便被毁掉的东西,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再次出现。”

    “原来如此,怪不得当初围困南郡三月而不被人发现。”

    “是的,按理说应该不可能再存在,可是。除了沧海一界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将整个南郡当玩具一般装进口袋。”

    “这沧海一界到底有什么用啊?”凌风听到这里,似乎有些好奇。

    “沧海一界是传说中的神物,它不像其它强大武器那样可以瞬间在战场中改变战局,甚至于在战场上,沧海一界都无法起到太多的作用,同时也没有太大的作用,而且,沧海一界的使用条件很苛刻,但它依旧被称为神器,原因便是……它可以将沧海化为一粟!”

    薛战说到这里也顿了顿。

    “沧海一粟?”徐小天终于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曾有诗曰:“三千弱水渡沧海,一叶障目归桑田”

    可是,这和现在的形势有什么关系?

    难道……

    猛然间,徐小天似乎想到了什么。

    整个南郡当成陷阱,将沧海化为一粟。

    “难道是说,现在有人用沧海一界,将整个南郡化为一粟给纳进入去了?”凌风听到这里似乎也明白了过来,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恐怕还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的只是将南郡纳入到沧海一界中,这沧海一界也不可能被称为神器。”

    “那还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了,书上对于沧海一界的描述并不多,但是,有一句话却可以概况沧海一界的威力。”

    “什么话?”

    “进入沧海一界的人,有死无生!”薛战说到这里,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浑浊的眸子中却隐隐透着一种复杂的神情。

    那里面似乎有些失落,又有着伤感,但是,这些负面的情绪中又夹杂着坚持,还有一种隐隐的兴奋。

    既然上次棋差一招,那么这次落子再战,怕你不成。

    “不是说沧海一界有破绽的吗?”徐小天不解的问道。

    “是有破绽,千年之前被人破坏,虽然有高人进行修补,但也于事无补,这张口袋定会有一处破口,而上次我便是寻了三月才终于找到破口之处。”薛战眼中火热说道。

    “原来如此”徐小天心中一震,他还没有准备好,聂邯交给他的第二个任务却如约而至,让他猝不及防。

    暗自紧紧握住手中的青红,为今之计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靠手中剑杀出一条血路。

    “别紧张,我虽败过一阵,但此次却未必能输”薛战看了看在一旁心神不安的徐小天安慰道。

    以他毒辣的眼光,怎能看不出来眼前这位少年修为已近突破了?

    而最让他欣喜的便是这位被封为鸣王的少年竟得到了星空的认同,这场战斗有了他在,胜率一下子被拉开。

    大楚危难际,上天赐下天命少年,大楚必胜!